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1章 心底的角落


大玉儿拿起桌上的那本三国,又放下,想避重就轻,转过头去窘笑道:我又不是貂蝉,何必发这个愁呢?况且,真要像皇上说的,如果这样,如果那样,整部三国岂不是都要改写了?

皇太极喝了口茶,看着她道:你这个小机灵鬼,也有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时候?

皇太极话中有话,大玉儿听出了弦外之音,淡淡地说道:皇上出的怪题目,玉儿实在回答不了。

皇太极勉强一笑,向来深沉的他,却掩饰不住失望之色。

屋里的气氛有点儿僵,大玉儿想顾左右而言他,强打精神,愉快地笑道:听说近来皇上对汉人的围棋挺着迷,怎么不教给玉儿呀?

皇太极淡淡一笑:怕教会了你,你反倒赢了我。

大玉儿忙道:不会的,玉儿怎么也赢不了皇上!

皇太极站起来,看着她,故作高深地淡然一笑,道:我知道你会怎么做,你会用心去学,因为棋力太弱,我就没兴趣跟你对弈了。下棋的时候,你会小心地保持着轮占上风的局面,最后在关键时刻,假装一个疏忽,只好弃子投降,让我觉得胜之不易,格外开心。玉儿,你是赢不了我,你会巧妙地怎么也赢不了我。你说,究竟输的是谁啊?

皇太极说罢,会心地一笑,转身缓缓出门而去。

大玉儿愣住,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夜晚,清宁宫偏殿里,烛台高照,笑语喧哗。皇太极、孝端后正设宴招待多尔衮。几个人把酒言欢,很是热闹。

多尔衮颇有感触地举杯相敬道:皇上,四嫂,多谢赐宴。愿皇上政躬康泰,四嫂顺心如意!

孝端后笑道:今儿是你生辰,四嫂愿你夫妇同心,一家和乐!

多尔衮苦笑,将酒一饮而尽,叹道:好在四嫂记得我的生日,不怕您笑话,家里吵得鸡飞狗跳,我还正愁着没处可逃呢!

侍女们斟酒端菜川流不息,宴席上人虽不多,可规格相当隆重。

孝端后:别提这个了。瞧你们兄弟俩,都已经喝了不少。来,油炸小面饽饽,趁热吃。

多尔衮感触地:以前每年过生日,四嫂总少不了赏我这道点心!

皇太极带着话外之音道:以前每年你过生日,还有一个“总少不了”的人吧?

孝端后大惑不解,大玉儿随着皇太极的话音一落正好进来。

皇太极笑道:才说着,人就到了!

大玉儿看见多尔衮,脸上闪过一丝惊异,行礼道:皇上吉祥,皇后吉祥……怎么,十四爷来了?!

皇太极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大玉儿道:你不知道今儿是多尔衮的生辰?

大玉儿有些尴尬地:我以为……十四爷府里,正大开宴席呢!

孝端后笑道:别提了!

皇太极哈哈一笑:人多热闹,所以我把玉儿也叫来,咱们好好儿喝几杯!

孝端后看了皇太极一眼,不知他想做什么。

皇太极笑眯眯地道:玉儿,还不向寿星敬酒?

大玉儿举杯道:我祝十四爷……心想事成。

多尔衮怔怔地看大玉儿苦笑道:心想事成?多谢娘娘金口。

多尔衮将酒一饮而尽,红了眼眶,忙强笑着掩饰道:今儿这酒……太烈了!

孝端后还真的担心起来,忙道:唉呀!要是真喝醉了可不好!回去不定惹什么事。

她说罢转头对一个侍女道:把去年珍哥自酿的那坛“山葡萄酒”取来。

那侍女道:回皇后的话,是珍哥收着的,奴才不知搁在哪儿,珍哥又告假……

孝端后打断她的话:罢了,我自个儿去找吧!

孝端后笑着对多尔衮道:十四弟,你等一会儿,别尽着灌啊!

孝端后起身,多尔衮、大玉儿亦依礼起身。

多尔衮道:四嫂别忙,我少喝点儿就是了。

孝端后:不麻烦!你们坐,陪皇上说说话儿。

孝端后笑着命他们坐下,领侍女出去,多尔衮、大玉儿这才坐下。

皇太极盯着大玉儿道:玉儿,有空你也教教小玉儿,怎么拴住丈夫的心,省得咱们十四弟成日耳根不静,被逼得无处可逃。

大玉儿勉强一笑:怎么拴住丈夫的心,这我可不懂,拿什么教人家!

皇太极故意亲昵地:你不懂?那我是怎么被你拴住了心的?

大玉儿强打起精神一笑道:皇上怕是醉了!

皇太极一手握住大玉儿的手,一手抚着她的发鬓,得意地道:我真该谢谢科尔沁,给了我一个举世无双、玲珑剔透的玉人儿,让我享尽艳福。十四弟,改日我叫科尔沁再寻个一模一样的美女送来,管教你满意!

多尔衮苦涩地笑着,喃喃道:既然举世无双,又哪里寻个一模一样的来?

大玉儿心中像被尖刀扎了一下,疼痛难忍,她轻轻抽出手来,微嗔:皇上真的醉了!

皇太极豪放地哈哈大笑:今儿喝得痛快,我几乎想学曹操“横槊赋诗”了!

他把手搭在多尔衮肩上,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吟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为君之故,沉吟至今……”

多尔衮苦笑道:多尔衮不是贤才,皇上用不着为了我“沉吟至今”。

皇太极激动地:谁敢说我一手培植出来的弟弟不是贤才!

多尔衮:皇上志在千里,麾下贤才济济,将来必然是“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皇太极大笑:哈哈哈……“天下归心”,说得好,说得好!十四弟?你的志向呢?

多尔衮黯然苦笑:我?我一辈子是伤心人,再也不能痊愈!“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他突然端起酒碗,闭眼仰头猛灌,眼角涌出一滴泪。

大玉儿动也不敢动,眼神却泄露了她的情绪,那里面糅合着忧伤、怜惜、痛心、深情……正在偷窥大玉儿神情的皇太极,心中先是震动,而后被刺伤,他紧握着酒杯,下死力气忍着冲天的怒火,即便如此他仍然想跳起来质问。

孝端后与捧着一小坛酒的侍女进屋,打破了僵凝的气氛。

孝端后:好了好了,快换酒,远远就听见你们兄弟俩舌头都大了!

多尔衮连忙抬袖拭着脸上的酒和泪,红着眼眶,强笑道:这酒……真的……实在是……太烈了!

孝端后:来,尝尝这酒,这是用长白山野生葡萄酿的。

皇太极突然霍地站起,众人怔住。

皇太极手扶桌沿,微喘着气,压抑住情绪,醉意仿佛都清醒了,眼神冷冷地说道:我想起……还有件正事儿没办,你们坐,我去去就来。

众人怔怔地望着皇太极,皇太极转头看着大玉儿,大玉儿眼中只有惊讶和畏惧。

皇太极咬了咬牙,转身快步拂袖而去。

夜晚,皇太极跌跌撞撞来到皇宫书房里。

黑暗中,皇太极坐在桌前,双肘撑桌上,以手遮面,黯然神伤。

这时,一盏灯笼和脚步声经过窗外,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孝端后站在门外,注视着皇太极。

一个侍女看了孝端后一眼,孝端后点点头,侍女进屋,引火点燃桌上巨烛,然后急忙出屋。孝端后进屋,关上门,转身注视着皇太极。

半晌,皇太极痛苦灰心地喃喃道:真的,都是真的!现在我明白,她偶尔的恍惚,偶尔的愁容,是为谁而起的了。她从来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我。从来没有……

孝端后沉默半晌,不无一丝苦涩地道:皇上……又何尝用那种眼神看过我。

皇太极:哲哲,我对你……是不同的!我们是结发夫妻。情,也有很多种……

孝端后:这话不错,情有很多种。皇上能说,玉儿待您,是无情的吗?

皇太极:可是她没有给我……我最想要的……那种情。她不在意名位,不在意赏赐,甚至不在意我的恩宠。原来她根本不在意我!她辜负了我!

孝端后:皇上别忘了,当初是您一定要她的,她跟多尔衮是早年的事,她不算辜负您。

皇太极:可是我对她……这么……这么……

孝端后接过话道:她也对您好得无话可说!如果她不在意您,做得到这种地步吗?

皇太极:可是,她心底深处,有一个角落,不属于我,是我进不去的……

孝端后正色道:恕我说一句,就算您是皇上,富有四海,但是您也总有征服不了的地方,比如说……人的心。

皇太极激动:既然嫁给我,她整个人、整个心,都应该属于我!

孝端后低头沉默片刻,方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对玉儿这么苛求,我真的不明白!

孝端后说罢缓缓转身,开门出去。

皇太极的神情从激动转趋缓和,疑惑地怔怔地道:不错,有些地方,是我征服不了的。玉儿的心,甚至我自己的心。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心底深处,也有了一个角落,只属于她,是任何女人都进不去的……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