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6章 多尔衮舍命护君威


锦州城外清军大营里锦旗招展,纪律严明。

皇太极的大帐外,侍卫表情严肃,戒备森严。

多铎大踏步来到大帐前,想了想,欲走上前去。

侍卫忙拦住他道:豫亲王请留步!

多铎怒道:闪开!

他对帐内大喊:皇上!多铎求见!

侍卫冷冷地道:豫亲王,不可惊扰皇上!

多铎提高声音叫:皇上!多铎求见!

突然一个声音严厉地道:你想做什么?

多铎一回头,见多尔衮沉着脸,过来横挡在帐前。

多铎愣了一下,喃喃说道:我……我是想……东面前锋只给我一千人马,根本就不够,我想跟皇上……

多尔衮打断他的话:跟我说就行了,有什么必要惊动皇上?

多铎强词夺理道:跟你说也没用,你还不是听皇上的?

多尔衮忍着怒气道:你……跟我来!有话到我那里谈!

多尔衮抓住多铎手腕,多铎不耐烦地挣脱道:我不要谈!我要见皇上!这个疑团哽在我心里都快把我给憋死了!皇上到底怎么了?干嘛躲躲藏藏地不见人?你告诉我啊!

多铎说着,直往前逼近。

多尔衮冷冷地道:好,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再往前走一步,别怪我……

多铎惊异地:哦?你会怎么样?

多尔衮猛地抽出刀,冷酷地道:别怪我铁面无私,军法处置!

多铎神色大变:哥……

兄弟二人正紧张对峙,豪格率一群将领赶来,众人凌厉地逼视着多尔衮。

豪格叫道:十四叔,你挡得住他一个人,可是挡不住咱们这许多人!

多铎见状,连忙与多尔衮形成并肩抗敌之势。

多铎喝问道:豪格,你领着他们来做什么?想犯驾吗?

豪格叫道:十五叔,你正好讲反了,我们是来护驾的!

多尔衮冷静地:皇上好端端的,何需你们来护驾!

豪格:心里藏着疑团的不只十五叔一个人,八旗将领个个都忧心忡忡。

多尔衮怒叱道:决战之日就快到了,豪格,你胆敢动摇军心?

豪格冷笑道:皇上再不出现,只怕才真会动摇军心!

多尔衮逼视着豪格问:皇上最恨的就是不从军令,你可知道触犯军令的后果?

豪格咬咬牙道:任何后果我承担,只要让我见皇上!

众将领怒喊:我们要见皇上!

多尔衮怒吼道:好!我先让你们见样东西!

多尔衮取出断箭,遍示众人道:我曾在皇上面前折箭为誓,倘若无法达成任务,让任何人干扰到皇上,多尔衮自甘领死,有如此箭!

众人心中一震,都愣住了。

多尔衮咬牙切齿道:你们想见皇上,可以!不过,得先从我多尔衮的尸体上踏过去!

多尔衮威势凌厉,众人为之震慑。他将断箭往地上一扔,横刀冷傲地说道:来吧!谁要见皇上?

多铎亦抽刀凝视以待,众人沉默不语,局面僵持不下。

半晌,豪格道:十四叔,我不想为难你,只是,皇上必须现身,以定军心!

多尔衮:军心没有不定,只是你们胡乱猜疑!皇上已经拟定整体战略,大家只需各安职守、服从命令!眼下是十几年来最好的机会,要是再拿不下松山锦州,咱们还有什么脸面自称八旗劲旅、铁骑雄兵?万一因为你们的胡乱猜疑而坏了大事,皇上绝不可能饶恕你们!

多铎帮腔道:我哥说得不错!打不了胜仗,谁也没脸见皇上!

豪格忍着怒火道:好,十四叔,我们相信你,不过,等打胜了这场仗,总该让我们见皇上了吧?多尔衮:皇上见不见你们,多尔衮没有权力决定,一切听从圣旨吧!

豪格还想争辩,多尔衮已转向众人道:诸将听令!从今天起,任何人再敢擅离职守、企图惊扰圣驾,本帅一律军法处置,绝不容情!

多铎头一个高声响应,众人亦随之纷纷点头。

豪格微偏着头望向别处,强抑着不满的情绪。

夜晚,关雎宫里冷冷清清。

皇太极倚坐在墙角,目光空洞,神情憔悴,纹丝不动。

脚步声由远至近,珍哥走进来跪下,怯怯地将信封交给皇太极道:皇上,又是前线来的密报。

皇太极呆了一会儿,方接过拆看,看完,塞入怀中,一摆手道:去吧。

珍哥站起来,想了想,突然又跪下道:奴才有句话,非说不可。皇上,您不吃不喝不睡,这样是不对的,您是大清国的皇上呀!

皇太极伤感地:大清国的皇上,也只是一个凡人。也会吃不下睡不着,也会痛到没有知觉。

珍哥劝道:不行啊,多少国家大事等着您来拿主意……

皇太极灰心地:我怀疑,真有这么多大事吗?人生当中真正的大事……又是什么呢?

珍哥:皇上不能只为了失去宸妃娘娘,就……

皇太极失落绝望地:我觉得,我失去的,不只是心爱的人。青春、梦想、斗志,在我来不及察觉之前,我已经失去太多太多。海兰珠离开了我,也带走我惟一真实的快乐。然后,我该怎么办呢?孤独地活下去?可是那种孤独,漫天盖地、逼人窒息,一种真实存在却又无法理解的孤独……

珍哥:可是,朝廷上、后宫里,不满满的都是人吗?皇上还会觉得孤独?

皇太极微微苦笑道:你的话,正好印证了我的孤独。

珍哥:奴才不明白。

皇太极:去吧。人生太深奥,走过的人太多,明白的人太少。也许,我到死也活不明白。

珍哥听得茫然,只好叹口气,起身退下。

皇太极依然孤独地坐着,像一个石雕。

清宁宫暖阁里,孝端后苦恼地揉着额角,读着祭仪书,不禁皱眉喃喃道:初祭、月祭、大祭,冬至岁暮也都祭,这不成了国丧吗?太过分吧?

珍哥:皇上坚持,将来一定要这么办。

孝端后:唉!随他吧!前线密报交给皇上了?

珍哥:喳。这是第五件了。

孝端后问:今儿个那里面怎么样?

珍哥:很安静,都说宸妃娘娘在静养,没人敢接近关雎宫。只不过……

孝端后催促道:说啊!

珍哥:皇上不眠不食,已经第五天了!

孝端后忧心忡忡地:这样下去怎么得了,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啊!

珍哥:还有,宸妃娘娘……老是这么秘不发丧,也不行啊!

孝端后叹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唉!只盼着这场仗,快点儿打赢吧!

第六天夜里,关雎宫里依然一片沉寂。

皇太极倚坐墙角,目光空洞,仍然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纹丝不动。

珍哥走进来,跪下收拾未动的酒菜,忍不住拭泪,自语道:皇上不吃不睡,皇后也是这么着。

奴才瞧着心里好难受,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皇太极略略回过神来,目光有了聚焦,他掩起脸,半晌才哑声道:我瞧瞧她去。

珍哥一脸惊喜,忙头前引路。

侍女在前面打着灯笼,引着皇太极向清宁宫暖阁走来。

珍哥慌张地冲进暖阁,对正在灯下商议事情的孝端后、大玉儿道:皇后,娘娘,皇上来了!

孝端后、大玉儿一怔,忙起身候驾。等了一下,皇太极神情憔悴地出现在暖阁门口。孝端后、大玉儿呆了一下,忙上前行礼。

孝端后淡淡地:给皇上请安。

皇太极犹豫了一下,跨进暖阁。

珍哥燃起几支巨烛后,退了出去。三人就这样对峙着。

半晌,孝端后方道:皇上想必查问明白了,该怎么死,皇上吩咐吧!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