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3章 掌管吏部


夜晚,清宁宫小跨院寝室里,凯旋归来的皇太极感慨万千地与大玉儿聊天。

皇太极神情放松地歪在炕上,大玉儿坐在炕沿边,端着茶轻轻吹凉。

皇太极惋惜道:可惜啊!那何可纲真是一条好汉,眉头都不皱一下,含笑就死。

大玉儿道:恐怕,就是因为何可纲的死,所以祖大寿的投降之心又动摇了!

皇太极苦笑道:是啊,放他去了锦州,从此杳无音讯,才知道他反悔了。

大玉儿自信地道:总有一天,祖大寿会心甘情愿地归顺。

皇太极笑道:你怎么知道?

大玉儿认真地:凡是大汗想要的,还能得不到吗?

皇太极开心地一笑,忽然想起多尔衮的一番话,沉思道:对了,莽古尔泰无礼的时候,多尔衮斥责侍卫说:你们只晓得大汗跟三贝勒是兄弟,难道不晓得,他们也是君臣吗?这话,我听了很受用。玉儿,你说得不错,年轻些的兄弟子侄,才是值得培养的人才!

大玉儿微微一笑,心中十分快慰。

大政殿前十王亭,旗帜飘飘,众贝勒亲贵分旗而立。

大殿前,皇太极居中而坐,代善坐左侧,右侧莽古尔泰的位子是空的。莽古尔泰站立一旁,神情沮丧。

莽古尔泰自责道:那天……我酒后冲动,失礼犯驾,绝非有心,请大汗恕罪。

皇太极冷笑道:你要不是平日就心存不满,何以酒后会有犯驾之举!

代善求情道:莽古尔泰理当论罪,不过,念在过去的功劳,请大汗从轻发落。

皇太极摆摆手,宽容道:也罢,革去莽古尔泰“和硕贝勒”之衔,降为“多罗贝勒”吧!

莽古尔泰勉强谢恩道:多谢……大汗恩典。

这时,多尔衮越众而出,大声道:既然莽古尔泰革去“和硕贝勒”,就不应该再与大汗南面并坐了!

皇太极看着多尔衮,点头微笑,流露出赞许的眼神,但不能不假装为难道:这……一向并坐受朝,要是忽然改变,兄弟之间怕会生出嫌隙……代善连忙起身,惶恐地走下阶来,表明心迹道:过去蒙大汗盛意,并列而坐,心中实在惶恐不安。十四弟说得对,“虽是兄弟,亦是君臣”,今后,应该由大汗独居正位,方显威严!

众贝勒亲贵齐声喊道:请大汗独居正位!

不等皇太极回答,两个小贝勒就去撤了汗位左右之座。

皇太极无奈地摇摇头,苦笑道:既然这是大家共同的意见,那我就只好……从善如流了!

皇太极坐下,众贝勒亲贵纷乱地欢呼着“大汗英明!”“大汗万岁!”

皇太极真正尝到了南面独尊的滋味,不由得漾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多尔衮府马厩里,多尔衮非常细心地在亲自刷马,多铎在旁观看。

多铎喜滋滋道:哥,真有你的!“虽是兄弟,亦是君臣”,这句话正投了皇太极的脾胃,再经代善哥哥一提,八旗上下都传遍了!哈,你是怎么想出来的?不但搞垮了莽古尔泰,还哄得皇太极乐成那样!

多尔衮不语,继续刷马。多铎看着他神情漠然,疑惑道:哥,我没说错吧?

多尔衮心不在焉地问:说错什么?

多铎又问道:那句话,你是哄他的吧?

多尔衮仍旧沉默不语,继续刷马。

多铎不悦地:莫非你是认真这么想?

多尔衮迟疑地:当时……莽古尔泰无礼的样子……我不知不觉就……

多铎吃惊地叫道:不知不觉?我看你是不知不觉就被他给笼络了!

多尔衮既困惑又痛苦地:我没有!只是,四哥对我们……

多铎生气地打断他的话:他对我们好,是为了压倒三大贝勒!你别忘记,皇太极那人,是七弯八拐的肚肠,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

多尔衮忧郁地点头道:我知道。

多铎对多尔衮的态度很不满意。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多铎神情不快地道:明儿个是额娘的忌日。如果你没空去,还是有什么顾忌……

多尔衮生气地打断他:胡说!额娘的忌日我哪一年忘记过!我们一块儿去!

多铎神色缓和下来,拍拍多尔衮,走出马厩。

多尔衮用力刷着马,神情复杂。

沈阳花园里,苏茉尔拉着多尔衮急匆匆地走。

多尔衮奇怪地问:苏茉尔,你拉我上哪儿?大汗等着召见我呢!

苏茉尔低声道:别作声!耽误不了您多少工夫的!

苏茉尔拉着多尔衮转过假山,见无人,忙问:格格要我问你,十五爷送了一匹劣马给大汗贺寿,这什么意思?

多尔衮无奈道:多铎老是故意跟大汗作对,真拿他没法子。

苏茉尔真诚规劝道:格格说,大汗对你们兄弟已经特别优容,可是十二爷愚鲁懒散,十五爷更是被宠坏了,大汗对他再好他也不买账。只有十四爷你,大汗对你寄望很深,你可不要自误。

多尔衮点头道:你告诉玉儿,我知道了。

苏茉尔再三嘱咐道:十四爷,记住格格的话,要上进!要谨慎!

多尔衮点头,两人深深对望一眼,苏茉尔匆匆而去,多尔衮怅然若失。

夜晚,万籁俱静,清宁宫小跨院屋内仍亮着灯光。

皇太极在灯下研读疏文,大玉儿过来为他披上一件夹袄。

大玉儿轻声劝道:大汗,夜深了,还不安置吗?

皇太极兴奋地说道:玉儿,你知道吗?想做什么,就能放手去做,真是太好了!过去咱们的体制太简陋,跟不上国家扩张的速度。你看,范先生仿照明朝的制度,设立六部,各派一位贝勒总理,各负其责。

大玉儿笑道:太好了,玉儿真为大汗高兴。

皇太极沉吟道:六部当中,最要紧的是刑、兵、吏部。济尔哈朗沉稳谨慎,我把刑部交给他。岳托是能征善战的宿将,我把兵部交给他。至于吏部,最是难办,因为新制初行,需要睿智果敢的人才,方能推动……

大玉儿娇嗔着推了皇太极一下:大汗就爱卖关子,到底吏部派了谁?

皇太极故意迟疑道:派了……多尔衮!

大玉儿惊讶道:哦?人家一定会说,他的资历不算深。大汗的安排,想必有道理?

皇太极微笑道:这是重用他,也算是考验他。

大玉儿领悟地点了点头,既欣慰,又担心。

皇太极呼了口气,向往地说道:希望设了六部,今后那些纷繁杂乱的国事,就能慢慢理顺了。他

说着,忍不住伸懒腰,打哈欠,显出倦容。

大玉儿关切道:大汗还是不要过于劳累,歇下吧!

皇太极苦笑了一下:我是有些年纪了,精神比不得从前。

大玉儿劝道:大汗不要再亲征了。您就运筹帷幄,让小贝勒们去战场上磨炼。

皇太极感叹道:唉!长年征战,我也真累了!瞧我,尘满面,鬓如霜……他忽然停下,转头凝视大玉儿说道:玉儿,告诉我……

皇太极握住大玉儿的手,欲言又止。

大玉儿不解地笑问:怎么了?

皇太极真诚地:玉儿,嫁给我,你会不会觉得委屈?

大玉儿淡淡一笑道:瞧您说的什么话!大汗是睥睨当世的大英雄,能够服侍大汗,是玉儿三生有幸!

皇太极摇头道:有时候我觉得,这个答案,我不满意。

大玉儿诧异地问:为什么?

皇太极神情犹豫、欲言又止道:我知道你敬佩我、顺从我,襄助我,可是……

大玉儿惶恐道:玉儿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请大汗教导。

皇太极笑着摆手:不不不,不是的,你已经做得不能再好了!

他站起身背着手踱了几步,自己心中也很困惑,若有所思地道:我从来没有问过一个女人,嫁给我,可会觉得委屈?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问你。也许是因为你偶尔的恍惚,偶尔的愁容。也许是因为不知不觉中,我越来越关心你的感受,你的喜怒哀乐……

大玉儿迎视皇太极的目光,微微一笑,用眼神表达心中的感动。

皇太极接着说道:还有,我不明白,你在意的是什么。你仿佛不在意名位、不在意赏赐,甚至不在意我的恩宠。我来,你欢迎;我不来,你也安之若素……

大玉儿笑着问:这样不好吗?

皇太极思索着说道:不是不好,只是,你这么柔顺,从来不跟我撒娇使性子……

大玉儿咯咯地笑道:原来大汗喜欢女人撒娇使性子,闹得您心烦?

皇太极又摇头道:也不是!我感觉,你什么都不在意,就意味着你并不在意我。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