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5章 后宫故事多


夜晚,海兰珠在东宫寝殿里,看看这儿,摸摸那儿,仿佛一切不敢置信,就如做了一场梦。

惠哥喜悦道:皇上回宫了?

海兰珠转头看时,皇太极已走进来,海兰珠跪下行大礼,皇太极赶忙将她扶起来。

海兰珠真心地道:奴才感激皇上恩典。

皇太极道:不要这样。日久天长的,动辄大礼参见,岂不累坏了!

海兰珠怔怔自语道:日久天长……

皇太极搂住她,微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又在多愁善感了!你放心,日久天长,咱们始终在一块儿!

海兰珠低头一笑。

皇太极吹熄了蜡烛,室内一片幽暗,只有窗外的月光,洒进屋内。

皇太极走向坐在床上的海兰珠,隐约见到她紧张的神情,微微一笑,倾身向前,一面轻缓地解开她小袄上的纽子,一面喃喃柔声低语:我要给这座宫殿——我们厮守的地方,取个特别的名字。什么麟趾宫、永福宫,呆呆板板,一点情味也没有。

皇太极用爱欲交织的眼神凝视着她,喃喃地道:我的海兰珠,我想叫你兰儿。这名字只属于我。这座宫殿……得配得上你美丽的名字。啊,想到了,我要给这儿赐名……关雎宫。

海兰珠含泪一笑,闭上眼,皇太极吻去了她的泪珠。

皇太极自豪地道:我还要送你一个……比贵妃更尊贵的名位……宸妃……

而此时,永福宫暖阁里的大玉儿,心潮起伏,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

桌上的蜡烛缓缓流下一滴烛泪,烛光映着她眼中的泪光。她深吸了一口气,睁大眼睛,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

翌日,大玉儿、苏茉尔站在回廊上遥望“关雎宫”三个大字的牌匾。

大玉儿怔怔地,喃喃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苏茉尔沉默半晌,忽然不悦地道:关雎宫……什么怪名儿,多绕口,还是咱们永福宫好,永远有福气!

大玉儿被她逗得一笑,随即又情绪低落了,转头遥望关雎宫。

两人听见脚步声,转头一看,贵太妃走了过来。

苏茉尔施礼道:给贵妃娘娘请安。

贵太妃恍若未闻,遥望着关雎宫,用微微讽刺的语气道:听说,这宫名儿,是出自汉人的什么《诗经》。哟,咱们雄才大略的皇上,竟然改行做诗人了。妹妹,我算是服了你们科尔沁,养出来的女儿个个都这么厉害,真叫人大开眼界啊!

苏茉尔睨了贵太妃一眼,很是不悦。

大玉儿强抑着情绪,反扬扬下巴,笑道:多谢姐姐称赞科尔沁,我猜啊,皇后听了一定很欢喜,因为她也是科尔沁的女儿啊!

贵太妃一怔,尴尬道:呃……妹妹,我也只是……私下里牢骚几句,你就别说给皇后听了吧?

大玉儿恢复常色,淡淡一笑,恳切地道:您放心,我绝不会去跟皇后多嘴嚼舌,因为有些无心的话,经过有心的一传,就会起风波。后宫里,最要紧的是和睦相处,日子才过得舒心,您说对不对?

贵太妃忙道:是啊,妹妹说得不错。

大玉儿挽住她的手,愉快地道:时候不早了,一块儿上清宁宫请安吧!

苏茉尔暗自一笑,低声道:咱们科尔沁的女儿,可不是厉害吗?

清宁宫暖阁内,孝端后正对大玉儿絮絮低语,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孝端后道:光这个月,就已经第三回了,早晨的请安都迟到晚来。莫非仗着皇上的宠爱,得意忘形,存心在我面前摆谱儿?

大玉儿赔笑道:姑姑别多心,姐姐不是这种人。

孝端后摇头道:咱们倒凡事尽往好处想,只希望她也……

这时,海兰珠匆匆进来,大玉儿起身,海兰珠向孝端后行礼。

海兰珠道:给姑姑请安,请姑姑饶恕海兰珠迟误之罪。

孝端后不语,大玉儿忙打圆场,过去握住海兰珠的手问道:姐姐,精神可好?

大玉儿又转头对孝端后解释道:姐姐素来有个弱症,只要有一点儿响动就会惊醒,昨晚怕也是睡不安稳,这才迟了吧!

海兰珠心虚,胡乱应道:唉,是啊。

孝端后淡淡道:我瞧你红光满面,想来身子比从前好多了。果然人逢喜事啊,连模样、神气都不同了。

海兰珠低下头,听这话中似有弦外之音,不敢搭腔,心中十分委屈。

皇太极走进关雎宫寝殿,惠哥正好往寝殿外走,忙迎上行礼。

惠哥谄笑道:请皇上安!皇上下朝了?

皇太极朝寝殿内看去,看见海兰珠微微颤抖的身影,仿佛在拭泪。他低声问惠哥:你主子怎么啦?

惠哥低声道:早晨从皇后那儿请安回来,就心里不自在。

皇太极沉思道:怎么回事儿?

惠哥答道:主子不肯说。不过,八成是为了今儿又起晚了。

皇太极望着海兰珠单薄的身影,开始沉思。

夜晚,在清宁宫暖阁内,孝端后低头装着水烟袋的烟丝,没看皇太极,皇太极吞吞吐吐搭讪道:听说海兰珠……今儿早晨过来请安迟了些……

孝端后打断他的话,淡淡地:敢情皇上是兴师问罪来的?

皇太极笑道:不是。我正要说,她进宫不久,不懂规矩,你是应该对她格外严着些。

孝端后淡淡一笑道:她是皇上心坎儿上的人,我怎么敢呢!

皇太极笑道:你说这话就赌气了!

孝端后想了想,转而和颜悦色地劝道:这么多年了,我何时跟您赌气过?还不是凡事都为您着想!瞧这个把月来,皇上除了关雎宫之外,没去过别的地方,这样不太好吧?

皇太极心虚地道:我宠玉儿的时候,也没有生什么事啊!后宫有你,我放心得很。

孝端后道:不是我的缘故,是玉儿自己懂事。您忘了?在她最得宠的时候,不还时常催您去别的妃子那里?

皇太极悻悻然道:也许,她压根儿不希望我留下。

孝端后道:这话才真叫赌气呢!凭心而论,要说做人啊,海兰珠跟玉儿不能比!

皇太极沉吟道:玉儿太聪明、太会做人了。反倒显得海兰珠天真坦诚,没有心机!

孝端后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语声中有一丝悲哀:唉!玉儿说得很是。喜欢的时候,赞美她聪明;不喜欢的时候,又嫌她聪明太过。当时怎么做,如今都是错啊!

皇太极闻言一怔,不由沉默了。

这时,门外传来惠哥的声音:奴才请罪,打扰皇上,是宸妃娘娘,她心口又犯疼了,皇上要不要……

皇太极道:知道了,去吧!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孝端后别过头去,有点灰心地道:你去吧!我也乏了!

皇太极不动,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起身而去。

皇宫花园内,小玉儿紧张地问贵太妃:这些日子以来,您瞧皇上真的没有怪多尔衮的意思吗?

贵太妃摇头道:看不出来啊!

小玉儿松口气道:真是侥幸,天神毕竟保佑我!

贵太妃气恼地道:皇上恼的反倒是大玉儿,冷落她好久了。我原想,扳倒她们姑侄俩的机会快了吧?没想到,半道儿上又杀出一个宸妃,让皇上迷成这样!哼,科尔沁这鬼地方专出狐媚子!好啊,什么姨姑姐妹的究竟还有多少个,一股脑儿都送来好了!让皇上一辈子都攥在你们手里吧!

小玉儿听了扑哧一声笑了。

贵太妃怒道:还有心情笑!以后她们三个一鼻孔出气,这宫里还有我过的日子吗?

小玉儿好奇地问:您别跟我急啊!唉,我倒有些好奇,那宸妃是什么样的人哪?

贵太妃道不屑地:细声细气、病病歪歪的,听说成天离不了药罐子。对了,她早就嫁过人呢,居然还能把皇上迷得七荤八素,你说邪不邪门儿!

小玉儿诧异道:嫁过人?科尔沁还挑她献给皇上?

贵太妃道:这倒不是。听说啊,皇上跟她,是在永福宫里私下勾搭上的。

小玉儿更加诧异道:真的?那皇后跟庄妃……心里多少有点儿不痛快吧?

贵太妃:唉,你这话有意思!我要是皇后,准得气她这“私下”两个字;我要是庄妃,更得气她这“勾搭”两个字。她想了想,微微一笑道:一碰上利害攸关的事儿,姑侄姐妹又如何?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