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1章 多尔衮送药


夜晚,关雎宫内,海兰珠昏迷不醒,皇太极坐在床沿,焦急地看着她。

惠哥在不远处饮泣着念叨道:娘娘,您真傻,这么糟蹋自己身子,终究还不是便宜了别人,称了别人的心!

皇太极越想越气,霍地站起,大踏步疾走出去,直奔永福宫寝殿。

皇太极怒气冲冲地跨进门来,苏茉尔跪下挡住他道:皇上,一切都是奴才的错,跟我主子毫不相干,您不要……

皇太极一脚踹倒她,继续疾走,用力推开暖阁的门,他看到大玉儿荆钗布袍,面无表情地站着,手中捧着托盘,上置妃子的袍冠册文。

皇太极一怔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大玉儿突然跪下,直挺挺地跪着,低着头,高捧托盘淡淡地道:奴才处事不当,自知有罪,不敢再忝居妃位。

皇太极惊讶,逐渐涌起一丝伤心,冷冷地道:这妃子之位,对你来说,本来就是一文不值的。

大玉儿一怔,抬头看皇太极道:皇上为什么会这样想?

皇太极道:难道不是吗?你真正羡慕的人只怕是小玉儿!

大玉儿心中一震,明白了。她镇定地缓缓站起道:原来是这样。多谢皇上明示,让奴才即便死了,至少是个明白鬼。

皇太极质问道:为什么当初你不告诉我,你跟……

大玉儿道:如果告诉了您,您会怎么做?

皇太极愣住了,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大玉儿。

大玉儿继续道:听了那个喇嘛说我会“母仪天下”的预言,我想您情愿我死,也不愿意让我嫁给别人吧?

皇太极被突然拆穿,一时下不了台,不知该发怒还是否认。

大玉儿苦笑道:真是荒谬啊!我今生的命运,竟然掌握在一个不知名的疯喇嘛手上!皇上,我之所以敢说穿,就意味着不在乎您怎么处置我了,反正事到如今,对您来说,我的一切都是错。

皇太极听了非常懊恼地道:喇嘛的话,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我对你很早就……唉!玉儿,我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我曾经那么喜欢你,我曾经以为我们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大玉儿道:我又何尝不希望如此?我又何尝愿意我们之间变成这样?结局虽然事与愿违。可是我心安理得,因为我尽力了,我尽力对得起每个人,尤其是您,皇上。

皇太极看着她,心中有了一丝感动。

这时,苏茉尔冲进来,跪在皇太极的脚下,激动地道:皇上不能这样对格格啊!当初日日说恩情,可一眨眼您就变了心,格格心里好难过,但是她一句怨言都没有!可怜格格,白白这么温柔标致,白白这么聪明懂事,有什么用?竟然落到这种下场!她到底做错过什么啊?太不公平了!

大玉儿淡淡地:苏茉尔,别说了。

大玉儿跪下,迎视皇太极,平静地道:“雷霆雨露,莫非皇恩”,无论皇上怎么发落,奴才谢恩就是了!

皇太极心中怜惜不忍,刚伸手想扶她,却想起大玉儿曾经看多尔衮的眼神。他心中掠过一阵痛苦,缩回手,定定神,冷冷地道:我不想跟你姑姑起冲突,也不想跟科尔沁发生误会。今儿的事,我懒得再追究,我只是想交待一句,倘若再要生事,我也不会再容情!

皇太极说罢,拂袖而去。

苏茉尔忙去扶大玉儿,大玉儿站不起来,一阵晕眩。

苏茉尔急道:格格,您没事吧,格格?

大玉儿抚着腹部,深呼一口气,强笑着喃喃道:孩子,别怕,额娘会保护你的。

夜晚,关雎宫寝殿内。一阵婴儿的啼声传来,海兰珠慢慢地醒了过来。

惠哥惊喜地道:娘娘!您快醒醒,阿哥好想念您啊!

海兰珠挣扎着坐起,渴切地接过婴儿,贪婪地瞧着吻着他道:儿子,额娘都是为了你啊……惠哥不满地道:娘娘,您怎么狠得下心,离开小阿哥呢?

皇太极接话道:还有我!

海兰珠转头望去,见到皇太极进来,忍不住泪水盈眶。

惠哥抱走婴儿,皇太极疾走至床沿坐下,又疼又恼地看着海兰珠道:兰儿,你吓坏我了!你到底想要上哪儿去啊?

海兰珠道:我想……回科尔沁。回不去,在哪儿倒下就在哪儿埋。皇上的宠爱,我只有来生报答了。

皇太极训道:胡说!这叫什么话!

海兰珠道:我该死!我不会做人又不会处事,我不想教皇上为难。

皇太极沉思道:兰儿,我知道你不像玉儿,从小在你姑姑身边长大,关系亲厚,又学得世故圆熟,喜怒不形于色。你太单纯了,有些情况,确实应付不来,全怪你也不尽公允。

海兰珠哭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皇上,我还能依赖谁呢?

皇太极叹了口气,心疼地搂住她,抚慰道:以后这事儿就别再提了!大家客客气气,井水不犯河水,可好?

海兰珠不答,半晌,倚在皇太极怀里,委屈地点点头。

多尔衮在盛京郊外的树林中焦急地等待着苏茉尔,他心里对大玉儿的担心与挂念越来越重,希望能得到她最近的消息。

正在沉思时,听见有人叫他,回头见苏茉尔奔至他面前,喘着气问道:十四爷特地唤我来,什么事儿啊?

多尔衮凝视着她,百感交集,一时说不出话来。

苏茉尔问道:说话呀十四爷!我出来一趟可不容易!

多尔衮定定神,从怀里取出一个织锦面的长方盒子,递给苏茉尔。她接过一看,见盒盖上五个烫金字“宫方安胎丸”,不禁一怔。

多尔衮道:这是明朝宫里的药,给你家格格的。你仔细看一看单子,一个月吃一丸就行了。明朝宫里最重养生,精研药膳;他们的方子,想必有些道理。

苏茉尔揭开盒盖,里面红绫衬底,挖出十个圆槽,一槽一蜡丸,白中透亮,每丸上也有金字药名。

苏茉尔问道:这么贵重的安胎药,怎么来的?

多尔衮道:我叫潜伏在北京的细作,想尽法子从哪个王府弄来的。

苏茉尔很感动,抬头凝视着多尔衮道:十四爷!我替格格谢谢您。

多尔衮感叹道:用不着谢。我只是略尽心意。想到你们……在宫里受苦,我只恨自己不能为你们分担。

苏茉尔低下头,红了眼眶道:您也听说了?

多尔衮劝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教玉儿忍一忍,我倒要看看宸妃能得意到几时!

苏茉尔沉默了一会儿,落下泪来,道:其实,皇上怕宸妃吃醋,早就不来永福宫了。格格会有身孕,都是我……我的主意。我好后悔,是不是反而害了格格……

苏茉尔哭泣起来,多尔衮握住她的双肩,轻声但坚定地道:如今我也要你们忍耐!总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

苏茉尔握紧了手中的药盒,点点头,用手擦着脸上的泪水。

关雎宫门口,贵太妃和小玉儿边走边说着话。

贵太妃道:小玉儿,你懂不懂我意思啊?可别帮倒忙!

小玉儿低声道:我当然懂您的意思啦!反正就……往浑里搅、往乱里推嘛!

贵太妃点头道:算你明白!不过记住,利用八阿哥!

两人相视一笑,走入关雎宫暖阁。

海兰珠神思恍惚,怔怔地听着贵太妃在耳边道:妹妹,下回千万别再这样了!那天啊,我担心得连饭都吃不下,在佛爷跟前跪了一下午,求它保佑你。好在你平安回来,否则我……小玉儿道:没错,您这么做啊,就叫……亲痛仇快!

海兰珠听她们这么一说,不由红了眼眶道:要论亲,这里还有谁比姑姑和妹妹更亲的?可是她们……她们都打心眼儿里瞧不起我!她们命好,怎知我嫁到察哈尔那些年受的苦楚?就算如今皇上偏疼我们母子一些又怎么样?莫非只许她们命好,不许我略过几天舒心日子?

贵太妃道:我看啊,主要还是为了八阿哥!

小玉儿故作不解问道:她们嫉恨八阿哥做什么?庄妃肚子里也怀上龙种啦!

贵太妃叹道:没怀上还好,她一怀上,八阿哥才遭忌!

海兰珠关切地道:这话怎么说?

贵太妃道:傻妹妹,没怀上还没指望,一怀上,便有指望跟八阿哥争皇太子啦!

海兰珠似乎领悟了这话的意思。

小玉儿不满地道:哼!承恩这些年,也没见生出个什么来。突然间一夜雨露,肚子里就怀上龙种了。庄妃娘娘可真厉害啊!

海兰珠一听,又气哭了道:姑姑说的没错,皇上就是我一个人的!玉儿怀孕,我一直忍着没说话,如今倒要问问皇上,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去临幸了玉儿!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