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9章 豪格告密


皇太极称帝后,正式册封五宫后妃,哲哲被册封为清宁宫中宫皇后,也就是孝端文皇后(下文简称孝端后);大玉儿被册封为庄妃。

皇宫豪格母厢房外回廊里,贵太妃、大玉儿一前一后从豪格母住处出来,等在外面的侍女和苏茉尔分别跟上她们的主子。

贵太妃有些幸灾乐祸地对大玉儿低语道:你瞧她气的!给皇上生了长子,居然连一宫主位也挣不上,可怜哟!

大玉儿怜悯道:好在皇上给豪格封了和硕肃亲王,多少也算是安慰了。

正说着,豪格迎面而来,贵太妃与大玉儿停住脚步,面带微笑看着他。

豪格上前行礼道:给贵妃娘娘、庄妃娘娘请安。

大玉儿:快别多礼。

贵太妃笑道:豪格,我们刚还给你额娘道恼呢!你也来看你额娘吗?

豪格:是。额娘唤我来,说是身子不爽……

贵太妃别有用心地笑道:她这病啊,是心病!

大玉儿:你好好儿劝劝她,开朗些,别尽往牛角尖里钻!姐姐,我们走吧!快让他们母子叙叙。

豪格侧身敛手,让她们一行四人走过。苏茉尔刻意低着头,豪格瞥见她时,心中一动,不知在哪儿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望着她背影,困惑了半晌,方缓缓转身往厢房走,开门前,又瞥了一眼苏茉尔的背影。

豪格走进母亲的厢房,见母亲还在拭泪,便上前赔笑行礼。豪格母扭头赌气不语。

豪格赔笑道:额娘,儿子给您请安来了。

豪格母气呼呼地:哼,安什么,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豪格:额娘何苦这么说!

豪格母哭诉道:她们还来给我道恼!你没瞧西院那位的得意劲儿,害我恼上加恼!哼,我早就知道她给你说亲,准没安着好心眼儿!豪格,你可不能胳膊肘朝外弯,扔下你亲娘,去孝顺她!

豪格有些不满地:额娘,您真是……叫我怎么说才好!

豪格母:还是大玉儿会说话,她安慰我,说整个后宫,只有我儿子已经出息,还封了亲王,我心里这才舒坦些。

豪格:庄妃娘娘说的是正理,额娘还有我呢。千万放宽心,自己身子要紧。

豪格母:想想也对,毕竟我比她们有指望!哼,一个宫主之位算什么!我偏要活着,等西院那位来跟我下跪,喊我“皇太后”!

豪格吃了一惊脸上变色,他又气又急,低声道:额娘,您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豪格母不服气地:有什么不对?皇上将来不传位给你,还传给谁!

豪格气急败坏地:您现在就算计着传位,还说要等着当皇太后,别人听见,不就会说……您是在诅咒父皇吗?传到父皇耳朵里,那还得了!

豪格母一怔,有些害怕,但仍嘴硬:我……只是私底下跟你说说,谁会听了去!

豪格:您就饶了我吧!父皇前阵子训了我一顿,还不就是因为您口无遮拦!

豪格母不解地:因为我?……哪件事啊?

豪格:父皇曾说我“勇猛有余,智谋不足”,我不服气,跟您抱怨了几句,怎么父皇就知道了……豪格母打断他的话,否认道:没有!我没有告诉别人!

豪格无奈道:唉!算了,只求您以后少开口、少给我生是非吧!

豪格母心虚,悻悻然道:我才不会给你生是非!倒是你,可得做出好样儿来,别让他说你“什么有余什么不足”的……

豪格气恼道:我还不够努力吗?哼,只是运气太差,几回都被十四叔给比了下去!

豪格母冷笑:多尔衮?怕什么!他再好也没用,难道皇上会这么糊涂,皇位不传给亲生儿子,倒传给异母弟弟?

豪格懊恼地:问题是他越好,就越是显得我达不到父皇的理想!

豪格母语气强硬地:达不到他的理想又怎么样!他也别无选择啊!

豪格提醒道:祖宗的规矩是“立贤不立长”,别忘了,父皇还在壮年,不见得将来没有别的皇子跟我竞争!

豪格母心慌道:这……说得倒也是。哼,都是多尔衮!他到底有什么好!

豪格:我也气啊!尤其是这回玉玺的事,父皇没有身历其境,所以不明白当时……豪格警觉地停住,豪格母追问:当时怎么了?

豪格:额娘您不懂。我还是觉得,多尔衮在花言巧语,其中一定有鬼!

豪格母:怪了,他会花言巧语,怎么不用在小玉儿身上?那“贵妃娘娘”千方百计把小玉儿嫁给他,哈,又怎么样?还不是一对冤家……

一听小玉儿,豪格突然灵光一现,大喊:慢着!你刚才说……小玉儿?多尔衮的福晋?

豪格母吓一跳:怎……怎么?我又说错了?

豪格举手示意噤声,全身凝固住,脑海中闪过在帅帐里曾见过苏茉尔时的情景。他拍案大喊:是她!就是她!

豪格母奇怪地:儿子,你在说什么?

豪格急忙问:额娘,刚才跟着庄妃娘娘来的侍女,叫什么名字?

豪格母:喔,你是说苏茉尔?她是大玉儿从蒙古带来的,主仆两个亲得倒像姐妹似的。对了,你问她做什么?

豪格:这会儿没工夫细说,我要去觐见父皇!不会错,一定有鬼!

豪格兴奋而匆忙地跑出去,豪格母叫他也不应声……

皇宫书房里,豪格向皇太极讲述了心中的种种疑惑。

皇太极背着手踱步沉思,半晌停下,回头半信半疑地问豪格:你真的没看错?

豪格肯定地:错不了!明明是庄妃娘娘的侍女,十四叔却说她是府里的丫头。

皇太极皱着眉道:这……没有道理啊!

豪格:就是因为没有道理,父皇才一定要查个清楚!

皇太极沉思不语,拿不定主意,他脸上仍旧是半信半疑的神情。

夜晚,清宁宫小跨院厢房里灯火明亮,人影幢幢。

皇太极悄悄来到小跨院里,远远地见大玉儿、苏茉尔领着一些侍女来来去去,正忙着收拾东西。望着大玉儿苗条婀娜的身影,皇太极冷峻的面庞柔和下来,想起以前的温柔甜蜜,他眼中充满爱意,但豪格的那番话给他心里留下的阴影太重了,他不能不沉思掂量。事情最怕琢磨,皇太极越想越觉得可怕,越想越觉得伤心失落,他真有些怀疑大玉儿向多尔衮通风报信了。

大玉儿拿出手帕拭汗,不经意转头见皇太极背着手站在院子里,不禁大吃一惊,忙快步走到门外行礼,嘴里道:皇上怎么来了?

皇太极走上前来,勉强一笑道:一天不来看看你,仿佛不太习惯似的。大玉儿请皇太极进屋落座,苏茉尔正抱着一个大瓷瓶往外走,扭头看见皇太极,也吃了一惊,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行礼,她只好一蹲道:皇上吉祥。

皇太极、大玉儿看她那副样子,忍不住笑了。

大玉儿吩咐道:快去斟上茶来!

苏茉尔忙应了一声抱着瓷瓶出去。

大玉儿轻轻一笑:皇上坐一坐,还是上姑姑那儿去歇着吧!

皇太极笑着拉住她的手道:别人都巴不得我来,只有你,倒把我往外推!

大玉儿忙道:不是!您看我这儿,正乱着收拾呢,我怕皇上歇得不舒服。

皇太极笑着问:去看过永福宫了吗?可喜欢?

大玉儿瞥了一眼窗外的槐影,低头道:喜欢。住哪儿我都喜欢。其实,倒有点舍不得这屋子……皇太极戏谑道:是因为这儿是咱们洞房花烛的地方?

大玉儿娇嗔:大汗……

苏茉尔奉上茶来,规规矩矩行个礼:恕奴才无状,皇上请用茶。

皇太极大有深意地看了苏茉尔一眼道:这丫头,怎么转了性,拘谨起来了?

大玉儿:姑姑说,如今后宫人多,“无规矩不成方圆”,不立规矩不好管人。咱们先来的,原该做出个榜样。照礼数,连我都该自称奴才呢!

皇太极亲昵地:规矩礼数,摆在人前得了!私底下,咱们还是一样!

皇太极转对苏茉尔,似笑非笑地道:庄妃娘娘要立规矩了,以后,你想半夜出宫驰马,可就难喽!

苏茉尔一怔:……奴才……

大玉儿大惑不解,严肃地问:苏茉尔,你什么时候半夜出宫驰马了?

皇太极:你别怪她,事情早过了!是在四月间,有人看见她……他停住话,盯着苏茉尔。一听四月间,大玉儿、苏茉尔的脸都微微变色。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