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09章 载沣


载沣是个仪表堂堂的孩子,身着一身簇新的深蓝色褂子,胸前一串佛珠也是一尘不染,一见而知是个极其注重仪表的年轻人。见了我的面,一甩马蹄袖,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还没变声的童音山呼万岁。我连忙扶起他来,亲热地说道:“载沣,你我兄弟,又是在家中,无需如此。起来我们兄弟俩说说话吧。”

载沣脸上浮现着自信的笑容,到底是出身高贵的贵胄子弟,自然有种自信高华的气质,与老醇亲王的老成内敛形成鲜明对比,不过眉目间略显稚嫩,要不是他那高大的身材,我甚至会以为他是个孩子。我冲他笑了笑道:“兄弟,许久不见,今年几岁了?”

载沣一笑道:“皇上忘了?奴才今年八岁。”

不会吧。我哑然失笑,本来打算找载沣做个强援,让他到宫中做个侍卫统领什么的,以便随时支援我。不过这小家伙才八岁,又能有什么作为?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生来骨架大,不说的话,我还以为他有十四五岁了呢。

我笑了笑问道:“在念什么书了?有练武艺吗?能射弓箭?”

“回皇上话,奴才念宗学已有三年了,平日也和六弟七弟他们跟着四哥载洸练些拳脚。”,载沣少年老成,说话一板一眼,丝毫不像个小孩。

我招了招手示意他坐近些,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朕单召你一人而不招其他兄弟们觐见吗?”

“奴才知道,是因为奴才是世子。”,这孩子真是极端的聪明,我笑了笑,指着书房中那个对联说道:“知道阿玛这对联是什么意思吗?”

“奴才省得,阿玛是要我们敬惜皇恩。”

我越发的对他有兴趣了。故意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问他道:“知道阿玛为什么要写这个吗?”

谁知载沣也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们家里出了个皇帝,所以要事事收敛,免招人忌。”

“这都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吗?”,我问他。

载沣摇了摇头道:“这是阿玛教导的。不过奴才却以为,皇上乃是天子,又有谁敢得罪我们家呢?”

唉,毕竟还是个孩子。这样想下去以后对他自己,对这个家可不是好事,我有意点醒他,便说道:“五弟,你可知道,天下最大的……却不是你这个皇帝哥哥……”

“奴才知道,有洋人,还有太后……”,唉,这小小年纪,竟也知道。载沣看着我,脱口而出道:“待奴才长大了,那时定要为皇上分忧,让皇上做真正的天下至尊之主!”

我不禁一笑,也心里一酸,小时候往往都是有雄心壮志的。可是日后呢?心中一叹,便笑道:“让弟兄们都进来吧。朕要跟他们都说说。”

载洸虽是四哥,但老大老三早死,老二就是我载湉早早入宫做了皇帝,所以他已经是这四个孩子中排行最大的,而其他两个小孩老六载洵,老七载涛都还小得很,载涛才三岁,说不上什么话,便交待了几句好好念书,孝敬父母之类的话便让他们出去了。其中载洸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虽只十七岁,但身形魁梧,一身横肉,一看就知道是个勇夫,也不怎么说话,略微显得有些木讷。我心中渐渐生出一个主意来。

告辞时跟奕譞提了一下,让他上奏表让载洸进宫来做侍卫,我慢慢再把他调到我身边来保护我。自己兄弟做护卫,那样心里会踏实很多。奕譞答应了,又再多闲聊了几句,我便往不远处的恭亲王奕家而去。临别前,奕譞拿了张十万俩的银票,说是让我交差。

在奕家里,又呆了近半小时,果然印证了奕对翁同龢的评价,便是同醇亲王一样,都指出此人将来必定误国。也见到了奕的世子载澂,奕已经事先知道了我的来意,拿了十万两银票出来。我收了便就告辞。

小德子今天一路跟着我,好处收的也是不少,自然喜笑颜开,见我还没有回宫的意思,悄声对我说道:“皇上,其他的王爷家,不去也成。皇上如累了,这便就回宫如何?”

我纳闷道:“为何?”

小德子鬼鬼祟祟的一笑道:“本朝铁帽子王就恭醇两家,这两家都认了捐,其他的亲王郡王贝子贝勒,哪敢不认呢?”

我恍然大悟,难为这奴才还体贴我,笑了笑道:“不去跑跑,德公公你的荷包恐怕要薄一些了吧?”

“皇上圣明,虽说小德子的荷包收入少了,但是看主子爷疲累的样子,奴才实在不想为着几千两银子再叫主子爷遭这份罪。再说……”,小德子表了表忠心,我刚刚要夸他两句,却见他贼兮兮的笑道:“珍主儿昨儿打赏奴才来着,说皇上有几日没点珍主儿的牌子了,让奴才给皇上提一句呢。”

珍主儿,就是珍妃了,那是光绪最宠爱的妃子,可是,我对她可没那么太大的爱宠,如果我是那种说一不二的皇帝的话,肯定日夜沉湎后宫,可是现在我可是光绪啊,怎能让女色耽误我自己的前程,国家的前程,甚至我的性命呢!便摇了摇头道:“最近朕都没空呢,皇后那还是要去的。”

小德子嘿嘿一笑,大概是珍妃给得不怎么多,说了一句也够意思了,不再多说,我示意就回宫去。

回到宫中,先去给慈禧请安,却感觉到一丝寒意,慈禧正陪着一个看上去仪表堂堂的孩子聊天,见到我来了,不阴不阳的介绍了,原来那孩子正是溥俊,我敷衍了几句,溥俊对我看上去极是敬畏,安分行礼。只是眼神中却不怎么恭敬。我不好发作,脸上也不敢露出什么来,陪着说了几句。交待了恭醇两家共筹得二十万两银子。

不料慈禧却是大怒,把银票掷在地下,冷笑道:“六爷可真是越来越大方了,也不留点养老钱,十万呐,这次六爷可出了十万呐,想当初同治爷在世的时候,修圆明园才给了两万两,皇帝啊,还是你的面子大哟……这钱,我可不能要……”(同治亲政时,慈禧有过归政颐养天年的打算,要重修被英法联军焚毁的圆明园,但是没钱,便要众亲贵大臣认捐,以恭亲王为首的众大臣软抵抗,奕只认捐了两万两,激怒了同治和慈禧。)

我一惊,连忙跪倒道:“亲爸爸息怒,是儿子无能,儿子这就严旨斥责。”

慈禧可能也觉得自己话说得重了些,冷哼了一声沉默不语。我也不敢就起身来,局势一下就尴尬起来。

还是那个溥俊聪明,嬉笑着捡起银票来呈给慈禧,说道:“多少都是两位王爷的心意嘛,老佛爷万寿,原本也不缺王爷这银子,只是我大清孝慈以治天下,可不能冷了臣民们孝敬的心呐。”

这孩子果然伶俐,这番话说得有理,也给了慈禧台阶下,果然慈禧收了银票,对我说:“皇帝起来吧。这也不怪你,都怪我老了,不招人待见了,挡着人家的路了,是吧?老七是不是这样想啊?”,冷冷的眼光瞧着我。让我心中一寒,难道我与奕譞的谈话这么快就传到她耳朵里了?不可能啊,我一回宫就立刻来请安。怎么可能?

尴尬的解释道:“儿子不敢,醇王爷也不敢。亲爸爸息怒。”

“哼!”,慈禧冷哼一声,长身而起,招呼李莲英道:“小李子,送皇帝回去吧。”

这喜怒无常的老妖婆,每次见她心里都忐忑无比,但此刻她让李莲英送我走,我却没有任何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反而感觉浑身发寒。默默无言的跟着李莲英往外走去。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听到外面一声高喊:“皇后娘娘到!”

救星来了!我心中一阵欣喜若狂。但旋即却又为自己感到可悲,他X的,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老妖婆的阴影呢!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