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3章 暗流涌动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大玉儿以身相许,劝降洪承畴的事已成为宫中公开的秘密。孝端后听到耳朵里很是恼怒,但又无可奈何,她担心大玉儿会受不了。这日,她来到永福宫暖阁劝慰大玉儿。

孝端后拍拍大玉儿的手,懊恼地叹气道:唉!是谁漏了口风?明白内情的不过这么几个,都不会呀!不知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把蛛丝马迹凑在一块儿,胡说八道,暗中宣扬。

大玉儿却很平静,一副洞彻世情的神色:姑姑,别猜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孝端后烦恼地流泪道:真是糟糕!怎么办呢?又不能贴张告示,也不能逢人就解释。

大玉儿反过来安慰她:这种事儿是越描越黑。不要紧的姑姑,我可以装听不见,装听不懂啊!人家传得腻了,自然就停了!

孝端后拭泪道:只是,太委屈你了。

大玉儿微微一笑:没事儿,玉儿……早就习惯了!

大玉儿的神情,令孝端后又难过得低头拭泪,半晌,方道:经过这件事,皇上总看见你的真心了吧?从今以后,他会像从前一样,对你……

大玉儿打断她的话:姑姑,您不明白。从皇上开口要我劝降的那一刻起,玉儿之于皇上,便只可为臣、难以为爱了。

孝端后怔住,不知说什么。

窗外屋檐下,溶雪滴滴落下来,似泪一般。

转眼两年过去,七岁的福临和贵太妃五岁的儿子博果尔都已茁壮成长,像两个活蹦乱跳的小马驹。他们小哥俩经常一起玩耍,这日他们又缠着侍卫带他们到郊外来玩儿。春日的郊野,山林蓊郁,溪水潺潺,风光明媚。

几个侍卫将两匹小驹带到福临、博果尔面前,小哥俩兴奋地上前抚摸着马。

突然,博果尔看见远处一骑奔来,便大叫起来:福临哥哥,你看!大哥来了!

只见豪格单骑驰来,马术了得,飞驰急转,控缰自如。

福临、博果尔睁大了眼,神情赞叹而艳羡。

豪格驰至福临、博果尔身边,飞身下马,小哥俩抓着豪格直喊:大哥教我!先教我!

豪格大笑,一面将福临、博果尔先后抱上小马驹,一面叫道:福临,博果尔,来,大哥陪你们练练骑马。

豪格一面让他们抓好缰绳、纠正姿势,一面道:别紧张,用你的信心,用你的动作,告诉马,你非得听我的话不可!

豪格轻拍一下小马驹,喊声“走”,小马驹轻快地走起来,小哥俩既紧张又兴奋。

豪格骑马跟在一旁道:放心,大哥护着你们!

小哥俩大喜,轻踢马腹,小马驹缓缓跑起来,豪格微笑着紧紧跟随。

皇宫御花园中,春花灿烂,福临与博果尔在比赛踢毽子,又笑又闹,分别照顾他们的李嬷嬷、赵嬷嬷,在旁紧张地守护着。

不远处苏茉尔大声喊:九阿哥!十一阿哥!快来吃点心!

福临、博果尔闻唤,争先恐后地向花园暖阁跑来,李嬷嬷、赵嬷嬷匆忙跟上,生怕有半点闪失。

皇太极、孝端后、大玉儿、贵太妃有说有笑地环坐一起,侍女在一旁伺候着。这个小型家宴,气氛十分愉快。

福临、博果尔奔过来,扑到皇太极身旁,皇太极乐得合不拢嘴。

福临告状:皇阿玛!博果尔他抢我的毽子!

大玉儿忙道:福临,你是哥哥,要让着弟弟!

福临听话地:知道了,额娘!

博果尔叫道:哥哥,那我要苏茉尔给你做的那个五色羽毛的毽子!

贵太妃轻轻拍了拍博果尔,微嗔道:你呀!打蛇随棍上!

孝端后正色道:你们两个,别成天顾着玩儿,就快要上书房了!

皇太极不以为然地:等过了今年夏天,再请师傅!秋高气爽,正是读书的时候。

福临天真地道:额娘就是我师傅啊!

皇太极笑着问:是吗?额娘教了你什么?

福临得意地:额娘教我国书(指满文)、蒙文、汉文,还有唐诗呢!

皇太极饶有兴致地:哦?那皇阿玛考考你,如今是春天,背一首春天的唐诗我听听!

福临:喳!皇阿玛。

福临走开几步,背着手想着走来走去。众人见他那模样,都不禁笑了。

福临背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皇太极、孝端后都惊讶地笑了,贵太妃亦勉强一笑。

福临回头笑道:皇阿玛,儿子背得对不对啊?

皇太极笑道:对,对,背得好!

大玉儿不敢丝毫得意,苏茉尔却暗中对福临笑着竖起大拇指。

孝端后笑道:福临真聪明!这诗仿佛不错,什么鸟啊、花儿的!瞧这孩子,奶声奶气的,念出来还真好听!

皇太极突然心中闪过一阵黯然,忍不住喃喃道: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孝端后、大玉儿互望一眼,知道他想起了海兰珠,都不说话。

善于察颜观色的苏茉尔忙道:皇上,九阿哥背得好,该赏他点儿什么吧?

皇太极回过神来,勉强笑道:当然,该赏!

他拉过福临,想了想道:这么着,皇阿玛赏你一副角弓短箭,那是皇阿玛小时候,第一回行围打猎用的,还射中了一头獐子呢!

大玉儿忙劝阻道:不行不行,这赏得太重了!我记得那是先皇御赐的。

贵太妃话中有话地笑道:妹妹就让福临收下吧!皇上也是一番勉励的意思。毕竟,武功骑射才是祖宗的根本!像我们博果尔,从小体气壮,随着豪格习射,连豪格都夸他呢!

博果尔得意地:是啊!大哥说我臂力不差哟!皇阿玛,我射箭中过三回鹄!

贵太妃一脸得意,故意问:真的啊?那九哥哥呢?大哥也有夸奖他吧?

博果尔眨着眼道:大哥说,九哥哥臂力还不如我……可是巧劲儿用得比我强多了!他都中过十回鹄了!

皇太极笑着点点头。贵太妃不想反蹭了一鼻子灰,讪讪地说不出话。孝端后和苏茉尔心中暗笑。大玉儿连忙搂过博果尔来,温柔笑道:博果尔,你比九哥哥还小两岁嘛!等你长大了,一定能像叔叔哥哥们一样,在战场上克敌立功,做咱们大清的一名勇将!

贵太妃闻言,心中不悦,勉强一笑,意在言外地道:可那些老福晋都说,博果尔的模样性情,跟皇上小时候一模一样呢!

皇太极心中了然,微笑着,看大玉儿如何反应,大玉儿却装做不懂,淡淡一笑道:老福晋们都这么说,那想必是博果尔最像皇上了!

贵太妃很是得意。孝端后不满地睨了她一眼,招手叫福临过来,福临很自然地紧紧偎进孝端后怀里,孝端后十分疼爱地抚摸着他。

贵太妃见状十分不悦,却不敢流露出来。正在有些尴尬时,苏茉尔看见豪格母远远走来,忙道:呀,这下更热闹了,奴才赶紧添个座儿。

豪格母走上前施礼道:奴才给皇上、皇后请安,贵妃、庄妃娘娘吉祥。

孝端后和蔼地:别客气,坐下吧!

大玉儿笑着道:姐姐,请代贵妃娘娘和我,多谢豪格,百忙之中还抽出空来,领着九阿哥和十一阿哥,教他们武功骑射。

豪格母不客气地道:应该的。豪格是“大哥”嘛!教导两位小弟弟成才,等长大了,不都是大哥的好帮手吗?

豪格母掩不住语气中的一丝得意,孝端后微微变色,贵太妃明显气恼不悦,只有皇太极、大玉儿均不动声色。

夜晚,皇太极到清宁宫暖阁与孝端后闲聊。

皇太极在炕沿坐下,感叹道:唉!这两年身子真的不行了,动不动就觉得累。原本还想,以后要再上前线督战,亲眼看着我八旗军攻进山海关呢!

孝端后劝道:皇上正在壮年,说“身子不行”还早着呢!只不过,也要留神保养,善自珍重。听说上个月,皇上出猎郊原,又绕道去了宸妃的茔墓,恸哭了一场。皇上啊!不是我爱嗦,为了大清,您也该……

皇太极拍拍孝端后的手,接话道:我明白!我明白你的心!

孝端后感动地看着皇太极,两人互相凝视着。

皇太极感慨地:人说,少年夫妻老来伴,我如今才咀嚼出这话的意思。哲哲,你跟我这二十多年,也算得上是经过大风大浪。只有你,还是这么贤淑宽厚,还是这么一心为我。

孝端后:我们是结发夫妻,情分不同啊!倒是玉儿,她一路受了这么多委屈,从来没有怨言,这份儿心胸见识,连我也比不上!

皇太极想了想,点点头:对她,我是心里有愧的。

孝端后正色道:有句话,我问了出来,料想皇上也不会怪我。

皇太极笑道:你问啊!

孝端后:今儿的情形您也看见了。皇上是聪明人,总体会得出……贵妃和庶妃她们,在为了什么暗中较劲儿吧?

皇太极一怔,想了想,微笑着点点头。

孝端后:皇上如今正是春秋鼎盛,倒也不那么急着立太子。不过,暗中较劲儿久了,难免心结加深,万一明着也冲突起来,总是不好。皇上心里,可有什么打算?如果要立太子,选谁才合适?

皇太极沉吟不语,凝眉思索着。

孝端后继续道:我知道,论长,该是豪格;可是祖宗的规矩,未立之前是子以母贵,既立之后才是母以子贵。所以,要依照嫔妃地位而选择的话,该是博果尔。不过,福临这孩子也讨人喜欢。所以皇上难以抉择了,是吗?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