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2章 祖大寿归降


大凌河城外山头上,皇太极勒马在山头眺望,多尔衮扈从,一大群侍卫跟随保驾。旌旗招展,人喊马嘶。多尔衮道:大汗,听说城里已经粮绝薪尽,快要人吃人了。西通锦州的路早已截断,依我看……祖大寿本领再高,也得束手无策了!

皇太极感慨地:我不仅要征服大凌河这个城,还要征服汉人的心!中原这花花江山,我不怕拿不下来,只担心治理不好。“征”易“服”难啊!“服”比“征”学问更大!十四弟,你懂吗?

多尔衮心悦诚服地点头道:大汗的教诲,我懂。

大凌河城城墙上,大明的旌旗已污残,无力地垂着。

祖大寿在城头上眺望,愁容满面,其子可法在一旁低头看信。

祖可法道:爹,皇太极说了,永平屠城不是他的意思,犯错的主帅已被终身囚禁。只要您开城投降,他保证秋毫不犯。最后他还说,一将成名万骨枯,为了成全您个人名节,以百姓生命为代价,非君子之所为。

沉思半晌,祖大寿痛苦地开口道:我祖大寿死不足惜,奈何一肩担着千万条性命。降,是为不忠;可是不降,困得全城的军民百姓,尽皆饿死,这跟永平屠城有什么不同?看来,降与不降,我都是难逃骂名了!

祖大寿痛苦万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大凌河城外军帐中,莽古尔泰一面抓着皮袋仰头喝酒,一面看信。

突然,他大惊失色,呛得直咳嗽,他把手里的信仔细再看,悲愤地吼道:阿敏,你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呀?难道他们把你折磨得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阿敏哥哥……

莽古尔泰痛哭流涕,大口地灌酒,发疯般狂啸……

翌日,大凌河城外山头上,多尔衮正聆听皇太极遥指远方做出指示。这时,他听见马队之声,不经意地转头看,不禁怔住,只见一面蓝旗引着一小队骑兵急驰而来,领先的正是莽古尔泰。

多尔衮奇怪道:好像是三哥来了!

人马驰近,莽古尔泰一跃下马,怒气冲冲地把鞭子扔给侍卫,大踏步上前嚷道:昨天和祖大寿打了一仗,折损我不少兵将,大汗,你怎么说?

皇太极一面下马,一面不解地问道:各旗人马凡有伤亡,都是按成例抚恤,你怎么来问我?

莽古尔泰生气道:你把我正蓝旗的兵马分拨了不少给别人,如今这一折损,兵更少了!你把兵马还给我!

皇太极神色不悦地:那怎么行!各旗任务调派已定,分拨兵马出去的也不只有你正蓝旗,别人都没话说,你凭什么要求特别待遇?

莽古尔泰气呼呼地道:我尊你是大汗,一直顺着你,可是你为什么老是找我麻烦?

皇太极怒斥道:胡说八道,不可理喻!

皇太极一怒转身要上马,莽古尔泰涨红了脸,冲上前去拦住,怒道:你不能走!

皇太极动了肝火喝问道:你想干什么!

莽古尔泰恶狠狠地瞪着皇太极,半晌,一字一字地恨声道:皇太极!你整死了阿敏,如今要来对付我了吗?

莽古尔泰说着,不知不觉地将手按上刀柄,怒视皇太极。

多尔衮连忙上前挡住,轻斥道:三哥,你疯了!

莽古尔泰愤怒地推开多尔衮大声道:闪开!这是我跟皇太极的事,没你插嘴的份儿!

多尔衮指责道:阿敏自作孽不可活,你也想步他后尘吗?三哥,你冷静点,以免将来后悔莫及!

莽古尔泰悲愤地:我后悔我没有救阿敏,以至今天任人宰割!我豁出去了!谁要欺负我,我的宝刀绝不答应!

说时,莽古尔泰猛然将刀拔出了五寸。

皇太极心中一惊,但随即恢复冷漠的神情。

多尔衮大惊,扑上去兜头就给了莽古尔泰一拳,怒吼道:不可无礼!

莽古尔泰先是吃惊,怒不可遏道:蠢材!你敢打我!

两人彼此扑跌扭打,多尔衮拼命想夺下他手上的刀。众侍卫面面相觑,犹豫着不敢上前。

代善急驰而至,跃下马来,喝道:你们做什么!是来打敌人,还是来自相残杀的?还不快起来!

代善上前拉开他们,两人喘着气,彼此怒视。

多尔衮气鼓鼓地怒道:代善哥哥,你知道莽古尔泰多张狂吗?他御前露刃,该当何罪?

代善又惊又怒,对莽古尔泰骂道:你……混账东西!你好大的胆子!

莽古尔泰悻悻然地转过头去,皇太极冷笑不止。

代善转向皇太极求情道:大汗,莽古尔泰好酒贪杯,八成是灌了黄汤,又醉得糊涂了!我斗胆跟大汗求个情,此时也不宜惊动军心,不如等到胜利回京之后,再做处置吧!

皇太极沉吟半晌,冷冷道:既然代善哥哥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

代善松了口气,转向莽古尔泰喝道:还不回营去!

莽古尔泰拾起刀,瞪了皇太极、多尔衮一眼,恨恨上马而去。

多尔衮转身,斥责侍卫们:你们看见三贝勒露刃犯驾,竟然不知所措、袖手旁观!这么不中用,大汗要你们在身边干什么!

侍卫长嗫嚅道:三贝勒他……是大汗的兄弟,我们不敢……

多尔衮怒斥道:住口!你们只晓得大汗跟三贝勒是兄弟,难道不晓得,他们也是君臣吗?

代善闻言一怔,惊讶地看多尔衮。

皇太极心中惊讶而感动,不由得暗暗点头。

一个侍卫驰近,迅速下马,顾不得踉跄,扑到皇太极面前跪下,将一封信高举过头,语气兴奋地喘着道:禀报大汗!祖大寿……派人……送来……

皇太极连忙抢过来拆看,喜怒不形于色。

代善忙问:大汗,难道……是战书?

皇太极折好信,放回信封,看着代善、多尔衮,这才得意地笑了:不是战书,是降表!

代善、多尔衮面露惊喜之色。

大凌河城外,祖大寿、祖可法率明朝将官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皇太极、多尔衮等人率领一队铁骑,由远而近,威武雄壮,气势昂扬。皇太极驰近,下马趋前。祖大寿低下头,正要跪,却被皇太极一个箭步上前拦住,祖大寿一怔,皇太极热诚地道:快快免礼。我仰慕祖将军已久,祖将军智勇双全,是我八旗将领学习的榜样!

祖大寿闻此知音之言,心中一酸,感慨良多。

祖可法向皇太极提醒道:家父一向对大明赤胆忠心,对百姓爱若子女。如今贵军兵临城下,围困数月,家父不忍殃及黎民,所以决定归顺,也请大汗遵守承诺。

皇太极郑重地:当然,当然!一诺千金,我必定会安民……

这时城门方向突然传出一声怒喊:慢着!

众人闻声一怔,只见守城副将何可纲一人一骑疾驰而来。多尔衮等人忙抽刀在手,护住皇太极,严阵以待。

何可纲奔至祖大寿面前,翻身下马,激动地抓住他叫道:祖将军!不要降!您的一世英名不能毁于一旦!

祖大寿含泪痛苦地说道:我心意已决,为了全城的无辜百姓,只好将名声置之度外。

何可纲圆睁双目,情绪激越地大喊:将军!不要降!我们打!豁出性命去,跟敌人拼死一战吧!

祖大寿脸色一变,怒斥道:何可纲!你敢抗命!

何可纲神情傲然,掷地有声地答道:何可纲一身傲骨,将军要我投降敌人,我决不从命!

祖大寿暗暗瞥见清军已稍稍后退,除皇太极冷静观望外,余人皆已变色。

祖大寿沉痛地:可纲,你追随我多年,难道不能体谅我,定要苦苦相逼?

何可纲大义凛然道:士可杀不可辱,头可断志不可夺!何可纲誓死不降!

祖大寿咬着牙,强忍痛苦,一字一字说道:好,我成全你!

突然,祖大寿抽出佩刀挥向何可纲,鲜血飞迸。

何可纲神情错愕,不敢置信地:将军……

祖大寿神色惨然,嘶哑低声:可纲,不要怪我……

何可纲努力挺着,高昂着头,表情疼痛地微笑道:求仁……得仁……我……问心无愧……何可纲微笑着倒下了。祖大寿心痛得直颤抖,刀从手中落下,跪倒在地,一拜再拜。

皇太极等人看见,都不禁动容。

皇太极低声对身边的多尔衮、多铎感叹道:想想看,阿敏屠城逃走,何可纲宁死不降,这其中的差别,正是汉人可敬、可畏的地方!

多尔衮领悟地点点头,多铎却无动于衷。

祖大寿拭泪,站起身,对皇太极道:我妻子老小,都在锦州,请大汗准我前去接出,我会设法里应外合,助大汗智取锦州。

皇太极点头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祖将军,我相信你!

祖大寿道:多谢大汗。

皇太极转头对多尔衮笑道:可以派人送信回京,八旗大军凯旋有日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