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11章 意料之外


夜晚,永福宫寝殿烛光如豆,温馨安静。

大玉儿凝视着床上睡着的福临,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怜爱。

苏茉尔为大玉儿奉上手炉,轻声道:其实格格,这件事既不会弄假成真,又不会传出去,何妨试一试?就像那什么唐三藏收伏了孙悟空那样,多有趣啊!

大玉儿瞪了苏茉尔一眼道:你呀!好管闲事的性子什么时候才改!

苏茉尔:这怎么叫闲事!

大玉儿教训道:不该你管的就叫闲事!洪承畴降不降,自有外头爷们儿想办法,咱们只关起门来过日子!

苏茉尔辩解道:不是,格格,我想啊,如果这事儿办成了,等于立下大功,格格在皇上心目中的分量,不就……

大玉儿打断她的话:我早就不在乎了!

苏茉尔:您不在乎自己,总要在乎九阿哥!

大玉儿:算了!我们母子只要平平安安,夫复何求!

苏茉尔不以为然,正想再说,李嬷嬷突然出现在寝殿门口。

李嬷嬷施礼道:奴才给娘娘请安!

大玉儿点点头:喔,你回来了?

李嬷嬷进来,跪下道:多谢娘娘开恩,放奴才回去探视婆婆。

大玉儿亲切地:宫里虽有宫里的规矩,有些事也可酌情来办。你婆婆好些了吗?

李嬷嬷:多谢娘娘垂问,奴才婆婆的病情好多了。

大玉儿:那就好,免得你悬心。

李嬷嬷凑近大玉儿,低声道:娘娘,睿王爷要我传个口信。

大玉儿一怔问道:睿王爷?

李嬷嬷:奴才不知来龙去脉,不过是照睿王爷吩咐,传那八字口信。

苏茉尔忙问:哪八个字?

李嬷嬷:我不忍心,你不要去!

大玉儿一怔,与苏茉尔面面相觑。

大玉儿正与苏茉尔说着话,孝端后派来一个贴身侍女请她过去商量要事。

大玉儿一进清宁宫暖阁,孝端后就将身边的人都支了出去。

大玉儿往炕沿坐下,赔笑道:姑姑有什么要紧事对我说啊?还得把人都遣开?

孝端后显得忧心忡忡,想了想,道:皇上为了洪承畴,可以说是寝食不安。我就纳闷啊,可皇上说了,洪承畴是独一无二的人才,他降不降,事关咱们大清的前程。如今那人已经三天粒米未进,真要饿死了他,我看皇上也得吃不下饭。

大玉儿为难道:可是姑姑,皇上说的那法子……

孝端后无奈地:我知道委屈你,可是皇上心里又何尝好受!也是无可奈何,数来数去……只有你,玉儿,只有你去才行啊!

大玉儿叹道:唉!要我对那人“诱之以色、动之以情、说之以理”,我也实在没有把握办得成啊!万一反而坏事,岂不成了我的罪过?

孝端后:你尽力去试一试,成不成,没人会怪你!

大玉儿语气委婉但神情坚定地:可是姑姑,我会怪我自己的。

孝端后接不下去话,一脸无奈。

大玉儿告辞而去。

皇太极从里屋走出来,他神情凝重地:真没想到啊,她一向很听你的话……

孝端后:要是情理上讲得通,她自然听话。可这件事,既不近情,又占不住理。我看,皇上还是另想法子吧!

皇太极苦笑:要是能另想法子,也不会出此下策了!

孝端后:反正啊,听玉儿的口风,是一滴水也泼不进,她不可能答应的!

皇太极沉思片刻,下定决心道:那么,就得想出一条……非常之计了!

孝端后:哦?您有法子?

皇太极:这条计,叫做“欲取先予”。我要给她一个出乎意外的莫大恩典,让她不能也不愿拒绝,于是,她就只好拿我想要的东西回报我了!

回到永福宫寝殿,大玉儿心潮起伏。她走到床边,借着烛光慈祥地凝视着熟睡的福临,帮他掖好被子。端详着心爱的幼子,大玉儿神思恍惚起来。这时,大玉儿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她抬起头看,皇太极神情有些尴尬地出现在门口。

大玉儿怔住,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皇太极轻轻地走到床边,倾身看着熟睡的福临,轻声道:福临睡着了?

大玉儿点点头:嗯。

皇太极叹道:这孩子,生就有福气的模样。玉儿,他长得像你。

大玉儿微微苦笑道:是吗?

皇太极偷窥大玉儿的反应,大玉儿神情镇定自然。

坐了片刻,大玉儿吩咐苏茉尔献上茶。

皇太极接过来喝了一口道:你姑姑没口地夸福临这孩子聪明,将来我为福临请个好师傅,再加上你这样的好母亲,不成才也难。

大玉儿淡淡一笑道:福临还小呢,以后怎么样,谁知道呢?

皇太极:我知道!福临他会是……

皇太极故意把话停住,然后观察大玉儿的神情,一提到爱子,大玉儿注意力果然集中起来,她忍不住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皇太极。

皇太极郑重地:大清国的皇太子。

大玉儿十分震惊,诧异地看着皇太极,好半天方道:皇上……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皇太极:不只是想法,我正打算这么做。

皇太极说着取出一张纸,递给大玉儿,大玉儿接在手里忙细看,嘴里不禁念出声来:皇九子福临……身份贵重……特立为皇太子……

皇太极严肃地:这是我命内院拟写的旨稿,已经用了印,明天一早,就将成为明发上谕。

大玉儿心乱如麻,思忖再三道:皇嗣事关重大,请皇上三思。

皇太极:那怎么行!我心意已定,绝无更改!

大玉儿忧虑道:可是,论长、论贵、论贤,福临都没资格……

皇太极:论什么也没用!光凭福临的母亲是你,他就有资格!

大玉儿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平静地道:多谢皇上抬爱,可是,我这个母亲,并没有好到足以压服众议。为了避免争执,还是请皇上三思。

皇太极做出沉思的样子道:这倒是……必须顾虑。不过,立福临为皇太子,我确实心意已决,不如这样吧,咱们想个好法子,怎么去压服众议。

大玉儿诚挚地:立福临为皇太子,不合祖宗的规矩,太难办了,我看还是……

皇太极打断她的话道:难办,并不表示一定办不到。也许,我能找到一个特殊的理由。

大玉儿困惑地:特殊的理由?

皇太极凝视着大玉儿道:比方说,福临的母亲……也就是你,对大清建有奇功……

皇太极说着,用冷眼观瞧大玉儿的反应。

大玉儿逐渐领悟了皇太极的话外音,凄凉地一笑,淡淡说道:什么样的奇功呢?

皇太极:比方说……

大玉儿接过话道:比方说,劝降洪承畴?

皇太极颔首道:比方得好!这的确是奇功一件!

大玉儿点点头:我明白了。

皇太极惊疑地:你……明白了什么?

大玉儿冷冷地:讲穿了,皇上是在跟我开价码,做买卖!

皇太极一怔,脸上的笑容消失,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这叫什么话!我岂会拿皇太子之位开玩笑!这事关大清前途啊!

大玉儿冷峻地道:好,不管是不是,总而言之,皇上,我也心意已决,我根本不愿想什么法子去压服众议,所以福临没资格当皇太子,请皇上收回成命!

皇太极沉下脸,看着大玉儿,他沉思好半晌,咬咬牙,下决心道:好!我也告诉你,不管你同不同意,福临……我立他是立定了!明天,你等着看明发上谕吧!

皇太极说罢转身要走,大玉儿连忙跪下道:皇上开恩!

皇太极得意地微微一笑,转身看着她,柔声道:玉儿,我要立福临为皇太子啊,这份恩典……还不够大吗?

大玉儿内心激烈地挣扎着,她喃喃道:皇上……是非逼我不可?

皇太极:想法子去压服众议,不也是为了福临将来好吗?该怎么做,都在你,我怎么会逼你?

大玉儿凄然一笑,神情中有些悲愤地道:好,我愿意去……劝降洪承畴!

皇太极喜出望外地问道:真的?你愿意?

大玉儿郑重地:我只有一个条件。

皇太极忙道:我连大清的未来都送给福临了,还有什么不肯给你的?快说吧!

大玉儿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什么也不想要,只求皇上……收回成命,不要立福临为皇太子!

皇太极大吃一惊,愣在那里,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