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25章 乾纲独断


“翁师傅,朕近日忙着太后大丧的事情,朝政上多亏老师了,老师辛苦了,小寇子,给翁师傅看座。”,我见翁同龢一头大汗的进来,叫寇连才拿来毛巾。

“臣惶恐。”,翁同龢沾了凳子一角坐下,敬畏的说道:“皇上,近来倒也没什么大事,一个是武昌张之洞上了个折子来,呈说汉阳铁厂事宜,依臣的愚见,铁厂耗费甚靡,不如便关了算了,但兹事体大,还请皇上圣裁。”,说完,恭恭敬敬的递了个折子过来。

我接来一看,是张之洞的骗钱折子,说什么再要一年,铁水质量便可与洋人媲美云云,总之是要朝廷接着投钱,至于钱嘛,倒也不是很多,不过一年二百万两银子而已。这种东西我以前见得多了,就好像当年所在的软件公司往上面骗投资是一个道理。但是这当口儿,还要与洋人合办船厂呢,这东西可不能关,于是合上折子,朝翁同龢微笑道:“翁师傅,这事情朕的意思是再给张之洞点支持,这事情朕自有主意,至于钱银方面,翁师傅倒也不用担心,现在内帑可有的是钱。这一年二百万两银子,便由朕从内帑拨出去。”

翁同龢仿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道:“皇上待张之洞的恩情,可真是天高地厚了。臣一定会将此意明发,要让各地督抚都知道皇上体恤臣下的恩典。”

我本来有些不好意思,但听他说到让各地督抚知道我的意思却打动了我,这样也好,让各地都从国外学点技术,弄点项目搞起来,这样也好,可以促进一下基础工业的发展。于是点点头道:“是这么个意思,翁师傅,还要跟各地讲明,各地有什么洋务方面的项目,朕都可以拨银子。不过,谁要是敢用什么虚头八脑的东西骗朕的钱,大清律倒也不是放在那玩的。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具体行文,翁师傅你看着办吧。”

翁同龢犹豫道:“皇上,洋务一事,有伤国体……而且也有让各地生出挟洋自重的心思来。皇上可不能不妨着些,照臣的意思,是不是缓一缓?”

我一抬手,看着翁同龢道:“此事万不可缓,你便照朕的意思去办,钱朕有的是,不用翁师傅担心,翁师傅还有事要奏吗?”

“臣……告退。”,翁同龢脸上尴尬,老脸一横,便要跪安。

我心中便有些不悦,你这老小子也太张狂了吧,不就驳你一条意见吗,至于给脸色给皇帝看?我也沉着脸道:“翁师傅,朕要是无道昏君,此刻便治你一个心怀怨望了。但朕不是桀纣之辈,所以,要跟翁师傅你说上一说这其中的道理。”

翁同龢听我说出心怀怨望这四个字来,吓得脸都白了,扑通跪下磕头。

我不耐烦道:“翁师傅起来吧,照翁师傅的意思,我大清便什么事情都不用搞,每天便歌舞升平的做些个天朝上国的梦,大清便稳如磐石了?”

“臣不敢。”,他仍旧跪着,也不知道是说不敢苟同,还是说不敢起身。

我接着说道:“若如此,文宗皇帝也不用枉死在热河了,英吉利人法兰西人也不用我大清赔那么些个银子了。翁师傅你说是吗?”

翁同龢抬头流泪道:“皇上圣明,老臣知错了。”

“哼,你真的知错就好了。你且起来说话吧。”,我叹了口气,伸手将他扶了起来道:“翁师傅,你是国家肱股之臣,还有搞洋务的那些人,谁不是为了国家?不是说翁师傅你忠心体国,其他人便是挖空了心思的要害我大清,世上事,也没那么绝对的。唉,翁师傅,朕今天对你说这些话是重了些,实在是希望翁师傅你,能喂朕分忧啊。”,说完抬起头不再说了。

翁同龢眼泪流了出来,拿起毛巾擦了擦眼道:“皇上天纵英明,老臣近日恭领圣训,实在欢喜之至。不瞒皇上说,臣今天来,本来是想请皇上抽空接见一下尚德宏,尚德宏连年在北京留连,便是为着状告李鸿章同敌卖国一事,但臣刚刚听了皇上这番训诲,便想着回去便赶走这尚德全。以示臣一心体国,不因人循事之意。”

呵呵,这你不说也说了。我笑了笑道:“翁师傅能这样想便好,翁师傅也好,李鸿章也好,都是我大清的臣子,过去老佛爷是这么说,现在朕也是这么说,那个尚德全,是个什么人?”

果然这老家伙听我一问,立刻精神大振,也忘记了刚才说回去就要赶走尚德全的话,为着他述说起来:“回皇上话,这尚德全乃是我大清前藩属琉球国国王之王弟,自光绪四年琉球为日人所吞,至今徘徊北京已十余年,初时一心盼着李鸿章能助其复国,然彼人自不惑而今知天命,李中堂徒然应付而已。如今皇上亲政,圣天子在位,尚氏又兴复国之谋,特来相请老臣。”

原来如此,在他说话间,我一直在想着他说的这件事情,这事情后世我也略有耳闻,不过还真没想到这尚德全还真有毅力。

话说回来,这翁同龢为了扳倒李鸿章,还真是什么代价都愿出啊。呵呵,估计他也不是真心想帮着琉球人复国,主要目的是为了李鸿章吧。

于是我笑了笑道:“翁师傅,这尚德全倒是耿耿忠心,朕见一下也未尝不可,不过,你刚刚说什么李鸿章里通日本,这又是什么话说?”

翁同龢正色道:“皇上,臣绝无私心,但为国家,李鸿章经营洋务,于光绪四年早有小成,更于同治十三年陈兵台湾慑走日人,暂缓日人觊觎琉球之心,然光绪四年事,实全然毁于李氏之手,彼时日人陈兵六百于琉球,即刻废我大清百年之藩属,后又进兵台湾,李鸿章在兵力占优下,畏敌不前,丧失战机,致使我堂堂大清,败于日本这蕞尔小国之手,更签下北京条约,尝日人白银四十万两,不败而败!臣联想光绪九年李鸿章与法人就安南事媾和,又是不败而败,臣甚疑李鸿章从中渔利卖国!臣恳请皇上查处此卖国之臣!”,说着说着,翁同龢声色俱厉,涕泪交加,跪地恳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所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叹了口气道:“李鸿章……李鸿章。朕该拿你如何是好呢?”

想了一想道:“翁师傅,你即刻宣那个尚德全进宫,朕要亲自问他。”

“喳——”,或许是觉得事情有戏,翁同龢立刻起身而去。而留在书房的我,却陷入了思索之中,说李鸿章收了日本人的钱故意打败仗,签卖国条约,这我倒也不信,他要钱,哪没有啊,我也能够体会李鸿章的难处,不过看翁同龢的意思,是希望就此事把李鸿章彻底搞掉才甘心呢。

不一阵,尚德全来了,两鬓斑白,身上穿的也略显寒酸,看上去颇为可怜,见到我立刻跪下,涕泪交加的说起了十几年前的那段往事。

话说日本人便对琉球生了觊觎之心,而琉球自明朝洪武年间由中山国一统琉球之后,便早早废除了军队,安心做中国的藩属过日子,倒也和平安乐。

明亡后,琉球继续臣服大清,八旗入关之后,琉球国王尚贤便派使臣金应元请求册封,后又派王弟尚质亲来求藩,终被册封为琉球中山王。康熙元年,改封琉球国王。(琉球原分三国,明太祖洪武年间,中山国统一琉球。)

但明末清初,丰臣秀吉命岛津氏伐琉球,敲诈粮食每年八千石,并就此自称琉球为日本藩属。琉球国王从未承认,仍是认大清为宗主。(萨摩番岛津氏,萨摩番在日本维新后仍然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军事势力。)

同治十年,日本擅自将琉球置于鹿儿岛县治下,命琉球国王去国王尊号,被拒绝。

同治十二年,日本派海军三千人,借口日本属国的琉球人与台湾人冲突为由,出兵台湾,与大清发生冲突,大清水师到来,日军撤退,要求大清赔款,李鸿章为了息事宁人,赔偿十万抚恤银,四十万在台建筑费,日本就此退兵作罢。但此事却在外交上留下一个圈套,大清向日本赔款,则就等于大清认同了日本的出兵借口,即琉球为日本属国。

第二年,日本便驻军琉球,尚德宏也在这一年来到中国,先向闽浙总督何璟和福建巡抚丁日昌求助,何丁二人向朝廷急报。

终于在光绪四年,日本废琉球为郡县,后来又改琉球为冲绳,妄图使琉球人民忘记中山,以及琉球的旧称。

尚德全边说边哭,说到痛苦处,声嘶力竭,实在可怜,到最后才知道,这一年,被扣留在东京的琉球国王尚泰去世了。

最后,尚德全已经是瘫倒在地,只是不住哭诉道:“皇帝陛下,臣生不愿为日国属人,死亦绝不愿为日国厉鬼!但求皇帝陛下为我琉球做主!显我大皇帝陛下威惠于天下,速赐拯援之策,立兴问罪之师,救我琉球国民于水火!皇上!”

看他哭得可怜,我忙命寇连才将他扶下去休息。待他出去,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意,砰的一声将拳头砸在书案上,吼道:“翁同龢,拟旨,宣李鸿章即刻进京!朕有话问他!”

翁同龢喜动颜色,领命去办。

我见他欢喜得很,却还真不太想告诉他我叫李鸿章来,可不是真的要办李鸿章。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