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2章 大玉儿临产


贵太妃劝道:不要!千万不要问!这种话只能私下说,占不住理的!况且,皇上的脾气你还摸不熟?他是吃软不吃硬,你要是让他脸上下不去,一嫌烦,难保就不来了。

海兰珠道:可是,皇上说过,他心里只有我一个的!

贵太妃道:皇上对您也算是痴情了,可哪位爷们儿不像馋猫,爱偷个腥、尝个鲜呢? 别发急,她们啊,就盼着你跟皇上闹起来!

海兰珠点头道:是,多谢姐姐提醒,我差点儿又犯了错!

小玉儿道:我为宸妃娘娘抱不平啊!皇后跟庄妃是一条藤儿,暗地里欺压娘娘,娘娘莫非就只能忍气吞声、做小伏低?那太吃亏啦!

海兰珠道:我不能吃亏!否则,八阿哥岂不是要被人咒死害死了?!

海兰珠气哼哼道:哼!姑姑不让我再踏入永福宫,谁稀罕!姐姐,你帮我放出风声,以后哪宫妃子、哪府女眷,谁敢踏进永福宫,谁就是跟我过不去!

贵太妃叫道:太好了!妹妹,只要你刚强起来,谁还敢欺负你们母子啊!

海兰珠坚定地点点头。

惠哥抱婴儿过来道:主子,八阿哥醒了,咿咿呀呀的,怕是要找额娘呢!

海兰珠抱过婴儿来,疼怜地看着道:儿子,为了保护你,额娘可以不择手段,可以豁出性命,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海兰珠眼神中浮现出坚定的决心。

贵太妃、小玉儿互相瞥了一眼,得意地一笑。

清宁宫暖阁里,桌上堆着大箱小盒的礼物,皇太极兴致勃勃地指给孝端后看。

皇太极笑道:哲哲你瞧,绢绸葛席,貂皮,还有高丽纸,这朝鲜国王挺识趣的,不但上了皇帝皇后的贺表,还上了皇太子的贺表。这些进献来的土产方物,你瞧瞧有没有喜欢的,先留下!

孝端后淡淡地道:我什么都不缺,都送去关雎宫吧!

皇太极劝道:你不帮……玉儿选几样?

孝端后道:送她再珍贵的礼物,都不如您亲自去看看她。

皇太极沉思不语了。

孝端后道:也不要忒偏心了!玉儿肚里怀的,不也是皇上的龙种?

皇太极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孝端后问道:是怕宸妃不高兴?

皇太极摇头道:不是。……兰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窄心眼儿。

孝端后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问道:是吗?

皇太极想了想,还是没言语。

离开清宁宫后,皇太极背着手走向永福宫,他在宫门外停下,沉思半晌,神情复杂。考虑良久之后,他终究还是转身,朝关雎宫走去,他的身影离开永福宫越来越远……

永福宫寝室里,大玉儿缓缓揭开那盒安胎药,十分感动。

苏茉尔劝道:格格,为了关心您的人,您可要珍重,好好儿把孩子养下来!

大玉儿点点头,低头抚着腹部。

冬天转眼就到了,天上开始飘落雪花。

苏茉尔行经回廊,见天上大雪纷飞,她不禁停下脚步仰头观看,外面冷得呵气成雾。

这时,远远从关雎宫中传出热闹的欢笑声,苏茉尔听见,转头眺望关雎宫,眼中有一丝落寞和气愤。

苏茉尔刚要踏进永福宫,突然瞥见铃子躲在角落里饮泣的背影,忙上前探看,扳过她的肩来,见她泪流满面。

苏茉尔问:大雪天,你不在屋里头,怎么跑出来躲着哭呢?

铃子哽咽道:寝殿里太冷,我去跟内务府要个大点儿的炭盆,他们扣着不给,说咱们这儿人少用不着,得留着预备关雎宫来要。后来,在小厨房,惠哥她竟然故意踢翻了我给娘娘炖的补药……苏茉尔低声打断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小声点儿,别让娘娘听见了。

铃子哽咽道:姐姐,为什么呢?除了皇后那儿的人,宫里谁都当咱们是瘟疫般地避着,有工夫还要骂几句、踩一脚。咱们是招谁惹谁了?

苏茉尔只能沉默,抚慰地拍拍铃子。

永福宫暖阁内,大玉儿已大腹便便,满心欢喜地在整理刚做好的婴儿衣物,然后拿起绣到一半的绣绷,仔细端详着。苏茉尔进来,大玉儿忙招呼道:来,你瞧,孩子“洗三”时候用的丝帕,绣几朵山丹花,可好?

苏茉尔叹道:唉,好啊。

大玉儿自嘲道:瞧我,平日里横针不动竖线不拿,功夫都生了,绣得实在不够好。

苏茉尔笑道:上回看您做针线,多少年了?就是那个绣了一半的荷包……

苏茉尔突然警觉地噤声,瞥见大玉儿神色一黯,随即恢复正常。

苏茉尔搭讪道:皇后不是昨儿个就该到了吗?怎么还不见回来?

大玉儿道:连日大雪,怕路上不好走。

苏茉尔恨恨道:都是宸妃,又跟皇后顶撞,气得皇后又得去清河温泉养病,要不然,咱们何至于在这儿干等,心里七上八下!

大玉儿道:姑姑答应这两日回来,为我早作准备的,怕什么!御医说下个月才会生呢,到时候,一切都妥当了!

苏茉尔看了她一眼,默不作声,蹲下用火钳拨旺炭盆。

窗外,雪下得更大了。

夜晚,永福宫寝殿里,铃子蹲坐在床脚打瞌睡,大玉儿、苏茉尔还在灯下赶做针线。

〖JP2〗大玉儿在穿针引线,苏茉尔打了个寒噤,喃喃道:唉!今年冬天……真冷啊!

大玉儿道:不知道今年收成好不好,百姓怎么样……

苏茉尔道:您还想着别人,想想自个儿吧!

大玉儿手一颤,针落在地上,苏茉尔忙道:您别动,我来捡!

正说时,大玉儿却已弯下腰捡针,喃喃道:自个儿有什么好想,徒然自苦罢了,要想想那些比我更苦的……

突然,大玉儿轻呼一声。

苏茉尔紧张道:怎么啦,格格?

大玉儿强笑道:没事儿,腰有点儿酸……

苏茉尔气急败坏道:看吧!我说我来捡,您非不听!

大玉儿道:跟你说没事儿,哪有这么娇嫩?唉哟……

苏茉尔紧张道:格格?格格?

大玉儿皱眉道:腰酸得有点儿厉害……

苏茉尔变色道:会不会……要生了?

大玉儿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对苏茉尔道:不会吧?

苏茉尔看着大玉儿皱眉忍痛的神情,愣住半晌,方道:糟了!铃子!铃子!快起来!

铃子揉着惺忪的睡眼,见苏茉尔走来走去团团转,便问:怎么啦?

苏茉尔慌急道:娘娘怕是要生了,快起来!请御医!生火烧水!

铃子一听吓醒了,爬起道:先做哪一样啊?

苏茉尔道:这……叫那两个老太监去请皇上宣御医,然后你去生火烧水!

铃子刚走两步又回头道:烧水要做什么啊?

苏茉尔急道:我哪儿知道!我又没生过,听说是这么做的嘛!快去!

铃子点点头,连忙奔出去。

大玉儿拉住走来走去的苏茉尔道:别慌,也许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苏茉尔连忙扶起大玉儿往床上躺,嘴里道:对,对,您休息一会儿。啊,格格,您从小戴的护身符呢?

大玉儿微弱道:从科尔沁带来的那个?忘了放哪儿去了。

苏茉尔一面翻箱倒柜地找,一面喃喃自语道:天神保佑,天神保佑,总要撑到皇后回来,千万别……

铃子冲进来,喘气道:两位公公找不到人,不知去哪儿吃酒聊天儿!老妈子也不见人影……

苏茉尔怒道:真是无法无天,都要反了!

苏茉尔转头看大玉儿一语不发,强忍痛楚,额上冒出豆大的冷汗,心中也焦急万分,她定了定神,嘱咐铃子:铃子,你在这儿守着娘娘,别走开,我去想法子!

苏茉尔说完就往外冲,铃子追上去,低声急道:你找谁帮忙啊?宫里除了皇后,谁都怕宸妃,都对咱们……

苏茉尔道:再怎么着,那些人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