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2章 阿敏屠城


翌日,大玉儿带着苏茉尔等侍女来到多尔衮府门前。

多尔衮与小玉儿闻报,忙出来恭迎。

多尔衮、小玉儿施礼道:恭迎侧福晋光降,给侧福晋请安。

大玉儿忙道:快别多礼!苏茉尔!

苏茉尔上前将手中锦盒交给侍女。

大玉儿沉声道:十四爷跟十五爷立下战功、得了封号,姑姑欣慰得不得了,特地找出几样各部进贡的珍品,要我送来给两位贝勒爷,以表贺忱。

多尔衮感谢道:请侧福晋代禀,多谢大福晋厚赐。

大玉儿笑道:姑姑听说你爱马,还逼着大汗挑一匹最出色的良马赏给你,好帮你多多立功呢!

多尔衮谦恭地:大汗、福晋的盛情,多尔衮愧不敢当。

苏茉尔笑道:十四爷养马的名声都传遍了,宫里都说,等到入秋行围打猎的时候,就能大开眼界,欣赏十四爷的名驹了。

多尔衮笑着说道:不必等入秋,侧福晋如果有兴,这会儿我就带你们去看。

苏茉尔忙道:那好啊!

小玉儿话中带刺地笑道:苏茉尔,你还是这么直爽,老实不客气!

苏茉尔装做没听出来,笑道:人要是爱一样东西,就会来不及地献宝。十四爷急着想让咱们品评他的马,多夸几句好话,他就欢喜了。要是拒绝他,那岂不是扫了他的兴?

多尔衮语带双关地笑道:苏茉尔,你倒是看透了我的心啊!

大玉儿见多尔衮神情殷切,不忍拒绝,想了想,便拉小玉儿手:那好,我也可以先睹为快了!妹妹,咱们一块儿去吧?

小玉儿正笑着要答应,多尔衮却抢先笑道:小玉儿老嫌马厩肮脏,又讨厌那股味道,侧福晋就别为难她了!

小玉儿想辩解:我不……苏茉尔抢话道:十四爷疼福晋,怕她为难,格格您要体谅人家!

大玉儿赔着笑道:妹妹,那我就不敢拖着你去了,免得十四爷心里怪我呢!

小玉儿勉强一笑,暗瞪苏茉尔,又狠狠白了多尔衮一眼。

多尔衮领着大玉儿和苏茉尔,来到离马厩不远处,停下脚步,前面地上满是泥泞。

大玉儿远远望见两名养马人所牵出的马,不禁“啊”地赞叹一声,毫不犹豫地往前走。地上的泥沾到了大玉儿的绣花鞋上,她毫不在意,瞥都不瞥一眼。多尔衮见了,十分感动。

多尔衮抚着“黑龙”,照例深情地搂了搂马头,马也轻轻在他手背上蹭蹭耳朵。大玉儿在一旁看着很是感动。多尔衮幽幽地道:这匹“黑龙”是那年我从察哈尔逃回来时所骑的,是我的“救命恩马”呢!它也身受箭伤,却载着我,没命地日夜狂奔,就为了早一刻到家,早一刻看见……他声音低微下来,似不可闻。

大玉儿心中隐隐作痛,多尔衮回过神来,笑着轻拉她的袖子:来,我带你看那一匹!

多尔衮领大玉儿来到一匹枣骝马前,他亲切地抚着马鬃介绍道:它叫“赤鹰”,去年伐明之役和这回征讨察哈尔多罗特部,都是它载着我冲锋陷阵、无往不胜,辛苦它了!

大玉儿心有感触地:多尔衮,你越来越像一个旗主了。

多尔衮感叹道:是的,我深深领略到了,如何才能做个好旗主。知道我为什么爱马?因为在战场上,马,就是骑兵的生命!

大玉儿凝视他的侧影,心有所感地道:多尔衮,我有预感,你会在战场上,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多尔衮先是自信一笑,随即有些黯然,低声道:是,我想要的一切!除了一个人……

多尔衮念头一转,深深看着大玉儿,兴奋地道:不过,谁也不晓得,会不会在另一个战场上,我终于能得到我想要的……真正的一切……稍远处苏茉尔的惊叹声,打断了他们沉默的凝视:唉呀!好漂亮的小白马!

多尔衮、大玉儿的目光被吸引过去。

大玉儿赞叹道:可不是!雪白得耀眼呢!

多尔衮道:那匹“白玉骢”,还没有驯得很熟。玉儿,它是我特地留给你的。

大玉儿很意外地:我?

多尔衮向往道:玉人,玉马。我想,你骑着它,奔驰在春天的青色草原上,不知会有多好看!

大玉儿忍不住一笑。

小玉儿远远地窥望着他们,憋了一肚子气,不知该向谁发。

寂静的夜街,急促的马蹄声远远传来,多尔衮骑在马上拼命鞭策奔驰渐近。

初夏夜晚的清宁宫小跨院里,槐影繁茂婆娑,环境清幽宜人。

正在熟睡的大玉儿从睡梦中惊醒,恍惚中听见门外苏茉尔焦急而压抑的声音:格格!格格!

皇太极睡眼地被惊醒了,喃喃问道:谁啊?

大玉儿揭帐起身,走到门边问:什么事,半夜三更的这么急?

苏茉尔焦急地:十四爷命奴才来报,说是有重要军情跟大汗回禀。

皇太极一听有重要军情,当时就清醒了,他一面揭帐坐起,一面问:多尔衮人呢?

苏茉尔答道:就在门外等候。

皇太极一面穿衣下床,一面命大玉儿:让他进来!

大玉儿连忙开门,苏茉尔闪开,大玉儿与多尔衮迎面相见。多尔衮见大玉儿披散着长发,只穿着贴身小褂,露出雪白的肌肤,不禁一怔,不敢多看,忙低下头。大玉儿羞红了脸,忙转身,找了件丝袄披上。

皇太极大声道:快进来。出了什么事?

多尔衮进来,垂目敛手而立答道:回大汗的话,永平四城丢了!

正对镜扣纽子的皇太极,闻言呼地转过身来,盯着多尔衮,惊问道:什么?永平四城丢了?

多尔衮接着禀报:而且,阿敏哥哥还屠杀了永平城中所有的士民百姓!

皇太极大惊,眼中喷出怒火,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吼道:阿敏!该死的东西!

三人从未见他如此震怒,都被吓得呆住。

皇太极语速极快地怒骂道:费了多少心思,折了多少人马,好不容易拿下永平四城!派他去,也只要他好好守住就行,他竟然把永平给丢了!

皇太极喘着气,气急败坏,苏茉尔战战兢兢地捧上一杯茶:大汗,您歇歇……

皇太极顺手接过,用力将茶盅砸了个粉碎,怒骂道:失守也就罢了,竟然还屠城!那永平的百姓,是看了我们出的安民告示,这才归顺了!阿敏这一屠城,以后谁还肯投降?真是该死的东西!

多尔衮道:还有消息报来,阿敏哥哥已经率兵归来,听说大车小辆,满载着弃城时掠夺的财物和妇女,恐怕快到京城郊外了。

皇太极转身对镜继续扣纽子,眼中闪烁着冷酷的光芒。

皇太极严峻地说道:传我口谕,命莽古尔泰守在城外十五里拦阻,不准阿敏进城!

多尔衮道:遵命。

皇太极吩咐道:我要找大贝勒商议,你去交待莽古尔泰,然后过来会合!

皇太极一阵风似的大踏步出门。多尔衮看大玉儿一眼,以示安慰,大玉儿会意地点点头。多尔衮随后消失在夜色里。

苏茉尔惊魂未定地问道:格格,永平四城在哪儿啊?有这么要紧吗?

大玉儿道:永平四城离北京不远,那是靠近明朝腹心的一颗重要棋子呢。

苏茉尔恍然大悟道:喔,难怪大汗要气成这样了。

大玉儿痛惜地:要命的是,阿敏屠杀了士民百姓。唉!真糟糕,大汗的苦心筹划,这下都前功尽弃。

沈阳郊野军帐内,阿敏拍案怒起,质问莽古尔泰:皇太极为什么不许我进城?

莽古尔泰答道:他要你先自诉罪状!

阿敏怒道:祖大寿带了重兵大炮攻滦州,那穆泰守不住,逃到永平来。永平又不是铁铸的,不弃城,莫非大汗要我死在永平?

莽古尔泰摇头道:那穆泰好歹还打了一阵。你呢?不去救援在先,不战而逃在后。二哥,你这回做得太错,大汗简直气疯了!

阿敏满不在乎道:错都错了!我认就是!哼,看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莽古尔泰道:好,这款罪,你是认了?

阿敏深感意外地问道:什么?“这款罪”?难道我还有“别款罪”?

莽古尔泰问道:怎么没有,是谁屠了永平城?

阿敏气急道:这……这也错了?当初我就说,永平根本不该守,可皇太极偏要守!如今守不住,当然要屠城,这才不会白白便宜了南蛮子,咱们也不至于一无所得啊!

莽古尔泰沉声道:屠城、掠财、抢女人,这正是你的另一款大罪!

阿敏大怒:屠城、掠财、抢女人,这都是老汗王教我们的!那时候,都算功劳;怎么到了他儿子,就成了大罪?好,好,我明白了!皇太极分明是找借口,想置我于死地!

莽古尔泰不以为然地沉默着。

阿敏上前疯狂地摇撼他的肩,大声道:莽古尔泰,我告诉你!皇太极是我们养大的老虎,如今他要吃人了!今天是我,下一个就是你!

莽古尔泰闻言有些心惊,神色阴晴不定。

阿敏怒吼道:你说,他是不是叫你来杀了我?

莽古尔泰摇头道:他没有说要杀你。

阿敏神情稍稍放松了点儿。

莽古尔泰冷静地道:但是贝勒们已经聚集在一块儿,等着定你的罪了!

阿敏刹那间脸色大变,面如死灰。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