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0章 美人计


范文程走到囚禁洪承畴房屋的窗棂外,借着缝隙偷偷观察着洪承畴,对他的气节心中钦佩。

洪承畴磨好墨,拿起羊毫笔,饱蘸浓墨。他面对桌上的纸,定了定神,姿态端正,开始缓缓下笔写出工整的字迹:“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洪承畴起初还慷慨激昂,一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气势,可写着写着,情绪发生变化,有些悲观失落,写到最后,他已是神情浮躁,凝眉叹息了。在窗缝外偷窥他的范文程,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

多尔衮依计而行,他和蔼可亲地来到洪瑞身边。

洪瑞抬头见到威风凛凛的多尔衮,忙伏在地上,颤抖地道:小人洪瑞……见过王爷!

多尔衮笑着道:起来说话!

洪瑞颤着身子爬起,低头敛手。

多尔衮问:我问你,你伺候洪大人多久了?

洪瑞不敢直视多尔衮,低头道:将近二十年了!

多尔衮感叹道:洪大人一心想做忠臣,你跟了他这么久,洪大人一死,你少不得也要做个义仆,跟他升天去喽?

洪瑞吓得慌成一团,颤声道:小人……家有老母妻儿要养活,不想随洪大人……升天啊!

多尔衮嘴角露出一丝笑:这不是你想不想的事儿!我们大清有个殉葬的风俗,主子死了,总要最得力的奴才跟去伺候,也不枉主子疼他一场。

洪瑞吓得磕头如捣蒜,哭求道:求王爷开恩,免了小人一死。小人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王爷活命之恩。

多尔衮:瞧你也怪可怜的,本王指点你一条明路。你要是不想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根本让你主子不要死!

洪瑞激动地:王爷,怎么才能让我主子不要死?请再指点小人一条明路。

多尔衮微笑道:那……你可要老实回答本王的问题。

洪瑞急赤白脸地:一定一定!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多尔衮沉吟了一会儿道:那我问你,你家大人,可有令他惧怕的人?

洪瑞:大人一怕大明皇帝,二怕家里的老夫人。

多尔衮:大明皇帝在北京,请来老夫人也是缓不济急。那么,本王再问你,你家大人可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比方说,有人好赌、有人嗜酒……

洪瑞忙道:喔,有,有!不过,小人不敢说。

多尔衮冷笑道:怎么,不想要脑袋了?

洪瑞急忙道:想!想!可是……王爷千万别说是小人透露的。

多尔衮:知道了,快说吧!

洪瑞:我家大人喜欢……喜欢女人!喔,还得是漂亮女人!

多尔衮点点头,满意地笑了。

皇宫书房里,皇太极听完范文程、多尔衮的报告,兴奋地大声笑道:漂亮女人?那太好办了!

范文程凝神一想,启奏道:皇上,臣倒觉得这事儿……并不容易办啊!

多尔衮奇怪道:怎么呢?你不是说,洪承畴写《正气歌》,前半工整,后半潦草,显示他无法坚持一贯;这时再加上美人计,还不能见功吗?

范文程:美人计,是对症下药的好计。不过,这计中的美人,可难寻了!

皇太极笑道:怎么会呢?宫里头多的是,要出色的,挑上十个八个也不难!

范文程正色道:这条计策,必须趁人不备,一击成功。若是一击不成,反而令对方知道我们找出了他的弱点,那么这一计,就再也不管用了。

皇太极点头道:这话不错。那他就会死硬到底,不肯再放下那个“道学”盾牌了。

范文程:皇上圣明!所以臣说这计中的美人难寻,因为她得有一击成功的本事,若是一击不成,反而令洪承畴起了戒心……

多尔衮:范先生,就不要卖关子了,咱们大清上下还挑不出个国色天香的美人,不成了笑话吗?

范文程:说是“美人计”,其实关键不在色,在气度上。你想这洪承畴固然好色,那明朝美人还少的了吗?可以说是“阅尽春色”,因此我们请出的美人首先要气度非凡,分寸得当,不媚不俗,还要能言善道,审时度势,施之以情,晓之以理。比起这自命不凡的洪承畴,还要更高一筹,才能令他心服口服,踩梯子下房。

皇太极点点头:这么一说,难!是难!

多尔衮笑道:要真有这等人才,还用咱们找?老早有人选进宫了。

皇太极突然叫道:哎啊!眼前倒有一个人……

多尔衮忙问:谁啊?

皇太极看了他一眼,沉吟不语,自个儿在心里暗自盘算,这事儿需要与孝端后商量。

夜晚,皇太极来到清宁宫暖阁,他思忖再三,决定让大玉儿去说降洪承畴。

孝端后听了皇太极的话,先是一怔,然后失笑道:你是说……玉儿?这……这怎么行呢!

皇太极:原是跟你商量嘛!你不晓得,那洪承畴对大清来说,真的很要紧!万一饿死了他,到哪儿再寻这样的人才?

孝端后试探着道:那,您自个儿跟玉儿商量去!

皇太极面有难色:我……

孝端后:皇上的难处我明白。这话您开不了口是吧?

皇太极叹道:是啊,对她,我是有愧于心。我怕碰钉子。

孝端后为难道:连皇上都开不了口,怕碰钉子。那我就更不行了!

皇太极叹了一口气,神情很是无奈。

孝端后瞥了他一眼,心中不忍,半晌才道:要不,皇上先探探她的口气吧?

深夜,范文程悄悄来到睿亲王府。一进府门,他就听见了清脆的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想起睿亲王的这个嗜好,他就哑然失笑。侍女想前去禀报,范文程摆摆手,轻手轻脚地向多尔衮的马厩走去。远远地他就瞧见多尔衮正在给心爱的坐骑钉马蹄铁。

范文程笑着过去见礼,与多尔衮寒暄聊天。

范文程道:皇上是想,如果他说服不了庄妃娘娘,就打算请皇后再试试……

多尔衮原本脸上挂着笑,听了这话突然将手中的工具一扔,站起身,气急败坏地道:这算什么馊主意!要玉……要庄妃去劝降?她……她是皇上的妃子啊!这么做太有伤国体了!

范文程劝慰道:王爷别急,这事自然不能“弄假成真”!得趁着洪承畴心旌动摇的时候,便趁虚而入降服他!只要不弄假成真,便说不到有伤国体。

多尔衮气哼哼道:纵然如此,总是有损颜面。算了,别用什么美人计了!国家大事咱们来想法子,怎么能让一个弱女子去承担!

范文程神情庄重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洪承畴是咱们入主中原、安定天下的关键,听说庄妃娘娘最肯顾大局,为了大清的前途,只有……

多尔衮生气地打断道:等等,难道就找不出别人可去吗?

范文程:庄妃娘娘向被誉为“满蒙第一美人”,难得又读书知史、见解不凡。听拙荆言道,娘娘最可贵的是性情温婉,令人一见,如沐春风……

多尔衮又一次打断道:范先生,你说得都对,我也不得不承认,从你说的条件来看,庄妃娘娘似乎是最恰当的人选,可是……

多尔衮话没说完又坐下,重重地钉着马蹄铁,不满地道:反正,这是最糟的馊主意!

范文程推心置腹地:王爷,我就是怕你跟皇上又冲突起来……

多尔衮肯定地道:不会的!因为我知道,庄妃娘娘绝对不可能答应!

冬天的皇宫花园里,银装素裹,玉树琼楼,一片妖娆。皇太极与大玉儿边聊天边散步,犹豫再三,他向大玉儿说出了想对洪承畴使用“美人计”的事儿。

大玉儿闻言猛一回头,看着皇太极,仿佛无法置信。好半晌,她才用重重的语气问道:这是……皇上的圣旨?

皇太极尴尬了一会儿,方道:也不是什么圣旨,我一点也没有逼你的意思,不过是与你商量……大玉儿凝视着他,又缓缓转头,看着眼前白雪皑皑的园景,突然轻声道:皇上第一次遇见海兰珠姐姐,就是在这儿吧?

皇太极一听海兰珠的名字,心中如遭重击,眼神中闪过一抹痛苦。

大玉儿:假设皇上想到的人选,是海兰珠姐姐,您会不会也去“商量”?

皇太极神色愕然,哑口无言。

大玉儿苍凉地一笑,忍住泪水,缓缓道:我还不至于傻到要跟姐姐比较自己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我不埋怨被冷落,也不怕被误解,我只求平静度日,只求保留一个人最起码的尊严。

大玉儿说完,缓缓背对皇太极离去,走了几步,回头平静地道:如果皇上不过是商量,请恕奴才胆小无能,实在不敢揽下这桩差事。

大玉儿说完,掉头离去。

皇太极低下头,来回踱着步,难过而懊恼。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