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2章 海兰珠顶撞皇后


孝端后问道:苏茉尔,你怎么得罪了宸妃娘娘?

苏茉尔道:回皇后的话,奴才不敢得罪宸妃娘娘。是惠哥,她先指桑骂槐,说奴才主子趁着宸妃身子重,使出了浑身解数,勾引皇上。奴才气不过,才回了嘴。

大玉儿闻言,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孝端后严厉地问道:是吗?惠哥?

在孝端后锐利的眼神下,惠哥怯怯地低了头。

孝端后愠怒道:这么说,是真的了?谁许你这么张狂,对庄妃娘娘无礼?

惠哥不由得跪下求饶道:求皇后饶了奴才,奴才也是……有口无心,但是后来苏茉尔她……

孝端后愠怒地打断道:无心的就说成这样,那要有心的还得了!非罚不可!

惠哥害怕之极,求助地瞥向海兰珠。

海兰珠鼓起勇气,站起质问苏茉尔:那你诅咒我,诅咒八阿哥,也是被逼的吗?

苏茉尔道:回娘娘的话,奴才只是无意间挪动了您的补品,惠哥却小题大做,我就说,“值得你急成这样吗?又不是等着救命的仙丹!”或许奴才是有些措辞不当,可完全没有丝毫恶意。至于诅咒八阿哥,这款罪恕奴才没法儿领,因为奴才从无一言半语对八阿哥不敬!

孝端后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宸妃,你指控苏茉尔,可有证据?

海兰珠摇头道:没有!但我猜想,诅咒八阿哥的,多半是她!

孝端后不满地道:猜想?你就凭着“猜想”来兴师问罪,是不是太糊涂了?惠哥你自己说,你该怎么受罚?

海兰珠怒得失去理智,叫道:姑姑!我会这么猜想,定有我的缘故,您听也不听,这不是明摆着偏心吗?

孝端后怒道:一桩归一桩,惠哥犯的错,她自个儿都承认了,难道不该罚她吗?

海兰珠叫道:打狗须看主人面,我的丫头我会管,您要罚她,就是……跟我过不去!

孝端后怒道:你说什么?我跟你过不去?哼,打狗须看主人面,你打苏茉尔的时候,怎么就忘了这句话?

海兰珠被噎得无言以对,气得哭起来。

大玉儿慌忙劝道:姑姑请息怒!姐姐,您别生气,苏茉尔才该罚……

大玉儿说着,突然捂住口,强抑着害喜欲呕的难受。

海兰珠见状,哭得更凶:你别在这儿假惺惺了!惠哥说得也没错儿,谁勾引了皇上,谁自个儿心里有数!

大玉儿一脸愕然,不知所措。

孝端后又惊又气,快要压抑不住,声音也高起来:宸妃!照你的意思,皇上是你一个人的,偶尔临幸别人,就不应该?

海兰珠怒道:我可没这么说,姑姑别硬往我头上栽!

孝端后发怒地训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别以为皇上宠你,暗示要立八阿哥做皇太子,你就得意忘形,造起反来了!

海兰珠不服气地问道:就算造反也是被逼的!同样是亲侄女,姑姑为什么就偏袒玉儿?

孝端后气得都灰心了,对大玉儿道:原来,闹了这半天,根本就是冲着我来的!

大玉儿见她神情,很不忍,转劝海兰珠道:姐姐,快赔个罪,您那些话太让姑姑伤心了。您生八阿哥的时候,姑姑两日一夜没合眼,坐镇在关雎宫,照料得无微不至……

海兰珠怒道:那也是假惺惺!做给皇上一个人看的!

大玉儿脸色微变,孝端后气得脸都白了。

海兰珠下意识地掩住口,很是懊悔,低声道:姑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您体谅我,我一向不会说话……

孝端后愤怒地打断:够了!

众人一震,面面相觑。

孝端后怒叱道:海兰珠,我警告你,要撒娇要耍赖你找皇上去,不许你再踏进永福宫来找茬儿!

海兰珠又羞又气,哭得跌坐椅中,哭得喘不过气来。

大玉儿不忍,上前去扶,刚喊声“姐姐”,就被海兰珠推开。

海兰珠哭喊道:我心里明白!这后宫原是你们的天下,如今就只碍着我。我是无所谓的,与其被人当作眼中钉,不如自己识相。只求你们……善待我儿子!

海兰珠说完,掩面疾走出去。

孝端后发着愣,大玉儿却看见她气得不自觉地手发颤,连忙上前按住她的手,劝道:姑姑,别气急,悠着点儿,没事儿,没事儿!

孝端后愣了半晌,缓缓流下泪来,大玉儿大吃一惊。

孝端后强打精神,冷冷道:惠哥,去敬事房,领二十下手板子,今后再敢调三窝四,绝不轻饶!

惠哥怯怯地:奴才遵命。

苏茉尔含泪道:奴才该死!一时沉不住气,惹得主子们争吵、生气。奴才该死!

苏茉尔不停地重重磕着头,大玉儿不忍心,转身跪下去拦住她。

大玉儿抚着苏茉尔被打得红肿的脸颊,半晌,缓缓抱住她。苏茉尔不禁痛哭,主仆俩抱得更紧,大玉儿无声地泪如泉涌。

睿亲王府射圃里,多尔衮在跟侍卫们练武,侍卫们围攻多尔衮,却仍占不到上风。

多尔衮不悦道:不像样!没吃饱吗?多使点劲儿啊!

侍卫们喘着气,这回卯足了劲儿上去围攻,却仍被打得落花流水。

多尔衮叉着腰,半笑半不满地摇摇头。

小玉儿边跑边叫道:王爷!大消息!大消息!

多尔衮一怔回头,见小玉儿匆匆走来,一脸兴奋而神秘的表情。

多尔衮不悦地问道:又是什么事儿大惊小怪?

小玉儿两眼放光道: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庄妃有了身孕,宸妃不高兴,找了个理由上永福宫大闹了一场,连皇后也弹压不住!非但庄妃受了奚落,听说苏茉尔还挨了宸妃重重一耳光呢!

多尔衮不屑地道:宫里的人闲得很,芝麻点事儿也说得天样大,那些传闻最不可靠。

小玉儿喜滋滋道:谁说的!这回的事儿的确不假!对,我要进宫去多打听些消息!

小玉儿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回头对多尔衮狡黠地笑道:你的大玉儿可真有本事,宸妃跟皇上成日形影不离,她还能觑着空儿,勾引皇上,怀了龙种。不过她得罪了宸妃,将来的日子……嘿!恐怕很难过喽!喔,对了,弄不好,生的还是格格呢,那就真的偷鸡不着蚀把米了。哈哈哈……小玉儿幸灾乐祸地大笑着转身走了。

多尔衮怔住,又气愤又难过,沉思良久。

清宁宫暖阁里,孝端后铁青着脸,看着别处不说话。皇太极走来走去,表情很是烦恼的样子。

皇太极皱着眉道:怎么会弄成这样呢?我真不懂……

孝端后憋着气,终于忍不住道:我扪心自问,多年来掌理后宫,守着祖宗的规矩,凡事酌情讲理,不敢说人人心服,但至少也能维持个平静无事。今儿个,宸妃不敬我是皇后,不敬我是姑母,竟然出言不逊,公然顶撞我……

皇太极摇头道:不会吧?她娇怯怯的一个人,不会这样吧?

孝端后火气更大,霍地站起,问道:皇上不相信我?

皇太极沉吟道:不是不相信你,怕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孝端后打断道:误会?皇上干脆就说,我是诬告她算了!

皇太极道:我看没那么严重,八成是丫头们口角,小鳅生大浪,把主子们都卷了进去……

孝端后又一次打断道:够了!我把她说的话一句不漏地禀告皇上了,皇上还是不信!我可真受够了!既然你们嫌玉儿跟她肚里的孩子碍眼,行!我带她回科尔沁,把后宫让给宸妃,随她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去!

皇太极叹了口气,十分苦恼。

皇太极面色凝重,匆匆走入关雎宫。

双手包扎着白布的惠哥,惊慌失措地跑出来,叫道:皇上!不得了了!娘娘她不见了!

惠哥哭道:娘娘说要出去散心,奴才派人好生跟着,听说娘娘把大伙儿丢在后头,一个劲儿地往树林里钻,到处找过了,都没有啊!难怪娘娘求她们善待八阿哥!皇上,娘娘她会不会想不开啊?

皇太极心烦意乱,怒道:快命人分头去找!就算要把整座京城翻过来,也要找到!

宫女太监来往穿梭、行色匆匆,纷纷向惠哥摇头,惠哥焦急得直跺脚。

贵太妃、小玉儿远远看见,相视一笑。

皇太极率着侍卫骑马在郊外四处寻找,他东张西望,神色焦灼。

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皇太极不经意地看见前方树林附近有一个人影,突然一怔。

雨雾中,平民装束的海兰珠踉踉跄跄,孤单地走着。

皇太极大惊,策马奔过去,大喊:兰儿!

海兰珠闻声停步,缓缓转头,神色哀怨中有一丝惊喜。

皇太极急忙勒马,飞身跃下,奔向海兰珠,抓住她肩道:兰儿!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海兰珠落泪,凄然一笑,突然昏倒。

皇太极慌忙抱住海兰珠,急喊:兰儿!

此时清宁宫暖阁里,孝端后拭着泪,喃喃道:海兰珠是这种脾气,将来怎么得了!后宫里怕是要风波不断了!

大玉儿神色黯然,为了掩饰害喜欲呕的难受,她转头去看窗外,看着灰蒙蒙的天和地,心里也是灰灰的一片。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