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23章 恭亲王奕忻


奕譞死了,消息传到宫中,满城缟素,慈禧太后懿旨,辍朝七日,但这七日之中,却一次也没见我,每日消息由载洸安排的人如流水般传来,太后与庆郡王说话,太后与承恩公说话,太后命承恩公统领宿卫,衔领侍卫内大臣,兼领正蓝旗满洲都统,太后与瑞郡王,溥俊说话,太后与正黄旗满洲都统礼亲王世铎说话,与正白旗满洲都统顺承郡王纳赫勒说话。。。虽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但是只要是政治嗅觉稍稍灵敏的人,都能看得出,我这个皇帝被废,只是早晚的事情。(注:领侍卫内大臣,即俗称的侍卫总管,定员六人,镶黄,正黄,正白旗各出二人。)

我在养心殿书房内心中忧急,虽然这七天内断断没有危险,慈禧不会在醇亲王大丧期间向我动手的,这也太过分了点。但是我却也是毫无作为,每日来见我的,除了载洸之外,就只翁同龢而已,这翁老师虽然感觉到危险,却也是束手无策,在我提醒及反复的劝说下,这才放下门户之见,肯与我跟他所看不起的洋务派的首领恭亲王奕忻之间传话,直到第五日里,恭亲王那边才传来好消息,他说动了一批宗室支持我,另一批宗室答应保持中立。

我这才放下一颗心来,本来我都跟载洸商量好了,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由侍卫一举杀了慈禧,然后请皇后隆裕出面召来他那胆小的父亲软禁起来,然后以慈禧病重为名,招来庆郡王,瑞郡王,刚毅等人,一起拿下就地问斩,虽然这样做风险大了些,不过事到临头了,不赌一次,就是我亡!

幸而,恭亲王那边给了我一颗定心丸。

支持我的撇开恭亲王及原先醇亲王一家的力量之外,额外加入了西山大营(健锐营),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奉天盛字马步练军提督丰升阿也率一万七千马步军日夜兼程赶来,预计两日后到达北京。军事方面就是这么多,而宗室中,就只奕谟贝勒明确表示支持。除此之外,大都是表示中立,特别是礼亲王世铎,睿亲王魁斌,顺承郡王讷赫勒这三位旁支王爷,因为血缘比较疏远的关系,对废立事不表示意见,但三位王爷都表示会约束部署,不许他们轻举妄动,世铎是正黄旗满洲都统,魁斌是镶白旗满洲都统,讷赫勒是正白旗满洲都统,这三旗的兵马,在没有皇帝及恭亲王的连署手谕下,均不会动一兵一卒,但是,如果要他们发兵攻击皇太后,那也是万万不能。

更关键的是,恩佐通过载洸为我引见了一个人,步军统领惠崇,说起来,二人有同门之谊,是以以惠崇九门提督之尊,却与恩佐折节下交,加之惠崇任九门提督,也是由恩佐通了关系得以搭上醇亲王这条线,由于他身份特殊的关系,那日并未在醇亲王府中见到他。(步军统领,俗称九门提督。)

他虽然是由慈禧太后任命,但也属是醇亲王的嫡系,本来对我是殊多怨恨,受慈禧手段的蛊惑,认为是我贪慕虚名而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但今日与恩佐一齐去醇王府磕头,这才知道一切真相。又受了恩佐的启发,特地来痛哭流涕的我表示效忠。

(作者注:奕忻虽然后期名声不好,但是在早期实力极强,同治年间,慈禧数次想将他搞掉,但每次都遭到全体军机大臣及满朝官员的反对,到光绪年间,班底还剩多少,我无法详考,只能凭直觉去说了。而奕譞因为性格的原因,在光绪做皇帝后,立刻自断羽翼以防不测,两兄弟走的是不同的路子。慈禧是借着奕忻上位的,光绪后期则是羽翼丰满,重要党羽就是庆亲王,荣禄等。其中现在的载漪父子,后来因为义和团事情,洋人杀过来了,给慈禧搞死泄愤,也有讨好洋人的意思。所以,奕忻这一刻心伤奕譞之死,垂死一博。而且,奕忻自少自负,向来都认为这个国家应该是他的,所以他对于国家,有着一定的心疼。至于这里情节合理不合理,估计会有读者来骂我,俺先在这说明下我的浅见啦……恭亲王奕忻末年有“元夕独酌有怀宝佩蘅相国”一诗,末句曰:吟寄短篇追往事,一场春梦不分明。其意甚明。)

站在对面的,是庆郡王,瑞郡王以及几个贝勒贝子,比较而言,宗室中如果来文的,我们不是对手,来武的,则还有一拼之力,但是也是个两败俱伤之局。

至于大臣们,翁同龢回说大臣们都甚少对此事说话,这些我都不在乎,关键是李鸿章,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举足轻重,我立刻写了一道手谕,示意李鸿章没有我的手谕,不能调动一兵一卒,让翁同龢亲自送去,不料他却死都不肯去找李鸿章,无奈之下,我只得找来载洸,让他找一个绝对忠心而且胆大心细的人去,如果李鸿章不奉谕旨,立刻就地正法!载洸领命而去,事后得知,他去找了恭亲王,恭亲王派了他的儿子载滢亲自去往天津监视李鸿章。奕忻还特别加了一道命令,如果情况紧急,必要时可以任何办法胁迫李鸿章率军进京勤王。而以以张之洞为首的地方督抚也纷纷上书,言说不可废帝之事,一时之间,朝野震动。(淮军及北洋,大致相当于李鸿章的私人军队,所以他是不能杀的,只能胁迫。)

我的目光又落回到宫中,郎卫宿卫现在由慈禧的亲弟弟桂祥该管,而我的亲弟弟载洸入宫不久,虽然有过去老奕譞给他留下的底子,而奕譞之死也搏得了不少同情分,但是这也让不少人暗地里责怪我不懂得孝顺生身父亲,归根结底是慈禧责怪我的理由太正经了,生身父亲重病,皇帝还贪慕虚名,全副仪仗让父亲跪迎云云,总之,许多不明真相的人都受了蛊惑。这样一来,宫内大体由桂祥把持得定。

眼下从局势上来看,最关键的一点,便集中到了桂祥身上。

想到这里,我突然一拍自己大腿,嘿,怎么没想到桂祥不仅是慈禧的亲弟弟,还是隆裕的父亲呢?现在的隆裕,可是个关键人物了,一定要把她哄好!心意已决,当即叫上小德子,往钟粹宫而去。

小德子是除开李鸿章之外,另一个知道慈禧下令我全副仪仗内情的太监,而且他的身份本来也是慈禧一派的,他的话自然有说服力,指寥寥数语,隆裕便相信了我,我更加向他详细说明了慈禧的计划,一旦废了我之后,隆裕自己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去。在自己的丈夫和姑母之间,隆裕终于做出了正确的决定,由她去说服父亲桂祥,让他保持中立。

焦急的心态下,性事自然放到一边,这一晚我们拥抱着,暗暗为着夫妇俩未来的前途祈祷。

第二天一早,却传来讯息,醇亲王发丧,载洸再也没有名义在宫中呆下去了,匆匆赶回王府去送葬,而桂祥寸步不离慈禧身边,令隆裕无从下手。

这天夜里,醇亲王奕譞葬入陵寝,载沣知道轻重,让载洸连夜秘密赶回,来到了我的身边。听了我的分析,载洸也是颇为着急,莽撞的他甚至说出了譬如今夜就由他去刺杀慈禧这样的浑话,被我喝斥之后,有些沮丧的埋在椅子里不说话。

看他这个样子,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当着隆裕的面,他也说要杀慈禧,那不是把我老婆往对面推嘛,哪有这样帮倒忙的啊……开导他道:“载洸,别说老佛爷于朕有大恩,便就算是寻常人家的老太太,她也是朕的姨娘,朕只求保住这位子,好对得起祖宗上传下来的江山。可无妄杀之心,载洸你可不要会错意了。”

“哼!她有个屁的……”,载洸说到一半,我眼见他又是性子上来,赶紧一声断喝道:“载洸!你别忘了,你额娘是她亲妹妹1,一边连连向载洸挤眼。我这番话是说给隆裕听的,也许外面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太监是慈禧的耳目,总要让她们相信我没有鱼死网破的心。

隆裕听了却没什么大动作,只是淡淡叹了口气道:“载洸,夜了,你出去吧。我同皇帝还有话说。”

我赶紧示意载洸出去。

隆裕又深深叹了口气,望着我幽幽的道:“皇上,咱们……咱们明天一起去见老佛爷去。大不了,大不了臣妾拼了这条性命,总要护着皇上您……”,话音未落,眼泪已先流了下来。我赶紧抱住她安慰着,心里却盘算着明天的计划,刚毅啊刚毅,你怎么还不把来见慈禧呢?我等你很久啦!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