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7章 “深于情”而不“困于情”


皇太极犹豫了片刻,方艰难地开口道:是我错怪了玉儿……

孝端后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痛诉道:这会儿知道错怪了?要不是我在,她母子俩的命,就糊里糊涂给葬送了!你怎么不想想,宸妃落到这下场,是什么缘故?难道你就没有错?你一味宠她,却不教她做人处世的道理!她临死倒是悔悟了,说自己所作所为太过分,所以折了福。皇上你呢?先是不分青红皂白要杀人,然后又作践自己身子!真是……太让人寒心了!

皇太极俯首无言,满面痛苦,只是微弱地喃喃道:你不晓得,我心里……恨不得就这么……跟了她去……

孝端后大怒: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大玉儿突然开口,淡淡地道:皇上要追随姐姐于地下,倒也是痴情可感。只是不知,见了先皇,见了历年来为大清死于战场、死于劳累的长辈兄弟们,皇上……该说什么呢?

皇太极愕然,三人谁都不再言语,局面又僵住了,室内空气一片沉滞。

这时,外面鼓打二更,大玉儿向孝端后告退:姑姑早些安置,玉儿回去了!

大玉儿转身走向门口,刚要跨出暖阁时,皇太极起身叫住她:玉儿!

大玉儿回头看皇太极,目光一片冷凝,冷得他心中一寒。

皇太极歉疚地:是我错怪你了。

大玉儿不语,一蹲行礼,转身跨出暖阁,朝正殿大门走去。

皇太极走上前几步,看着大玉儿的背影越走越远,轻轻叫了一句:玉儿……

大玉儿仿佛听见,缓下脚步,但随后她咬咬牙,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

皇太极显得怅然若失。

孝端后上前,用殷切期盼的眼神看着他劝慰道:皇上,该醒醒了吧?

皇太极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没有言语。

孝端后流露出失望的神情,轻轻叹了口气。

经过几日的浴血奋战,多尔衮等人终于攻克了锦州城。

锦州城上,飘扬着满洲八旗的旗帜,在阳光下光鲜耀目。

多尔衮率多铎、豪格登上城头,极目远眺,忍不住志得意满。

多尔衮感慨道:锦州!咱们大清国想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才拿下的锦州啊!

豪格兴奋地道:皇上千里迢迢奔来前线,就是为了这一天!十四叔,我们应该恭请皇上,慰勉众军,欢庆大捷……

多尔衮:豪格,皇上已有口谕,为防有变,迅速班师,庆祝大捷等回京再说!

多铎有些不满地:还是口谕?怎么,皇上仍然不打算接见咱们?

多尔衮解释道:这次的大捷,早在皇上妙算之中,皇上接下来要筹划伐明大计,为了保持神思清明,不为此役胜负所动,因此仍旧要我……豪格怒气冲冲地抗议道:这太不合情理了!我不相信!

多尔衮冷静地:合不合情理,多尔衮没资格回答你,等到班师回京之后,你亲自问皇上吧!

多尔衮转身就走,多铎一脸困惑,豪格则咬牙气愤得不知如何发泄。

捷报很快传到盛京,这日范文程兴冲冲地来到清宁宫暖阁。他施礼后强抑着兴奋,喜道:皇后,国之大喜啊!前线传来的消息,松山锦州,都给咱们拿下了!

孝端后闻言惊喜异常,有些不相信似的问道:真的?

范文程:大捷的详情,容臣禀告皇后,最关键的一场战役是……

孝端后忙摆手阻止他道:等等!范先生,先别急着说。

范文程一怔,不明就里。

孝端后笑道:你这些话呀,很可能是救命仙丹呢!快,跟我来!

孝端后径自往外走,范文程还在发傻。

珍哥笑道:范大人,别发呆呀,快跟上去吧!

范文程回过神来,一脸困惑地随珍哥往外走。

孝端后、范文程走进关雎宫,珍哥小心翼翼地左右看看,重重关上大门。

孝端后领范文程走着,范文程远远看见墙角有个很像皇太极的身影,困惑不解。等走到近前,他看清楚了的确是皇太极,大惊失色道:皇……皇上?

范文程忙跪下,虚弱至极的皇太极仿佛这才被惊动,他缓缓转头看着范文程,神情由怔忡转为惊讶。

孝端后催促道:范先生,快说啊,松山锦州怎么了?

皇太极神情微变,他不由得关注起来。

范文程:皇上大喜!松山……锦州……都是咱们的了!

皇太极突然眼中闪过光彩,倾身向前急忙问道:快!说清楚!

范文程:兵部方才收到加急军报,在皇上的督导、睿郡王的指挥之下,前线战役大获全胜,松山、锦州相继攻克,连杏山、塔山都顺手拿下了!

皇太极喜得一拍大腿,喝声“好!”他想站起,可身体虚弱体力不支,孝端后与范文程连忙将他扶起。

孝端后喜道:真是天佑大清,皇上洪福!

皇太极终于露出微笑,随即想起一事,急忙问道:对了!洪承畴跟祖大寿呢?

范文程:他们手下的几万人马都溃不成军,走投无路,两人都被生擒。

皇太极终于兴奋得脸上有了血色,大声道:好!太好了!快命兵部传谕前线,无论如何,要将洪承畴与祖大寿,毫发无伤地押回来,不得有误!谁敢违谕,立即处斩!

范文程道:遵旨!敢问皇上,为何憔悴至此?

皇太极黯然不语,情绪又低落下来。

孝端后道:皇上,跟范先生聊一聊吧。我去交待珍哥好生守着。

孝端后说罢,转身离去。

皇太极忍不住拭泪道:我为了宸妃,披星戴月地赶了回来,却……只见到了最后一面。

范文程恍然大悟,但随即又困惑地说道:可是,前线传来的消息,为什么还说皇上……

皇太极:我回来的事,没让人知道。你瞧瞧这些密报,就能明白了。

皇太极取出七张信纸交给范文程,范文程迅速地一一阅过,逐渐领悟的神情中,有着一丝惊讶。

范文程点头道:原来是……睿郡王……

皇太极:多尔衮曾在我面前折箭为誓,要我放心地回京,他绝不会让此事有丝毫泄漏。看来,他真的是用性命在维护着我们的盟约。

范文程默默折好密报,神情感动地:皇上有睿郡王这样的兄弟,臣为皇上深感庆幸。

皇太极:我也不晓得该如何感谢他。我心里空荡荡的,什么都不能思考。甚至,觉得了无生趣。

范文程劝慰道:顿失所爱,自然会觉得生无可恋。但是皇上……

他说着扬起手中密报继续道:像这样令人感动的手足之情,不也让人生挺有滋味的吗?

皇太极虽然没有言语,但是有了一丝动容。

范文程:其实,皇上是位性情中人,倘若能够“深于情”而不“困于情”,才是大智能啊。

皇太极深思着,眉宇间沉郁稍减。

范文程:皇上为宸妃哀毁逾常,只怕她禁受不起,在黄泉之下,反而难安!况且,如今正是大清问鼎中原的关键时刻,臣请求皇上,仰体天意,自保圣躬!

半晌,皇太极终于点点头:我知道了。庄妃说得对,我要是再这么纵情任性,只怕天地祖宗,都不容我!

范文程:皇上不妨先想些有趣的事儿,如何庆祝大捷,如何封赏功臣……

皇太极:尤其是多尔衮!

范文程:那不外乎是加爵、赐封号、多给人马圈地……

皇太极想了想,下决心道:不!他的功劳,这些封赏都不够,重在物而失去情。我打算给他……他绝对想不到的东西。

范文程惊异地:哦?是什么呢?

皇太极诚恳地:是真情相款。

范文程大为困惑,不知何意。皇太极没有细说,只是微微一笑。

盛京郊野上,凯旋的清军盔甲鲜明,喜气洋洋。

全军将士拥着皇太极的楼车缓缓前行,除了多尔衮,谁都不知道里面是空的。

多尔衮守着楼车策马而行,他瞥见几个正黄旗将领骑马走向豪格密商,并不时朝楼车张望着。

多尔衮心里有数,神情警戒。

清宁宫暖阁里,孝端后与珍哥伺候皇太极穿好龙袍,戴上暖帽,皇太极精神抖擞,神采奕奕。

珍哥笑道: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皇上擒着了那姓洪的、姓祖的两员明将,倒比得了什么宝贝都欢喜似的!

皇太极欢喜地道:可不是宝贝吗?“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孝端后端详着皇太极,不禁红了眼眶,感慨地说道:总算好了!我仿佛又看见皇上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皇太极握了握孝端后的手,歉疚地一笑。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