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19章 醇亲王之病


是收买?还是妥协?又或者是麻痹?慈禧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也想不出来。身边没个好点的谋士,是有些麻烦。

回到钟粹宫不久,李莲英又跑了过来加传懿旨,说为了显示朝廷对于奕譞的恩宠,明天要皇帝用全副天子仪仗,向天下人宣示皇家孝慈之道。我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妥,便答应了。

晚上,隆裕再也耐不住我的疯狂,居然叫上了这几天一直侍寝在侧的那个宫女,本来我是不知道她的名字的,但是做了我的女人,我自然要问一问名字,刚刚承受了一番痛苦的女子红着脸,闭着眼睛说她叫做小桃。

当然,隆裕是皇后之尊,不可能与她联床而欢的,小桃又是处子,自然是无力享受恩泽,又考虑到龙种的问题,弄完了小桃之后,隆裕赶紧的把我叫了过去,又疯了一回,终于在她身上发泄了过去。

两个女人都各自睡了,而我在床上,却很难入眠,想着慈禧的用意,怎么也摸不着头绪?难道,真是因为醇亲王妃的姐妹之情,载洸又是她妹妹的唯一骨血了?没道理啊,她妹子的一个儿子已经做了皇帝,还要那么加恩干什么呢?收买载洸?那更不可能,我绝对相信载洸,也许。。。是要做交易?我真的有资本与她做什么交易吗?

明天去问问醇亲王吧。反正明儿要去看他,以他几十年的宦海阅历,应当能看出什么端倪来吧?心中大事一放,顿时一股疲累感袭上心头,我合上眼睛,将身子沉沉的搭在赤裸的皇后身上,沉沉睡去。

大清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农历三月廿七日,光绪皇帝以天子仪仗,亲抵醇亲王府邸视疾。同行的有礼亲王世铎,豫亲王义道,瑞郡王载漪,庆郡王奕劻,敦郡王奕棕(言旁),孚郡王奕渔,钟郡王奕怡(言旁),敏郡王奕志(加言旁),贝子加衔贝勒奕谟等等宗室觉罗亲贵,以及身体不好的恭亲王奕忻的世子载澂等等,全是家人,没有带一个大臣,宣示这是一次皇室家族中的内部活动,与国家无干。(注,醇王这一辈,也就是道光帝的儿子们,前三子以丝作旁,后六子以言做旁。其他叔伯兄弟,也大多如此,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后来的庆亲王奕劻,奕格,奕勋等人不受此限。而次一辈即载字辈则全是三点水旁。)

这次随同着我出来,我这才知道宗室居然有这许多,浩浩荡荡的队伍华盖,满街的禁军郎卫,显示这次活动的规格之高。坐在车上,我突然想起如果这是发生在后世,新闻联播以后在醇亲王过世后,大概会这样说:在醇亲王病重期间,皇帝光绪爷曾亲自到医院探望,随同看望的还有礼亲王**……打电话或者电报表示慰问的有:恭亲王奕忻……想到这里,不由扑哧笑出了声来。

随即大感不安,儿子去看病重的老子,居然在路上笑出声来,多不好啊,况且我还是以孝治天下,所幸这天子仪仗四面密闭,除了身边的小德子以外,倒也没人知道。我狠狠地看了小德子一眼,他吐了吐舌头,便乖觉地说道:“皇上,奴才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我笑了笑,小德子接着说道:“皇上,奴才还听到消息,听说老佛爷也要来。”

“什么?”,我一惊,她要来怎么不与我一起出发?这是个什么信号?岂不是告诉天下臣民,全北京的老百姓,我这个皇帝和她不和吗?而且我还是在前面走的,一点孝道都没有。

联想到昨天对载洸的特别加恩。。。难道,是起了废立的心思?

可惜,载洸为了迎接皇帝大驾,早早回家准备去了,不然我还可以抓他过来问问侍卫们有什么异动。如果侍卫大换班什么的,恐怕我就危险了。

幸而醇王府很快便就到了,醇王一家老老少少,俱都跪迎,醇亲王虽是卧榻之身,却也挣扎着下床,在初夏的阳光下跪在地下,看上去都快要虚脱了。身边的两位福晋一左一右的护持着他。再身后跪的是四个儿子,载洸,载沣,载洵,载涛。以及散骑侍郎长史等王府管理人员。(醇亲王计有4位福晋,前两位有出,身份高些。)(散骑侍郎长史,亲王府邸中世袭的王府管理人员,此职为从二品。古代有句话叫宰相家人七品官,嗬嗬,亲王家人可是二品官。要知道一省巡抚不过二品。)

三岁的载涛生得极是乖巧,虽然这天气一身正装跪在地下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但是居然也不淘气。

醇亲王见了我的车架,立刻率领全家山呼万岁,磕头迎接,我心中一酸,连忙跑上前去,亲自将他扶了起来,让大家都起身进府,奕譞也这才有机会跟他的那些兄弟子侄们招呼。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王府,奕譞身子不好,我亲自扶着他,只见他额头的汗水不住涔涔流下,心中越发的难过,扶了他进了房,屏退左右人等,立刻命太医来诊治。

我出了房,陪着各位宗室说了些闲话,两位福晋陪了会笑,终是放不下心来,不住的要抹眼泪。嫡福晋,也就是光绪的亲娘,还时常的看向自己。

在座的还有载洸,载沣兄弟,各自陪着母亲,载沣到不多话。只是载洸好像不住的埋怨母亲,别让皇帝伤心什么的。场面极是伤感。

过了一阵,太医出来跪在我面前,我连忙叫他起来说话,心下紧张。

太医道:“禀皇上,王爷这会子好了些。说想见皇上和诸位王子。”

我松了口气,让两位福晋陪着各位宗室说些闲话。便领着载洸兄弟进入房中,因为载洵载涛两位不在,派人去叫了来。

奕譞此刻已经半躺在床上了,气色也比刚才好了许多,额上敷了一块白毛巾,而鬓角却依稀能看见汗珠。我拿起枕边的毛巾,为他拭了拭汗水。

“唉——”,奕譞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床边站着的两个大孩子,两个小孩子。淆然流下泪来。

“阿玛!”,奕譞的五个孩子都跪了下来,场面实在伤感,我虽然与奕譞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但也眼眶湿润。

“都起来——”,奕譞无力的伸了伸手,我们不敢违背,都站了起来,奕譞见到载涛的脸上还挂着泪,忽然一笑,招了招手,载涛爬上床去,奕譞疼爱的将他半抱在怀里,奕譞又叫过载洵,也拢在一起。转头看着我道:“孩子们,你们的阿玛……要走啦……”

“阿玛——”,载沣扑通跪下,哭喊道:“阿玛不会走的……”

奕譞摇了摇头,仰头望天道:“你阿玛这辈子,从一个小小的贝子,突然一朝得志,由贝勒而郡王,由郡王而亲王,又晋了铁帽子,只是短短几年工夫,也是这富贵来的太快了,就十分的怕失去。”

奕譞闭着眼睛,右手抚着两个孩子,脸上一脸哀伤,语调也是悲凉,忽然睁开眼来对载沣道:“载沣,叫你几位额娘都来吧。外面那些人,嘿,不陪也罢,我有话……要交待交待。这是家事,天王老子也管不着。我这个七房啊,就看你啦载沣……”

载沣呜咽着叫来几位福晋,懂事的他叫来那个散骑长史陪着客人,又懂事的向各位宗室长辈致歉,交待完毕后才走了进来,奕譞看着他忙碌,脸上露出微笑,又安慰了几个哭泣着的福晋几句。闭上眼睛,就这么仰着天说着话。

*票……票票……*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