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7章 献玉玺 免杀戮


多尔衮看罢,神色惊疑不定。

苏茉尔严肃地道:格格说,这事儿太严重,我还是不知道的好,所以只要我送来这封信。她还说,如果这封信您看不懂,那是最好……

多尔衮紧锁着眉问:如果我看得懂呢?

苏茉尔斩钉截铁道:那就千万别做糊涂事!

多尔衮倒吸了一口凉气问:她……是这样说的?

苏茉尔郑重地劝道:我虽然不知道十四爷要做什么糊涂事,不过我劝您,要听格格的话!

多尔衮看着信,沉思不语。这时,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贝勒爷,如果没有要事,明日再来吧!

豪格在帐外大声道:就是有要事才来!

多尔衮连忙将信塞入怀中。豪格进帐,冲多尔衮道:十四叔,礼部传谕,明日郊迎,大军压后,我们只领一队亲兵,先行前往……

豪格说着话,眼睛在大帐里四下观瞧,他看见亭亭玉立的苏茉尔,奇怪地问道:这是……

苏茉尔忙低头,有些不知所措。

多尔衮赶忙接话道:她是我府里差来请安的丫头,问我何时到家。

苏茉尔装着有些胆怯地低头向豪格行礼:贝勒爷吉祥。

豪格上下打量着苏茉尔,喃喃自语道:好像……有点儿眼熟啊……

多尔衮镇定地道:宫里陪嫁出来的,也许你见过。

豪格盯着苏茉尔俏丽的脸,摇头道:喔,没有没有。宫里丫头这么多,就见过也不记得。

多尔衮转过脸看着苏茉尔,故意用有点不耐烦的语气道:那你回去吧!告诉福晋,她要说的我都知道了,会平安回去的!真是,瞎操什么心!

苏茉尔不敢抬头,暗暗瞥了多尔衮一眼,应了声“喳”,急忙出帐。

豪格笑着调侃道:早就听说小婶婶厉害,对十四叔管得挺严,果不其然啊!还没到家就盯上了!

多尔衮故意装出无奈的样子,勉强一笑。

沈阳郊野,皇太极率领着众贝勒亲贵声势浩大地迎接凯旋之师。然而,这欢迎仪式中缺少了轻松欢笑的气氛,暗暗隐藏着一股杀机。

大风将彩色的旌旗吹得呼啦呼啦直响,两黄旗将士严阵以待。岳托锐利的眼神四下扫视,他的亲信将领遇到他的眼神时,轻轻点头。

皇太极坐在台上御案后,神情冷漠。

岳托悄悄走上前对皇太极附耳道:一切准备就绪。

皇太极低声道:好,我会判断情况,要是多尔衮还是不说,我便以“酒杯掷地”为号,你立即下令行动,务必围个滴水不漏!

岳托:喳,遵命。

皇太极看着御案上托盘中三杯酒,伸手缓缓转着酒杯,神情冷酷。

马蹄声渐近,在旌旗的引领下,多尔衮、多铎、豪格领着一小队亲兵,策马行来。

岳托紧张得不禁深呼一口气。

多尔衮面无表情,多铎看多尔衮,神情期盼而紧张。

皇太极镇定地缓缓站起,走下台。

多尔衮、多铎、豪格驰近台前,翻身下马,就要跪行大礼,皇太极忙扶住多尔衮,和颜悦色地道:十四弟辛苦了,这回的胜利,对我大金特别有意义,你们都是劳苦功高啊!

多尔衮:这是上苍的护佑,大汗的洪福,令敌人不战而降!

皇太极点头道:好,好,十四弟,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多尔衮答道:大汗放心,一切妥当,不劳大汗操心。

豪格偷偷瞥去,见气定神闲的多尔衮和气色焦躁的多铎,不禁紧张起来。

多尔衮的回答让皇太极很失望,悲、怒、冷等复杂情绪,在他眼中一闪即逝。

皇太极:既然无话可说。岳托!

岳托率捧着托盘的侍卫走过来,皇太极取起一杯酒,递向多铎道:多铎,父汗若是见你已经能够领军杀敌,心里一定很安慰。

多铎面无表情地接过酒:多谢大汗赐酒!

多铎一饮而尽。皇太极接过空杯放托盘上,取第二杯酒,给豪格。

皇太极:豪格,今后还要向两位叔叔多多学习讨教,懂吗?

豪格接过酒,有些忐忑不安:懂。多谢父汗赐酒!

皇太极取了第三杯酒,递向多尔衮,凝视着他停了半晌,迸出一句语气复杂的话:多尔衮……我的好兄弟!

多尔衮接过酒,气定神闲地道:多谢大汗赐酒!

多尔衮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皇太极接过空杯,凝视着多尔衮。

皇太极握杯的手越来越紧,越来越高,仿佛是要放回托盘上。岳托凝神紧张地注视着空杯。

突然间,多尔衮单膝下跪,开口道:多尔衮有一事禀告,请大汗恕罪!

皇太极一怔,握杯的手停在半空中,冷静地道:十四弟何出此言?起来说话!

多尔衮:多谢大汗。

多尔衮起身后,亲自去坐骑之侧,从马鞍旁的袋中取出锦袱。

多铎神色异常紧张,死死盯着多尔衮。

多尔衮恭敬地捧着锦袱走向皇太极,单膝下跪。

多铎大感意外,泄气地低下头。

多尔衮大声道:启禀大汗,察哈尔为表归顺之诚,特献宝物。

皇太极平静地问:哦?是什么?

多尔衮:据称是秦汉传至元亡后,失踪已久的历代“传国玉玺”!

皇太极假装惊讶道:“传国玉玺”?你在捷报里并没有提起啊?

多尔衮:非但捷报中未曾提起,连全军上下,多尔衮也刻意隐瞒。

皇太极问:这又是为什么?

多尔衮滴水不漏地答道:“传国玉玺”是何等重要的宝物!我担心这事儿一传出去,忠于察哈尔的残军或有所图谋的部落,会闻讯前来抢夺。虽说宝物有大军守护,但凡事只怕万一;万一宝物出了什么差池,要我如何向大汗交待!多尔衮思前想后,只有暂时隐瞒,以免节外生枝。多铎却急着向大汗报喜,为此我们还吵了一架;因为我想,专使在回来的路上,万一有什么不测,消息还是会泄漏。

皇太极将酒杯放在托盘上,上前虚扶多尔衮:起来说话!

多尔衮起身后,捧着锦袱,诚恳地看着皇太极道:多尔衮深知责任重大,日夜守着“传国玉玺”,寸步不离,寝食难安,只想早日回来,好好将玉玺献在大汗手中。今天终于……多尔衮红了眼眶,说不下去。

皇太极动容,在心里接受了他的说法,用力拍着他的肩,感动地道:多尔衮……我的好兄弟!

多尔衮突然高举锦袱,扬声对四面将士喊道:中原历代君王的“传国玉玺”归我大金,象征着大汗乃天命所归,请大汗领着我们八旗将士,逐鹿中原,一统江山!

多尔衮单膝下跪,高举锦袱奉上,皇太极有些哆嗦地接在手里,感慨万千。众将士大声欢呼,声如海啸。

皇太极感动地:十四弟,你……你的功劳,我会记得!

多尔衮哽咽道:多尔衮……不敢居功,只求大汗恕我擅专隐瞒之罪。

皇太极:这怎么是罪!你的用心良苦,我赏你还来不及!

多尔衮含泪道:多谢大汗恩典。

皇太极此时神情大悦,方真正地欢喜起来。他激动地看着手中的锦袱,想着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彪炳千秋的君主都曾手握此玉玺,创下不朽伟业,心情如波涛般汹涌澎湃。好半晌,他突然猛地高举锦袱示众,众将士爆发出一阵更加激昂的欢呼。

多尔衮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大有深意的微笑,豪格看在眼中,觉得此事另有文章。

书房里,皇太极抚摸着内装玉玺的紫檀木盒,满意地微笑着。一旁站立的豪格有些忐忑不安,他永远也猜不透父亲的心思。

豪格不安地:阿玛,我真的不知道……

皇太极不悦地打断他:告诉我,你跟多尔衮可是不和?

豪格忙道:没有不和!只是,平日并不接近……

皇太极教训道:所谓并不接近,就是你不太理他吧?你是我的长子,外头的人难免都捧着你,好话听惯了,你便忘了谦退虚心,反而事事刚愎自用。我曾经说你“勇猛有余,智谋不足”,听闻你不服气,颇有一点怨言,是吗?

豪格惶恐地:儿子不敢……

皇太极哼了一声道:你母亲自己跟人说的,还会冤枉了你?

豪格头上冒了汗,语塞道:这……

皇太极:从劝降察哈尔到护送玉玺归来,多尔衮的谋略、才干,这会儿你总见识到了吧?

豪格想了想,不得已道:是。

皇太极:你是我儿子,难道我心里不偏袒你?说你是为了你好,懂吗?

豪格无奈而低声下气地:阿玛教训得是。儿子会虚心学习,力求上进。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