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56章 刘步蟾


回到行宫,我令李鸿章和丁汝昌召来刘步蟾,同时询问一下中国舰队的访问事宜,李鸿章回复说中国舰队此刻已在上海驻泊,约在明日下午抵达威海。我想了一下,便令李鸿章去重新安排行程,我要亲自观看中英对抗演习。

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将来的巨文岛中英联合舰队,便将由这支中英联合舰队为主体建立了。

叫来了刘步蟾,只见此人略有些肥胖,肚子也不小了,一张脸沉沉的,磕头请安之后,也不请罪,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既然如此,我也杀杀他的傲气,不理会他,自顾在一旁交待李秉衡事情。既然来了山东,我也顺便见一见衍圣公孔令贻,孔老二的后人,不管这人是谁,将来我的儒学改革,总要着落在此人身上,让李秉衡去安排此人即刻到威海来,我会在联合演习之后接见他。

既然刘步蟾仍是不发一言,说明他还没从情绪中走出来,对付他这种自傲的人,最好的办法便是晾一晾他。我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却对李秉衡说道:“时候还早,李爱卿陪着朕四处走走吧。”

李秉衡连忙阻拦,说关防职责所在,不敢遵旨。我见刘步蟾嘴角动了一动,于是激他道:“李爱卿无须忧心,有天下第一名将刘步蟾在此,朕有什么好怕的?”,载沣听了,掩口笑看着刘步蟾。

刘步蟾脸部肌肉颤动,再也无颜沉默了,跪地道:“皇上恕罪,臣知错了。”

我看他脸上情势,知道火候还没倒,便讶异道:“刘卿乃我大清第一勇将,恐怕还是当世第一呢,何罪之有?”,笑了笑缓和语调道:“起来吧,听说威海原先的枪炮厂改了产线,改制炮弹了,朕想去瞧瞧,刘卿带路如何?”

刘步蟾见我语气转缓,瞧了瞧我粗声道:“臣给皇上,李中堂丁军门捅了大漏子,臣知罪了。”

我听他语气仍是赌气的样子,也心头火气,冷哼一声道:“朕刚刚说什么你没听到吗?前面带路!”

李秉衡连连向刘步蟾使眼色,刘步蟾胀红了脸,终于站起身来,躬了躬声,在前面引路。

一路上我仍是只与李秉衡交谈,说起新军的事情来,不住感叹我大清陆上良将很多,海军却只有刘步蟾一人称得上良将,而陆军虽然那么多勇将,却没有一个人能与刘步蟾相比。如此刺激之下,刘步蟾居然也不敢插话自辩。

我知道这事也不能说得太多了,眼见便到了枪炮厂门前,我下了车驾,向早已抵达的载沣及御前侍卫,和早早得了消息出迎的帮办点了点头道:“朕来看看,你们所造的东西,都是将来刘总兵他们要用的,万事都要小心才是。”

那帮办点头称是。这厂子不大,据这个帮办讲,以前每年大约能生产子弹十来万发,自从引进了克虏伯炮弹生产线,在德国教习的指导下,一年估计能生产各口径炮弹五万发以上。

我点了点头,又问了问炮弹的各种口径,最大的是210口径的快船主炮用炮弹,最小的是11毫米口径的格林十管机关炮的炮弹,我一边看着,一边与刘步蟾闲聊,见他渐渐分神,我叹了口气道:“刘爱卿啊,朕先前讥刺于你,看你也能承受得住啊,怎么跟洋人打交道就那么沉不住气,非要出那个风头呢?”

刘步蟾惭愧的一笑道:“皇上是皇上,再怎样责罚辱骂于臣也是该当的,洋人那可不同。”

“怎么?洋人责罚辱骂于你了?”,我冷笑一声反问他道。

刘步蟾道:“回皇上话,那倒没有,只是……”,好像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来搪塞于我。

我笑了笑继续前行,说道:“只是什么?只是看不惯一个洋人做了提督而你还是个总兵,洋鬼子骑到你头上了吧?只是你受不了洋鬼子定的那些个规章制度,不服他的管教了吧?”

“臣不敢!”,听我话说得重,刘步蟾连忙跪下道:“臣有罪,臣的确有这些个龌龊的想法,请皇上责罚!”

“哼。”,我看着他着急的样子道:“责罚?朕责罚了你,用谁来带海军啊,谁来带定远啊?你也就是抱了这些个心思,才敢作出这种不敬上官之举来!”

我挥手屏退不相干的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没错,你刘步蟾是有才华,你告诉朕,你一生下来就会带海军开军舰?打哪学来的?”

刘步蟾身子一颤道:“臣自英人海军中学成。”

“你还知道!”,我一把拉起他道:“起来吧!知道错了就好了,洋人纵有千般不是,但是谁叫咱们都不会,都要跟人家学呢?你瞧瞧这些个炮弹,咱什么时候会造过?还不是要低下头来跟洋人学?朕体惜你的才华,才跟你说这些个话,若是你是个没本事光会发牢骚的蠢人,朕早就斩了你了!懂吗?一句话,你是可造之才,别老把心思放在那些个赌气斗气上,好好把海军给朕练好,将来打起仗来给朕好好的打胜仗!懂了吗?看看你的样子,比起以前,胖了多少?刘卿啊,你是统兵大将,若是心思全放在练兵上,能胖成这样吗?”

刘步蟾听我这番话,也不惭愧,面色平静,挺直身子,一扫马蹄袖,恭恭敬敬的向我磕了几个头道:“臣一定谨记皇上的训悔,臣自加入海军以来,常以‘苟丧舰,必自裁’六字自勉,臣这就回去找洋人道歉去。其余弊端,请皇上看臣日后的表现!皇上,臣——告退。”

我见他开窍,心里也忍不住高兴,笑了笑道:“嗯,要诚挚的道歉,人家洋人也很看重你呐。还有,朕要你和林泰曾担起整个海军来,有把握吗?”

“啊?”,刘步蟾惊讶的抬头看着我道:“那丁军门呢?”

“丁军门?”,我笑了笑道:“他要荣升啦,朕准备让去做驻蒙大臣。新设的职位,专门给你们丁军门。”(历史上的驻蒙大臣设立还要再晚一点,是为了防止老毛子吞食外蒙而设立的,但是权柄不是很大,本书中的驻蒙大臣,将有极大权柄。)

驻蒙大臣的确是我这段时间考虑的一个重点,中英联合之后,俄国的反应一定是要报复,至于说这头北极妖熊到底将妖爪扑向哪边,虽说我的判断是在伊犁,但是辽东新疆西部,也多有可能。现在我的方针是三线同时加强防务,尤以伊犁为重中之重。丁汝昌带陆军是有一手的,让他带着驻蒙大臣的帽子到伊犁去,好好练兵,准备打仗。同时也给那便带去一些洋务思想。这既是对他的考验,也是他的机遇。打好了,他就是新的左宗棠。

至于刘步蟾,让他顶上来坐丁汝昌的位子,不过既然北洋水师已然改为皇家海军了,那也没有必要只设一个提督了,由刘步蟾作提督即总司令,林泰曾和邓世昌也可以提拔上来做副提督。而琅威利先生嘛,直接给他一个提督头衔,再赏他一件黄马褂,给他一根黄带子,先给他权柄,让他好好地为海军服务。

刘步蟾去找琅威利后,我在李秉衡的陪同下,视察了威海教授新式课程的义学,陆军兵营等设施,眼看天色已近黄昏,便赶返行宫去,准备参加晚间的赐宴。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