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4章 皇太极星夜回京


关雎宫寝殿内,海兰珠昏睡着,御医轻放下海兰珠的手,从床边退开,俯首来到孝端后面前,迟疑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

孝端后道:你老实说,我不会怪你。

御医道:回皇后的话,奴才只有一个法子,尽人事,听天命吧。

孝端后、大玉儿、惠哥闻之色变。

孝端后用帕掩住口,红了眼眶,强抑着不哭出声来。

多尔衮伫立在山坡上眺望,低头看看手中的信封,神情颇是为难。半晌,他叹了口气,苦笑道:四嫂,玉儿,你们真的给我出了一个好大的难题。

多尔衮一面将信放入怀中,一面苦思凝想。

回到军帐中,多尔衮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与皇太极看着地图,讨论军情。

皇太极道:咱们拿下松山,就等于双手掐在宁远、锦州的咽喉上,三座城池一破,明朝在山海关外,就没有可守的重镇了!

多尔衮道:这几座城本来互为羽翼、彼此声援,如今这连锁之势被咱们切断,他们只能各自困守危城、孤军苦战。

皇太极不屑地笑道:没想到他们的十三万大军,如此不堪一击!

多尔衮道:更妙的是,明朝光是应付李自成、张献忠,便已经焦头烂额,再也拨不出兵力来救援关外了!

皇太极道:说得不错!哈哈哈,十四弟,你知道吗?从咱们父汗起,就等着这一刻哪!他叉腰昂首,一副不可一世、向往成功的神情。停了片刻,笑道:这么多年,就等着这一刻!这一刻终于来了!我就要亲眼看见了!

这时,多尔衮观察着他的神情,决心缓缓进言:皇上,方才您叫我十四弟,这会儿,我可以称您一声四哥吗?

皇太极奇怪地:当然可以!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多尔衮正色道:因为,有句话,臣下不能对皇上说,弟弟却应该对哥哥说。

皇太极不解地道:这倒有意思。什么话呀?

多尔衮道:哥,过去你最让我敬佩的,便是总能够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总能够在非常时刻做出最有益于大局的决定。

皇太极问:怎么,现在的四哥,不再那么让你敬佩了?

多尔衮道:除非,四哥能通过这一次的考验。

皇太极问道:这一次的考验?我们不是就快打赢这场仗了吗?

多尔衮郑重地道:我所说的“这一次考验”,四哥的敌人不是明朝,而是您自己!

皇太极凝视多尔衮半晌,沉着地道:你会告诉四哥这些话,一定有你的缘故。说吧,无论什么事儿,我都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做出最有益的决定。

多尔衮道:好,哥,你毕竟是英雄!那我就告诉你,宸妃……她的病情似乎不好了!

皇太极脑中轰然一响,大惊失色。

多尔衮道:依我看,只怕是病危了,否则四嫂绝不会轻易惊动您。

皇太极脸色惨白,摇摇欲倒。

多尔衮关切地道:四哥,没事儿吧?

皇太极五内俱焚,强自清醒,勉强开口道:没事儿。

多尔衮道:四哥,要不要歇一会儿?

皇太极接话道:用不着!咱们……接着谈,方才说到哪儿?

他看着地图,神情恍惚地道:东……东北面的布置派了多铎和阿达礼……

多尔衮低声道:回皇上,是西北面。

皇太极怔怔地看着地图,神思散乱。

多尔衮同情地看着他,想了想,咬咬牙,下定决心道:我斗胆说句话。四哥,您回京吧!

皇太极挣扎着,说道:不行!这是决战的紧要关头,倘若我为了宸妃,抽身回京,八旗将士们心里会怎么想?

多尔衮道:四哥回京的事,我担保,八旗将士们不会知道的!

皇太极惊讶地看多尔衮。

多尔衮道:如果四哥愿意信任我,就留下兵符、写下手谕,我会强力封锁消息,要瞒上半个月,我相信做得到,而那时候,松山锦州应该也已经打下了。

皇太极迟疑道:这样做……行得通吗?

多尔衮坚定地道:包在我身上!

皇太极不放心问道:你……真有这个把握?

多尔衮想了想,瞥见箭筒,过去取出一支羽箭,走到皇太极面前,正色认真地道:多尔衮以性命担保,如果皇上回京之事有丝毫泄漏,损及皇上的圣德威望,多尔衮心甘情愿,有如此箭!

多尔衮双手一使劲,羽箭啪的一声断为两截。

皇太极感动万分,几乎说不出话。他颤声道:十四弟,你……为什么要为了我,折箭为誓?

多尔衮道:因为我明白四哥的心境,体谅四哥的苦衷。

皇太极难过地道:我对宸妃的情,没有人明白过、体谅过。

多尔衮点头道:凡是人,孰能无情?即使是皇上,也有深于情的权利。

皇太极喃喃道:十四弟,从前,四哥对你……

多尔衮劝道:从前的事,不用再说了。四哥快预备起来,要走就趁今夜。

皇太极点点头,感动地拍拍他的胳臂,说道:我这会儿……心乱如麻,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十四弟,这儿……就交给你了!

多尔衮坚定地点点头。

军帐外,多尔衮目光如电,威严地环视着众将官,大声道:如今,正是大清与明朝最关键的决战时刻,未来敌对局势的消长,在此一役!因此,需要筹划出一整套眼下决胜的战术和长远布局的战略。皇上想在不受到任何干扰的情况下,专心致志,运筹帷幄,故而面谕本帅,不再接见任何人,一切将令,由本帅转达。

多铎失笑道:这是在闹什么新花样?

豪格不悦地怀疑道:皇上不再接见任何人?难道也包括我?不会吧?

将领们议论纷纷,以怀疑的眼光看着多尔衮。

多尔衮镇定地取出兵符,扬起示众。

豪格惊道:皇上的兵符?

将领们不约而同安静下来。

多尔衮一字一字威严地道:奉圣旨,任何人,胆敢擅闯军帐,格杀勿论!大家可听明白了?

多铎与将领们面面相觑,只好同声道:谨遵圣旨。

多尔衮望向豪格,豪格正望着正黄旗卫士严守的军帐,神情困惑而愤懑。

多尔衮叫道:肃亲王?

豪格回过神来,勉强道:谨遵圣旨。

锦州城外的郊野上,多尔衮、多铎、众将领都骑在马上,神情凝重地听多尔衮对他们低声交待任务,众将领们领命,四散而去。只剩下了多铎一人。

多铎好奇地问道:哥,我问你,皇上是不是病了?

多尔衮毫不动容道:没有的事!

多铎道:那他为什么……

多尔衮打断道:你只管尽你的本分,其他别多问!

多铎悻悻然不悦,低声自语道:不问就不问,难不成我就没法子去探个明白?

远远传来马蹄声,多尔衮猛转头,眼神锐利,微冷笑道:兴师问罪的来了!

豪格疾驰而至,神情愠怒。

豪格叫道:十四叔!我越想越不对!我要见我皇阿玛!非要见到不可!

多尔衮道:不行!

豪格怒道:为什么不行?我倒要请所有八旗将士来评评这个理!

多尔衮质问道:决战关头,你却动摇军心,出了任何事,你负得起责任吗?

豪格道:那你告诉我,皇上他究竟……

多尔衮道:我不是说过了吗?皇上要静思战略,除了我之外,不见任何人!

豪格不满地道:这是你的说法!我要听我皇阿玛说!

多尔衮点头道:好!我就请皇上告诉你!

多尔衮取出一张纸递向豪格,豪格接过细看,喃喃道:字谕肃郡王豪格……惟睿郡王之命是从……

多尔衮道:你瞧啊!是不是皇上的亲笔?是不是皇上的御印?

豪格道:是又怎么样?谁晓得……我皇阿玛是不是受了你的胁迫,才写下这张手谕!

多铎怒道:豪格,你讲话当心点!

多尔衮制止多铎,冷静地问豪格:我问你,守在御帐之外的都是谁,你看见了吗?

豪格想了想,不禁怔住。

多尔衮道:那都是皇上最信任的正黄旗贴身侍卫,誓死护驾的勇士,你认为,他们会贪生怕死吗?他们会受我胁迫吗?

豪格语塞道:这……

多尔衮道:豪格,这会儿正是同心协力之际,我不想责怪你,但我劝你谨言慎行,想想违旨抗命的后果!

豪格暗中咬牙切齿,半晌迸出一句:罢了!

豪格掉转马头疾驰而去。

多尔衮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满面忧色。

多铎道:老实说,我也觉得奇怪。到底皇上在故弄什么玄虚啊?再这样下去,心中疑惑的人会越来越多的!

多尔衮想了想,下决心道:非要加紧攻势,快把松山锦州拿下不可!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