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9章 无奈的多尔衮


多尔衮惶恐道:真对不住!瞧我,还没得罪别人,倒先把你给得罪了!

大玉儿暗暗忍俊不禁,随即又板起脸来。

多尔衮央求道:玉儿,千万别生气!要是你一生气,不来劝我,换了别人来烦,那我更受不了!

大玉儿神色平和下来,横了多尔衮一眼道:你就是这样,不识好人心!

多尔衮做出可怜巴巴的神情,哀求道:好人,求求你,那你就大发慈悲,帮我脱困吧!

大玉儿为难,只好求援地看着苏茉尔,苏茉尔耸耸肩,一脸无奈状。

大玉儿、多尔衮、苏茉尔三人上马,在郊野信马由缰。

大玉儿继续试图说服多尔衮:多尔衮,谁都看得出来,小玉儿一心在你身上,我相信成亲以后,她准会对你很好的!

多尔衮不屑地:随她嫁谁去,反正我是敬而远之。

大玉儿沉思道:可是你知道吗?依我看,这件事……并不单纯。多尔衮诧异道:怎么说?

大玉儿细心分析道:小玉儿原就喜欢你,西院福晋有这想头也不意外。奇怪的是,大汗把儿子豪格的婚事任凭姑姑做主,反倒对你的婚事这么关心,不但力促其成,甚至不惜亲自指婚。这里头,恐怕有文章。

苏茉尔叫道:呀,格格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

大玉儿肯定地说道:以我对大汗的了解,我想,他是打算真的重用你了。

多尔衮纳闷道:这跟我的婚事有什么关系?

大玉儿冷静地说道:也许他觉得,小玉儿是西院福晋的侄女,用自己人拴住你的心,也是笼络你的意思。

多尔衮冷笑一声:弄不好,是在我身边安个坐探呢!

大玉儿笑着道:小玉儿能探得到你什么事?你只要对她好一点,她倒很实心眼儿,不会反过来害你的!

多尔衮冷漠地:好不好,也难讲,如果我觉得对她已经够好,她倒觉得还不够呢?算了算了!她那个喜怒无常的性子,我可懒得伺候!

大玉儿尽力规劝道:你且尽你的心就是了!多尔衮,别再推搪了,否则大汗会不高兴,想你连这么点儿小事都不听话,将来怎么敢重用你?

多尔衮神情凝重,沉默不语。

大玉儿推心置腹地说道:我说的是好话,你心里要明白。

多尔衮面有难色:可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是小玉儿……

大玉儿眼圈有些红,哽咽道:我知道你委屈,不过……

苏茉尔截断大玉儿的话,哀求道:十四爷,您就看在她长得有三分像我们格格的份上,答应了吧!

多尔衮一怔,抬起头,深情地看着大玉儿,眸中涌现出晶莹的泪光。

清宁宫暖阁里,哲哲正热心地向豪格的母亲提亲。

哲哲喜滋滋地展开一卷画轴道:快来看,这就是你儿媳妇儿,阿霸亥旗特地画了她的像送来!

豪格母倾身向前细看。

哲哲夸道:生得真好,跟豪格挺配!看来也是大家风范,这门亲事不会错!

豪格母悻悻然道:看见了长相,看不见性情,也难说!

哲哲不解地问:怎么啦?你好似不太乐意?

豪格母赌气道:我的儿子,要她多什么事!又弄个外甥女儿来,想抢走我儿子!

哲哲笑道:豪格是你生的,谁抢得走啊?

豪格母道:有了媳妇儿忘了娘,这种事儿多着哪!有媳妇儿牵着他走,他不就偏向西院福晋了?

哲哲一怔,笑道:你也未免太过虑了!

豪格母不服气地:谁说的!您瞧她另一个外甥女儿!

哲哲问:你说小玉儿?

豪格母不满地:可不是嘛!她呀!一听说许了十四爷,打心眼儿里欢喜的那劲儿,藏都藏不住,连臊都忘了!我那媳妇儿要是也这样,那可糟了!所以,福晋啊!我有件事儿想求您!

哲哲道:什么事儿,说吧!

豪格母有些迟疑道:我是想……

豪格成亲分府之后,我也要去跟他住在一块儿!

哲哲神情意外地:为什么?

豪格母叹道:反正我人老珠黄,大汗也不需要我伺候了!我惟一的依靠就是儿子,我得去一块儿住着,免得儿子真的被人抢走啦!

哲哲正色道:这我不能答应你!祖宗的规矩,没有人这样做的!

豪格母有些不甘心:可是……

哲哲打断她,神情温和但坚定地:媳妇儿要是敢不孝顺你,我自会帮你做主!可是要说到祖宗家法,无论是谁,都不能破例!

豪格母无奈,哑口无言,又瞥了一眼画。

哲哲一面端起茶来喝,一面情不自禁地暗想:西院的……真想借着婚配,拉拢那两个贝勒?

想到这,她又暗笑自己,瞧我,怎么也多心起来了!她不至于有这种心思的!

清宁宫长廊里,大玉儿像是有什么心事儿。她走到长廊的岔路处,停住,想了想,迈步朝西走。

苏茉尔不解地叫:格格,这不是回家的路啊!

大玉儿答道:我要上西院,瞧瞧小玉儿去!

苏茉尔有些不快地劝道:有什么好瞧的!她对您总是那副冷脸!

大玉儿真诚地解释道:她心里对我一直有芥蒂,我不希望她老为了这个跟多尔衮怄气。我想跟她说开来,让她释怀,将来两口子才不会起争执。

苏茉尔担心地:您不怕她又对您……

大玉儿摇头道:不怕!为了让多尔衮没有后顾之忧,她再怎么对我,我也会忍!

苏茉尔嘟囔道:您也真是贤惠得太过了!

大玉儿和苏茉尔快走到西院厢房外时,大玉儿低声道:待会儿你别进去,外面等着,省得两人一碰面,就像冲克了似的。

苏茉尔点头道:那好,我才懒得见她!

大玉儿、苏茉尔走到厢房外,侍女迎上行礼:侧福晋吉祥!

大玉儿亲切地问道:你家格格在吗?我来瞧瞧她。

小玉儿此时正在屋里检点嫁妆,贵太妃低声絮叨:你听懂了没有?笼络多尔衮,让他将来肯支持我儿子。豪格那边,只要笼络得住,他也不会撕下脸来跟我儿子抢。到时候,我儿子就……小玉儿失笑道:左一声儿子右一声儿子,您的儿子在哪儿?还没影儿哪!

贵太妃很认真地说道:那可不一定,我新得了一副听说极有效验的种子方。哼,就别让我生出儿子来,否则啊……

小玉儿打断她,泼冷水道:否则什么啊!你儿子再怎么长,也赶不上豪格大。

贵太妃不以为然道:那不要紧,祖宗的规矩是“子以母贵”,豪格他额娘身份比我差远了,只要我有儿子,他就别想!

小玉儿道:你就看准了大福晋不会再生儿子?

贵太妃兴灾乐祸地:豪格他额娘不是常说吗?科尔沁出美女,可惜就是生不出……

她们正说着话,大玉儿进屋笑道:道喜的来了!

小玉儿和贵太妃吃了一惊,回头见是大玉儿,十分意外。

大玉儿走到小玉儿身边,握住她的手,恳切地笑道:妹妹,大喜啊!

小玉儿微微有些尴尬,警戒地看着大玉儿道:侧福晋,有事吗?

大玉儿道:妹妹,我是来恭贺你的。

小玉儿淡淡地:那便谢了,请坐啊!

贵太妃忙笑着道:那我先出去忙,让你们俩说几句体己话!

贵太妃一出去掩上门,大玉儿就拉小玉儿同在炕沿坐下。

大玉儿真诚地:妹妹,我晓得,过去大家年纪小,常有个误会什么的。你成了亲,就是大人了,过去的事儿,可别再往心上搁!

小玉儿低头沉默不语。

大玉儿推心置腹地:坦白说,我跟十四爷在福晋身边一块儿长大,难免比别人熟惯些。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心里早就没什么了,不过是兄妹一般!你是他的妻子,他最要紧的人,谁也越不过你。

小玉儿神色稍稍和缓,微微一笑。

大玉儿接着道:有些话,是我嫁给大汗之前,福晋对我说的,我今儿也借来对你说,男人总有男人的脾性,凡事顺着他、体谅他一点儿,他不会亏待人的。妹妹,你明白吗?

小玉儿忸怩地:明白是明白。不过,心里火儿一上来,就按捺不住了嘛……

大玉儿坦诚地:做人妻子,跟做女孩儿的时候可不同了,凡事要多忍让!只要你肯忍让些,十四爷难道会不识好歹?放心,他会疼你的!

小玉儿羞涩道:我记着姐姐的话也就是了。

大玉儿除下腕上的手串,为小玉儿戴上,祝愿道:这是鄂伦春旗进贡的千年玛瑙,给你添妆,你别嫌弃,只是我一点心意,祝你们伉俪情深、百年好合。

小玉儿看着腕上的手串,有些动容,说道:姐姐,从前……我也常对你使性子……

大玉儿宽容地笑道:还不都是因为你在意多尔衮!如今偿了心愿,也明白过去的事,可别再使性子。你呀!今后就能天天跟他守在一块儿了!

小玉儿脸一红,羞涩地笑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