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5章 幡然悔悟 为时已晚


深夜,关雎宫寝殿里一片寂静。

惠哥坐在海兰珠床边地上打着盹,她突然醒来,睡眼迷离地下意识瞥了一眼床上,见无人,吓得激灵打了一个冷战,脑袋顿时清醒了,忙爬起身来慌乱地叫道:娘娘……

她转头瞥见海兰珠正坐在妆台前,松了一口气,过去道:娘娘,才……三更天吧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海兰珠:快了!总算就要好好儿睡了!

她在妆台前细细地画眉、扑粉、点胭脂,吩咐道:过来,帮我梳头。

惠哥走过去,拿起梳子簪钗,帮她梳头绾髻。

海兰珠:皇上就要回来了。

惠哥一怔:什么?

海兰珠:我知道,皇上就要回来了。我要他记得……我最美的样子……

惠哥心中一震,将手停住,呆望着铜镜中海兰珠那妆饰鲜艳却凄苦憔悴的面容。

翌日,关雎宫寝殿内,孝端后与大玉儿来探视海兰珠的病情。海兰珠装扮整齐,衰弱得需以枕靠背方能坐在床上。

孝端后在床沿坐下惊喜道:唉呀,今儿个气色真的好多了!

惠哥答道:是啊,早上还进了小半碗野鸭粥呢!

海兰珠勉强一笑,衰弱得几乎无法说话,终于使尽力气,开口道:姑姑,是不是……皇上就要回来了?

孝端后一怔:你怎么晓得?我是派人送了信,算算,皇上还有几天才到京吧?

海兰珠神色有些黯然地:多谢姑姑。只怕,我还是见不着皇上最后一面……

孝端后打断她的话:胡说!瞧,你这不是好起来了吗?

海兰珠苦笑道:我自个儿明白。好,也只是这一会儿工夫了!

孝端后宽慰道:你别胡思乱想,心放宽,病就好得快。

海兰珠红了眼眶,握住孝端后的手,难过地道:姑姑,我……不该仗着皇上宠爱,把自个儿的福分折尽了……孝端后用帕子捂住口,扑簌簌落下泪来。

海兰珠喘着气道:姑姑,您原谅我了吗?

孝端后哽咽着:不怪你,好孩子,我晓得,还不都是为了八阿哥吗?你也折腾得不好受啊!今后,一家人和和气气,不会再……

海兰珠摇摇头,落下泪来:我倒是想,不过,迟了!再怎么懊悔,都迟了!

站在一旁的大玉儿闻言伤心难过,忍不住别过头去偷偷拭泪。

海兰珠见状,颤声道:玉儿!

大玉儿连忙拭泪,强笑着来到床前,蹲下身,握住海兰珠的手道:姐姐,我在这儿。

海兰珠望着大玉儿,泪眼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她喃喃道:玉儿,姐姐……实在对不住你……大玉儿忙道:姐姐别这么说,事情都过去了。自家姐妹,说什么对不对得住!

海兰珠喘着气:好在……九阿哥保住了,要不然,我就算死一万次,也难赎罪孽……

大玉儿:姐姐!您要是愿意,就赶快好起来,跟姑姑和我,三人一块儿做福临的母亲……

海兰珠落泪,凝视大玉儿,半晌,方道:从前听人说,量大福大,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如今,可真的明白了。玉儿,你后福无穷啊!我,是不行了!

大玉儿打断她的话,急忙道:姐姐,你别这么说,想想皇上吧!就算为了皇上,你也得把自个儿身子养好,皇上他是少不了你的!

海兰珠闻言,更加黯然,神色逐渐灰败,她哽咽道:大限来时,谁也无能为力啊!玉儿,你帮我对皇上说,请他就当作……花没有开过,我没有来过,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海兰珠逐渐陷入昏迷,大玉儿、孝端后不断哭喊着她的名字。

这时,珍哥急匆匆进屋,紧张地拉孝端后到一旁低语,孝端后反应极其诧异。

珍哥:这下怎么办哪?

孝端后努力镇定下来,嘱咐道:照皇上的意思办!别让人知道他回来。

孝端后、珍哥匆匆忙忙来到皇宫后门,除她俩之外那里空荡荡没有旁人。她们焦急地引颈而望。突然,皇太极一马当先,率侍卫们飞马疾驰冲来。

皇太极心急如焚一跃下马,他抓住孝端后,眼神十分焦急,嘴里喘着气却说不出话来。好半晌他方问道:海……海兰珠……

孝端后欲言又止,只拍拍他道:皇上,进宫再说。您放心,我安排好了,从这儿到关雎宫,不会有人看见。

皇太极点点头,拉着孝端后就走。

关雎宫寝殿里,海兰珠已渐入弥留,惠哥从背后扶住她,大玉儿流着眼泪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

海兰珠呓语道:很好,我终于就要看见……八阿哥,我的心肝……我的孩子,额娘要永远跟你在一起,把你紧紧抱在怀里,永远不分开……

大玉儿痛哭失声:姐姐!姐姐!

这时,皇太极健步如飞向关雎宫寝殿奔来,孝端后、珍哥几乎跟不上他。

看到关雎宫了,皇太极眼眶一红,不由自主奔跑起来,一面奔跑一面拭泪。

皇太极冲进寝殿,嘴里嘶吼着:兰儿!兰儿!

海兰珠凝视着面前气喘吁吁、满面尘霜的皇太极,她眼神中燃起最后一星光与热,眼神中狂烈交织着无数爱恋、不舍和歉疚……

皇太极叫道:兰儿!我回来了!没事了,我回来了!

海兰珠已不能说话,只能艰难地转动眼珠,看着大玉儿,将颤抖的手伸向她,大玉儿伸手让海兰珠抓住。海兰珠一面转动眼珠看皇太极,一面抓紧大玉儿的手挪向皇太极。挪到一半时,神情一怔,凝视了皇太极最后一眼,万般无奈地落下最后一滴泪,松开手,咽下最后一口气,闭目而逝。

最先感受到海兰珠身上散力的惠哥忍不住哭出声来。

皇太极拼命摇撼着海兰珠,撕心裂肺地叫:兰儿!你看看我!你睁开眼看看我!我十万火急奔赴前线只花了六天,可是为了回来看你,却还更快了一天!兰儿!你不要吓我!快醒醒,你醒醒啊!

孝端后哭着,哽咽道:她尘缘已尽,皇上……就让她安心去吧!

一语击得皇太极心痛如捣、神情惨变,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突然,一股鲜血从鼻中涌出。大玉儿本能地上前扶住,悲声劝道:人死不能复生,皇上保重!

皇太极闻言,猛然一揩鼻血,回头瞪着大玉儿。他双眼发红、满面血污,铁青的脸上筋肉紧绷,狰狞可怕,眼神似放出的毒箭,大玉儿不禁吓得倒退一步。

皇太极嘶声道:是你!就是你害死兰儿,对不对?你巴不得她早点死,趁着她病,还跑来逼她,对不对?她死了,你就称心了,对不对?

一句比一句凶狠的质问,逼得大玉儿一面倒退,一面惊恐地摇头:不,不是……

皇太极一跃上前,昏乱地紧紧攫住大玉儿的肩膀,恶狠狠地吼道:兰儿临终还抓着你,就是要我为她报仇!一定是你害死的!我要你给她抵命!我要福临给八阿哥抵命!

皇太极一巴掌打得大玉儿跌在地上,他还赶上去要踢打,猛听身后一声怒喝:皇太极!你给我住手!

皇太极闻声一怔,回头看着孝端后,只见孝端后气得浑身发抖。

孝端后哆嗦着道:你……你这个样子,还像什么皇上?活活是个疯子!倘若你非要杀人才痛快,你就拿玉儿母子再加上我,一并给你心爱的人儿陪葬!

孝端后走到哭泣的大玉儿跟前,亲自扶起她道:玉儿,跟我回去,等着领死!

孝端后说罢,转头冷冷地看了皇太极一眼,携着大玉儿掉头就走。

皇太极愣住,犹如泥胎一般。

黄昏,一抹斜阳照进永福宫暖阁,无限寂寞感伤。

暮色中,大玉儿低头独自站在窗前,一手撑着桌,一手掩面哭泣。她哭得不能自已、哭得肩膀抽搐,伤心至极。

苏茉尔携福临的手,走进暖阁,静静地、难过地看着大玉儿。五岁的福临走向大玉儿,轻轻拉她的衣角。大玉儿泪眼俯视着福临,看见他仰着无辜的清秀的小脸孔,更加悲从中来,缓缓蹲下,拥住福临,无声地泪如泉涌。

深夜,关雎宫寝殿凄凉孤寂。

海兰珠还停躺在床上。皇太极靠墙坐倒,一条手臂无力地搭在拱起的单膝上,神色空洞茫然。惠哥在他跟前跪着。

半晌,皇太极道:娘娘……真的跟皇后和庄妃说了那些话?

惠哥拭泪道:娘娘确实万分愧悔,临终前还口口声声地求皇后和庄妃娘娘原谅她。奴才句句实言,不敢欺瞒皇上。

皇太极心中挣扎、愧疚,他仰头靠着墙,浑身没一丝力气。

惠哥小心翼翼地问道:皇上,娘娘的法身总搁着不好,是不是要叫人……

皇太极突然全身紧张,怒目瞪视着惠哥,吼道:谁也不准碰她!

他突然奋力起身,扑到床前,忍不住痛哭失声、捶床捣枕叫道:兰儿!兰儿!我想得你好苦啊!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他抚着海兰珠的脸,哭道: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要能再看见你的笑容。兰儿!我让你失望了,我不是天,不是神,更没有起死回生的力量!我只是个渺小的凡人,无能为力!兰儿!你把我的心都扯碎了!兰儿!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