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7章 宸妃有喜


关雎宫寝殿内,海兰珠脸色苍白地卧在床上。惠哥和一个侍女匆忙奔走,为她披衣递水地伺候着。御医低头跪着为海兰珠诊脉,手指微颤着。

皇太极一会儿走一会儿停,等得不耐烦,怒斥御医道:没用的东西!再诊不出个所以然,我摘了你的脑袋!

御医一惊,冷汗直流。

惠哥道:皇上息怒!您把御医吓得魂不附体,岂不诊得更慢了?

皇太极忍怒哼了一声。

海兰珠呻吟道:我好难受,全身都难受,我一定是病得厉害……皇太极急忙上前安慰道:兰儿,别怕,没事儿,别怕!

惠哥道:御医老爷,您就定定神,再仔细给娘娘请回脉。

御医抹着汗,定了定神,手指搭在海兰珠的手腕上,闭目凝神,众人紧张地望着他。御医神情由凝重逐渐转为自信。

皇太极忍不住道:究竟什么病?

御医微微一笑,跪下叩头道:回皇上的话,不是病,是喜!

众人惊喜地望着御医。

皇太极大喜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御医点头道:奴才有把握,喜脉十分明显了。

海兰珠、惠哥喜形于色,皇太极兴奋地拥住海兰珠道:兰儿,你有孩子了,我们的孩子!

海兰珠喜极而泣:皇上……

御医紧张地:娘娘玉体孱弱,千万不要过于激动!

皇太极一愣,忙道:这话什么意思?

御医吞吞吐吐:奴才……

皇太极催促道:快说啊你!

永福宫寝殿里,大玉儿正在午睡,枕边手上还搁着一本翻开的诗集。

苏茉尔匆匆推门而入,低声叫道:格格!醒醒啊,格格!

大玉儿醒来,睡眼惺忪地问:什么事啊?

苏茉尔压低了声音,忧虑道:我听说,宸妃有喜了!

大玉儿一怔,沉默不语,缓缓起身,苏茉尔为她披衣。

苏茉尔道:这上下,宫里怕都传遍了!

大玉儿恢复正常神色,淡然道:那很好啊!

苏茉尔气急道:好什么好啊!要是宸妃真的生了个皇子,那还不眼睛长到头顶上去!

大玉儿沉默片刻,无所谓地一笑道:那是她的造化。

关雎宫寝殿内,海兰珠偎在皇太极怀里,轻抚着他,陶醉地遐想着。

海兰珠道:皇上,您欢喜吗?

皇太极沉吟道:当然欢喜!可是兰儿,御医说,你身子骨弱,怀胎生子,对你来说太辛苦,说不定……会有危险……

海兰珠道:我不怕!我要生个我们的孩子!

皇太极道:兰儿,得失心别太重。万一……有什么意外,我宁可不要孩子,也要你安然无恙……海兰珠打断他的话,坚定地道:不!我一定要这个孩子!哪怕我为他死……

皇太极连忙捂住她的嘴道:兰儿,再也不许这么说!

海兰珠偎进皇太极怀里,微笑着轻声道:皇上,你别担心,天神会保佑我们的孩子!我要一个我们的孩子。

盛京郊野,大玉儿和苏茉尔骑着马,奔驰在开满野花的草原上。

苏茉尔蹲下,拔着草,想心事。半晌,叹了口气。

大玉儿在她身边坐下,用胳臂碰碰她,笑道:难得借着烧香的名儿,出来一趟散散心,别想这么多了!

苏茉尔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抓住大玉儿,大玉儿吓一跳,问道:怎么了?

苏茉尔叫道:格格,无论如何,您也得生位阿哥!

大玉儿一怔,摇摇头,灰心地一笑道:生位阿哥,跟姐姐较劲儿?我没兴趣。

苏茉尔劝道:可是,如果有位阿哥,他会是我们的精神寄托,我们可以看着他长大,教养他成才,做个英雄!

大玉儿沉思不语,半晌,方睨了苏茉尔一眼,苦笑道:傻子!又不是我说要生就能生!哪儿有这么容易!

大玉儿起身走开,苏茉尔看着她的模样,摇头叹息。

清宁宫偏殿内,多尔衮、小玉儿向孝端后行礼,孝端后忙虚扶。

多尔衮道:多尔衮跟四嫂请安。

孝端后道:快起来,快起来,坐下,坐着聊!

多尔衮、小玉儿分别入座。多尔衮忍不住瞥了旁边的大玉儿一眼。

孝端后客套地问道:十四弟刚到京吧?前方的军务政事都还好?

多尔衮道:前线守得固若金汤,只等后方粮草齐备,明年春天就能开战了。

孝端后喜道:好!十四弟,四嫂看着你们长大,你们兄弟都是皇上的左膀右臂,你们可要帮着皇上啊!

多尔衮点头,正要说话,小玉儿抢话道:是啊!尤其皇上正忙着哪!宸妃娘娘怀了龙种,皇上可紧张、可在意了。宸妃娘娘一提起来,还直笑皇上呢!

孝端后、大玉儿心中虽不舒服,但都不动声色。

孝端后平静地道:宸妃一向身子单弱,皇上自然担心。

小玉儿又道:皇上对宸妃娘娘真没得话说,吹口大气怕她倒了,暖在手里怕她化了,真是不知该怎么疼她才好。唉!几世修来的福气哟!玉姐姐,你说是不是?

大玉儿勉强一笑,不知如何回答。多尔衮满脸不悦,瞪了小玉儿一眼。

孝端后问:十四弟,宸妃的事,外头爷们儿……也知道吗?

多尔衮迟疑道:多少……听说过些。

孝端后又问:有什么议论没有?

多尔衮语气生硬地道:这是皇上的家事,旁人没有资格议论。

小玉儿道:后宫里是皇后娘娘当家做主,皇后娘娘是出了名的菩萨心肠,大度能容。不过玉姐姐,我可就为您抱不平喽!永福宫一下子冷清了,姐姐恐怕过不惯吧?

大玉儿不得不答了,勉强一笑道:多谢妹妹关心,我很好,我这人怎么样都过得惯。

小玉儿叹道:唉!人家怎么就能嫁个英雄盖世却又柔情体贴的如意郎君呢?玉姐姐,看来我们都要多烧几炷高香,修修来生了!

小玉儿说着横多尔衮一眼,多尔衮冷冷地别过头去。

孝端后有些生小玉儿的气,但仍站起含笑走向她,屋里的人亦都连忙站起。

孝端后教训道:你啊,才多大点儿年纪,就说要修修来生了?如今是王爷福晋了,说话留神,别再那么心直口快。

小玉儿勉强低头:是。

孝端后随即笑道:来,我带你瞧瞧各旗进贡来的皮货,有灰鼠、银貂、紫羔,可美了!你们两口子挑几件回去。

小玉儿道:谢皇后赏赐。

孝端后携小玉儿手往里间走。小玉儿在走之前,睨了大玉儿、多尔衮一眼,无声地冷笑。

小玉儿叫道:王爷,皇后等着您哪!

大玉儿与多尔衮相互凝视着,沉默地站着。

多尔衮怒道:我真恨!他竟敢伤你的心!

大玉儿突然示意他噤声,摇摇头。

多尔衮不甘心地道:可是我一定要跟你说……

大玉儿又示意他噤声,深深凝视了他一眼,以手势示意他快跟去。多尔衮摇头,大玉儿更坚定地示意。多尔衮深吸一口气,懊恼地掉头跟进去。

大玉儿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突然,一阵晕眩。

黄昏时分,斜阳淡淡地照进永福宫寝殿,大玉儿病倒在床上,不断地高烧和呓语。

苏茉尔正紧张而专注地照顾着她,铃子奔走着递东西。

苏茉尔伸手在她额上试温度,大玉儿却突然抓住她的手,哭喊道:额娘!额娘!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啊!额娘!

苏茉尔安慰地抚摸着她的脸,眼中泪光乱闪。

铃子诧异地叫道:我跟了娘娘这么些年,从来就没见她这样过!她平时……连大声说话都不肯的呀!

苏茉尔摇头道:格格,饶你是多好强的人,终究撑不住了吧!

铃子喃喃自语道:真是,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病得这么厉害,真不明白!

苏茉尔肯定地道:我明白。她不能哭、不能生气、不能撒赖,不能争强也不能示弱,不能怨天也不能尤人。什么都不能,就只能生病了!

黄昏的郊野,烟霭蒙蒙。

多尔衮神情悲愤地仰望天空,他伸出手臂,一只鹰扑下,站稳在他手臂的皮套上。多尔衮轻抚着鹰,悲哀地自语道:玉儿!为什么我们不能飞鹰一般自由?为什么我们得分别被囚在两个笼子里,连互相安慰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

多尔衮难过了半晌,手一挥,鹰儿展翅高飞。多尔衮仰头看着它盘旋,眼神复杂,有悲哀、郁愤和欣羡,过了一会儿,他策马奔驰过郊野的地平线,鹰儿在天上追。

多尔衮发泄般地策马疾驰,发丝散乱,风中传来他的怒吼声:皇太极!为什么你抢走了玉儿,却又不好好待她?皇太极!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