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4章 宠与不宠


皇太极跨进永福宫,捧着锦盒的太监随后。

惠哥忙迎了上去施礼:皇上吉祥。

惠哥低语道:庄妃娘娘不在。

皇太极微笑道:我晓得。格格有没有说什么?

惠哥笑着低语道:格格没说什么,不过奴才的劝,她倒是听进去了,从早到晚默默地想,我瞧啊,格格对皇上也是……

皇太极微笑,眼角瞥见海兰珠不知何时已出来,远远躲在柱子后偷窥,他对惠哥使个眼色,惠哥一怔,会意地笑了。

皇太极大声对惠哥道:虽然只是外感风寒,也得好好调养。这是吉林进贡来的贝母,止咳润肺是最好的。别忘记照着药方炖给格格吃。

惠哥:奴才遵命。

身后的太监将锦盒交给惠哥。

皇太极问道:喔,格格呢?

惠哥道:回皇上的话,格格方才歇下!要不要奴才去唤?

皇太极打断:不,不用了,让她歇着吧!好生养着要紧。那我去了!他说完,转身走了两步,海兰珠从柱后冒出半侧身子,唤道:皇上!

皇太极嘴角浮现笑意,转过身去面向她,故作惊讶关心状,笑着问:不是正歇着吗?怎么起来了?

海兰珠缓缓地从柱后走出来,迟疑了一会儿,低声怯怯道:皇上若是不忙,就……坐一会儿,喝杯茶吧!

海兰珠低着头,捧着茶,走到皇太极面前,轻声道:我沏的茶不好,皇上多包涵。

皇太极爱怜地道:怎么老说自己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让人听了心疼。

海兰珠心中一酸,忙忍住了泪,低声道:多谢皇上关怀。

皇太极话外有话地道:关怀也是应该的,咱们也算……至亲。

海兰珠心中一跳,又低下头,将茶奉上:皇上,请用茶。

皇太极见她一双纤纤素手,紧张得微微发颤,一时心动,手一伸,便连盅带手握住了。海兰珠大惊,手一震,一盅热茶泼了皇太极一手一身,皇太极“唉哟”一声,茶盅打碎在地上。

海兰珠脸色煞白,身子一软,便跪了下去。皇太极连忙将她又扶又抱地搀起来,着急地又端详又问:烫着了没有……别怕别怕,是我不好。

海兰珠一听这温柔软语,不禁悲从中来,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皇太极心疼地道:果然烫着了!很疼是不是?唉呀!都是我不好,害你受惊了……

海兰珠抽噎道: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皇太极心中一阵强烈的怜惜,不禁将她猛地搂进怀里,紧紧抱住。海兰珠将脸贴在皇太极的胸膛上,泪流满面。

皇太极心疼地叫道:海兰珠……

海兰珠哭着问道: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

皇太极安慰道:不要这样说!海兰珠,让我保护你!让我……

海兰珠激动地打断道:不,不!我已经嫁过人,早就是残花败柳,根本不值得皇上怜惜!

皇太极故做生气道:胡说,我偏怜惜你!

海兰珠叫道:不要给我盼望,不要给我盼望……她啜泣起来,皇太极抬起她的下巴,为她拭泪。

皇太极柔声道:别怕!凡事有我!

海兰珠道:不能这样!我和玉儿是亲姐妹,我不能……住她的屋、吃她的饭、领她的情,还抢她的丈夫!

皇太极心疼道:海兰珠!别怕!凡事有我!

门突然被推开,大玉儿、苏茉尔神情错愕地看着这幕景象。

海兰珠慌乱地挣脱皇太极的怀抱,惊恐地看着大玉儿,又无处可逃,心一横,转身就要往柱子上撞去。

大玉儿凭直觉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刚好在柱子边上抱住她,再也不放,急得大喊起来:姐姐!你做什么!

海兰珠使劲挣脱着,羞愧地低头啜泣。

大玉儿叫道:苏茉尔,过来啊!

苏茉尔回过神来,忙过去抓住海兰珠的胳臂,防她再寻短。

大玉儿松开手,捏了把冷汗,喘着气,缓缓转头看皇太极。

皇太极神情镇定,甚至背着手微笑,挑衅地看着大玉儿说道:别怪你姐姐,是我!要吵要闹,都冲着我来吧!

大玉儿凝视着皇太极,眼神十分复杂。她低下头,想了想,恢复了倔强而平静的神情调息了几次,抬起头,含着笑容走向皇太极,蹲身行礼道:奴才……恭喜皇上!

皇太极一怔,笑意消失。苏茉尔也意外地转头看大玉儿。

皇太极惊讶地:你……

大玉儿的脸上出现了一片柔情,对着皇太极道:奴才只求皇上,总得给奴才姐姐一个名分!

大玉儿的话风虽软,话里的骨头却硬,皇太极听得出来,大玉儿对他们之间这场战役,并没有认输。皇太极不免气愤而灰心,但他更不能示弱,反而抬高头、挺起胸,硬着头皮,赌气示威似的道:当然!朕,早已有了安排,不但要给她名分;而且,还会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名分!

海兰珠忍不住惊讶感动,转头看着皇太极。

大玉儿看着皇太极,心中明白他的想法,微微一笑:多谢皇上恩典!说完转身走向海兰珠,握住她手,倒有几分真心为她庆幸。

大玉儿真诚地道:姐姐,大喜啊!

海兰珠低下头,神情是羞涩中夹杂着愧意,但更多的是喜悦。

永福宫廊下,惠哥正得意地指挥着侍女们搬运海兰珠的衣物细软。

苏茉尔在僻静处看着,不屑地一撇嘴,一肚子怒火。她端着茶向花园里走去,大玉儿正在专心致志地看书。

苏茉尔将茶递给大玉儿赌气道:哼,东面空着的那一宫,多少妃子削尖了脑袋想钻进去!兰格格只不过是客,竟然莫名其妙地成了高高在上的一宫主位!我猜啊,准是惠哥这鬼丫头暗中牵的线!不安分的东西!

大玉儿无动于衷,翻过一页书,淡然道:如今再怎么猜,也没有意义了!

苏茉尔强忍半晌,实在按捺不住气愤,怒冲冲地质问道:格格,您怎么无动于衷呢?竟然还帮她讨名分!我都……唉!我都被您气死了!

大玉儿淡淡地道:莫非要我跟皇上哭哭啼啼、争执吵闹?

苏茉尔道:您没见皇上的神情?他就是盼着您去跟他哭哭啼啼、争执吵闹!

大玉儿叹道:是,这样皇上就满意了,可是那又如何?如果皇上还是不愿意放弃姐姐,那我岂不是枉做小人?如果皇上竟然就此放弃姐姐,那我会看不起自己,因为……我们是亲姐妹!

苏茉尔悻悻然道:她倒在皇上怀里的时候,未必有想到你们是亲姐妹!

大玉儿摇头道:别说了。

苏茉尔生气地:我就不相信格格真的无动于衷,否则,您又为什么避到这里来?

大玉儿又翻过一页书,表情平静,但眼神中仍流露出一丝悲哀。

清宁宫暖阁里,孝端后绷着脸,默不做声,半侧坐着,不看皇太极。皇太极扶着额角,神情很是苦恼。

皇太极解释道:玉儿……她自称奴才,一口一声的奴才!她是存心要与我生分了!

孝端后冷冷道:皇上心里有数,是谁先疏远谁。

皇太极苦恼地道:我只是……冷一冷她,让她想想我对她有多好!没有我,她行不行!

孝端后没好气地道:皇上您是自寻烦恼,玉儿我太清楚了,她嫁了你就会认命!

皇太极不悦道:如果她只是因为认命而跟着我,这种感情我不要!我皇太极,岂能受人施舍!

孝端后叹道:唉,您的心啊真让人难懂。如今海兰珠又搅了进来,事情更麻烦了!

皇太极烦恼地道:我原先……只是想看看玉儿会不会吃醋、会不会争宠、会不会在乎我……

孝端后不悦地打断质问道:什么?难道您不喜欢海兰珠?只是利用她……

皇太极忙打断道:不!我喜欢她、怜惜她。但我对玉儿,是不同的……

孝端后讽刺道:没错,您对玉儿是不同,所以要格外多给她点儿难堪!

皇太极怔了半晌,方喃喃道:可是,玉儿这么聪慧,难道不明白,我这么做,也只是因为爱她……孝端后打断道:爱,有这么爱法儿的吗?像狸猫捉老鼠,等逗弄个够了,再得意洋洋地一口吃掉?你想清楚!玉儿是在服侍你、帮助你,又不是在跟你夺天下,需要这么勾心斗角的吗?

皇太极悻悻然道:就算我的法子不好,可是,她是女人,又是妃子,怎么可以明知我的心意,还跟我赌气!她原就该逆来顺受的!

孝端后反驳道:难道玉儿还不够逆来顺受吗?

皇太极语塞,沉默着。

孝端后淡淡道:算了,你还是陪海兰珠去吧。

皇太极看她一眼,默默起身,走到门口,咬咬牙道:既然错了,就错到底吧!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孝端后仍看着别处,不理他。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