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42章 荣禄的智慧


张之洞的折子一经明发天下,朝野上持续了许多天的议论纷纷暂时平息了一阵,舆论导向便渐渐的倒向了我这边,但凡稍稍有些智慧的人,都能看出我明发此折的意思,没停了几天,便陆续有人上折子称赞我的英明举措,对新军的新制度,新训法夸奖不已。更有四川提督宋庆,伊犁将军长庚,吉林将军长顺,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福建台湾道唐景崧,广西按查使李秉衡,云贵总督王文韶,两江总督刘坤一等人,均都上折称善。

李鸿章更集得北洋百官折表一体呈上,丁汝昌,林泰曾,刘步蟾,邓世昌,萨镇冰等人纷纷在列。

至于反对之声,开始几天还有零星几个,到后来,便是一个也没了。

事情至此,我便顺理成章的下了一道上谕,谕示全国军队,头发不得超过一寸,更加推恩退伍之后,蓄发自便。我想的是几年十几年后,退伍的人多了,到民间不以不蓄发为异的时候,那时候民间潮流,再加上战场上频频得胜,那便是最好的改革时机了。

不过古往今来,几千年下来的教化,唉,估计也不是一朝一夕一道上谕可以改变的了的吧。

这天刚进军机处,就看见翁同龢皱眉沉思着什么,居然没注意到我来了,我探头过去一瞧,却见他手中拿着的,正是张之洞那份奏折。

我走的近了,翁这才发现是我来了,慌忙要跪下见礼。我摇了摇手道:“免了免了吧。翁师傅怎么看得这么入神啊?”

“噢……”,翁同龢呈起手中奏章交给我道:“皇上请看,这兵营割发,乃是皇上在七月初七下的特旨,传到京城中物议四起时,已是七月十一左右。老臣早一点,在七月初十便得知了,但香严公这折子却是七月十五便到了……”,翁脸上是一派思索的神态,丝毫不见有任何提示于我的样子。

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翁师傅是想说张之洞在京城有耳目?那也自是正常。”

翁同龢摇了摇头道:“那倒也不算什么,但老臣身在京城机枢,也是在七月初十才得的消息,京城与武昌相距千里,驿马总要有近十天的功夫,张大人便算是在京城有成千上万个耳目,也不可能如此快法。”

我心中一凛,的确是这样的,从事发到他折子上来,一共不过八天,其他各地的督抚都没他这么快的。大多数是假做不知,直到我明发朱批折子,这才陆续有外地的折子递上来。

我点了点头道:“翁师傅以为……”

翁同龢脸上这才露出忧色,迟疑道:“臣思来想去,必定是龙旗军中有一个聪明绝顶之人,体会上意,料定此是一个好机会,恰好此人又与张之洞交好……”

“你是说荣禄?”,我眉头一皱道:“他自己怎么又不上折子?”

“皇上……”,翁同龢笑了笑道:“皇上圣明……”

我摇了摇头,看着翁同龢道:“翁师傅,此事便当作没有吧。朕不放在心上,你就别去让那些御史去写什么折子上来了,朕自有主张。”

说完捏了捏拳头,掉脸往外走去。

这荣禄,还真是会想,知道这是个拍我马屁的机会,于是就通知张之洞,让他独树一帜,写个与众不同的折子上来,必定有好处。而果然也实现了,我明发朱批,大大夸耀了张一番。

可是,这荣禄难道自己不得到半点好处吗?

新军,在京城的新军勾结外臣,这在任何朝代都是大忌,也难怪翁同龢会深以为忧。尽管我相信张之洞的操守,不过……还真是不能不妨。

心下把这事情记在心里,因为没有真凭实据,也轻易动不得荣禄。这家伙的关系网实在是太复杂了,嘿,算起来当日我想起夺宫之后并未及时处理荣禄,反而是错有错招,走了一步好棋,如果那时候再办了荣禄,一来宗室中反弹更甚,就怕外地督抚中,也会有一二个跳出来闹事的,以我来说,我还真没有对付这些老家伙的政治经验。

如今荣禄这家伙,到底在存了什么心思呢?说他想造反,估计他也没那个胆,也没那个实力,龙旗军不是由他说了算的,虽说是请了礼亲王主持,不过世铎也知道,那里主事的不是他和他的女婿,而是聂士诚。如果说礼亲王懂得这个道理而荣禄不懂……相信再笨的人也不会相信。

当下下定决心,再去龙旗军军营一趟。

龙旗军兵员无定额,目前是一万两千余人,但还在陆续招募中,我本来的意思,是首先练出一支中华第一军来,然后打一场硬仗,以此培养出第一批职业军官来分配到各地军营去,以此提升全国军队的军事素质。

世铎,聂士诚,荣禄三人一身官服,率领身后数十位大小军官在辕门迎接圣驾。我的车驾一到,众人纷纷下跪。

下车进入军营,这段时间我一直注意荣禄,只见他一脸坦荡,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这本在我意料之中,像他这样老奸巨猾的人,本当如此。

这次来,一来是呆会找三巨头特别是荣禄谈谈心,二来嘛,也要看看请来的洋人教员。当下示意世铎,将洋员都请来。

不一阵,在中军广场上,聚集了几十位身着新式军服的洋人,见了我纷纷鞠躬。“YourMajesty”“大皇帝陛下”“皇上”,各式各样口音的中文外文脱口而出。看得世铎连连皱眉。

我哈哈一笑,起身问世铎道:“这些都是哪国人?”

世铎躬身回道:“回皇上话,大多是德国人,也有少些奥匈,英国,法国的,美国的也有一些。”

我点了点头,缓步走下观礼台,不理会身后几个官员惊诧的叫声,信步走到外籍军官中间,笑着用英文说道:“诸位远来辛苦了,朕代表中华亿万人民,欢迎诸位阁下!”

洋人们大都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有个大胡子的军官咧嘴一笑道:“陛下,你也会说鸟语?”,这话却是用中文说的。

我忍不住哈哈一笑,这是哪个翻译教他的,这家伙居然这样教老外……

我点点头道:“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国来?你们的鸟语……朕说不好……”

大胡子一腆胸,精神抖擞地说道:“回禀陛下,俺叫冯.因斯坦诺,从德意志来。”,我一笑,哦,不是从鸟国来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向前又走了几步停下,那大胡子居然跟了上来,向我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威廉.梅巴赫。”

我点了点头,每走过一个人,大胡子都要介绍那人的姓名,当快要走完这个队列的时候,突然大胡子的一句话让我停下了脚步:“陛下,这也是我的朋友,退役帝国炮兵上校费迪南德.冯.格拉夫.齐柏林……”

“齐柏林??”,我本来已经走过齐柏林身前,听到这个名字,立时回过头来,紧盯着那个叫齐柏林的中年人看去。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