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0章 是哪个玉儿?


夜晚,多尔衮府花厅里,灯火通明,酒宴正酣。多尔衮、多铎与众青年亲贵豪饮狂笑,“恭喜”之声不绝于耳。多尔衮的笑声空洞勉强,毫无欣喜之情。

新房中,小玉儿一身盛装,有些忐忑不安地依礼俗盘坐炕上等待着新郎。

多铎与众青年亲贵猛向多尔衮敬酒,多尔衮醉得东歪西斜,神志不清。

小玉儿等得心烦意乱,如热锅上的蚂蚁。她下炕,听见外面还是人声鼎沸,不禁恼了。

多铎扶着多尔衮,踉跄地走到新房外,两人都已大醉了。

多尔衮喃喃道:这……这儿是哪儿呀!

多铎嘻嘻笑着:哥,您今儿是新郎,新娘子……等着你哪!

小玉儿听见声音,忙开门,多铎顺势将多尔衮推给她,她忙扶住。

多铎大着舌头道:嫂子!哥哥就交给你了,啊!

多铎大笑着摇摇晃晃走了,小玉儿腾出手来关上门,踉跄地扶着多尔衮,一同倒在炕上。

小玉儿见他醉成这个样子,很是气恼,刚想发作,忽然看见腕上的玛瑙手串,想起大玉儿的话,勉强忍耐下来,坐起,轻轻拍拍多尔衮柔声道:贝勒爷,你醉了,起来更衣,我伺候你睡下。

多尔衮醉意,抬起头看着小玉儿,迷茫中仿佛有一丝惊讶。

小玉儿娇笑道:怎么?醉得不认识我啦?

多尔衮眼中小玉儿盛装娇羞的模样,倒也有几分动人心处。他突然将小玉儿拦腰一抱,压在炕上,亲吻她,去解她颈上的纽子。

小玉儿正脸红心跳,陶醉满足,突然听见多尔衮喃喃轻唤:玉儿……玉儿……玉儿……小玉儿惊醒,不再陶醉于他的亲密,她睁着眼,内心挣扎而惶惑。好半晌,她终于忍不住,极为轻柔地问道:告诉我,你一声声唤着的,是小玉儿,还是大玉儿?

多尔衮的动作突然完全停住,小玉儿紧张得呼吸不过来。

多尔衮撑起身子,盯着小玉儿,眼神中夹杂着失望、愤怒、悲伤……等各种复杂情感,小玉儿被他看得心慌,不知所措。半晌,多尔衮突然用力站起,一扭头就要往外走,小玉儿慌得扑下炕来抱住他,悔恨得流泪道:不要走!那句该死的话,就当我没问!求求你,就当我没问……多尔衮猛地推开她,踉跄着大踏步走开,摔门出去。

小玉儿大声叫:回来!回来!多尔衮!你不要走!回来……

望着孤寂清冷的新房,小玉儿泪如泉涌,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清宁宫小跨院里,夜深人静。

大玉儿在灯下看书,心中却骚动不安,怔怔地,久未翻页。

苏茉尔在她身后走来走去地忙着,嘴里嘟囔道:喜酒好喝,这口气却咽不下。哼,委屈了十四爷,便宜了小玉儿。这下子成亲了,终于得到十四爷了,她可心足了吧?

大玉儿突然将书一放,强忍住潮涌的心绪,轻斥道:够了,别再说了!

大玉儿起身向外走去。苏茉尔神情错愕,但随即明白,懊恼地轻轻打了自己一耳光。

深夜的郊野,风寒刺骨。多尔衮策马疾驰,醉得又哭又笑,发疯般地狂吼着:我一声声唤着的,是小玉儿,还是大玉儿?哈哈哈……

清宁宫暖阁里,小玉儿进屋给哲哲蹲礼请安:给福晋请安。

哲哲笑着拉她的手道:快来,让我看看。哟,成亲半个月,更标致了!

小玉儿羞道:哪儿呀!新的府第我住不惯,几乎夜夜难眠,自己都觉着憔悴了。

哲哲好奇地问道:我听说新府建造的时候,十四弟不像别人,注重府里的规模修饰,只特别在意马厩要盖成什么样儿,还亲自督工,是真的吗?

小玉儿笑答:可不是!贝勒爷迷上了养马,派了专人驯养伺候,马厩里一匹匹马养得腿长身壮。喔,还起名字呢!什么雪豹、赤鹰、草上飞,可有兴致了!

哲哲关切地:那你呢?要学着当家理事,没有累坏吧?

小玉儿迟疑道:累倒不累,只是……

小玉儿欲言又止,眉宇间闪过一丝愁容。

哲哲关怀地:怎么啦?什么事儿不痛快?十四弟……他对你还好吧?

小玉儿一嘟嘴,正想诉苦,忽闻暖阁外传来侍女的声音:侧福晋吉祥。

小玉儿一怔,硬生生住了口。

大玉儿笑吟吟地进来道:我一听妹妹进宫,便赶忙过来了!

哲哲笑道:我在听故事呢!

大玉儿好奇道:什么故事?

哲哲笑着:小玉儿正要回答我,十四爷对她怎么样!

大玉儿笑着打趣:那还用问,新婚燕尔,自然是好得像蜜里调油一般。

哲哲道:我是怕,十四弟那个倔脾气,小玉儿摸不熟,不免会受委屈呢!

小玉儿心一酸,忙忍住,不甘示弱地挺了挺腰,换上愉快笑容:没有!贝勒爷对我很好!好极了!我们……反正一切都好!

哲哲欣慰地:真的?那我就放心了!

大玉儿诚挚地:妹妹,我真为你欢喜!

小玉儿有苦说不出,只能报以淡淡一笑。

贝勒府中,多尔衮呆得最多的地方就是马厩。没事儿他就和那些心爱的骏马在一起,他最喜欢那匹从察哈尔逃回来时所骑的马“黑龙”。这日,他又来到马厩,骏马见到他都亲热地轻声嘶鸣,打着响鼻,他深情地搂了搂“黑龙”的头,马也轻轻在他手背上蹭蹭耳朵,人与马亲密无间。

小玉儿领着侍女,走近马厩,停下,看着前方泥泞的地,又看看自己脚上簇新的绣花鞋,不禁皱眉,犹疑着,不愿再往前走。

侍女很识趣,探头望着多尔衮,远远地喊:贝勒爷!贝勒爷!

多尔衮闻声转头,见是她们,有些不耐烦地喊道:什么事?

侍女叫道:贝勒爷!请过来说话!

多尔衮无奈,拉着马稍稍走近小玉儿些,侍女退到稍远的地方等着。

多尔衮皱着眉头问:做什么到这儿来?

小玉儿道:还不是有事儿商量!

多尔衮冷脸道:等我回去再说!

小玉儿气急道:我什么时候见得着你啊!要不在外头,要不关书房,要不跟多铎他们喝酒……

多尔衮不耐烦地打断她:我是一旗之主,练兵、旗务就已经够繁重的了!家里的事情你做主就行!我又不是你的贴身丫头,哪儿有这么多闲工夫整天陪着你!

小玉儿不满地:那大汗的国事就不繁重吗?他除了亲征在外不算,无论再怎么忙,每天都一定到玉姐姐那儿,就算不住下,也有说有笑地坐一会儿……

多尔衮的脸微微变色,小玉儿警觉自己又犯了忌,沉默了一会儿,低头转着腕上的玛瑙手串,委屈地红了眼眶,低声道:你不要这样嘛!或许,我是没有玉姐姐温柔懂事,不过,我已经很努力在学啦!尤其是出嫁前,玉姐姐对我说……

多尔衮闻言一怔,忙问:她对你说什么?

小玉儿道:她说,你们同在福晋身边一块儿长大,难免比别人熟惯些。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心里早就没什么了。我也不知道,她这么说,是不是为了安我的心。告诉我,是真的吗?

多尔衮别过头去,心中痛楚,强掩饰着,淡淡道:她既然这么说,那就是真的了!

小玉儿接着说道:她要我多忍让!只要我……肯忍让些,你不会不识好歹,你会疼我……小玉儿说到这儿,委屈地落下泪来。

多尔衮看着她,一时心软,捏了捏她的下巴,语气缓和道:傻丫头,这就值得掉眼泪!男人有男人的事儿,你要体谅。

小玉儿拭泪忙道:我会我会!真的!

多尔衮:回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多尔衮翻身上马,拍拍马颈:走!黑龙,遛弯儿去!

多尔衮一抖缰,马缓缓跑开。小玉儿看着他的背影,又愁又喜。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