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8章 “汉族美女”大玉儿


夜晚,永福宫寝殿内,苏茉尔歪在床边地上睡着。

大玉儿轻声道:苏茉尔!

苏茉尔立即惊醒,睡眼惺忪,见大玉儿已坐起,衣裳头发都汗湿着,正静静地微笑望着她。

苏茉尔惊喜道:格格!

苏茉尔为大玉儿换了一身衣服,又搬了一床新被,她一面拍床拢被,一面道:连被褥都汗湿了,这就没错,汗要出得透才好,烧果然退了。格格想不想吃点儿什么?我预备了清粥酱菜……大玉儿微笑着拍拍床道:别忙,你也辛苦了。来,躺躺。

苏茉尔摇头:那怎么可以!

大玉儿笑道:我病着呢,你陪我嘛。

苏茉尔禁不住大玉儿楚楚可怜的眼神,微微一笑,爬上了床。

幽暗的寝殿里,蜡烛闪着微光。

苏茉尔与大玉儿面对面躺着。

大玉儿微弱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还真想要个孩子。

苏茉尔诧异地望着她,没有说话。

大玉儿继续道:也许是因为……我从来没这么孤单绝望过。这世上没有真正属于我的人。孩子……我怕是病昏了。办不到的事,想它做什么。

苏茉尔听到这一翻身,面朝上,眼神里闪过一丝兴奋。

第十二章

大地回春,残雪融化,树木吐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惠哥跪在炕上,扶着无力的海兰珠半坐半躺。皇太极坐在炕沿,心疼地抚着海兰珠额前的发丝。

海兰珠面色苍白紧张,微微呻吟,腹部已明显凸起,御医在为她诊脉。

半晌,御医退后两步跪下,禀告道:娘娘万安,奴才再开一帖安胎药,请娘娘按时服下。

皇太极道:你可得给我留神!要能保得娘娘母子平安,朕自然不负你!

御医诚惶诚恐地道:奴才绝对不敢不尽心。

海兰珠抓紧皇太极,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恐惧道:皇上,不要离开我……

皇太极安慰道:放心,放心。我们的孩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儿的。

永福宫寝殿梳妆台前,苏茉尔正帮大玉儿梳头,她突然停下动作,眼睛一亮道:格格,我想到个好法子!

大玉儿一怔,叹气道:你又来了,啰嗦了几个月,不嫌烦吗?

苏茉尔道:宸妃一直霸着皇上,皇上哪宫也不去,如今宸妃肚子大了,机不可失啊!会想法子把皇上引来,您可得抓住机会,一定得生位阿哥!

大玉儿为难地道:可是……这些年了,我也没有……

苏茉尔鼓励道:那或许是机缘未到。说不定这回,天神就会赐给您一位阿哥!

大玉儿不语,漫不经心地拿起耳坠比一比又放下,摇头道:这大半年,你心里就老琢磨着这事儿。忘了吧!反正,咱们照过咱们的清静日子!

苏茉尔讨了个没趣,无奈地继续梳头。不过一会儿,她突然灵机一动,心生奇想,自顾自地微微一笑。

黄昏时分,皇太极来到清宁宫暖阁,他心情焦虑,在屋里踱来踱去,看着孝端后欲言又止,实在憋不住了,硬着头皮问孝端后:这生孩子,究竟怎么回事儿?

孝端后一怔,失笑道:皇上都十几个子女了,还来问这个!

皇太极摇头道:不,我的意思是,看你和其他妃子有孕的时候,精神都还好嘛!怎么偏偏就是海兰珠,那么……那么难呢?

孝端后道:怀孩子啊,都是难的。男人家哪儿晓得!不过,像海兰珠的情形,要不是个人体气不同,就是……跟皇上撒个娇呗!

皇太极疑惑:看来……又不像啊!

他皱眉头想着,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孝端后关心地问:皇上精神不太好啊?

皇太极疲倦地道:海兰珠一晚上要醒好几回,闹得我也睡不足。

孝端后不悦道:那怎么行!皇上身子要紧,不要每晚都歇在关雎宫了!

皇太极摇头道:不行啊!她害怕呢,我一不在,她的病就闹得更厉害。

孝端后轻哼一声,不悦地别过头去。

皇太极担忧地道:海兰珠先天虚弱,这几个月来吃尽了苦头。我很怕她分娩的时候,会……唉,总而言之,除了你,把她托付给谁我都不放心。

孝端后道:皇上放心,这是我的责任。到时候,我会亲自坐镇关雎宫。

皇太极松了口气,一副感激但不知如何开口的神情。

这时,珍哥与侍女说笑着走近。

珍哥笑道:那衣裳一穿,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噢!

侍女咯咯笑道:是啊,好有意思!

珍哥与侍女跨进暖阁,才发现皇太极也在,连忙敛容行礼道:皇上吉祥。

孝端后训斥道:没规矩,也不瞧瞧谁在这儿,又说又笑的聒噪什么!

皇太极好奇地道:珍哥,什么事儿好有意思?说出来听听!

珍哥与侍女对望了一眼。

珍哥怯怯道:奴才……不敢说。

皇太极笑道: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心里正烦着呢,你说,我听了解解闷儿。

珍哥迟疑地瞥了孝端后一眼,孝端后微微点头,珍哥方怯怯道:方才在永福宫,苏茉尔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套汉人的衣裳,我们……我们开玩笑,压着庄妃娘娘,硬要打扮她,庄妃娘娘拗不过我们,扮成了汉人的女子,可出奇的漂亮呢!

皇太极露出一丝惊讶的笑意,便想瞅瞅大玉儿身着汉装是什么样子。

苏茉尔站在寝殿门口,不时朝外看。

大玉儿身着汉装,坐在镜前,铃子为她松松挽了个汉人的堕马髻,簪上了珠花、玉钗、步摇,女人味儿十足,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媚。

大玉儿有点不安地道:还玩儿啊?够了吧?!

铃子笑道:要扮就扮全套嘛!

苏茉尔远远望见皇太极走来,心中一喜,连忙来到大玉儿身边。

苏茉尔道:格格,铃子说得有理,要扮就扮全套嘛!来,簪朵花儿吧!

大玉儿笑着推拒:得了,别闹了!

苏茉尔不由分说便为她簪上鲜花,笑道:瞧!格格生得多美啊,真是怎么打扮都好看!

铃子道:我那汉军旗的小姐妹说,这是如今江南最时兴的装束呢!

这时,皇太极已悄悄来到寝殿门口,背着手含笑,看着她们。

大玉儿顾影自盼,向往地微笑道:我在唐诗里读到过,什么“裙拖六幅湘江水”,还有“云鬓花颜金步摇”,描写得真美啊!我还想,这么装扮起来,会是什么模样呢!没想到……

皇太极接话道:没想到,就跟画上的美人儿一样!

三人闻声回头,大吃一惊,苏茉尔装着刚刚看见皇太极似的,大玉儿则是神情错愕尴尬。

苏茉尔与铃子怯怯地施礼:皇上吉祥。

皇太极似笑非笑地走进来,大玉儿连忙护卫她俩,赔着笑道:皇上恕罪!这都是奴才的主意,跟她们不相干。奴才该死,只是一时好奇……

皇太极抬手打断,笑道:我也是一时好奇啊!听说宫里新来了一位汉人美女,特来瞧瞧是什么模样!

苏茉尔与铃子都掩口笑了,大玉儿更羞涩,看来格外娇艳。

大玉儿嗔道:笑什么!还不去倒茶来!

铃子忍笑应声而去,皇太极上下打量大玉儿,凝视着她,笑道:旗装显得华贵,可是汉装柔美飘逸,仿佛更适合女人,你们说是吗?

苏茉尔笑道:可不是!瞧这轻纱软缎,真羡煞人了!皇上,等不久的将来,您夺下中原的花花江山,这么好看的衣料,咱们可就穿不完了!

皇太极欢畅地大笑起来,说道:傻丫头!夺下中原的花花江山,好处只有多添几件衣裳吗?

大玉儿答道:好处可多了!等皇上夺下了中原的花花江山,穿这么好看衣裳的汉人美女,您可就赏之不尽了!

皇太极不无得意地转头对苏茉尔道:听听你家格格的话,这里头……是不是有一丝醋味儿啊?

苏茉尔睨了大玉儿一眼道:格格她根本就是个醋坛子,可人家……还以为她是凉白水呢!

皇太极微微一笑道:是吗?

大玉儿娇嗔道:苏茉尔,你再胡说,我可不饶!

苏茉尔打趣:哟,白凉水这么一下就烧滚啦?

大玉儿红了脸,忍不住就上前追打苏茉尔,苏茉尔躲到皇太极背后,大玉儿穿不惯这裙子,突然绊倒,皇太极笑着连忙抱住她。

皇太极道:饶了她吧!等换了利落衣裳再打她!

大玉儿与苏茉尔都喘着气笑了。

大玉儿娇嗔道:贫嘴丫头!

苏茉尔答道:骂得好!不知是哪个主子调教出来的!

大玉儿笑着作势又要打,苏茉尔又连忙躲到皇太极背后笑着求救:皇上救我!

皇太极急忙又抱紧大玉儿,转头对苏茉尔笑道:你再不走,我可救不了你!

苏茉尔笑道:多谢皇上救命之恩!

苏茉尔笑着跑向门口。

大玉儿叫道:你给我回来!

苏茉尔关门前,突然敛去笑意,对大玉儿使了个眼色,大玉儿一怔,突然心中明白了她的用意。

门被关上了,皇太极却没有放开大玉儿,凝视着她,笑道:玉儿……连名字也像个汉人美女呢!

皇太极伸手取出大玉儿髻上的玉簪,她的发如丝缎般落下。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