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4章 福临出世


永福宫寝殿内,大玉儿痛苦得咬牙切齿,突然手一松软倒在枕上。

李嬷嬷大喜道:生了生了!哟,是位小阿哥!娘娘大喜啊!

一阵婴儿的哭声传出来,大玉儿一丝力气也没有,炽热的目光却尾随着婴儿。

跪在床里面的铃子心情一松,痛哭起来。

苏茉尔流着泪,上前握住大玉儿手哽咽道:格格,是位阿哥!是位阿哥!

大玉儿虚弱地微微一笑,涌出一滴泪。

关雎宫门口,一门虚掩略开,传来杂沓的脚步声。

不好了!是不是走水了?哪里走水了?

关雎宫宫门大开,皇太极、海兰珠、太监宫女们全涌出来看。

皇太极四顾遥望,他看见永福宫上方有一抹隐隐红光正在消失。

海兰珠害怕地道:什么事儿乱糟糟的?什么事儿啊?

一个太监奔跑而来,跪下喘着气禀告道:跟皇上、娘娘回话,方才,有人喧哗起来,说是走水了,奴才赶忙出来瞧,只见一道红光自永福宫里透瓦而出,不知何故,于是命人去瞧,才知道……永福宫主子,刚生下一位小阿哥!

海兰珠与惠哥对视一眼惊讶而不悦,太监、宫女们面面相觑。

皇太极仰头看那抹残余红光,惊奇万分。

永福宫寝殿内,李嬷嬷微笑着,将裹在襁褓中大哭的婴儿轻轻搁在大玉儿怀里,大玉儿轻抚着婴儿,不禁又哭又笑。

李嬷嬷笑道:娘娘,您听小阿哥哭得多响!这是体气壮啊!

铃子笑道:娘娘瞧小阿哥多可爱!胎发耸着,不像戴着一顶皇冠吗?

大玉儿心中一颤,忙看着铃子正色道:这种话,千万别出去瞎说!

皇宫门外,多尔衮与侍卫怔怔地看着天上那抹残余红光,门开了一条缝,苏茉尔闪身出来,奔至多尔衮跟前跪下,喜极而泣道:十四爷,格格生了位小阿哥!

多尔衮回过神来,忙拉起她低声急问道:她呢?玉儿还好吧?

苏茉尔道:回十四爷的话,母子平安!

多尔衮松了口气,全身脱力,退两步靠在树上直喘气。

苏茉尔道:方才好可怕呀,要不是李嬷嬷镇定老成,格格和小阿哥……险些两个都完了!多谢十四爷救命之恩。

多尔衮道:说什么话!这会儿还客气个啥!

苏茉尔道:跟您借个人,李嬷嬷我可得留下她才能安心,我会跟人说,她是皇后原先就指定好的接生嬷嬷!

多尔衮道:为了玉儿,你要借我的命都成,何况是个嬷嬷!

苏茉尔一笑道:那我回去照料格格了!

苏茉尔正要走,多尔衮拉住她问道:,等等,方才永福宫那块儿一阵火光冲天,怎么回事儿?

苏茉尔不解地:没有什么事儿啊!十四爷看错了吧?

苏茉尔匆忙走了,多尔衮看着她的背影独自发愣。

郊外,侍卫们护着一辆华丽的大车和几辆普通马车,疾驰而行,路上的积雪飞溅。这行人马不停蹄向皇宫奔来,孝端后在车中焦急万分。

下了车,顾不上休息,孝端后领着宫女二人匆匆步入永福宫。

苏茉尔忙迎上去跪下:皇后娘娘!格格给皇上……生了一位阿哥!

孝端后扶起她道:我刚听人说了。过来,细细告诉我!

孝端后坐在永福宫暖阁的炕上,听苏茉尔一五一十地讲着一系列的事情,气得面色铁青,她一拍炕几,激动道:简直没王法了!她们眼里没有我这皇后,总该有皇上吧!既然也是皇上的龙子,万一有个好歹,谁偿得起这一条命?

苏茉尔道:皇后病体未愈,奴才本不应该说出来,给皇后添气恼。不过皇后既然细问,实情如此,奴才不敢隐瞒。

孝端后懊恼道:都怪我,前两天回来就好了!

苏茉尔道:皇后千万别这么说,格格这么早就临产,谁也料不着啊!

孝端后拉过苏茉尔的双手来看,苏茉尔痛得倒抽口气,但不敢出声。孝端后见她双手一块红一块紫,难过地道:冻得很疼吧?叫铃子常给你揉揉,要是弄成冻疮,可麻烦了!御医来给玉儿请脉的时候,让他好好儿给你治治,看能吃些什么药……

苏茉尔道:多谢皇后关心,可是奴才这辈子都不吃药了。

孝端后诧异道:这话怎么说?岂不是胡闹吗?

苏茉尔笑而不语。

李嬷嬷抱着襁褓中睡着的婴儿,步入暖阁,施礼道:奴才给皇后请安。

孝端后笑道:这是九阿哥?快给我瞧瞧!

孝端后接过婴儿,仔细端详,含泪微笑道:瞧他这小模样,真疼人啊!

李嬷嬷道:小阿哥虽不重,不过体气很壮,到这会儿一切都很好!

孝端后问道:苏茉尔,这是你说的……李嬷嬷?

苏茉尔点点头。

孝端后道:李嬷嬷,一事不烦二主,免得一换人,太着痕迹。这样吧!今后你就在这儿当差,除了御医之外,庄妃娘娘和小阿哥就交给你照料了!对外就说,是我早就挑中了你,知道吗?

李嬷嬷道:奴才明白。

孝端后含泪感叹道:唉!这会儿反倒是正白旗的人还能信任了!

苏茉尔低声道:十四爷,他也是为了皇后和格格待他的情分。

李嬷嬷道:请示皇后,“洗三”的时辰快到了。

孝端后改颜笑道:好,那就开始吧!

苏茉尔、铃子笑着合力抬进一个小小的金盆,搁在桌上。

苏茉尔道:李嬷嬷,这是用槐条艾子熬的水,您放心,没错儿!

孝端后抱婴儿,与珍哥围观上来,李嬷嬷喜气洋洋地用棒槌搅水。

李嬷嬷念念有词道:一搅二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洗三!洗三!

李嬷嬷从孝端后手里接过婴儿,孝端后将珍哥递给她的金银锞子放进盆中笑道:来,皇额娘给添盆!

李嬷嬷正要将婴儿的襁褓打开,铃子瞥见皇太极步入暖阁,忙道:皇上吉祥!

珍哥、苏茉尔、李嬷嬷皆一惊,慌忙行礼:皇上吉祥!

皇太极愉快地:免了免了!

孝端后嗔笑道:就有这么狠心的爹!儿子下地三天了才来看一眼!

皇太极尴尬地笑道:这不正好赶上了“洗三”吗?

孝端后道:人家八阿哥“洗三”的时候多热闹,做满月那就更别提了,谁像九阿哥这么可怜……皇太极尴尬地笑着打断,顾左右而言他道:来,儿子给我抱抱!

皇太极从李嬷嬷手里接过婴儿,微笑着端详。

孝端后道:瞧他这眉眼儿生的,跟皇上一模一样!

皇太极笑道:这撮胎发直耸着,有趣!倒像戴着顶冠似的!

孝端后道:听见宫里人说,生他的那会儿,永福宫里红光冲天,说不定这孩子有些来历呢!这么个福气儿子,皇上给赐个好名儿吧?

皇太极道:你说他带着福气临凡,那就叫做“福临”吧!

孝端后道:福临……这名儿好听!我代玉儿多谢皇上!

皇太极道:对了,玉儿……她还好吧?

孝端后道:原来你还记得她!

皇太极尴尬地一笑,没有说话。李嬷嬷见状,忙笑道:请示皇上皇后,吉时到了,该给阿哥洗三了。

皇太极正好将婴儿交给李嬷嬷,李嬷嬷将婴儿的襁褓打开,放入盆中。一面象征性地洗,一面笑着念念有词道:先洗头,做王侯;后洗腰,一辈儿倒比一辈儿高。三梳子,两拢子,长大了要戴红顶子。

李嬷嬷又从铃子手中拿过一把葱,轻轻打在婴儿身上,念念有辞:一打聪明,二打伶俐,三打……众人笑吟吟地围观着。

孝端后突然想起一事,暗拉苏茉尔,低声道:苏茉尔,我不能进血房,你帮我告诉玉儿,说……她受苦了,可是,我一定会帮她讨个公道!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