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20章 醇亲王的一生


“你们阿玛这一生的尊荣,都是做狗换来的,都是小心翼翼换来的,都是抛弃自己换来的……”

“阿玛经常教导你们,要中庸,要委曲求全,要小心翼翼做人,这样,富贵才能长久,就象我们家边上那个太平湖一样,太满了,人们就要防着它闹水,要修堤防备着;太空了,人门就寻思着这破塘也没个什么劲,要填平它,欺负它。做人也是一样,载洸,你是嫡出,可是我没有立你做世子。别怪你阿玛,你太满了。记得我的皇阿玛,也就是道光爷要从皇子中选一个做皇帝,就是因为这个,没有选六爷和我,而选了四哥。呵呵,现下我也快去见四哥了,说句不怕得罪他的话,论才干,他比起六哥来,差太远了,就是比我老七,也是大大的不如1,奕譞脸上泛起红润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他的骄傲湮灭。

奕譞推开嫡福晋那拉氏给他捶背的手,喘了几喘继续说道:“载沣虽然好些,但是还是略显张扬,要好好收收自己的性子。你们别怪你阿玛疼爱你们两个弟弟,我老啦,总是要偏向小的一些,载洵和载涛能让你阿玛想起少年时的时光,那时候我跟四哥五哥六哥他们玩在一起,下面也有两个小弟弟。载洸的性子,就跟五哥一样,太跳了,皇阿玛很不喜欢他,就过继了出去。皇阿玛临去之前,也这样对我说过,人,中庸最好。。。”

“后来我长大了,四哥做了皇帝,六哥做了亲王,我只做了个贝子,我像条狗一样,却吠都不敢吠一声,但是别人看轻了你阿玛,你阿玛可不看轻了自己,你阿玛再怎么不济,也是先帝的骨血!又过了几年,四哥也死了,毅皇帝接了大位,你阿玛的苦巴狗的日子也到了头,终于有了机会做条猎狗,你阿玛亲手在承德一刀斩了肃顺,立下了大功,这是你阿玛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一件事,孩子们,你们说,肃顺他该死吗?”

几个孩子立刻哭泣着回口道:“当然该!”,我却没有说话,想着他的话,一阵悲凉的感觉。

奕譞摇了摇头,流泪道:“我说不该,他也是个好人,只是重用了汉人,性子又刚,得罪了不少人。他千不该万不该得罪了兰儿。”,说着看了一眼嫡福晋,嫡福晋哭着说:“七哥,你说吧,说吧,我什么都懂得。”

奕譞接着说道:“兰儿啊,就是你们说的老佛爷,你们额娘的嫡亲姐姐。一母同胞的姐姐啊。那时候她瞧中了我,有心给我份富贵,你们额娘嫁到了我们家,善扑营上万号人马交给了我,抓肃顺那份简单的差事交给了我,十几个光鲜万分的顶子戴到了我头上,从一个小小的贝子数月之间成了铁帽子亲王……咱大清,少了个铁帽子,又多了个铁帽子,这一切,你们都知道为什么吗?”(郑亲王端华与肃顺同案被抓,被圈禁致死。)

“老佛爷说过,是因为阿玛忠!”,载涛奶声奶气的说道。

“对了,因为我是狗,就一个字,忠!但是你阿玛从来都不敢忘了自己是条狗,也从来都不敢忘记了我皇阿玛的训悔,不敢太满,也不敢太浅,所以,她要了你们二哥去,去给她做儿子,做皇帝,我怕啊,我怕这一满了,她会防你,她一防你,天大的富贵也到了头,所以你阿玛推掉了所有的顶子,不敢让她防着我,我以为她念着旧情,就不会来欺我了。开始还以为自己想对了,但是……”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他的话,我红着眼抚着他的背,说道:“阿玛您别说了,歇会吧。会好的,太医不行,咱们找洋人看去!”,心想,也许洋医会真的治好他也说不定。

奕譞喘着气,摇了摇手道:“好皇帝,我的好儿子,不用啦,我知道我不行了。知道吗?知道为什么最近我都要跪你吗?说起来灭绝天伦,阿玛额娘跪儿子,嘿,哈哈……其实我那不是跪你,我是跪兰儿,我是要求她,万事看在我的脸子上……”,转过头去看着那拉氏,眼神中露出深深的哀求:“我走后,皇帝就靠你啦,你那个姐姐……唉。”

“会的,七哥,我会的……”,那拉氏哭泣着。

“嗯,那……我也放心了。也许,她会念着一份姐妹之情吧……嘿,嘿嘿,她又念过什么情了?我给她做了一辈子的狗,一辈子的忠狗,到头来,连自己的儿子都护不住。”

我纳闷道,怎么了?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我危险了?没道理啊,慈禧对光绪矛盾的总爆发要到戊戌变法之后啊,怎么现在就?

也许是看到我脸上的狐疑,奕譞看着我道:“皇帝,你今年二十一是吧?”,我点点头,奕譞继续说道:“用他们汉人的话来说,就是吾皇春秋正盛,哪有二十来岁的人要别人过继儿子来的……我们的老佛爷,就快下懿旨啦,呵呵,嘿,载漪,你个王八蛋可要再多下把劲啊。就快了,这王八蛋过继上瘾了,自己是个过继的种还不过瘾,还要自己的儿子也过那个瘾,这个王八蛋,想象我一样吗!”

奕譞说的激动起来,脸上胀红着,不住的喘气,我赶紧向刘佳氏要来莲子羹,喂着他喝了几口。安慰道:“阿玛你安心,孩儿自会小心。”

奕譞喘了喘气道:“我放心不下啊。奕劻,载漪,这些人,已经赶上我和老六啦,我一死,老六也快了,两个老的去了,宗室里就这些人说得上话啦,荣禄,刚毅,崇礼,这些人,最近也是四处活动,眼看就要大用,等到那个叫溥俊的过继给了你,肯定就有人上表要禅让,她想的什么心思,这几十年的忠狗做下来,早就能闻出味来啦。。。唉,恨我,恨我为什么做狗,做狗也就罢了,还自己撅了自己的狗爪狗牙。。。嘿,现在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了才知道后悔,迟啦,迟啦。。。”

我心中一凛,的确如此,恭醇两家一死,其他亲王又是旁支不敢多说话,慈禧想废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幸好我有准备,已经着手对付她和她的那些党羽了……万幸……

载洸胀红了脸,见父亲说的伤心,也是心中难过,脱口而出道:“阿玛,没事1

我看了一眼载洸,就想要制止他,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去呢?虽说都是一家人,但是有女人也有小孩,万一给人哄了出来,那就全玩完了。

幸好载洸刚要说话,小德子突然在外面喊了一声:“禀皇上!皇太后懿驾就到了!请皇上,醇亲王接驾!”

什么!还要醇亲王接驾?想他死吗!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慈禧要落在我后面来,也知道为什么要我使用全副天子仪仗了!她是想要她的七叔死的快点!这大热天的,病得快死的人,翻来覆去的跪来接去!

也终于了解了为什么载洸在一日之内恩宠不断,也许,这是她良心不安的补偿吗?

————

注:奕譞最后是很不得宠于慈禧,一是因为奕譞太收敛了,让慈禧怀疑他演了一辈子的戏,另有所谋。二是因为奕譞主持的颐和园工程再三出事,三是因为慈禧的陵寝修葺工程,奕譞只报了三十万两银子的预算,慈禧大怒,令荣禄去复核,荣禄回复要花一百五十万两,从此之后,慈禧怀疑奕譞一直在敷衍她,也对荣禄的忠心有了了解,荣禄从此步步高升。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