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8章 大玉儿说媒


皇太极诧异地问道:难道他们俩,私下有了终身之约?

贵太妃迟疑地:这……我就不清楚了。

此时,小玉儿已来到屋门口,见皇太极威严端坐,就有了一丝怯意。她想了想,咬咬牙,昂然而入,向皇太极、哲哲行过礼后,便满脸委屈地站在一旁。

哲哲责备道:小玉儿,瞧你把你姨妈气成什么样了!快赔罪!

小玉儿小嘴一噘道:我没有错,是她骂我的不对!我只不过是喜欢一个人,又不是去偷去抢,有什么好羞耻的!

贵太妃闻言又哭。哲哲也火了:还嘴硬!难怪你姨妈被你气昏了头!

贵太妃赶忙接话:是啊,要不是被你气昏了头,我也不至于失了分寸、忘了规矩。我还等着跟大福晋领罪呢!

哲哲摆摆手:算了,你情有可原,我不怪你。

贵太妃忙谢道:大福晋真正是菩萨心肠,多谢大福晋开恩。

贵太妃做出诚惶诚恐、感激涕零的表情,暗地里却微微一笑。

皇太极饶有兴趣地看着小玉儿,说道:小玉儿,你倒挺有胆识啊!

小玉儿直率地:大汗您别生我气,我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像别人扭扭捏捏。

皇太极认真地:那你告诉我,倘若……我让你如愿……你又如何?

哲哲心中一惊,贵太妃心头一喜。

小玉儿一怔,欣喜若狂,但她思忖半晌,咬着唇,不敢讲。

皇太极做出不悦的神情道:原来你是口不应心,这会儿却又扭捏起来。

小玉儿急急忙忙道:不是的!倘若大汗让我如愿,我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您!

皇太极看着小玉儿,大笑起来。

夜晚,清宁宫寝室内,哲哲正卸首饰,皇太极坐在桌前凝神沉思。

突然,皇太极决定让哲哲替小玉儿向多尔衮提亲。

哲哲一怔,吃惊地问:原来您不是说着玩儿的?还要我去提亲?

皇太极微微一笑:给他们成亲,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哲哲想了想,改以婉转的态度道:大汗,这桩亲事有些难处,我不敢贸然去提。一方面,多尔衮说他不急着成家;另一方面,小玉儿也是有些拗脾气的,跟多尔衮合不合得来,也难讲。

皇太极起身背着手踱步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过,这桩亲事,我倒很想促成它!

哲哲颇感意外地问:为什么?

皇太极深思熟虑地答道:我有我的用意。

哲哲勉强笑道:您要是不说清楚,恐怕我办起事来不合您的心意。

皇太极道:好吧,我告诉你。多尔衮呢,看情形,我会有重用他的地方。不过……当年他额娘的事……总之,安个人在他身边,我才能放心。

哲哲忧虑道:可是,小玉儿,她……她那性情,直得很,又藏不住话……

皇太极道:就是要这样的性情才好。小玉儿她不必了解我的用意,而我却能轻易地从她口中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

哲哲担心地问:万一,多尔衮看不中小玉儿,不乐意结这门亲呢?

皇太极语气武断地:那还不容易?大不了,指婚!

哲哲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深夜,花园里,哲哲独自在小径上徘徊,她唉声叹气,满脸愁容。

侍女珍哥瞧了半天,鼓起勇气上前赔笑道:福晋,您又在想什么烦心的事儿啊?

哲哲叹气道:唉,大汗要我撮合……多尔衮和小玉儿。

珍哥一怔,笑意消失,迟疑地问:这事儿……福晋,您揽下了?

哲哲为难地:是大汗的意思,我不硬着头皮揽下,也不成啊!

珍哥面有愁容道:您别以为这差事容易啊!我听西院的芸妞说,小玉格格常恼恨十四爷,说十四爷总不睬她。

哲哲点头叹道:唉!我也晓得,一定会有难处。

珍哥出主意道:不过十四爷很敬重您的,也许不会太坚持。不如,先探个口风?

哲哲沉思着,点点头。

翌日,哲哲带着贴身侍女珍哥来到阿济格府。

多尔衮闻报,慌忙将哲哲迎入花厅,请她上座,珍哥立在一旁。

多尔衮笑道:四嫂今儿个倒有兴致出来走走?

哲哲话里有话道:来看看你们哥儿仨住的地方。我看这府里太小,你跟多铎也到了该成亲分府的年纪了。

多尔衮笑道:反正,多半时间都在外头,不是练兵就是打仗,怎么住无所谓。

哲哲道:没有亲近的人照顾生活起居,总是不便。

多尔衮答道:四嫂别担心,不碍事儿。

哲哲有点讲不下去,抬头看珍哥,珍哥会意,笑道:十四爷,福晋在宫里,真的时常叨念着您和十五爷呢!

多尔衮点头道:四嫂的关怀,我是知道的。

珍哥笑着道:所以福晋的好意,您就该领!成了亲,也免得福晋再操心。

多尔衮不禁失笑:你们老说成亲成亲,这一时半刻,叫我娶谁去?

珍哥道:现成倒有个人!

多尔衮好奇地问:谁?

哲哲连忙接着话茬儿,兴冲冲道:十四弟,你听我说。小玉儿的妹妹,就要嫁给豪格了!我一想啊,如果给你和豪格同时成亲,她姐妹俩嫁你们叔侄,不也是佳话吗?

多尔衮神情诧异,连忙笑着摇手:别别别,我不凑这热闹!

哲哲继续劝道:这挺好的嘛!小玉儿跟你是一块儿长大的,彼此知道性情……

多尔衮打断她的话:不知道性情还好,就是知道性情,才万万不能答应,我自认伺候不了她。四嫂,你饶了我吧!

哲哲接不下去话,神情有些懊恼,珍哥也偷偷无奈地摇头。

清宁宫暖阁内,哲哲与苏茉尔商议对策。

苏茉尔听了哲哲的话,吃一惊:什么?让十四爷……娶小玉格格?

哲哲苦笑道:连你也知道这事儿难办!

苏茉尔回过神来,赔笑道:奴才只是有点儿意外。

哲哲为难地:这婚姻大事,总不好赶鸭子上架,毕竟是他们俩要过一辈子的。

苏茉尔点点头:福晋说的是。

哲哲苦笑道:老实说吧!我已经在十四爷那儿碰了个软钉子,他一听是小玉儿,猛摇着手叫我饶了他……

苏茉尔问道:那……何不为十四爷另觅良缘?

哲哲迟疑地:只因为……大汗很赞成这桩婚事。还说,十四爷要是不答应,就给他们指婚。不过……自然是“一说就成”才好嘛。

苏茉尔道:连福晋都碰了软钉子,还有谁能去说?

哲哲道:我想来想去,只有你家格格了!

苏茉尔十分意外地:格格?

哲哲点头道:这恐怕是惟一的法子!当然,我明白,这是有点儿强人所难,因此我也不好同她开口。珍哥建议我,找你来商量……

苏茉尔惶恐地答道:奴才不敢当。

哲哲:你想法子让你家格格去劝劝十四爷。这么做,也等于是帮了我。

清宁宫小跨院内,苏茉尔忐忑不安地向大玉儿诉说着。

大玉儿坐在窗前看着槐树,神情怔怔,对苏茉尔的话似乎没有听见。

苏茉尔低声道:福晋还说,就算是她的“不情之请”吧!

大玉儿心中五味杂陈,低头不语。

沈阳郊野,大玉儿与多尔衮骑着马并辔漫行。

多尔衮转头,痴痴地贪婪地看着大玉儿姣美的容颜。

大玉儿脸色微红地娇嗔道:老瞅着我做什么?答不答应,倒是给句话呀!

多尔衮笑道:四嫂还真用心良苦,把你都给搬出来了!虽然我不可能答应,不过这样倒好,让我平白得了机会,多见你一次。

大玉儿瞪了多尔衮一眼微嗔道:傻话!

多尔衮转念一想,兴奋道:咦,我有个好主意!我要是一直不答应,四嫂就会一直要你来劝我,这样咱们就能时常见面了!

大玉儿忍不住咯咯笑起来:你呀!别打如意算盘了!

多尔衮与大玉儿来到以前约会的小溪旁,这时苏茉尔也骑着马赶到。他们将马拴在一棵树上,三人围坐成一团。苏茉尔拿出酒和一些吃食,摆在中央,大家边吃边聊。

苏茉尔倒了一大碗酒递给多尔衮,豪爽地说道:来,十四爷,喝!

多尔衮接过酒笑道:苏茉尔,你想灌醉了我,让我糊里糊涂地答应?不可能,我醉死了也不答应。你呀!别打如意算盘了!

苏茉尔掩口一笑:我瞧您还没喝,就已经醉了呢!

多尔衮深情地望着大玉儿:可不是嘛!

大玉儿勉强挣脱他的眼神,别过头去,道:依我说……你就答应了吧!

多尔衮赌气般地:不答应!

苏茉尔笑道:成了亲,您就有自己的府第了,多舒服!

多尔衮板着脸赌气道:不要!

大玉儿劝道:你呀!快得罪人了也不晓得!姑姑是怎么对你的?你却扫她面子!还有,西院福晋不是心胸宽大的人,她这么心热,你又偏偏不领情……苏茉尔插嘴道:阿霸亥旗能一下子出两个贝勒正福晋,她当然心热啦!

大玉儿道:你还火上浇油!

多尔衮戏谑道:连苏茉尔都为我抱不平,你倒把我往火坑里推!

大玉儿闻言,脸微微变色,红了眼眶。多尔衮发现,慌乱了手脚,忙道歉:玉儿,对不住,一时嘴快,话说重了!

大玉儿别过头去,热泪盈眶,怨声道:你以为我爱来劝你啊?你以为我心里的滋味很好受吗?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