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34章 百年大计


载滢管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我又调了升了李鸿藻军机处行走,协助载滢管理好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心下觉得这样以一个宗室,一个老臣坐镇,应该效率会好些。虽说只是治标,但权宜之计,也未尝不可。

这天下午,载滢便带着容闳进了宫,一来谢过我的恩典,二来也要听听我对他的期望及指导之类,约略说了一些,大致不过对洋人不可小视之类。

载滢走后,宣了容闳进入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个白发苍苍然脸上却不掩坚毅的老者进了进来,见了我行礼已毕,也不客气,我叫了他坐,便就安然坐进椅子里,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到底是西洋留学回来的老先生,很是西化,不像其他老大臣,我赐座也不敢安生坐下,只敢沾个半边屁股而已。

我笑了笑道:“容先生远来辛苦,昨日听载滢说你对于过去一些事情还有些担忧,朕便先给你个心安,朕用人,一向不问前事,莫说容先生过去也是为了兴国,便算是大大的反贼,朕也既往不咎。”

容闳晗首谢过道:“皇上气象更新,颇不同于前朝,草民甚是欣喜,只是草民年齿已高,实不明皇上所召何为。还请皇上示下。”

我点了点头道:“不明白也是对的,容先生这些年也许看到的听到的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才有此问吧。容先生是耶鲁毕业的吧?”

容闳点了点头道:“皇上明见。”

我叫寇连才送来茶水,接着道:“容先生主修法律,不知对于我大清振兴之道,又有何看法?”

容闳闻言抬起头来看着我,半晌没有说话。我纳闷道:“容先生怎么了?但言无妨。”

容闳迟疑道:“皇上这次是说真的?”

我哑然失笑道:“容先生以为朕千里迢迢召你过来,是寻你开心了?朕刚刚已经说了,朕要你放宽心,好好为大清为朕办事,朕听你自称草民,想来无顶戴在。本来依大清律,五品以下不可单独面圣,但朕为了振兴国家,这些也都不放在心上了,现下朕也可以给你交个底,朕是要用你,把国家的教育振兴起来,国家没有人才是不行的,但是几千年来,我中华向来只有所谓的圣贤文章,却没有洋人那样的理工才识,过去尚还可说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但是如今的天下,但凭圣人文章,能救这个国家吗?”,这番话我说得颇为情动,情绪也有些激动,说完了,只给容闳一个背影,望着窗外炎风拂柳。

容闳也是许久没有说话,我回过头来,调整了下情绪,笑了笑道:“容先生,朕心忧国事,竟有些失态了,先生要是不想为朕的振兴大业费心的话,这趟便算是朕有些对不住先生,让先生白跑了,回头我让内务府给你送些银子,便作盘缠吧。唉——”,我故意长长叹息一声。

“皇上!”,容闳扑通跪地,眼泪从眼角流下,略带哭音道:“皇上,草民知错了,皇上若真有此忧,虽忧亦幸啊!我容闳活了六十二年,为振兴中华奔走了三十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看着他老泪纵横的样子,我心中不忍,伸手将他扶了起来道:“容先生起来吧。朕正有意兴办教育,以求为国家培养人才,容先生大才,正可为朕分忧,朕近日准备新增总理教育衙门,这教育大臣虽说朕拟只定三品,然非超品之才不能胜任,不知容先生可有兴趣?”

“只要皇上不改初衷,草民……不,臣——万死不辞!”,老人抹去眼泪,又绽出笑容来,单膝跪下。终于接受了这个职务。

接下来便大体讨论了整个教育计划,聊着聊着我才知道这容闳是个共和政体的支持者,当年他之所以去太平天国去找机会,也是想在那找一个实现他政治梦想的机会。而我,嘿嘿,大概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

而教育这方面,他倒真有两把刷子,按照他的设想,先以前些年留美回来的那些人为班底,建立一个分门别类,涵盖整个近代科学的教育团队,然后一方面在国内培养人才,另一方面,同时每年派遣留学生去日本,学习近代科技,回来后大部份继续从事基础教育工作,少部分优秀者投入实用。如此持续十年,便即可有所小成,二三十年后,中国也能建立起自己独立的科学体系了。

他这个计划,我大体上是赞成的,不过我也笑了笑说了我的看法:“容爱卿,你的计划,回去写份详细的振兴教育计划来,直接呈报给朕,还有教育衙门如何去办,要哪些人,你尽可以报上人来给朕,当年那些留学回来的人才,要善加使用。至于这个计划,朕再加三条你记下了,其一,不单是送人留洋,也要从洋人那请教员回来,不要怕花钱,一切以振兴国家为重。至于办公地点,北京原来的庆郡王府占地不小,现在也没什么用处,你们衙门可以就在那里办公。其二,要考虑综合学堂的事情,先弄个大学堂起来,让教员在里面培养教育人才,名字嘛,朕给你定了,就叫京师师范大学堂,这是专门培养师资的地方,事先要跟学生讲明,有志于教育的才可进来,这个选人你要把好关。这最后嘛,翰林院闲散人员也不少,可以佩给你这个衙门该管,主要是教化人心,不要培养出一些狼心狗肺之徒来。好了,你这便退下吧,有什么事情,尽管专折奏朕,一切准备就绪后,你可去户部……不,去内务府吧。去领一笔钱来,办事情不要怕人闲话,也不要怕花钱,这便是朕给你的定心丸。”

容闳整理完刚才讨论的笔记,磕头谢恩去了。我怕他没地方住,立刻写了一道上谕,叫寇连才去帮他把生活,品秩等事宜宣布清楚,到军机处,吏部都说明清楚。

这是个大事,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虽说我预感到朝中一批老顽固肯定会有些意见,但也顾不了了。总不能让那些口口声声忠君爱国的老而无用的人,误了这个国家。

想到这里,叹了口气,加写了一道上谕给翁同龢,命他协助容闳办学。至于效果,我估计还要我在朝堂上多多重申几次才会起些作用吧。

把教育这一头交给容闳这个近代中国教育之父,我的视线也终于可以从教育上收回,重新投回到军国大事上去。重整军事,便是眼前第一要务了,若是有什么万一之事,也可以保卫这个国家。

我撒了好大的一个网,千头万绪都是从头理起,现在只是播下去了种子,收获,呵呵,未来的许多年,我都要慢慢收获果实。

强军,强国。收拾旧山河!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