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1章 大玉儿不辱使命


窗外范文程、皇太极闻言面色微变,多尔衮更气得差点要冲进去,咬咬牙终于忍住。

大玉儿回身挣脱,泪眼盈盈道:经略有惜玉之心,小女子岂无怜才之意?只是,经略一心求死,以后……我怎么办?唉!我看,我还是走吧!

大玉儿叹了口气,抽身便走,洪承畴情急之下抓住大玉儿的手,求道:姑娘留步,可怜我将死之人,请多陪我一会儿,跟我说说话!

大玉儿娇嗔道:说话可以,不过,不许再动手动脚的啊!

洪承畴放开她,苦笑着点点头:好好好!唉!临死之际,能饱餐秀色,也好!

大玉儿娇笑道:我就知道,洪经略毕竟是读圣贤书的君子。只不过……

洪承畴忙问:只不过什么?

大玉儿:听说圣贤书上有一句话,叫“民为贵,君为轻”,是不是啊?

洪承畴点头:是,你记的不错。

大玉儿失笑道:喔,瞧我,经略是两榜进士,我还在这儿“孔子门前卖文章”!不过,我觉得那句话很有道理哪!君,只有一个人,是好是坏,没准儿!而民呢,可是千千万万善良安分的老百姓啊!请教经略,如果到了不可兼得,只能选择其一的关头,是宁可负君,还是宁可负民呢?

洪承畴迟疑着:这……

大玉儿叹道:唉!可惜我只是个小女子,不是洪经略。

洪承畴问道:倘若你是我,会怎么做呢?

大玉儿:倘若我是经略,便会暂舍忠君之名,宁取爱民之心。皇上如此看重经略,经略如果能帮助两国谈和交好,就此消弭战祸,岂不是功德无量?到那时候,天下人谁不敬重您的苦心?

洪承畴怔怔听着。这时,梁上的燕巢中落下一块燕泥,沾在他肩上,他一面怔怔地想着,一面下意识地小心拂去燕泥。大玉儿将这动作仔细看在眼里。

半晌,洪承畴方沮丧地长叹道:唉!说再多也没有用。横竖我一时半刻就要死了!什么平生志向,什么千秋功业,一壶毒酒喝下,就一死百了,再也没有希望了!

突然,大玉儿掩口娇俏地笑了。

洪承畴不解地问:姑娘笑什么?

大玉儿笑着道:哪儿来的什么毒酒啊!您方才喝的是千年老山人参熬的汤,一碗喝下去,少说也有五六天可活命呢!

听到这话,洪承畴如遭青天霹雳,脑中一片轰然,惊怒地大声问道:什么?你……

大玉儿微微一笑,轻移莲步走到门边,出门前回眸一笑道:小女子真的是一片慈悲心肠,将来啊,你就知道了!

大玉儿闪身出门而去。洪承畴追上去,门已上锁,他大力敲门,吼道:回来!姑娘!你回来!

洪承畴停下动作,心中惊疑,神色阴晴不定。他愤怒羞悔得差点晕过去,不是因为受骗,而是因为心中不自觉涌起的死里逃生的喜悦。

洪承畴怔怔地自言自语道:这位姑娘,她到底是谁?

窗外,范文程、皇太极相视一笑。多尔衮喘口气,一颗心落了地,暗谢神明保佑!

夜里,皇宫书房里亮着灯光,屋外传来打更之声。

大玉儿低着头沉思,皇太极走过来握住她的手,神情感动,却又难以启齿。他神色复杂地喃喃道:玉儿,辛苦你了!

大玉儿淡淡地:玉儿只盼达成使命,不敢居功。

皇太极笑道:洪承畴他一时可死不成了!

他忽然想到什么,担心地问道:唉呀!倘若过了这一时,他还是要死呢?

大玉儿肯定地说道:他不会死的。

皇太极诧异地:你怎么知道?

大玉儿郑重地:连梁上落下一块燕泥,他都要小心地拂去。他对一件衣服尚且如此爱惜,何况是他的性命?

皇太极点点头:嗯,你说得不错。

大玉儿继续道:他心里已经有八分动摇了,只是没有台阶下。如果皇上能待之以殊礼,他就降定了!

皇太极满意地大笑起来,半晌方笑道:玉儿,你不但是“满蒙第一美人”,而且是“后宫第一谋士”!

大玉儿淡淡地:皇上谬赞了。玉儿只不过是在皇上身边多年,耳濡目染,学了一点皮毛罢了。

皇太极闻言,似觉话中有话,有些尴尬,他试探地问:玉儿,你不会怪我吧?

大玉儿沉默不语,好半晌,方勉强一笑。皇太极感激地握紧她手,将她搂入怀中。

皇宫崇德殿,庄严肃穆。

皇太极威严地坐在大殿宝座上,多尔衮站在宝座一侧。

两个侍卫将挣扎不已的洪承畴拉到御阶前,洪承畴昂首站住,桀骜不驯地怒瞪着皇太极。

多尔衮皱眉不悦,戟指怒道:见了皇上,为何不跪?

洪承畴瞪多尔衮一眼,重重哼了一声,扭头看别处。

多尔衮怒吼道:洪承畴!你……

皇太极做了个手势阻止道:十四弟!

这时,大玉儿从宝座后面走出来,站在宝座另一侧,无比雍容华艳。

大玉儿微笑道:洪经略,我亲手熬的参汤,味道还不错吧?

洪承畴转过头看着她,大惊失色,瞠目结舌:姑娘,是你!

多尔衮呵斥道:不准对庄妃娘娘不敬!

皇太极和蔼地:这位是朕的永福宫庄妃,你们不是见过了吗?

洪承畴涨红了脸,凝视着大玉儿,他的眼神里,糅和着惊讶、恋慕、羞愧、埋怨……十分复杂。多尔衮看在眼里,心中大为不悦。

皇太极笑了笑,站起身,步下台阶,走到洪承畴面前,打量着洪承畴。洪承畴不禁低下头去。皇太极仍和蔼地微笑道:春寒料峭,洪经略征衣单薄,千万别受凉了。

说着,皇太极解下自己身上的貂褂,披在洪承畴身上,洪承畴一怔,十分感动,又见皇太极诚恳地凝视着他。洪承畴低下头,下意识地伸手抚着貂褂出神。

大玉儿催促道:洪经略,别再犹豫了!

洪承畴低着头,沉思半晌,叹了口气,单膝跪下道:皇上……真乃明世之主!

皇太极满意地笑了,将洪承畴扶起,诚恳地凝视着他。

洪承畴发誓道:罪臣以败军之将,蒙皇上不杀之恩,愿降大清,为皇上肝脑涂地。

皇太极喜道:朕得洪先生相助,如虎添翼,愿我君臣同心,共创盛世!

多尔衮见此情景很是不快,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有,大玉儿微微叹了口气。

盛京郊野,空气清新,绿树茂盛。

皇太极兴致颇高,一马当先,在原野上飞奔,大玉儿与多尔衮紧随其后。

皇太极在一个山冈上驻马观赏如画的风景,大玉儿、多尔衮随之赶到,停下马来。皇太极神采飞扬,拿起皮袋喝了一大口酒笑道:好酒!今日收伏了洪承畴,朕实在太痛快了!哈哈哈……多尔衮有些不悦地道:皇上待洪承畴,好得太过分了!

皇太极一笑道:十四弟,我们千辛万苦,连年征战,为的是什么?

多尔衮答:自然是想入主中原,夺取明朝的天下。

皇太极又问:可是,中原如此之大,山川道路风土人情,是你清楚还是我熟悉?

多尔衮:咱们又没进过关,哪儿晓得呀!

皇太极:那就是了!玉儿,记不记得,先帝在萨尔浒那一仗,是怎么赢的?

大玉儿笑道:皇上讲过好多回了!

皇太极故意严肃地说道:那你说,考考你的记性。

大玉儿想了想道:萨尔浒那一仗,汉人的将领杨镐是南方人,不熟悉北方的地理、气候,没料到河水结冻,冰上可以跑马,这才让我军占得先机。

皇太极点头:同样的道理,一入中原,我们都是瞎子,可那洪承畴是南方人,在北方做官,中过进士,又四方征战,中原的形势民情,他大多了然于胸,一旦入关,有他来替我们领路,十四弟,你说我该不该高兴?

多尔衮点点头,若有所悟,皇太极笑着又喝了口酒道:玉儿,招降洪承畴,你是功不可没。

他说着亲昵地拍拍大玉儿的脸,开玩笑道:我看,与其说他降的是大清,不如说他降的是你呢!

大玉儿嗔怒道:皇上醉了,尽爱说笑!

多尔衮很是尴尬,一阵心痛,扭过头去不看他们。

大玉儿偷窥到多尔衮的神情,伤心地低下头去。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