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6章 “三千宠爱于一身”


这日,贵太妃来到关雎宫外,她看着匾额,一丝恨意涌上眉头,随即隐没,微微一笑。

惠哥迎出来道:难得贵妃娘娘大驾光临,快请进吧,娘娘等着哪!

贵太妃道:你这孩子倒机灵。来,我瞧瞧你。

贵太妃去拉惠哥的手,顺势将一只细细的金镯子套在她腕上。

惠哥吃惊地低声道:这……这不好啊,无缘无故我怎么能受娘娘的赏……

贵太妃道:别做声,让人瞧见倒不好。我乐意赏你,你就收下,打什么紧啊!

惠哥想了想,笑嘻嘻地行了一礼。

贵太妃的光临,海兰珠既高兴又担忧,一副很想殷勤但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

海兰珠有些紧张地道:宫里的规矩我不懂,平时我这儿也不太来客,要有失礼之处,贵妃姐姐别见怪啊!

贵太妃道:您叫我姐姐可不敢当,您的位分比我还高呢!

海兰珠慌道:别……别这么说,我也不知皇上是怎么……反正,一切都是意外……

贵太妃道:意外之喜吧?

海兰珠露出一丝尴尬。

贵太妃道:我是直性子,又爱开玩笑,你可别恼。我看这样,咱们甭客气,既然我虚长你几岁,姐姐两个字我就当仁不让了!

海兰珠松了口气,一笑道:就是,要这样才好。

贵太妃道:妹妹,不跟你相处还不知道,原来你一点架子都没有,这么可亲。不过,宫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很难应付喔!

惠哥接话道:是啊,像我家娘娘这么温柔腼腆的性子,我真担心她会吃亏。

海兰珠的脸上有一丝紧张的神情,对着贵太妃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贵太妃笑道:好在皇后跟庄妃都是你的至亲,你还怕什么?我真是多虑了。

海兰珠忐忑不安地道:我倒怕她们对我……心里存着芥蒂……

贵太妃闻言,心中明了,喜得微微一笑:即便如此,那也不怕!只要皇上疼你,就没人敢为难你!不过……男人都一样,千方百计把女人弄到手,等新鲜劲儿一过,还不是就撂到脑后头。

海兰珠闻言,心头不免惊忧。

贵太妃劝道:当然啦妹妹,皇上不会这么对你的,我也不过是白说说。

海兰珠自卑地道:我……对皇上是一片真心,万一哪天,皇上厌烦了我,我也只好认命!她说着,眼眶都红了,低头拭泪。

贵太妃装出一副惶恐的样子,忙道:哟,都是我多嘴不是。

惠哥劝道:贵妃娘娘是关心您,可您动不动就伤心,人家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贵太妃点头道:是啊是啊,姐姐我下回不敢再随口瞎聊了。

海兰珠忙握住贵太妃手道:您千万别这么说,我识得好歹,知道姐姐是为我好。宫里的事,我什么都不懂,往后,请您帮我出主意的日子还有呢!

贵太妃笑道:那有什么问题!难得咱俩这么投缘,我不帮你,还帮谁啊!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贵太妃告辞,惠哥送她出关雎宫,神态殷勤。

贵太妃走到回廊里,停下,回头看着关雎宫匾额,得意地微微一笑。

关雎宫寝殿里的夜晚,皇太极、海兰珠正在床上缠绵,海兰珠痴情地看着皇太极道:您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的一颗心,就悬在半空中,没处安顿。

皇太极笑道:我知道,我连上朝的时候,也时时想着你呢!

海兰珠忧心忡忡地道:皇上,我好怕!宫里这么大,人这么多,这么复杂的人情世故。我好怕,我不会做妃子……

皇太极感叹道:兰儿,我跟你啊,不是皇帝与妃子,只是男人与女人。百姓们心目中天神般的皇上,说到情,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在偌大的后宫里,我还是寂寞,还是有求之而不得的痛苦。遇见你,我第一回尝到两情相悦的快乐!想我这半生,穿梭在血腥的沙场和血腥的宫廷之中,早就累了!还好上天把你赐给我,兰儿!

海兰珠感慨地:像我这样的女人,原本早该是槁木死灰,居然能得到皇上的垂怜,已经是莫大的福分了。

皇太极安慰道:兰儿,不要这样说,像你怎么了?哪儿不好了?用不着老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我深知你我是一心,你离不开我,我也不会离开你。

海兰珠深情凝视着皇太极道:皇上,真的吗?

皇太极坚定地点了点头。

睿亲王府里异常的热闹,一些仆人在出出进进地忙着。

多尔衮骑着白玉骢,来到王府大门外下马,亲昵地摸摸马头,眼角余光却瞥见家人们在备轿。

多尔衮牵马进门,正遇见小玉儿领着侍女出来,多尔衮见了很不悦,问道:又出去?

小玉儿笑着道:最近啊,姨妈跟宸妃两个人,交情好得不得了,她传话要我进宫,一块儿上关雎宫热闹热闹去。

多尔衮不悦道:她要你去你就去?

小玉儿好奇地道:我又为啥不去呢?说也奇怪,宸妃都二十六了,还是再嫁,怎么就把皇上迷成这样?一跤跌在青云里,还真有本事!听说在皇上心里,连皇后和庄妃都靠后了!

多尔衮呵斥道:胡说!谁越得过四嫂去!你听他们这些势利小人,乱嚼舌根!

小玉儿讨好道:宸妃如今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她说一句话,顶得别人说十句!其实我去应酬宸妃,很辛苦的呢,人家还不是为了你!

多尔衮愤然打断道:我的一切,是我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打下来的,不需要你操心,更不用你去巴结宸妃!

小玉儿迟疑道:可是……人人都去巴结了,我不去行么!

多尔衮粗鲁地说道:人人都去跳河,你怎么不去!

小玉儿强忍着怒气道:我只不过是去聊聊天儿,值得你发这么大火儿吗?

多尔衮道:我也只不过是劝你,不要趋炎附势。

小玉儿奇怪地道:宸妃又没有得罪过你。她得势,你好像不高兴啊?

多尔衮不满地道:有人得势,便有人失势,你也要想想人家的心情,别替我莫名其妙得罪人!

小玉儿转念一想,冷笑道:哦,我懂了,你气她后来居上,委屈了你的心上人,是吗?

多尔衮微微变了脸色:你少胡说八道!

小玉儿困惑状道:皇上不理她,那岂不是正合你的意吗?难道……你希望皇上夜夜睡在她身边?

多尔衮大怒,强忍不语,拉马就要走。小玉儿却又不紧不慢地笑道:你这匹白玉骢,可驯熟了?不就是为大玉儿留着,不许人碰吗?驯熟了就贡上去吧!反正大玉儿孤孤单单的,八成从早到晚地以泪洗面呢!她正需要安慰,见不着你的人,就看着你的马,想必也是好的!

多尔衮愤怒地:住口!

小玉儿凑近多尔衮,脸上含笑,语气却很恶毒:老天爷好公平啊!如今,也让她落得跟我一样,尝尝被丈夫冷落的滋味,好受不好受!

小玉儿说完,得意地一笑,扭身便走。多尔衮气得将马鞭摔在地下,瞪着她的背影,拳头捏得指节发白。

苏茉尔走过回廊,偶然遥望关雎宫,不禁停下脚步,望见贵太妃、小玉儿及福晋们,正有说有笑地走到关雎宫前,惠哥含笑行礼相迎。

苏茉尔皱眉不悦,嘴里嘟囔了一句:势利鬼!

走进永福宫暖阁,苏茉尔仍噘着嘴,嘴里嘟囔着:势利鬼!从前没事儿就约了来串门儿,闹得咱们不安宁。如今却都狗颠屁股似的成天往关雎宫跑!

大玉儿正在书案旁凝神看书,白了她一眼淡淡地问道:那咱们不就安宁了?

苏茉尔语塞,想了想不满地道:这……太安宁,又嫌冷清。

大玉儿淡然一笑道:别说她们势利,这都是人之常情。

苏茉尔看着她,突然快步过去,抢走她的书,有些发怒了:格格!我拜托您像个活人好不好?活人会哭、会生气、会撒赖,您为什么要这么自暴自弃,宁可当死人呢!

大玉儿很意外,怔怔地看着她。

苏茉尔突然跪下哀求道:格格!我真的好担心您!我知道,您压抑惯了,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流露真实的情绪,可背着人的时候,求求您,能不能别压抑,好歹也哭一场、生会儿气、骂几句吧!

好半晌,大玉儿缓缓取回苏茉尔手上的书,淡淡地道:问题是,那有什么用呢?

大玉儿转身继续看书,苏茉尔彻底泄了气。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