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孝庄秘史》第04章 立谁?


皇太极思虑道:这事儿……有两种情况。如果,我还有个一二十年好活,那这会儿就决定谁来继位,也早了些。豪格虽是长子,但性情还嫌浮躁,而且他额娘身份太低,又不识大体,实在难合我的心意。

孝端后点头道:豪格下面的几个大儿子,他们额娘的身份就更低了。

皇太极沉吟着:至于两个小的,又太小了,目前还看不出资质好坏,到时候再细看慎选也就是了!再说第二种情况,倘若……我早早归天……

孝端后打断他的话: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皇太极微笑道:不就是白说着,跟你商议吗?倘若如此,两个小的就真的太小,怎么担得起大清国这个局面?国赖长君,豪格的年纪倒合适,军功也还算足够。只是,除了担心他额娘,我还担心……

孝端后忙问:担心什么?

皇太极:豪格跟多尔衮之间,似乎有芥蒂。豪格年纪大些,却比多尔衮低了一辈,明里暗里都不免吃亏。就算皇位传给豪格,他的才干、心计,也不是多尔衮的对手。因此,我遇事不免抬举多尔衮,压着豪格,就是为了万一真有那么一天,两虎相争起来,多尔衮能念着我的情,放过豪格。豪格跟他额娘不明白,老说我偏心,他们哪儿知道我的用意?这还不都是为了保全豪格!

孝端后听得一愣一愣的,感叹道:想不到,皇上这么深谋远虑、用心良苦!

皇太极郑重地:所以,哲哲,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孝端后:皇上请说。

皇太极: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

孝端后又一次打断他:我不要听这种话!

皇太极握住她的手,苦笑道:人生自古谁无死?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我死得不是时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受伤的一定是豪格。答应我,你要想法子去化解,跟我一样,尽力保全豪格!能答应我吗?

孝端后迟疑半晌,终于点点头:是,保全豪格!

盛夏的午后,骄阳似火,永福宫窗外绿阴摇曳,蝉鸣阵阵。

大玉儿在书案前正将成摞的奏折,一一取起,用心地细读、分类。

退朝后,皇太极神色疲惫地踏进永福宫。

大玉儿见到皇太极,忙起身施礼:皇上吉祥!

皇太极摆手道:坐,坐!你忙你的。唉!天儿真热,倒是你这儿凉快些。

大玉儿关切地道:皇上快坐下歇歇。

皇太极在窗边坐下,微风吹来,他身心放松了些,一坐下简直不想起来。

皇太极叹道:跟范文程他们商议了一下午,真累得慌!头晕哪!眼神儿也不灵光了!今儿不知怎么的,右边半身竟然有点儿发麻。

大玉儿忧虑地道:皇上,唤御医来请脉吧?

皇太极摇头道:我没事儿!一请脉,无端惹人猜疑。

大玉儿:国事繁重,皇上日理万机,要多保重龙体。

皇太极呼出一口气道:好在有你替我分劳啊!

大玉儿:玉儿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尽力而为。

大玉儿方才一面说时,已将奏折都分好类,起身禀告:皇上,今天的奏折都已经分门别类了!凡是可以旨准办理的都归在这儿,那些还有争议、需要斟酌的,都归在这儿了!

皇太极:辛苦你了!省了我不少工夫。每天的奏折堆积如山,真没精力应付!

大玉儿:玉儿为皇上准备朱笔,趁着这会儿挺风凉,皇上批阅奏折吧!

皇太极笑道:我看,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儿,你就直接替我批了……

大玉儿忙摇头:不行不行,我可不敢擅动朱笔,免得传出去,落个干政的嫌疑!

皇太极笑了笑,拉住大玉儿的手,半开玩笑地说道:其实你看了好一阵子奏章,国家大事、朝中是非,以你的聪明,早该心里有底儿了!可是你呀!不再多说话,不再出主意,不像当年那样肯帮我了!

大玉儿低下头:皇上言重了,看奏章,只不过是理出个顺序,大主意本来就得皇上来拿!

皇太极叹了口气,起身又坐下,面对满桌奏折,不禁皱眉苦笑。

大玉儿心中不忍,起身从背后轻揉他的肩,皇太极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两人默默无言。

夜晚,皇太极书房里亮着灯光。

贴身侍女珍哥端着托盘走来,在书房外停下禀告道:奴才珍哥给皇上请安。

皇太极声音疲惫地道:进来!

珍哥走进书房,见皇太极在专注地批奏折,劝道:皇上,夜深了,您这两天身子不爽,进碗燕窝粥,就安置吧!

皇太极搁下朱笔,流露出疲倦的神情:我累了。可是,心里有点儿慌,不踏实。睡不着呢!

珍哥不解地问:您在愁什么呢?

皇太极苦恼地:不是愁,不是闷,而是……我也不明白。

珍哥试探地:要不要……奴才请庄妃娘娘来陪伴皇上?

皇太极靠在椅背上,想了半晌,微微苦笑道:你能不能帮我请来……从前的玉格格?

珍哥诧异地:玉格格?

皇太极:珍哥,你说,玉格格好?还是庄妃娘娘好?

珍哥失笑道:玉格格和庄妃娘娘?不是同一个人吗?

皇太极怔怔地:不,我觉得她们不是一个人,不完全是。

珍哥自作聪明地:嗯,依奴才看,是庄妃娘娘好。庄妃娘娘是皇上在后宫里的左右手,帮了皇上好多忙啊!

皇太极苦笑:是的。从前,这一直是我对她的期望,所以,她不由自主,从玉格格被磨炼成了庄妃。谁知道,我现在才发现,我真正爱的,却是玉格格。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皇太极突然推桌起身出去。珍哥一脸困惑,苦苦地思索着。

皇太极骑马出了皇宫,侍卫们忙骑马追赶。

月夜下,数骑急奔,踏破夜的宁静。

皇太极骑着马在郊外的原野上纵情奔驰……宸妃和大玉儿的面庞交替出现在皇太极脑海里,他不停地在心里问:为什么我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难道,这一生,我拥有的还不够多吗?皇位、权力、荣耀,贤妻、美妾、爱子,谋臣知心,手足真情,还有,我还幸运地拥有过倾心相恋的女人。这一生,我拥有的还不够多吗?可是,拥有一个男人所能梦想的一切,我就能算是个英雄吗?

皇太极不知不觉停住马,仰望星光灿烂的苍穹。他在心里道:听说,成吉思汗在临死前,就喃喃自语着“英雄”两个字,他的心境,也跟我一样吗?成吉思汗拥有过空前辽阔的版图,但他死了之后,也只不过是埋骨在大草原上的一块小小方寸之地。英雄,又能如何?

他缓辔漫行,来到悬崖边,星空下是他孤独的身影。他找不到答案,苦苦地追问:父汗,你在临死之前,是不是也有同样的疑问?我们历尽千辛万苦,耗尽每一分血汗,拼命攀爬着一座名为英雄的高山,好不容易,成功了、征服了,却没有料到,结果是一个人站在冷风刺骨的山巅,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感觉那么地孤独。这时候,忍不住想问自己,究竟……什么是英雄?

皇太极策马驰骋着,朝着月亮的方向,越驰越远……

皇太极回到皇宫时,已是深夜。

整个皇宫都在梦中熟睡,静悄悄没有一点儿动静。

皇太极疲惫不堪地在回廊里踱步,沉思着。

他喃喃地问:皇位继承人是豪格?福临?博果尔?还是……多尔衮?

他想得头疼欲裂,停住脚步,又一阵晕眩,他定了定神,缓缓向书房走去。

书房里烛光摇曳着,皇太极走近书桌坐下,拨开奏折,取了一张笺纸,提起朱笔,濡饱朱墨,凝思半晌,心里道:如果,此刻我必须选择,我该选择谁?

他写下一个“立”字,然后迟疑凝思,终于下定决心,提笔正要继续写。突然间,他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片漆黑,呼吸急促,心痛如刀割。他额上暴出青筋,猛然想到或许自己大限已到,就像燃尽的蜡烛,上天也回天无力。他恐惧地抓住笺纸,说不出话来。就像灯光的电源开关被关掉一样,皇太极脸上所有的表情一下子消失了,他栽倒在地。短短一瞬间,他的眼神清澈平静,他喃喃道:英雄……英雄……

逐渐地,他的目光涣散了……


分类:清朝帝王 书名:孝庄秘史 作者:杨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