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1章 “大福晋”来寻仇


皇宫的书房里,皇太极十分烦恼,绕室徘徊,苦思无解。

他喃喃自语道:我一定要想出法子,保全其他人,单杀多尔衮!非杀不可,非杀不可了……

关雎宫寝殿内,小玉儿跪趴在地,哭得瘫软,哀求海兰珠道:娘娘,我求您了!救救我家王爷吧!多尔衮……他是我丈夫呀!

海兰珠、惠哥拼命想搀扶她起来,她却不理。

海兰珠道:福晋,我何尝不想救十四爷,可那些军国大事我什么也不懂……

小玉儿道:娘娘,只要您肯帮我家王爷说句好话,皇上会听的!

惠哥道:我们娘娘可不像庄妃,她从来不敢议论朝政、干涉皇上的决定!

小玉儿哀求道:娘娘,您帮帮忙,看在我……一向对您恭敬的份上,娘娘帮帮忙吧……

海兰珠假意抚慰她,却暗中浮现一丝微笑。

皇宫花园里,苏茉尔幽幽地道:这么多年了,当时的情景,我依旧忘不了!皇上向大福晋发誓,一定善待十四爷,否则祖宗不佑,天地不容!而大福晋就指着皇上说,“如果你不善待他们,我就算死了也会变成厉鬼,找你算账!”大福晋凄厉的神情,我每次想起,还是会不寒而栗。

大玉儿道:我依旧认为,皇上并不糊涂,他不会冒着亲贵大臣离心离德的危险,非要杀多尔衮。

苏茉尔道:万一您猜错了呢?万一,皇上这回杀不成,却一次又一次地找借口找机会呢?

大玉儿语塞,凝神沉思。

苏茉尔道:格格,您就老这么不恨不怨不还手吗?

大玉儿道: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很理解皇上、敬重皇上。

苏茉尔问道:为什么?

大玉儿道:从前我们几乎天天在一块儿,但我却感觉他很遥远、很陌生。如今,疏远到连面都难得一见,我却感觉到,从来不曾这么接近他、了解他。

苏茉尔困惑道:这是为什么?

大玉儿道:身为皇上,有太多难处了,他必须建起重重难以穿透的高墙,来保护自己武装自己,轻易不能流露真心。你说,他不苦吗?自从他有了姐姐,对她怜极生宠、与她心心相通,方才显现出了真性情;原来,在他强悍的外表之下,也有深情,也有柔肠。

苏茉尔道:即使,皇上这副深情柔肠,不是给您的,您也理解他、敬重他?

大玉儿想了想,点点头道:是的。“情”之一字,对一个帝王来说,也许是弱点;但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正是让女人理解、敬重的原因。

苏茉尔道:皇上这副深情柔肠,为什么不能分点儿给别人呢?比方说……十四爷。

大玉儿道:世事多艰,对别人皇上不能冒险。

苏茉尔道:所以,万一皇上忘记了他发过的誓,那怎么办?我看啊,必须有人提醒皇上!

大玉儿道:谁敢去提醒皇上呢?

苏茉尔一字一字重重地道:就是大福晋自己!

大玉儿诧异道:你别开玩笑了!

苏茉尔认真地道:我没有开玩笑。

大玉儿道:大福晋都死了这么多年,你还说她会提醒皇上……

苏茉尔打断:格格,你别管,我有法子!

大玉儿警惕地道:你能有什么法子!千万不能胡来啊!

苏茉尔想了想,放松表情,耸耸肩,笑道:格格说得没错,我能有什么法子!不过是说着玩儿呗!

大玉儿睨了她一眼:最好是这样。

深夜,苏茉尔提着一盏灯笼,站在回廊上,眼神定定的,眺望关雎宫。

苏茉尔想道:格格,您跟十四爷,究竟都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总是得在生死边缘挣扎?逆来顺受到今天,又得到了什么好结果?想到这儿,她不禁义愤填膺,自语道: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不准你们再吃亏,不准你们死!我苏茉尔可没什么好怕的!就算用我一条命,换十四爷的一条命,也还算占便宜!

苏茉尔咬咬牙,下定了决心的样子。

深夜,关雎宫寝殿的窗外有微微的喘息声。

已睡下的海兰珠听见被惊醒,在床边坐夜的惠哥却毫无所觉地瞌睡着。海兰珠想再睡下,那声音却隐隐约约传进来,令她烦躁。

海兰珠干脆起身披衣,犹豫着缓缓走向窗口,想了想,把手伸向窗子。

突然,一声划破寂静的尖锐惊叫声响起。

惠哥被惊醒,恍惚慌乱地张望着叫道:娘娘?娘娘?

惠哥抬头看见窗边的海兰珠,她吓得面色刷白、瞠目结舌,背后的窗扇被风吹得砰砰响。

深夜。皇太极仍不时绕室徘徊,不时烦躁地抱头苦思。

他恼怒地想:杀,要杀得众人心服;赦,要赦得皆大欢喜。如今,却弄得两面不讨好。无论杀或不杀,这亏,我都吃定了!可恨!一念之差,困得我自己进退维谷!

皇太极颓然坐下,不服气地喃喃道:英雄出少年,莫非我是真的老了?不会!不会的!我是征服者!我永远是英雄!

他为自己壮胆,重重地拍击桌案。

这时,门外响起太监的声音:皇上,奴才有急事奏禀!

皇太极恼怒道:你当差当糊涂了?不知道这书房里的规矩?

门外的太监跪着紧张得发抖道:奴才不敢,只因关雎宫主子急病昏厥,奴才……不得不冒死禀告……

两扇门猛地被用力打开,皇太极大惊道:你说什么?

深夜,关雎宫寝殿内,海兰珠气息奄奄地昏乱呓语,惠哥哭着摇她,太监宫女们一个个都吓呆了。

海兰珠叫道:鬼……有鬼……

惠哥道:娘娘!你别这样!别吓奴才,快醒醒啊!醒醒……

皇太极几乎是奔入寝殿,惠哥回头看见,赶快道:好了好了!皇上来了!娘娘醒醒!皇上来了!

海兰珠闻言,悠悠醒转,一见皇太极,扑到他怀中痛哭起来。她惊恐地叫道:有鬼!有鬼!吓死我了!皇上啊!

皇太极安慰道:怎么会呢?别是梦吧?

海兰珠哭喊道:不是不是!我亲眼看见,就在窗外头!一个女鬼,吐着好长的舌头,冷冷地看着我!我怕!我怕!

皇太极心中一惊,半信半疑,问太监宫女们道:你们看见没有?

太监宫女们面面相觑,都怯怯地摇摇头。

海兰珠狂怒道:蠢东西!难道是我造谣?难道是我眼花?难道是我疯了?

皇太极厉声道:快说!到底看见了没有?

太监宫女们都吓一大跳,纷纷改口,互使眼色。

一太监道:有,有,看见了!

宫女随声附和道:好像……披头散发的……

另一个太监道:奴才追出去打,见她化成一阵风就……就去了……

宫女惊恐道:是吐着好长的舌头……会不会是上吊死的啊?

皇太极闻言一震,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呆呆发愣,直到海兰珠惊醒他。

海兰珠哭喊道:皇上!您怎么了?您也知道是不是?

皇太极回过神来,强自镇定,对太监宫女们威严地道:胡诌!越说还越有影儿了!谁听过宫里闹鬼?你们要是怕,我派一队侍卫来巡守!

皇太极转头抚慰海兰珠道:别怕,放心地睡,这儿有我呢!

惠哥道:是啊娘娘!圣天子有百神护佑,只要皇上在,不管它什么妖魅鬼怪都不敢来!

海兰珠终于渐止哭泣,抽噎着,眼神无意间瞥见窗子,又发起抖来,紧紧瑟缩在皇太极怀里。

苏茉尔在关雎宫的回廊遥望着。

黑暗中,苏茉尔站在回廊上遥望灯火通明的关雎宫,看见一队侍卫跑来,分别奔向四周去驻守。

太监宫女们在宫外,三三两两地窃窃私语着。

苏茉尔遥望关雎宫的动静,面无表情

深夜,关雎宫寝殿内,终于静下来了,悄无人声。

皇太极累极入睡,隐隐约约听见一个声音传来:我,皇太极,向皇天后土和列祖列宗发誓,额娘殉葬之后,一定善待小弟弟多尔衮和多铎,如果我没有好好爱护他们、教养他们,祖宗不佑,天地不容!

皇太极在睡梦中翻了一个身,却梦见大福晋指着他厉声喊:别忘了你的誓言!如果你不善待他们,我就算死了,也会变成厉鬼,找你算账!

皇太极在睡梦中厉声怒吼:走!滚开!谁说我违誓了?谁教他要抢我的玉儿!我的玉儿!

海兰珠惊醒,摇着皇太极喊道:皇上!皇上!醒醒啊皇上!

皇太极惊醒,猛然坐起,恍恍惚惚,喘着气,冷汗直流。

海兰珠呆呆地望着他,半晌,方喃喃问道:皇上,你知道那个鬼是谁,对不对?

皇太极痛苦惊惧得面孔都扭曲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