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8章 班师凯旋险起争端


皇太极的楼车在禁军簇拥下继续行进着,多尔衮立于楼车之上,神色冷峻。

一个军兵过来禀报道:回睿郡王的话,离盛京只有二十里了。

多尔衮命令道:令各部离京十里扎营。

豪格等人接到命令很是疑惑,不禁相互问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一些豪格的亲信将官道:难道皇上到了京城,还不进京,想驻在城外?

豪格摇头道:不对,这太奇怪了?我看多尔衮要露出马脚了,传令下去,两黄旗立即围住皇上的楼车,听我的号令行事。

他的亲信将官道:喳!

这边多铎也有所行动,他自以为是地对身边亲信道:我没猜错吧!我哥终于要动手了,他是要瓮中捉鳖啊!传令,紧盯住两黄旗,向我哥靠拢,准备动手!

多铎周围的将官摩拳擦掌道:喳!

多尔衮此时还不知道军中豪格与多铎各怀鬼胎,他站在楼车上见两黄旗的骑兵疾驰而来,围住了楼车,大吃了一惊。豪格不露声色地策马与楼车并行。

多尔衮问道:豪格,你是信不过我,还是信不过皇上?

豪格答道:十四叔,明说了吧!两黄旗是皇上的亲师,忠心耿耿,护驾是本分,如果有人硬要压制,他们就会认为那人居心叵测,我是不敢阻止的。

多尔衮一笑:也好,只要你们不惊扰圣驾。尽可护驾,我不干涉。

豪格一愣,转而冷静道:多谢十四叔。

豪格的一个亲信拍马赶过来道:两白旗追来了。

多尔衮又一惊,侧头望去,两白旗骑兵,已向两黄旗靠上来。

多铎策马赶来大叫道:哥,我在这,谁敢大胆妄动,我就让他片甲不留。

豪格抽出刀叫道:来吧,老子早就在等着了!

两军对垒,剑拔弩张,气氛紧张。

多尔衮大怒:反了,谁敢犯上作乱?

豪格大叫:皇上!您要是在车里,请出面吧!否则,儿臣就要动手灭掉乱臣贼子了。

多尔衮怒道:谁敢惊扰圣驾,罪当死!

多铎叫道:谁敢伤了我哥,格杀勿论!

多尔衮也不多言,转身取弓搭箭,向多铎射去。“嗖”的一声,利箭正中马头,那马疼痛难忍,一声惨裂的嘶鸣,高高扬起前蹄,随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多铎被狠狠地摔下马去。众人愣住。一切争执都静止了,豪格、多铎、众将士均不解地望着多尔衮。

多尔衮坦然地说道:豪格,你看,这车上车下都是两黄旗的兄弟,我多尔衮只身一人,连随从侍卫都没带,若对皇上有贰心,顷刻之间就会碎尸万段。皇上确实有严令给我,请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扰乱圣心。多铎,你听着,再敢胡言乱语,我亲手杀了你!

众军肃立,无人敢言。豪格看着神色坦然的多尔衮,大惑不解。

多铎从地上爬起,看了看旁边被射死的心爱战马,神情像做了场噩梦。这时一匹快马飞奔而来,是一位禁军军官。

那禁军军官:禀报睿郡王,皇上有旨,大队人马在离京十里处驻停。

众人面面相觑,又奇怪地议论起来。

多尔衮怒拔宝刀呵斥道:你是什么人?敢胡言乱语?皇上就在车里,何来你传旨?

这时又一匹快马飞奔来,马上那人高叫:圣旨到!

一连串的快马传旨连多尔衮都傻了……

离盛京十里处,搭着一个木制平台。平台周围旌旗招展,仪仗整齐,皇太极端坐台上,威武神气,文武百官分立两旁。

皇太极向远处眺望,他猛站起,神色激动地走下平台,迎上前去。

只见多尔衮飞奔而至,跪拜道:皇上……

皇太极急忙扶起他,欣喜道:十四弟,起来,快起来!

皇太极携着多尔衮的手同登平台,朗声对众人道:此次锦州大捷,朕因患疾返京,前线诸事由多尔衮一力承当,建旷世奇功,忠勇可嘉!

多尔衮忙跪下高声说道:这次胜利完全归功于皇上深谋远虑,事先早已拟定作战方略,臣只是依命行事,万万不敢,贪天功为己有!

皇太极赞赏道:居功自谦,更是美德。好!好啊!睿郡王,不,和硕睿亲王!朕……复了你的爵位吧!起来吧!我的好兄弟!

皇太极亲手扶起多尔衮。

这时豪格奔上台,跪下道:皇上,儿臣差点儿错怪了和硕睿亲王,请皇上治罪!

多尔衮急忙对皇太极道:皇上,万万不可,肃亲王忠心护驾,臣领旨在身,不敢相告,他何罪之有?

豪格向多尔衮道:十四叔,侄儿不恭,多有得罪,怎么罚,我都心服口服……

多尔衮真诚地:贤侄,你我都是皇上的重臣,忠君之事,才是天下头等大事……

皇太极高兴地:好!说的好!朕今天高兴啊!太高兴了!有如此忠臣良将,何愁我大清,不能入主中原啊。

文武百官同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翌日,多铎把多尔衮拉到郊野,气呼呼地与他清算以前的一些账。

多尔衮的解释让多铎怒火越烧越旺,他愤怒地当胸猛推多尔衮,叫道:我对你太失望了!你居然为了他……欺骗我!

多尔衮坦然道:为了严守机密,我不得不这么做!

多铎不屑地:机密?有什么了不得的机密?说是旧病复发才回来,呸!谁不知道他是为宸妃!

多尔衮:不管是为什么,他都已经心浮气躁六神无主,我认为他非走不可,否则对战事反而有害!

多铎:他走了,你不是正好可以趁机打击他吗?你却还帮他隐瞒!

多尔衮:我打击他,损失的是谁?是大清!咱们渴望了十多年的辽东大捷就近在眼前哪!这次精锐尽出,要是都还打不赢,对民心士气会有多大影响?还要再白白牺牲多少将士们宝贵的生命?你想过没有?

多铎质问道:那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到底谁是你亲兄弟?是他还是我?难道……你……你忘记仇恨了?被他笼络了?还是变成胆小鬼了?我真被你气死了!

多尔衮:你也想想你的脾气!要是当时我告诉了你,你不坏了大事才怪!

多铎语塞,他喘着气,悻悻然道:我承认,当时要是知道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不放过他!可是,那也是他自己不对啊!哼!巴巴地赶了来,眼看就要一决胜负,却为了一个女人,不顾战机,掉头就走!

多尔衮:其实,皇上也可怜。

多铎瞪起了眼睛道:你说什么?他可怜?

多尔衮:你要是看到他当时的神情,你也会这么感觉。威严至尊的皇帝,一牵挂心爱女人的安危,也不过和凡人一样软弱啊。

多铎沉默了一会儿,冷笑道:他还骂我“重女色轻手足”呢!要是他以后还敢拉下脸,对咱们又骂又罚,我就拿这件事情堵他的嘴!

多尔衮微微叹口气,轻声道:你不会明白的。

崇政殿里,阶下除了多尔衮冷静不语之外,众人皆不满地议论纷纷。

硕托:皇上,究竟为什么不让咱们杀了祖大寿?像他那种三心二意、说话不算话的小人,留着有什么用!一刀砍了他脑袋,还算便宜他!

豪格也道:皇上,不杀祖大寿,何以告慰大凌河外八旗将士的英灵?

此言一出,立刻有人出声附和。皇太极手一抬,众人才静下来,威严地说道:明朝虽是庞然大物,朕仍然决心,战而胜之、取而代之!不管要花多少年,此志不遂,誓不罢休!

众人兴奋地齐声欢呼:誓不罢休!

皇太极继续道:决心是一回事,如何成功是另一回事。如今大清最需要的是人才,无论是谋士、能臣、战将,无论是满人、汉人、蒙人,只要是肯为大清效力的人才,朕都视若珍宝!

众亲贵大臣闻言暗暗沉思,心头都有危机意识。

皇太极:像祖大寿这般智勇双全的战将,倘若真心归降大清,便是朕求之不得的人才!杀了他?

说道这,他停顿下来,摇头微笑道:不,朕等了他十几年啊!他要是宁死不降,那是大清没福;只要他肯降,朕会像曹操对待关羽那样,封赏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杀他!

多铎道:皇上,关羽终究还是过五关斩六将,回到刘备身边去啦!

皇太极看着多铎微笑道:很好,《三国演义》你读熟了!不过多铎,你别忘记,刘备待关羽是亲如手足,而崇祯皇帝对待他的臣下,又是什么光景?

众人沉思,静默无语。

皇太极这才站起来,得意地微笑,缓缓道:祖大寿跟洪承畴这两位贵客,一个是旧遇,一个是新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睿亲王,陪我去见见他们!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