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3章 宸妃病重


豪格劝道:皇阿玛一路疾驰,仅仅六天就到了前线,真是太劳累了,不如早些安置。

皇太极大声打断道:笑话!这几天的奔驰算什么!从前日夜征战不停的时候,我曾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也只要睡两个时辰就倦意全消!如今虽然年纪大了,可也不会输给多尔衮……

正说时,皇太极突然流出鼻血,他不禁一怔,豪格大惊道:皇阿玛的病又犯了?他慌着找帕子为皇太极揩拭。

皇太极道:老毛病,不碍事!千万别说出去,知道吗?

豪格着急地道:一定是疾驰过甚,累着了!

皇太极道:兵贵神速,怎么能为这一点小症候,耽误大局!

豪格关切地:皇阿玛,您……

皇太极打断道:别说了!我知道!

豪格诚挚地道:儿子是担心皇阿玛。

皇太极心中不免感动,拍拍他道:豪格,我晓得,这些年我提拔你十四叔,一方面是因他确实出类拔萃,另一方面……我有我的苦衷。多少,委屈了你。

豪格惶恐地道:儿子从没有埋怨过皇阿玛。

皇太极道:你是长子,难道皇阿玛会不疼你吗?可是,也得你自个儿好好表现!军功不高,将来……不足以服人,懂吗?

豪格一怔,随即闪过一丝喜色,心知得了传位暗示,忙用力点头:懂!儿子一定好好表现!

皇太极扬扬下巴,表现出仍然神采奕奕的样子,他命令道:那你去吧!我要再把兵力的部署研究一遍!

豪格点头退出。

皇太极终于撑不住了,踉踉跄跄坐倒在椅子上,疲态毕露。他一面缓缓揩拭着脸上的血污,一面悲哀地心想:多尔衮,他真是有勇有谋!最可怕的是,他年轻!他的生命正如日中天,而我却……我虽然不想输给他,但是,能够吗?只有我心里明白,我已经身不由主地在笼络他了!杀不了他,就只能笼络他。我皇太极,也有这么悲哀的一天?

皇太极越想神情越沮丧。

夜晚,多尔衮、多铎并肩骑行在郊野上。

多铎道:他又何必呢?这场仗,不见得他不亲征,就打不赢啊!

多尔衮道:算了,他急驰赶来,并肩作战,总也是同甘共苦的一番心意。

多铎道:哼,不如说他是赶来占头功的吧!还显出一副手足情深的样子呢!

多尔衮冷淡地苦笑了一声。

多铎道:哥,你看见他脸色没有?很不好啊!

多尔衮沉着地:看见了!

多铎道:多年前你说过一句话,他会老,我们会长大。哈!终于等到这天了!

多尔衮不语,仰头看着满天星斗。

关雎宫寝殿内,海兰珠已气若游丝,惠哥在一旁焦急地照料着。

惠哥道:娘娘,您究竟觉得怎么样?快告诉奴才。

海兰珠道:我猜想,我的病……是好不了了!

惠哥道:您不肯请皇后召御医,又不肯吃药,当然好不了啦!

海兰珠道:皇上不在,我要这要那的,她们会给我好脸色看吗?我何必自取其辱?弄个不好,被她们暗中一整治,我死得更快!

惠哥道:可是,这样下去,您的身子怎么办呢?

海兰珠道:你别怕,我不死,我绝不能称她们的心,我一定要等皇上回来!

皇宫花园内。贵太妃腹部已微微隆起,小玉儿搀着她散步。

小玉儿道:我瞧您挺悠闲的嘛!方才惠哥来请咱们去关雎宫,您怎么说忙呢?

贵太妃道:去关雎宫做什么?宸妃啊,怕是不行了!

小玉儿道:哼,活该,我跪着哭了半天,求她救救多尔衮,她竟然推搪我!

贵太妃轻抚着腹部,冷笑道:反正,她对我已经没有用处,成了个废物,管她是死是活呢!

关雎宫寝殿,憔悴的海兰珠在床上昏昏沉沉,惠哥手持毛巾脸盆站在门口。

她上前唤道:娘娘,醒一醒,奴才给您揩脸!

海兰珠勉强睁眼,惠哥扶她坐起,用枕头垫在她的腰下。

海兰珠微弱地:不是叫你……去请贵妃姐姐……过来说说话吗?

惠哥道:贵妃娘娘……她说今儿个很忙,所以……也许改天吧。

海兰珠一怔,满脸愠色:很忙?从前怎么就能三天两头地黏在关雎宫?

惠哥道:娘娘别想这么多了,身子要紧。

此时,一个宫女进来禀报道:皇后来看娘娘了。

海兰珠微微有些惊讶,连忙使劲撑着坐起,忍着晕眩站直。

孝端后领珍哥走进寝殿,海兰珠、惠哥慌忙行礼道:皇后吉祥。

孝端后道:不用多礼,坐吧!

海兰珠在床沿坐下,珍哥端凳至床前,孝端后坐下,和悦地道:今儿个神气倒像好些了,脸上也有了血色……

海兰珠强颜笑道:我除了犯困,早就没别的毛病了。

孝端后道:喔,那就好,你就宽心养着病。

海兰珠强声道:皇后是听谁说我有病来着?谁说我有病就是咒我!我这就想出门去逛逛呢!

孝端后道:那可不行,病刚好些,吹不得风。

海兰珠淡淡一笑,讽刺道:皇后真是太关心我了,不过,我真的没事儿。

孝端后道:玉儿也很关心你,她怕你病中嫌烦不敢来,再三托我问候你,盼着你早日健旺起来。

一听玉儿,海兰珠神色阴霾,想忍却忍不住,微微冷笑道:玉儿?那我也要谢谢她的关心了!不过,她是关心我什么时候好,还是关心我什么时候死?

孝端后很是诧异,一脸愠怒:你这是什么话!咱们关心你倒错了吗?玉儿是你妹妹,你们都是我侄女儿。

海兰珠猛地站起,冲动地对孝端后怒道:玉儿才是姑姑的乖侄女儿,我是姑姑的眼中钉!我做错了什么?不就是皇上偏疼了我和八阿哥一点儿?就值得你们乌眼鸡似的恨不能吃了我们母子?尤其是玉儿,先克死了我儿子,如今还要等我死!别打如意算盘,我没那么容易就如你们的愿、称你们的心!我死不了!皇上是我的!你们在他心里,根本占不上一席之地!

孝端后气得手都发抖了,她颤巍巍地起身,珍哥连忙扶住她。

惠哥简直吓慌了:皇后息怒,我主子她……

孝端后不听,掉头就走,珍哥忙跟上,出了寝殿。

海兰珠突然一阵晕眩,踉跄几步,摔倒在地。惠哥忙爬过去抱住她,叫道:娘娘!娘娘!

海兰珠咬牙撑起上半身,倒在惠哥身上直喘气。

惠哥对海兰珠低声道:娘娘,你怎么可以……唉……

她说着把话打住,回头对一个宫女道:你来扶着,我送皇后出去。

小宫女过来扶海兰珠,海兰珠气得直哆嗦,想拦阻惠哥,可她无力拦阻,惠哥已匆匆出去。

寝殿外,惠哥追上孝端后,扑通一声跪下,扯住孝端后袍角道:皇后请留步,奴才有下情禀告。

珍哥见孝端后面色冷峻、调息不匀,知她气得不轻,便道:惠哥,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就说,皇后还有事呢。

惠哥道:皇后息怒,宽恕我主子吧。她口不择言,是因为……她的病情……

惠哥欲言又止。

珍哥道:到底宸妃娘娘的病是怎么了?快说呀!

惠哥哭道:不是奴才敢咒主子,而是娘娘的病……只怕快要不行了。

孝端后惊讶道:你说什么?

永福宫暖阁内,孝端后神情凝重而焦虑。

孝端后道:玉儿,你说怎么办?我实在太为难了!想通知皇上,又怕扰乱军心;不通知皇上,万一她有个好歹,我怎么担待得起!

大玉儿凝神想了想,断然道:不行!姐姐的病情,非得告诉皇上不可!

孝端后问道:可是,怎么告诉呢?

大玉儿道:这倒是难处。说得太轻,等于没说;说得太重,也不知前线军情,如皇上一时回不来,岂不是徒然令他焦急悬心,于事无补。

孝端后叹道:唉,要是有个知道前线情况的人就好了!

大玉儿道:知道前线情况的,莫过于就在前线的人。

孝端后道:你是说……?

大玉儿道:我倒有个主意。

孝端后点头道:不要紧,说出来琢磨琢磨。

大玉儿道:我想,不如把姐姐病重的消息,先告诉多尔衮,要他体察情势、找机会跟皇上进言,尽量别让这个消息对皇上和大局造成太坏的影响。

孝端后迟疑道:多尔衮?这主意倒不错,我只是有点害怕……

大玉儿道:害怕多尔衮反倒会利用这个消息,狠狠打击皇上,令皇上猝不及防、心痛神摧?

孝端后道:这……

大玉儿道:多尔衮是个英雄,英雄不会乘人之危,不会在敌人的背后放冷箭。

孝端后心动,沉思起来。

大玉儿道:当然,这只是我的浅见,姑姑要是有更好的想法……

孝端后道:你不用说了,我明白。好吧,我信任多尔衮,他应该会做出对皇上最好的处置。

锦州城外,战场厮杀声、马鸣声、兵器相撞声不断传来。

军帐中,皇太极、多尔衮看着地图,讨论方略,多铎、豪格、硕托等将领在旁聆听。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