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6章 多尔衮与苏茉尔


永福宫暖阁窗前,大玉儿抱着三个月左右的婴儿福临逗着玩儿,李嬷嬷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

大玉儿笑着道:福临,你瞧,日头好暖哟,树上也快要抽出嫩芽!

李嬷嬷道:难得一个晴天,奴才抱阿哥上花园走走吧!

大玉儿点点头:也好,多晒晒,别太娇宠了,身子骨才强壮。

李嬷嬷将婴儿接过,笑道:像这深宫大院的,才要特别晒晒,像咱们贫家小户的,想晒不到还不成呢!

大玉儿一笑,李嬷嬷抱着婴儿走了出去。

苏茉尔抱着一堆小儿衣裳进来,嘱咐道:小心地上的残雪啊!

李嬷嬷笑道:知道了!

大玉儿望着窗外李嬷嬷抱婴儿走远的身影,感叹道:她不晓得,我多羡慕他们贫家小户、恬淡无争的日子呢!

苏茉尔一件件检视着小儿衣裳针脚,自语般喃喃埋怨道:欺人太甚!见面礼的赏赐比八阿哥减了一半;这还不说,庆贺阿哥满月的家宴是定例,连这都取消了!真是欺人太甚!

大玉儿淡淡地道:别争了,就这样清清静静过日子吧!等我把福临带大了……

苏茉尔打断道:那可有得等了!您还这么年轻……

大玉儿打断道:我是完了!倒是你,苏茉尔,你用不着陪我葬送在这不见天日的深宫大院里。要是有好人家,我请姑姑做主……

苏茉尔打断,嗔道:格格讨厌我了就说一声,别绕着弯儿想赶我走!

大玉儿道:傻子!我还巴不得被赶出这个笼子,远走高飞呢!要是我能做主……

苏茉尔一面折衣服,一面睨了大玉儿一眼。

大玉儿道:要是我能做主,一定要把你许给……许给多尔衮!

苏茉尔脸红了,对大玉儿道:您别开玩笑了!我还没活腻呢!有小玉儿格格那母大虫在,谁敢进睿王府!不怕被生吞活剥啊!

大玉儿道:哦?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睿王福晋不是小玉儿,你就愿意!

苏茉尔重重放下衣服,嗔道:格格!您做主子的还跟奴才开这种玩笑!

大玉儿一笑,凝视着苏茉尔,苏茉尔不自在地躲开了。

盛京李嬷嬷家十分简朴,李嬷嬷引大玉儿至厢房门口,低声道:您放心,奴才家里都安排妥了,奴才亲自守着,不会有别人。

大玉儿道:劳你费心思,我也只需要一盏茶的工夫,咱们就回去。

大玉儿快步进屋,李嬷嬷关上门。

多尔衮从暗处走出来,用渴望思念的眼神凝视大玉儿。

大玉儿转头看见他,双眸中泪光流动,深情满溢。

两人不约而同快步上前紧紧相拥。

多尔衮喃喃道:玉儿……玉儿……这一天我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半晌,两人缓缓分开,相互凝视着。

多尔衮道:玉儿,你比我印象中的你,仿佛更美了。

大玉儿嫣然一笑,低头不语。

多尔衮责备自己道:我真蠢!怎么就想不出这个见你的法子,以后我们……

大玉儿摇摇头道:多尔衮,安排这次的见面,已经是煞费苦心、千难万难,哪里还有什么以后呢!

多尔衮黯然苦笑道:我还奢望着,能够时常见到你……

大玉儿正色道:我倒有法子,让你能时常见到我,这也是我必须见你的原因。

多尔衮摇摇头:我不明白……

大玉儿庄重地道:多尔衮,我问你件事儿,你坦白回答我。

多尔衮笑着问:我曾经对你不坦白过吗?

大玉儿点点头:那好,你别多想,直接告诉我,你喜不喜欢苏茉尔?

多尔衮诧异地:什么?

大玉儿道:快回答我呀!

多尔衮失笑道:这话从何说起啊!

大玉儿道:我请你,去跟姑姑开口,说你要苏茉尔。

多尔衮正色道:玉儿,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大玉儿道:我明白!可是多尔衮,这样对我们三个人都好。她在你身边,我安心,她幸福,而你见了她就跟见了我一样!

多尔衮摇头道:玉儿,你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

大玉儿问:难道你不喜欢苏茉尔?

多尔衮沉吟道:咱们是打小的情分,我怎么会不喜欢她?可是,并不是那种喜欢。我心里除了你,容不下别人,娶小玉儿是不得已,娶苏茉尔……她永远得不到一个完整的丈夫,就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更加不愿委屈她。况且,苏茉尔也不会愿意的。

大玉儿道:如果她愿意呢?

多尔衮一怔,想了想,淡淡一笑道:我了解她,她不会愿意的。

永福宫暖阁里,苏茉尔听了大玉儿的话表现得非常激动,她剧烈摇头道:我不愿意!打死我也不愿意!

大玉儿劝道:你别跟我急啊,好好儿商量嘛!

苏茉尔言不由衷地:没什么好商量的!绝不可能!我……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十四爷!

大玉儿恳切地道:苏茉尔,你喜不喜欢十四爷,还瞒得了我?我早就清楚了!

苏茉尔分辩道:不是的格格……

大玉儿道:你放心,我要是介意,也不会主张这么做了。说真的,我还挺欢喜呢。

苏茉尔尴尬地低声道:根本没有的事儿,被您说得有形有影……

大玉儿道:别,别否认!苏茉尔,你听我说,咱们三个人,这辈子命运始终捆在一块儿,分不开的。可是,我不想三个人都给毁了,都得不到幸福。让你去他身边,至少有两个人可以得到幸福,那我就快乐了。

苏茉尔激动道:那你呢格格?你为别人费尽心思,什么时候才要为你自己想一想?你在宫里的处境,说是风刀霜剑也不为过,我能抛下你吗?无时无刻在为你担心着急的滋味能好受吗?还说什么幸福不幸福,我怕我一天都过不下去!

大玉儿道:你不用为我担心着急,莫非我不会保护自己?况且我有姑姑,有福临,我并不危险也不寂寞……

苏茉尔激动道:别说了格格!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倘若您要拿出主子的款儿,逼奴才答应,奴才就算一头撞死了也不出这个门。倘若主子不吝惜赏奴才一口饭吃,就留下奴才权当个使唤丫头吧!

苏茉尔说着,哭了。

大玉儿沉默半晌,方道:唉,十四爷还真是你的知音啊!

苏茉尔抹泪问道:您说什么?

大玉儿叹道:他一口咬定,说你不会愿意,倒给他料中了。

苏茉尔愣了愣:是吗?

大玉儿道:苏茉尔,就冲这一点,你也应该跟他在一块儿。你们互相理解、互相爱惜也一定会幸福的。

苏茉尔低头捻着衣角沉思半晌,低声道:奴才……心疼十四爷,多半也是因为心疼格格,心疼你们的感情……

大玉儿道:既然心疼他,你忍心看他孤孤单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苏茉尔沉吟半晌,终于咬咬牙,道:这件事儿,我是绝不可能答应的。连十四爷都理解我,格格您怎么就不能呢?奴才白伺候主子这些年了。

大玉儿诚恳地道:别说什么主子奴才!苏茉尔,咱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我总是盼你好,有你的根,你的家,你的幸福……

苏茉尔打断,诚恳地:格格,别说了!有您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根,我的家;这辈子,咱们要是能够始终在一块儿,就是我的幸福了!

大玉儿握住她的手,含泪摇摇头,苏茉尔却坚定地点点头。

大玉儿叹了口气,为苏茉尔,也为自己。

清宁宫暖阁内。孝端后不悦地质问皇太极:请问皇上,福临满月的家宴为什么要取消?这是后宫多年的规矩,皇上怎么不声不响地就给改了,连我都不告诉?福晋们要问我缘故,教我怎么回答?我这皇后的脸往哪儿搁?

皇太极哑口无言,只得和颜悦色道:这回是我错。后宫是你执掌,我原该跟你商量着办才对。

孝端后见他认错,又心软了:算了!我也是在气头上,说话要有不敬之处,皇上见谅。

皇太极握住孝端后的手,凝视着她道:哲哲,我们是夫妻,夫妻没有隔宿之仇,别生气了好不好?

孝端后揩揩眼泪,道:我没事。玉儿她也不会怎么介意的。

皇太极一丝苦笑:玉儿……我知道她不会介意。

孝端后道:她不会介意,你们就“柿子捡软的捏”,欺压得她也太不像话了!我晓得,你是怕海兰珠心里不舒服,所以才故意取消九阿哥的家宴,是不是?

皇太极紧了紧孝端后的手,沉默不语。

孝端后抽出手来,难过地道:皇上,您变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