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14章 合演A片


入夜,钟粹宫寝殿,我与隆裕的天地交泰正在进行时,隆裕裸露的身体被我举在身上,满头的长发都披散下来,遮住她那张长脸,发梢落在高耸的乳房上。我顽皮心大起,任由她在我身上抽搐似的蠕动,我却从她臀上抽离手掌,移到她的乳尖,用一缕黑发在那颗紫葡萄上结了一个结,并用劲系了系。

“啊哟……”,隆裕突然浑身一颤,整个身子一紧,低鸣一声,又突然放开嗓子,发出一阵阵尖利的嚎叫,配合着整个身子不住的颤动,一阵温热的感觉传来,她却停下动作,直挺挺的倒了下来趴在我的胸膛上,喘息着,久久不能平静。

嗯,快到时候了。我将她翻转过来,自己奋力的挞伐起来,不一阵,我也到达了疲累的高峰。

我们拥抱着,倾听着彼此的喘息,好不容易我才平静下来,琢磨着怎么不露痕迹的把那个兔崽子纠出来。

心下盘算已定,不理隆裕的讶异询问,起得床来,赤身回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自己则赤脚向着小德子所说的那个隔间而去,想想又不对劲,回头扯了件隆裕的不知道什么衣服围在腰间,一脚踹开那隔间的门,果然一个小太监缩身在内,正闭着眼,估计是回味着刚才那一幕活春宫哪!

“滚出来!小崽子好大的胆子!”,我喝道。那小太监跪在地下,因为刚刚发出惊呼的隆裕现在还是裸身,他头都不敢抬一下。我故意回头冷冷的问道:“皇后,这是你搞的什么名堂!你我夫妻敦伦,还要旁人听着吗!”

我将皮球一脚踢给隆裕,自己冷冷的站在一旁。

隆裕听了我的责问,吓了一跳,也顾不得春光外泄,连忙胡乱扯了衣服罩上,跌跌撞撞滚下床来,跪在我面前惊慌失措的分辩道:“皇上,皇上!臣妾不知道啊!”

她的心理早就被我全盘掌握,这些天我对她一直极好。她极有机会与我做一对恩爱夫妻,相信也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所以从她这个皇后的角度来说,也不容任何人破坏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哼!你不知道?朕把这个人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我冷冷的不去看她,只是踱步到她身后,用脚勾了勾她的屁股道:“起来吧。你是皇后,这是你的地方,你做主吧。”

说完我慵懒的躺倒在床上,暗暗发笑。

“贵樱!贵樱!”,隆裕起身后,气急败坏的大声叫道,女人尖利的咆哮在静夜中显得十分的怕人,只见那小太监浑身瑟瑟发抖,听了她这吼声后,竟然昏了过去。

不一阵,一个看上去有些年纪大了的侍女举着一盏灯,衣衫凌乱的跑了进来,见到地下晕倒的小太监吓了一跳,又看见床上赤身裸体的我,又是一阵尴尬。扭扭捏捏的跪下道:“娘娘……”

隆裕啪的一脚,将面前一个椅子踢倒,吼道:“这个小太监竟然……竟然来听房!你怎么搞的!”

看来这贵樱还是侍女的头了。我冷冷的说道:“先别怪贵樱了,怎么处置这个小王八蛋?”

“还能怎么办?拖出去,拖出去,乱棍给我打死!打不死你们都给我死!”,隆裕又受了我的怀疑言语的刺激,更加的气愤。

贵樱应了一声,不敢再多嘴,唤来了人将那小太监拖了出去,默默的关上房门,不一阵,外面传来一声声清脆的击打声,最后伴着一声哀号,一切回归平静。

我见火候到了,目的也达成了,隆裕仍然站在那里哭泣。我起身来,将她拢到怀里亲吻着:“皇后,朕错怪你了。朕给你赔罪。”

隆裕早就被我降伏,见我这样软语赔话,也止住哭泣,娇声道:“罚你每天都陪我。”

“好,陪——”,我哈哈一笑,扯去她的衣服,将她按倒在床沿上,拍打着她赤裸的背部,一挺腰身道:“这样赔罪,皇后说够了没?”

“啊——”,隆裕发出一声畅快的吟叫,扭过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我道:“够是够了,只是臣妾怕受不起……啊——”

我本想说叫珍妃她们过来一起侍寝,又一想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慈禧这个老妖婆挂了才是我为所欲为的时候呢,今晚只是小小赢了一仗,不可如此大意。于是也不说话,奋力挺动,将隆裕送上情欲的巅峰。

第二天,我上朝的时候,隆裕都没有醒来,我交代侍女们别叫醒她便就自己上朝去了。我知道,不用叫,自然会有慈禧叫她起来问话的。哈哈,心中暗爽,跟着一脸媚相的小德子一起,往正大光明殿而去。

今天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刚毅复旨说明天就动身到北京上任神机营,刘坤一请懿旨定夺江苏巡抚人事等。我都一一批复,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庆郡王奕劻转递俄国公使喀西尼的国书。原公使卡尔.韦伯调任驻朝公使。

朝上别无大事,退朝后照例往军机处跑了一趟,与礼亲王世铎及额勒和布谈了一阵,因为他们是满军机,世铎还是领班军机大臣,他们的态度基本能够代表满人亲贵的态度,我一定要笼络好他们,才能保证他们对我的忠心,这样以后自己真正亲政才能有好的效果。

谈了一阵,翁同龢过来请示今年特开恩科的状元人选。一个叫吴鲁的人和一个叫文廷式的人两份卷子都极有才华,特来请我钦裁。

拿来两份卷子一看,字写的都不错。不过全是古体字,看得有些头昏,想了想便问道:“嗡师傅觉得呢?”,之所以这样问,因为我看过书,知道文廷式颇有德才,未来会是翁同龢门下头号门生,现在肯定已经搭上关系了。我这是故意给翁同龢一个机会,看他到底会不会在这里讲私心。

翁同龢接过卷子,笑了笑道:“回皇上,这文廷式德才兼备,实是国之良才……”

我突然发现,不仅是我,礼亲王世铎和额勒和布都睁大眼睛在看着他。翁同龢不露声色,继续道:“可惜这殿试策论的卷子上,这文廷式却写错一个字。皇上请看,这处应是一个阎字,但可惜却写成了一个面字。”

我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翁同龢见我不搭腔,只得继续道:“只是臣以为,若是因为这一字之误却堵塞才路,实非国家之福。”

我又哦了一声,就等他说让文廷式做头名这句话,我也不是不同意,对我来说无所谓,就是想看看这家伙自己说出来而已。

果然翁同龢又继续吁叹道:“可惜了啊可惜了。不过皇上,这文廷式,珍妃娘娘很是看中他的才华呢。”,说完一直看着我。

什么?珍妃也扯上了?真的假的?我本来心一软就想允了。不过很是恼火这翁同龢现在的眼神,什么意思嘛,想怎样就自己说出来,不要这样什么都指望别人主动给你做。做了还不落好。

我皱了皱眉道:“后宫不干政,既然国家策论也能写错字,那就对不起他吧。”

见翁同龢仍是站着不动,我又重复一遍道:“翁师傅,就这么去办吧。”

“是,臣领旨。”,说完便去了。

世铎和额勒和布都对我翘起大拇指道:“也就皇上,能让翁师傅吃这么一憋,哈哈哈哈。”

我笑了笑道:“诸位都是国家重臣,可不要学翁师傅这坏毛病。”

新人新书,请大家投张把票给俺行吗?俺躲在冰箱里裸体跪求……*_*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