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2章 御驾亲征


清宁宫暖阁内,孝端后欣慰地舒了一口气:唉!总算太平了!玉儿,多亏你的主意,怪不得从前皇上说,你若是男人,左丞右相都当得!

大玉儿道:我担心,风波暂时算平息了,他们俩心里的芥蒂,说不定更深了!

孝端后叹道:过了一关算一关吧!将来再想法子给他们哥儿俩……

这时,从远远近近各处传来八角鼓的急促敲打声,两人一怔。

孝端后问道:怎么,有捷报?

苏茉尔奔进来跪下报捷。

大玉儿惊异道:锦州?你是说锦州?

苏茉尔:是,是锦州。听说……刚破了外城,内城还没破。

大玉儿喜道:这儿才为了锦州,皇上跟十四爷闹得不可开交,那边济尔哈朗倒一声不响地把外城给破了!

孝端后欣喜地:太好了!这下子看他们兄弟俩还吵什么!

大玉儿沉吟道:外城破了,内城应该就是迟早的事儿了吧!

皇宫书房内,皇太极、范文程商议着军情。

皇太极丢下军报,看着地图,十分懊恼。

他叹道:任咱们不断增援,围得锦州像铁桶一般,那祖大寿竟然仍将内城牢牢守定,真是气人!祖大寿!洪承畴!明朝武将中,让我最头痛,也最爱惜的两个人!不令他们归降,我誓不甘心!

范文程道:据报,明朝派洪承畴率兵六万支援锦州,皇上不可掉以轻心啊!

皇太极神色犹豫,沉思半晌,终下决心道:说实话,我原本不想再让多尔衮再上前方去立功,可是,如今也顾不得了!快!命多尔衮跟豪格,即刻发兵锦州!

崇政殿外,从远远近近各处传来八角鼓的急促敲打声。众亲贵大臣皆欣欣然有喜色。

范文程正向皇太极禀告道:捷报传来,睿郡王与洪承畴在松山遭遇,明军大败。洪承畴又奏请增援,明朝已派出十三万大军援救锦州。双方对峙,情况紧张,似有一触即发之势!

众亲贵大臣的神情不由得紧张而兴奋。

皇太极握紧宝座扶手,突然朗声道:决战的时刻,终于到了!

他缓缓站起,扫视全场,威严而沉着地道:朕,要亲点两黄旗,御驾亲征!

众亲贵大臣都表现出了惊讶之色。

关雎宫寝殿里传来海兰珠的哭声。

海兰珠抓着皇太极,哭着哀求道:皇上,不要离开我,您答应过的,不要离开我……

皇太极道:兰儿,我又何尝愿意离开你?只是……

海兰珠道:您不在这儿坐镇,我根本合不了眼,皇上,不要离开我……

皇太极道:兰儿,你不知道,这松锦战线打了多少年!如今,眼看着就要有一场殊死决战,我怎么能光坐在京里等消息!

海兰珠道:您是皇上,怎么能轻易上前线去冒险呢?

皇太极道:祖宗的惯例,胜仗打得越多,功劳越大,威望越高。经过多尔衮这件事,我深深警觉,如果让诸王贝勒一个个仗恃着功劳,骄傲起来,认为天下是他们打的,那我这个皇帝就难当了!所以,我非得去坐镇指挥,不能在这场重要战役里缺席,以后他们才无话可说。

海兰珠哭道:我不管!我要皇上陪着我!

皇太极道:难道我不愿意陪着你?有些事,就算是皇帝,也无可奈何呀!

海兰珠哭道:等皇上回来,恐怕……恐怕再也见不到我了。她抓着皇太极,呜咽不止,皇太极无奈地安慰着她。

皇太极道:兰儿,乖,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回来了!

郊野外,皇太极全副武装,骑在马上,周围侍卫环绕。大清、正黄、镶黄三种旌旗迎风飘扬。

皇太极摸摸身上的铠甲,仿佛回想起当年在战场上的雄姿英发,他昂首眺望,自信地微笑起来,朗声道:传令下去!全速奔赴前线!

一个侍卫道:遵命!

说着侍卫策马跑开,“全速奔赴前线”的喊声由近至远,此起彼落,号角声响起,一片人喊马嘶。皇太极自信地微笑起来,“驾”的一声策马疾驰。

夜晚,关雎宫寝殿内,海兰珠半夜猛然惊醒坐起,冷汗淋漓,喘着气,大喊道:惠哥!惠哥!

坐在床边地上打瞌睡的惠哥惊醒,揉揉眼,忙爬起道:娘娘!什么事儿啊娘娘?

海兰珠恐惧地抓着惠哥,急问道:有没有听见脚步声?远远地走近来,有没有听见脚步声?

惠哥道:没有啊娘娘!什么声音也没有啊!

海兰珠愣住,流着泪,捂住脸道:我是怎么了?我到底是怎么了?

惠哥道:御医不是说了吗?娘娘为了八阿哥,伤心过度,精神衰弱,身体自然健旺不起来。再加上前一阵子的操心……

海兰珠打断道:就是那一阵子操心坏了!我想报复玉儿,却惹来大福晋……

惠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面拍着海兰珠,一面心想:看来,娘娘这座靠山,是座冰山,早晚靠不住了,我得另做打算……

清宁宫暖阁内,孝端后忧心忡忡地道:唉!真烦透了!说什么昨晚关雎宫又闹鬼……

大玉儿连忙表白道:姑姑,这回可不是我这儿……

孝端后道:我知道,不然也不会来告诉你了!一早惠哥来跟我回话,吞吞吐吐地说,前阵子皇上跟多尔衮怄气,甚至动了杀机,这其中有一半啊,是海兰珠撺掇着皇上干的!

大玉儿惊讶地道:真的?可是,十四爷并没有得罪她呀!

孝端后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八阿哥。她咬定了是你的福临克死八阿哥,所以她要治死多尔衮。

大玉儿不解地道:这……又是为什么?

孝端后道:为了……伤你的心。

大玉儿恍然大悟,一时说不出话来。

孝端后道: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本来就在纳闷儿,大福晋又干海兰珠什么事,何需要吓成那个样子!原来是“疑心生暗鬼”,她撺掇着皇上对付多尔衮,自然害怕大福晋找她算账了!

大玉儿想了想,心中反倒为海兰珠不平,愤然道:惠哥这丫头,恐怕也没安着好心眼儿!什么时候不说,挑这时候!她看姐姐病成这样,怕靠山倒了,赶紧跟姑姑来投诚!

孝端后道:算了!不过是个没见识的丫头。倒是海兰珠,看起来精神恍恍惚惚,也不知她的病情到底是怎么了,偏偏皇上又郑重其事地把她交给我。我又不是御医,能有什么法子!

孝端后一面叹气一面起身,大玉儿亦跟着起身。

孝端后道:跟我一块儿瞧瞧她去吧?听说那些福晋们,被她喜怒无常的脾气给吓坏了,都远着她。

大玉儿赔笑道:玉儿倒是愿意去跟姐姐说说话,只怕姐姐不愿见到我,见了我,恼怒起来,反而添病!

孝端后心中难过,感叹道:也不知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像皇上对多尔衮,海兰珠对你,无端端何必疑心生暗鬼,搞得势如水火?亏得还都是亲手足呢!

大玉儿红了眼眶,强笑道:姑姑不要难过。再大的误会,总有冰释的一天!

孝端后叹道:其实我也看穿了!权势这东西,一旦抢夺起来,就是这么六亲不认!说什么天子家富贵,还真不如贫家小户的,虽然寒素些,倒能一团和气。唉!

孝端后摇着头出了暖阁,大玉儿闻言也不禁觉得悲哀。

锦州城外的郊野,满天星斗,只有烈风吹得树林沙沙作响。

军帐中,烛光下,多尔衮指着羊皮上画的地图正对皇太极讲解。

多尔衮道:锦州虽然重要,但一时不易攻破。松山是宁、锦的咽喉,咱们与其费力打锦州,不如先拿下松山,这么一来,锦州就唾手可得了!

皇太极一面听,一面瞥着多尔衮的侧影,他一脸自信而坚定的神情,使皇太极不禁有一些失神。

多尔衮讲完后,皇太极点点头,强笑道:很好!就依你了!

多尔衮道:筹划不周之处,请皇上指正!

皇太极拍多尔衮肩,大声道:不,你的策略很对,咱们兄弟就并肩作战,打一场漂亮的胜仗!谁说我大清只能偏居东北?八旗劲旅很快就会横行中原、策马扬威了!哈哈哈……

多尔衮、多铎对看一眼,多尔衮拱手道:皇上一路辛苦,还是歇着吧,我跟多铎该巡营了!

皇太极道:好,你们兄弟俩去吧!明日开始,分头布置!

多尔衮、多铎齐声道:遵命!

多尔衮与多铎走出大帐,皇太极望着他们背影,笑意逐渐消失。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