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1章 后宫起风波


专供“上头”饮食的小厨房里,十分干净,工作的仆妇们也清爽整洁。她们来往穿梭都很忙碌,烧水的蒸食的,弄得白烟滚滚。

苏茉尔追着一个仆妇问道:我要做鞋打浆糊,请问您,哪个炭炉可以借我用一会儿?

那仆妇正忙,爱理不理地道:没看见正忙着吗?哪个炭炉都行,你自己瞧着办吧!

苏茉尔不悦地低声道:势利鬼!

苏茉尔看着几个都在使用的炭炉,便随意挑了一口坐在炭炉上的砂锅,暂时端起,放在旁边。

惠哥刚进厨房,就见苏茉尔凭窗发呆,想了想,过去道:恭喜啊,听说庄妃娘娘有了身孕,皇上又要添位九阿哥了。

苏茉尔不冷不热地道:也可能是格格呢!娘娘说,女儿贴心,她倒想生个女娃儿。

惠哥似笑非笑道:是吗?我主子倒挺希望八阿哥有位小兄弟呢。

苏茉尔冷冷问道:是吗?

惠哥话里有话地道:那些不明事理的人,老说我主子霸占着皇上!真是瞎说八道!如今庄妃娘娘有了身孕,这不就是证据吗?可是我就纳闷儿,皇上怎么只想到临幸永福宫,没听说也去了别的宫里啊!

苏茉尔讥讽道:怎么,莫非皇上要临幸哪一宫,还得先跟你报备不成?

惠哥愠怒道:我可没这么大的权柄!只是……算算日子,庄妃娘娘怀孕……应该正是宸妃娘娘身子重,不能伺候皇上的时候吧?只怕是有人乘虚而入,不晓得使出了什么浑身解数,勾引了皇上……

苏茉尔冷笑道:惠哥,你可别乱讲,反而害到你主子。

惠哥气愤地道:笑话!我怎么会害到我主子!

苏茉尔不紧不慢地道:当然会啊!比方说,当初的兰格格是怎么摇身变了宸妃娘娘,至今还是个谜。好在皇后根本懒得管,否则,岂不是也要追问宸妃娘娘,究竟是使出了什么浑身解数,才勾引了皇上……

惠哥怒斥道:你胡说!

苏茉尔笑道:没错,就当我胡说吧。我的水烧开了,失陪。

苏茉尔走向炭炉,惠哥恼怒地跟上去道:你给我讲清楚!你到底什么意……

惠哥突然住声,因她看见被苏茉尔搁在一旁的砂锅,她逮到机会,随即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好啊!是谁挪动了我的砂锅?

一个仆妇连忙奔至,责备苏茉尔:苏茉尔,怎么你问也不问一声,就把砂锅端下来?

苏茉尔不服气地道:我明明问过你啊,你还说,哪个炭炉都行,叫我自己瞧着办……

那仆妇大声道:你……你哪有问过我啊?我什么也没听见!

惠哥问罪道:苏茉尔,你知道砂锅里头是什么?是给宸妃娘娘补身子的八珍乳鸽!御医特为关照,不能离火,一离火药力就散了!

苏茉尔赌气道:左右不过一只鸽子,又不是凤凰!大不了赔你!

惠哥愤怒地道:误了宸妃娘娘进补,身子吃亏,你赔得起吗?

苏茉尔道:不过耽误这点儿工夫,值得你急成这样吗?又不是等着救命的仙丹!

苏茉尔说完走出了小厨房。

惠哥怒道:你……竟敢诅咒宸妃娘娘!

苏茉尔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道:你听好,我可没有诅咒谁!如果你一定要存心找茬儿,就去跟我主子告状,我没工夫跟你穷耗。

惠哥看着苏茉尔的背影怒道:苏茉尔,你给我等着!

关雎宫暖阁里,惠哥添油加醋地搬弄是非,贵太妃听了暗自欢喜。

海兰珠有些不信地问道:是吗?苏茉尔她敢在你跟前……当面诅咒我?

惠哥道:那还有假!奴才跟她又没仇,何苦冤枉她!

海兰珠闻言,神色阴晴不定。

贵太妃怒道:哼,放肆得都无法无天了,不知哪个主子纵容的!

惠哥道:奴才受她们的欺,不只一次了。就为怕主子生气,一忍再忍。今儿要不是她讲得太过分,什么“使出浑身解数”,又什么“暗地勾引皇上”,最后还诅咒了您,奴才也不至于忍不住,来跟主子回。

海兰珠渐渐红了眼眶,泫然欲泣。

贵太妃劝道:这不是哭的事儿,妹妹,你要拿出点儿决断来。

海兰珠摇头道:算了算了!她是我的亲妹妹,就当是我欠她的吧。她要怎么说我,都随她去吧!

贵太妃急道:那不行啊!你这么尊贵的身份,莫非就让人白白欺负了去?

海兰珠哭道:我能怎么样?又不像她们伶牙俐齿的,我连吵都不会吵。

惠哥生气道:主子啊,你实在是……

贵太妃很失望,瞥了婴儿一眼,转念一想,假装摇头无奈状,叹道:唉!只可怜八阿哥,被人讲成那样,你额娘也保护不了你……

海兰珠立即关切道:你说什么?八阿哥被人怎么讲?

贵太妃欲言又止道:既然妹妹不打算追究,我又何必给你添气。

海兰珠坚定地道:不行!你一定要说!别人怎么讲我,我都可以不追究,可是我拼死也要保护八阿哥!

贵太妃勉为其难地: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听见外头有人在传,说什么……八阿哥子以母宠,皇上做得太过分,八阿哥人小福薄,怕折了他的寿。哼!真是贱嘴薄舌的,也不怕下地狱!

海兰珠脸色大变,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道:要是让我查出是谁在诅咒八阿哥,我一定没完没了!

贵太妃为难地道:这话在外头传遍了,怎么查呀!

惠哥道:说话的人一定是嫉妒主子,您想,这宫里最嫉妒主子的可能是谁呢?人家啊,当面都敢诅咒您了,背地里,还不敢诅咒八阿哥吗?

海兰珠霍然起身,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她叫道:惠哥,跟我走!

海兰珠率惠哥疾走而去,贵太妃目光尾随着她,微微一笑。

海兰珠率惠哥怒气冲冲闯入永福宫,铃子迎上行礼道:奴才给宸妃娘娘请安……

惠哥将她推了个踉跄,叫道:苏茉尔呢?叫她出来!

苏茉尔闻声忙出来道:怎么啦?原来是宸妃娘娘玉驾光临,不知有何贵事?

海兰珠愤怒地看着她,想骂却骂不出来,忍不住,上前重重打了她一耳光。事出突然,苏茉尔大惊失色地看着海兰珠。

惠哥责问道:我主子要问你,是谁给你的胆,敢诅咒娘娘跟八阿哥?

苏茉尔委屈道:我哪里有!

海兰珠怒道:你……你还不承认?你在小厨房里怎么说的?

苏茉尔愤怒地道:娘娘先听了她的话,我怎么分辩也没用!就算我闯了祸,自有主子责罚我,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我?当我主子是好欺负的吗?

惠哥煽风点火道:娘娘你瞧她,竟然反咬一口,说您欺负她主子!

苏茉尔怒道:我不怪宸妃娘娘,我只跟你这个挑拨是非的小人拼命!

苏茉尔上前揪住惠哥厮打。

海兰珠叫住手,两人都不理她,她气得直顿足。

铃子上前拉架,反挨了几下。

孝端后与大玉儿说笑着进来,见状大惊。

孝端后威严地道:都给我住手!

她训斥道:闹成一锅粥,像话吗!说,怎么回事?

苏茉尔想讲却不敢,惠哥催促地看着海兰珠。

海兰珠气呼呼道:是苏茉尔,这利嘴的丫头,竟敢出口伤人!

苏茉尔不满地道:娘娘一句话没问就赏了奴才一耳光,其实,要说出口伤人,绝不是打奴才这儿起的!

大玉儿怒斥道:苏茉尔,住口!

孝端后看着海兰珠道:丫头犯错,就算她主子护短不罚,也还有我呢!哪兴这样又动手又闹嚷,你做主子的先就失了身份。

海兰珠觉得很委屈,但又倔强不服气,眼眶里泪水打转,不让它落下。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