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07章 帝党小太监


说到修园子的事情,翁同龢顾左右而言他,我讨厌他这种态度,神色便严厉起来,翁却似很受打击,更加的支吾起来。

我反应过来,他应该有什么事情想单独跟我说,但我可不能在这戳破他这层心事,便假做生气道:“不用说了,待会到养心殿来见朕再说吧!户部由你该管,总要拿出办法来才是!”

“臣领旨。”,翁同龢见我领会他的意思,向我使了个眼色后退下。

额勒和布起身禀奏道:“朝鲜有奏表到,说他们的老赵太妃病死了。此事非同小可,皇上万万不可轻视。”

“哦?”,朝鲜死一个老女人,有那么严重吗?我露出不解的神色。

“皇上,老赵太妃一向亲我大清,在朝鲜民间素有德声,现在她一死,朝王昏聩,朝政必定落入闵氏之手,闵氏向有异志,奴才倒不担心朝鲜,奴才担心的是日人恐怕会趁虚而入。”,额勒和布这话说得极有见地,我不禁暗暗点头。突然想起一个人,难道是袁世凯的折子?

“额勒和布,你这见地不错啊。以前还没看出来呢。”,我有心试探这额勒和布道。

额勒和布启奏道:“奴才不敢贪功,此为驻朝道员袁世凯奏折所言。该员还加断言曰,朝鲜数年内必有大事。请朝廷留心。”

我木然,要来袁世凯的奏折一看,暗叹这时候的袁世凯,的确是一员能臣,这个奏章,尽显他的才华和眼界。

“朕知道了,拟旨给袁世凯,要他善加提防日人滋事。遇事可决断,朕给他撑这个腰。”,我暗下决心,甲午之耻已经不远了,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否则,我这个皇帝当的又有什么劲!

“好了,其他大小事务,礼亲王你们酌情办理,朕就不一一过问了。记着给太后也送一份去。翁师傅随我来。”,我交代了事务,便带着翁同龢向着养心殿我的寝宫和办公室而去。

一进养心殿书房,屏退左右,翁同龢行礼完毕后奏道:“皇上,老臣无礼,还请皇上恕罪。”

我摇摇手道:“罢了罢了,翁师傅是朕的老师,有什么心腹体己的话,便在这里说吧。朕不怪你。军机处人多耳杂,你小心些也是对的。”

“谢皇上,臣此举,实是为了筹措银子一事,须加防范李鸿章的耳目,臣启万岁,北洋水师固为我朝海上屏障,但北洋水师之规模,与西洋诸国相敌固为不够,而对付日本这样的蕞尔小邦又实是绰绰有余,既如此,又何必再徒费银两?此其一。其二,皇上,修园子一事,实是光绪朝第一等一的大事。皇上虽已亲政三年,但皇太后仍时有问政之意,且亦有问政之实……”

“大胆!”,我怕他是试探于我,加之刚才他对日本的肤浅看法,心中不禁怒意勃发,借着他说慈禧的事训斥道:“太后于我亲恩比天,朕亦以孝治天下,翁师傅,你可不要忘了人臣的本分!”

翁同龢浑身一颤,连忙跪倒道:“臣万死不敢忘皇恩,臣自入朝以来,屡蒙特简加恩,两朝为帝师,怎敢时时事事辜负圣恩?也正是臣不敢片刻辜负皇恩,这才冒万死进斯言,请皇上听臣一言!”

我见他说的严正,加之因为信息缺乏的缘故,也想多听他说说话。便换了副神色说道:“起来说话吧。”

“皇上,您今天的变化真是让老臣心喜欲狂……”,翁同龢起身说道,神色复杂,夹杂着欣喜与敬畏。见我不说话,接着说道:“皇上天子气象潢潢,老臣深感欣慰。”

呵呵,看来人人都会拍马屁啊。不过虽说我明知是马屁,但是听了这番恭维,和他那表情,还是心里受用,便稍展笑颜,听他说话。

“自光绪十三年皇上亲政以来,臣无日不思索强我大清,固我皇权之策。但三年来,皇太后一直并未全然放权给皇上,一品大员任免,均要太后点头方可。臣每思此事,总心急如焚。如今皇太后大寿在即,修园子固为庆典之用,但尚有另一妙用,皇上天纵英明,应当知之,皇上近来颇重视此事,也足见皇上英明。老臣深为欣慰。”

难怪,难怪我说阎敬铭准休,他还不走,原来他是在等皇太后的懿旨!不是说阎敬铭对我不敬!而是这皇帝,实在没有那个权力!

“今圣命老臣署理户部,臣思之,既水师短促难成大器,不若移水师军费以修清漪园,修好园子后,太后固得一颐养天年之所,而皇上亦可真正亲政,乾刚独断,此老臣之慰事,亦大清之大幸也!皇上,老臣这番心思,就是解决修园子银子的办法,请皇上圣裁。”

说完一番话,翁同龢颇有些累了的样子,我笑了笑,让他喝茶。而我却在思索他这番话,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的话的确非常有道理,北洋水师多个几百万两银子也无力对抗欧美列强,而应付日本的挑衅,从后世的眼光看,尽管的确是经费上有所欠缺,但是只要将士人人用命,打败日本也不是没有可能。况且,他还为我指出这样做的一个好处,那就是慈禧也许会老老实实的呆在清漪园中养老,而我就能真正的掌握大权,不再受制于那个老妖婆。

到底能不能这样干呢?其实,我早就知道会这样,这……就是历史。我踌躇起来,在书房中来回踱步。这时,房门外却突然见到人影一闪,我心中一凛,这番对话要是传到慈禧耳朵中去,那可不得了,翁同龢也许还好,但是慈禧对我的防范却要更加深了。于是连忙喝道:“是谁鬼鬼祟祟的,进来!”

“喳——”,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答应,一个年轻的小太监走了进来。看他的样子,倒是没有任何猥琐之态,看来心中没鬼。

“你叫什么?在哪个公公手下?在外面干什么呢?宫里的规矩不知道吗?”,我板着脸喝问道。

这小太监连忙跪下磕头,脸上虽有些害怕,但说话却还是一板一眼,思毫不见慌乱:“奴才寇连才,自然知道规矩,奴才在太后梳头房里做事,是李莲英公公该管,奴才虽然进宫不久,但从不敢忘记规矩。刚才奴才奉李公公之命,来探望皇上……”

我看他说话耿直,不太像个坏人,于是便挥挥手想要他去。

“慢着!”,翁同龢厉声喝道,板着脸贴近寇连才喝问道:“李公公叫你来做什么?”

我怕他吓着这孩子,便说道:“翁师傅,这还是个孩子呢,你别吓着他。”

翁同龢嗯了一声,却继续喝问道:“说啊,李公公叫你来做什么?”

“回大人话,奴才没有错。”

“没错?”,翁同龢回过头来,神色果决,做了个挥刀的手势,示意此人不可留。我笑了笑道:“翁师傅过虑了,这孩子不像个没心没肺的人。”

说了两句,便打算把这小太监放走,我实在没空在这事上费神,许多事要多想呢,况且,就算这家伙有问题,我能怎么办?杀了他?岂不是更加打草惊蛇?

我摇了摇手说道:“算了算了,你回去吧。”

寇连才愣了愣,脸上一动,突然挪动膝盖爬行到我面前哭泣道:“奴才该死,奴才实际上是奉了李公公的命令,来探听皇上跟什么人说话,又说了些什么话的。”

我一愣,这李莲英,好大的胆子!也许是我脸上凶光毕露,寇连才毕竟是个孩子,眼泪直往下流,浑身颤抖。

我回复过来,命他起来,宽慰道:“朕不是怪你。你跟朕坦白,这很好。朕不加罪与你,不过,你这次如何回话?”

“奴才的心是向着皇上的,万岁爷明鉴!奴才本就不想来,但李公公总说不来就把我赶出去,奴才不能不来啊。”,寇连才哭诉道。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心中一振,又问他道:“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奴才寇连才。”

寇连才,寇连才,是了,清末的爱国小太监,因上书慈禧谏言归政光绪帝而被慈禧处死。却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他。希望他没有改变初衷才好。

我点了点头,和颜悦色地对他说道:“好了,朕说了不加罪与你,也相信你。不过,朕却要你回去说朕正与翁师傅说话,商议修园子经费一事。你可知道了?而且,今后你也要常来,李公公叫你来,你就来,该怎么说朕会教你。知道了?”

寇连才止住哭泣,点头道:“奴才知道了,奴才誓死效忠皇上!”

寇连才去后,翁同龢看着他的背影良久,才回头对我说道:“愿天佑皇上,若此人果真效忠,皇上也加多了一分安全,臣也少一分担忧!”

我哈哈大笑道:“天自然佑朕!朕乃天子!天不佑朕却佑谁?”

翁同龢看着我,目光中充满敬畏。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