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35章 顽固派的反击


正大光明殿,朝会进行中,我坐在御座上,看着堂下那些老老少少的保守派群臣的嘴脸,气不打一处来,铁青着脸道:“以诸位看来,朕身为天子,却重用妖邪之士,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起因是这样的,文廷式要去日本考察也就罢了,不知道这家伙犯了什么毛病,非要去翁同龢家里辞行什么的,说起我的用意来,加之我又要大用容闳,这可惹恼了翁同龢这老顽固。

今天一上朝,便有御史林绍年弹劾文廷式结纳妖人,蛊惑皇帝行荒唐之事,请严旨查办,河东河道总督吴大澂请严办李鸿章徒靡军资,劳而无功,实荒废国家也。我知道这些御史平日也没什么事做,没什么话讲,居然今天一起便说起话来,弹劾的还都是我这几日召见的国家振兴大计的核心人员。

心知必是翁同龢这家伙搞的名堂,眼光刚冷冷的向他看去,他便抬头出列朗声奏道:“皇上,翰林院侍讲文廷式昨日曾到臣家中辞行,言将赴东瀛考察教育事,臣深以为忧。我中华天朝上国,自古由今,但教化圣人之学,何以今日非要去东瀛考察什么教育?东瀛的教育岂能与我圣人教化相比?老臣斗胆请皇上收回成命,以免徒伤士人之心。”,说完,面上还带了些许失望之色,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无名火起,成天圣人教化,圣人之学,有个屁用。但在这朝堂之上,也不好太过失态,忍了忍火道:“翁师傅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朕派文廷式考察日本事务,录容闳总理教育,只是心忧我大清强敌环伺,但求有朝一日大清能培养出一批卫国之臣来罢了。倒不是说圣人之学无用,只是古来圣学皆只重德化,而轻技巧。对付正人君子也便算了,然狼心狗肺之徒,徒然教化,恐怕无用。翁师傅你退下吧,你的意思,朕也体会得。”

却不料翁同龢不肯退下,反而说起奇技淫巧与圣人教化的主从尊卑关系来,更有侍读学士黄绍箕,翰林院编修盛昱,工部侍郎汪鸣銮出列为翁同龢帮腔,言说不可,盛昱还攻击容闳曾效力太平军妖逆,若是这样的妖人主理教育,那么天下实在堪忧。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拍预案,长身站起,说出开篇那句责问。一时间谁也不敢再说话,偌大的朝堂上针落可闻。

我见盛昱服色乃是宗室子弟的样子,抬眼问道:“盛昱你祖上何人?”,也算岔开话题,这样争吵没有什么意义。

盛昱躬身道:“回皇上话,奴才乃是太祖时肃亲王六世孙。”

“嗯,豪格的子孙,难怪你直性感言,你且退下吧。”,我叹了口气道:“朕知道诸位乃是心系国家,但是朕难道便是无道昏君?翁师傅,你是朕的老师,朕问你,是吗?”

“臣不敢。”,听到我这诛心之语,翁同龢再大胆也不敢回口,当即跪倒道。

我摇了摇手道:“翁师傅,朕当日也跟你说过,你心系国家,未必便是旁人就要卖国,你这个毛病啊,什么时候才能改得了呢?”

黄绍箕,盛昱,汪鸣銮,吴大澂,林绍年等人也战战兢兢的一同跪下,磕头称错。我看他们的样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都起来吧,朕知道你们心里是不服的,便似朕的一番良苦用心,你们又何尝理会得了?”

几人面惭退下,我又继续道:“众位臣工切莫以为朕这是心血来潮,要改变祖宗成法来遂培养出一些狼心狗肺之徒来。朕是要培养出一批对振兴中华有用的人才来。众爱卿尽可以想想,祖宗成法,圣人教化,古往今来却又少了?若是但凭这些,文宗皇帝也不用在热河龙驭宾天了!”

翁同龢嗫喏了一下嘴唇,看似不服,犹豫了一阵,仍是走上前道:“皇上,大道行,则天下平,洋人猖獗一时,然若我中华大行圣人之道,必将四夷宾服……皇上仍应……”

我无名火起,成天圣人教化,圣人之学,有个屁用。但在这朝堂之上,也不好太过失态,忍了忍火道:“翁师傅,你说的呢,也不是没有道理,朕派文廷式考察日本事务,正是要效旁人有用之法。至于你所说的,行圣人之道,则四夷宾服,难道你便是说文宗皇帝没有行圣人之道,所以四夷并未宾服?!”

“臣……不敢。”,翁同龢又是一颤,终是退了下去。

我摇了摇头,棍子打过了,还是要宽言勉慰啊。开口道:“翁师傅,引用洋员事,本朝也不是没有,圣祖爷启用南怀仁,汤若望的事情,你好好想想吧,回头再想不通,再来找朕说吧。圣人之道是要的,洋人那些奇技淫巧既然有用,那便用来强国,又有何妨?”,叹了口气,别过头去摇了摇手道:“退朝吧。”

“退朝——”,随着寇连才一声长宣,众官员磕头谢恩,礼毕而回,三三两两的人影中,容闳与文廷式的背影显得孤孤单单。容闳倒还罢了,文廷式得罪了房师,只怕将来很难做人啊……唉……

看一看自己,在这偌大的朝堂上,又何尝不寂寞?唉,长叹一声,对寇连才道:“待会随朕出去散散心吧。京师可有什么好去处?”

寇连才道:“奴才听说京西风景宜人……”

我摇了摇手道:“去些市井地方吧,朕想随处走走,人多热闹些,朕便舒心些……”

那边文廷式与容闳渐渐走到一起,又一齐回过头来,待到看见我朝他们坚定的点了点头,两人像是会意,一起微笑起来,回过头去,扬首前行,不片刻,便超过了那群官员,走向了前方。

我站起身来,很累。寇连才伸出手来搭过,小心翼翼的道:“皇上不用心急,照奴才看,翁师傅他们也是一时固执,慢慢来总会好的。皇上千万爱惜龙体,您可是国家的根本所在啊。”

我笑了笑,摇摇头道:“朕乃天子,自当以一人奉天下,岂敢以天下奉一人?只是这救国之道漫漫,天若垂怜于朕,便多赐给朕人才吧!”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