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6章 小玉儿又惹祸


书房里,皇太极与阿敏、莽古尔泰言辞交锋,互不相让,气氛紧张。

皇太极重重地拍着书案又气又急,指着阿敏、莽古尔泰,怒道:你们的心胸和见识,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女流之辈!亏我解释了这么多,你们还是一窍不通!照这样下去,大金国只能局促一角,永远展现不出大国的格局和气度来!

阿敏、莽古尔泰沉默不语,可神情倔强不服。

代善劝道:大汗息怒,两位弟弟只是想法一时转不过来……

皇太极怒道:转不过来也得转,新的章程都快要拟出来了!我要把标准放宽,让更多汉人百姓摆脱农奴的身份,得到自由。

阿敏威胁道:大汗!我劝你不要一意孤行,亲贵们一定会反对!

皇太极逼视着阿敏道:只要你们带头支持,他们不会反对!

阿敏断然拒绝:不行,我绝不答应!那些南蛮子要是再敢逃亡暴动,再杀就是了!

皇太极气得直摇头:糊涂东西!凭你这句话,咱们就永远得不到民心!

莽古尔泰悻悻然说道:你只顾着得你的民心,咱们的损失,谁来补偿?

皇太极大声道:表面的损失是一时的,后金的壮大才是永远!难道你们的眼光就这么短浅吗?

代善忙打圆场:大汗不用着急,所谓“事缓则圆”,慢慢开导,才是正办;毕竟弟弟们擅长的只是带兵打仗……

皇太极冷笑着打断道:哼!擅长带兵打仗?

他看着阿敏,责备道:听说上回出征,你的属下顾三台,有士兵战死,他竟然拿绳子拴着他们的腿,用马拖回来!这样不把士兵当人,不尊重阵亡的勇士,谁肯替他效死?

皇太极环顾着摇头的代善和沉默的阿敏、莽古尔泰,喘了口气道:我在汉人的兵书上看见一个故事,有人送了将军一缸酒,将军把酒倒入河中,与士兵共饮河水,表示与士兵同享……

莽古尔泰打断他的话,不屑地:一缸酒倒进河里,哈!那还尝得到一丝酒味儿吗?

皇太极认真解释道:重点不在酒,而是在这份心意!就凭这份心意,令人甘心为他效死!

皇太极见阿敏、莽古尔泰仍然沉默不服,于是深深地感叹道:看来,你们是不会懂的!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失望地缓缓走出书房。

皇太极站在大政殿前,远眺分列两旁的十王亭,神思悠悠。

范文程走过来见礼道:大汗!

皇太极面有愠色道:我原本还想好言好语地跟他们商议,谁知他们根本不识抬举!看来,三位大贝勒是靠不住了!我如他的意,他不见得领情;稍不如他的意,便心怀不满,傲慢无礼。我决定放弃他们了!与其跟他们白费唇舌,不如拿这工夫去把年轻的小贝勒们栽培成才!

范文程兴奋地答道:是啊,小贝勒们身受大汗的调教和提拔,一定会感恩戴德。

皇太极诚挚地求教道:范先生,很多小贝勒都随你读过书,依你之见,谁是可以调教、值得提拔的人才呢?

范文程谦恭地:臣不敢妄加推举。不过,要论天资聪颖、有勇有谋的,恐怕是……十四贝勒!

皇太极皱起眉头:多尔衮?我……确实考虑过他。

范文程开导道:国事繁重,再贤明能干的君主,也无法事必躬亲。如何发掘人才、善用人才,是办大事的首要之务。三国时代,魏、蜀、吴争相延揽人才,无非是明了人才对国运的重要。

皇太极忧虑道:可是,范先生,不是人人都像诸葛亮、关云长一般忠义双全。凡是人才,就可能会骄傲,可能有野心……

范文程真诚地:臣明白大汗的顾虑。不过,恕臣直言,如果因为害怕驾驭不了千里良驹,就宁可选择庸劣的驽马,这……岂不是因噎废食?

皇太极沉吟不语,反复掂量着范文程这番话。

范文程微笑道:况且,以大汗的睿智和手段,明里恩威并施,暗里查探牵制,就算他是个孙悟空,怕也逃不出您的手掌心!

皇太极闻言大笑,想了想,终于暗下了决心,点点头:好,就从培植多尔衮开始吧!

他转过头来,眺望着十王亭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将来进驻这十王亭办事的,都必须是我的人!

宫中花园里,小玉儿正缠着贵太妃撒娇。

小玉儿晃着贵太妃的手臂娇声道:姨妈,多尔衮就快回来了,你帮我想想法子,多给我制造一些跟他见面的机会嘛!

贵太妃皱着眉:你别烦我!我正在筹划,怎么跟大福晋开口,把你妹妹嫁给豪格!

小玉儿不以为然地:有什么好筹划的!您直接跟大汗提一提不就得了!

贵太妃慎重地摇头道:不成!大汗治国,大福晋理家,这么重要的婚姻之事,如果没得到大福晋的同意,就直接问到大汗那里,不但会得罪大福晋,连大汗都会怪我没规矩。亏你还在宫里长大,连这都不懂,真是缺心眼儿!

小玉儿埋怨道:您太偏心了,只顾着妹妹,也不帮我筹划筹划!

贵太妃道:你妹妹的事,依我看,很有可能说得成。至于你的事……难哪!

小玉儿不高兴地问:为什么?

贵太妃道:为什么?光看多尔衮平日对你的神情,还用问吗?

小玉儿刚想反驳,忍住了,换个口气道:姨妈,你在想什么,其实我都明白。大福晋姑侄俩,一个是正妻,一个是宠妾,既然宫里头你斗不过她们,就得从外头找靠山。所以,你想撮合妹妹跟豪格,争到一位贝勒爷做外援。不是吗?

贵太妃用手指点了一下小玉儿的脑门道:哼,想不到你这缺心眼儿也有聪明的时候。

小玉儿继续说道:姨妈,多尔衮不也是位贝勒爷吗?我跟他的事情倘若成了,你就有两位贝勒爷当靠山,这么一来嘛……您还怕谁啊!

小玉儿的话打动了贵太妃,她沉吟了一会儿,方微微一笑,道:我可以先探探大福晋的口气。不过小玉儿,在多尔衮身上下功夫,还是得靠你自己!

小玉儿瞪大了眼睛问道:怎么……下功夫啊?我不会啊!

贵太妃又气又笑地点拨她:真够缺心眼儿的!男人啊,吃软不吃硬,你甭跟他拗,想法子讨他欢喜、逗他开心,这都不会吗?

小玉儿想了想,开心地笑了。

阿济格府门外,多尔衮、多铎带着一群侍卫们下马。

多尔衮刚要进门,发现众男仆侍女早已排列整齐地等在大门内。他还没有发话,这些人一起行着礼大声道:奴才恭贺贝勒爷班师凯旋!

多尔衮一怔,哑然失笑,神情十分诧异。多铎跟上来见此情景,先是吃惊,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多铎问多尔衮:他们摆出这副排场做什么?

多尔衮不悦地:莫名其妙瞎巴结!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小玉儿现出身,笑语吟吟道:是我!

多尔衮、多铎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小玉儿亲热地挽着多尔衮的手臂来到阿济格府的大厅,她缠着多尔衮笑问:怎么样?你欢不欢喜、开不开心啊?

多尔衮无奈地:真是孩子气!人家知道了,还以为我有多骄狂,会惹人议论的。下回再别这么做了!

小玉儿一脸悻悻然。

多铎笑着打趣道:真惨啊!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小玉儿不悦地睨视着多铎,哼了一声,转过脸对多尔衮笑道:我还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保证你见了啊,又欢喜又开心!她不管多尔衮愿意不愿意,把他的眼睛用手帕蒙着,拉着他来到马厩。

多尔衮神情不悦地:我累了,你别玩儿花样吧!

小玉儿笑道:,你怎么晓得,我就是玩儿了点儿小花样!别急,到了!她取下多尔衮蒙眼的手帕,多尔衮眯缝着眼,以适应阳光。

小玉儿得意地用手一指马厩道:你瞧!多尔衮定睛观瞧,吃了一惊,马厩里到处搁着各种各样的盆花。

小玉儿沾沾自喜道:这马厩里又臭又脏,我叫他们好好儿清理了一遍,又亲手布置了两天。你瞧,是不是又干净又漂亮?我自个儿都挺得意呢!这么一来啊,你一到马厩,不就想起我了?

多尔衮回过神来,恼得不知怎么说:小玉儿,你……小玉儿没留意多尔衮的神情变化,自顾自地接着说道:别别别,先别谢!还有呢!

多尔衮大惊道:什么?还有?

小玉儿笑靥如花地拍拍手,马夫牵出一匹马,马背上披着一方色彩斑斓、鲜艳夺目的鞍褥,鞍褥上放着鞍。多尔衮看了,倒抽一口冷气。

小玉儿兴奋地:我费了好大工夫,替你的马,找了一方最好看的鞍褥。你瞧,披在它身上,多神气啊!每次你一骑上马,不就又想起我了?

多尔衮神情愠怒,喝道:阿泰,你过来!

马夫见多尔衮动怒,哆哆嗦嗦地过来,战战兢兢地跪下。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