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57章 行宫赐宴


行宫靖海宫大殿中,数百位大小官员,十数位洋员教习以及他们的夫人家属等等,济济一堂,我与李鸿章,载沣,李秉衡,丁汝昌,林太曾,刘步蟾,戴宗骞等人坐了首席。很欣慰的是在洋员席上,看见了琅威利的身影,我朝他微笑致意,他却苦笑着摇了摇头。心知是刘步蟾还没抹下面子去找他呢,当下朝刘步蟾瞪了一眼。

刘步蟾点头低声解释请我看他的表现。我想,也许这家伙是想在大庭广众之下道歉,更彰显自己的诚意吧?这倒也好,给琅威利落足面子,给他个台阶下。

海军副将以上高级将领都聚在一起,邓世昌,林永升,杨用霖,林履中,黄建勋,邱保仁,萨镇冰,叶祖圭,严复,方伯谦等人,占了三桌,洋员以琅威利,汉纳根为首,坐了两桌。首先是一段歌舞表演,满汉女子在悠扬的音乐声中翩翩起舞,引来阵阵掌声。

音乐声中,侍者为各人倒上酒浆,待乐声一停,我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众人不敢落座,纷纷举杯站了起来。

“诸位!”,我朗声道:“让我门举杯,为了大清帝国皇家海军,为了诸位的事业,干杯!”

“Cheers!”,“干杯!”

大家饮完了酒,都看着我,我笑了笑,抬起手来压了压道:“大家都请坐,今天是朕第一次见到诸位可敬的外国友人,很高兴,很愿意与你们单独再喝一杯,来,为你们为大清海军做出的贡献,干杯。”

饮完了酒,我走向琅威利,将预先准备好的黄马褂和黄带子让寇连才捧了,微笑着道:“请威廉先生接受朕的封赏,没有你,就没有大清海军的今天。”

寇连才送上黄马褂和黄带子,所有的人都讶异的看着我,我朗声笑道:“琅威利先生为了大清海军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和才华,他是一个真正的职业军人,是贵国的骄傲,也是我大清海军的骄傲,为了表彰琅威利先生的卓越贡献,朕今天在此宣布,实授琅威利先生提督,赏穿黄马褂,赏宗室称号,特赐黄带子。请大家与朕一起向他表示祝贺!”

掌声四起。

“Congratulations!哦,我的威廉,您还会离开我们吗?”,说话的是开朗而又心直口快的美国人马吉芬。年轻爽朗的马吉芬十分的帅气,时任镇远舰帮带,正是林泰曾的助手。

其他的洋员也一同过来祝贺,而一帮中国官员好像还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不知所措。这时候,琅威利刚要说话,身旁的泰莱诡异的笑了一笑道:“嗨,你这个牛仔,我们大英帝国的勇士是不能承受那样的侮辱的!”,转头对琅威利正色道:“威廉,你说是吗?”

琅威利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转头对我微笑道:“感谢陛下的赏赐,不过陛下,您知道我更希望得到刘先生的礼物。”,虽是如此说笑,但还是笑着将黄马褂穿在身上,学着载沣的样子将黄带子扎在头上。得意洋洋的转头四顾。

我留心看了看泰莱,这家伙可不是个好东西,什么时候得找个由头把他赶走才是。

当下不动声色回座,看了看刘步蟾,笑道:“众位爱卿不要羡慕,从今天起,谁为国家做出像郎威利先生那样的贡献,朕一样赏他黄带子。”,扫了一眼刘步蟾,这家伙怎么还不去道歉?

刘步蟾轻轻咳嗽了一声,向我欠了欠身,起身向琅威利走去,厅内气氛顿时尴尬起来,有些洋员甚至瞪大了眼睛,生怕又生出事端来。

我心知无碍,便转过头去与李鸿章丁汝昌说起话来,跟他们说起让丁汝昌出任驻蒙大臣兼乌里雅苏台将军,驻防库伦(今蒙古国乌兰巴托),加太子太保。这是我下午自己看着地图琢磨出来的。却不料虽说是荣升,丁汝昌脸上却并未有多少喜意。我心头纳闷,当下暂时按下此事。转头看着刘步蟾。

只见刘步蟾为琅威利倒上了酒,恭敬的鞠了一躬道:“我刘步蟾是个粗人,不知道怎样向先生道歉,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一笑泯恩仇,如果先生愿意原谅步蟾,请与步蟾饮了这杯,从今以后,步蟾不敢对先生有半点不敬之处,还请先生多多教导于步蟾,一同为我大清的海军努力!先生,请!”,举杯仰头一饮而尽。

琅威利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有了我的姿态,和刘步蟾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低姿态,他岂有不就坡下驴的道理?当下与刘步蟾碰了杯一饮而尽,与他亲热地握手拥抱,说起他对刘步蟾的好感来。

我一笑,见到二人握手言欢也甚是欣慰。只是刘步蟾啊刘步蟾,你要是真能说到做到,那才是好啊。

席间又与几位洋员说了几句,汉纳根是个比较沉默的标准德国人,也许是这里大多是英国人的关系,他更是显得沉默寡言。我便特别留心与他多说了几句,聊下来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个陆军工程兵专家,对于土木工事和工兵作业颇有专长,是负责为海军军港设计建造岸防炮台的。心头一动,便将他介绍给了李秉衡,并请他从德国请来陆军方面的朋友,为山东新军的组建和训练提供帮助。

汉纳根与李秉衡聊了几句,听到我的这个要求,惊讶的问我道:“陛下,贵国不是即将与大英帝国——”,朝英国人席间努了努嘴道:“结盟了吗?难道还欢迎我们德国人吗?不蛮陛下您说,我正在打算提出辞呈呢。”

我一愣,这家伙还真是个直肠子,哈哈大笑道:“谁说大清不欢迎德国人了?朕有一个秘密。”,说话间向他招手示意,汉纳根附耳过来,我小声在他耳边道:“事实上对于贵国,朕有着特殊的好感。特别是贵国的陆军,请代朕向您在贵国陆军界的朋友们发出邀请,便说大清的陆军界,向德国的各位英才敞开大门!”

“是吗?”,汉纳根难以置信的缩身回去瞪着我道:“难道陛下不怕英国人不高兴?”

“不高兴?”,我不悦道:“大清是独立国家,可不是他们的殖民地。”

汉纳根松了口气,脸上顿时露出笑容,舒了口气道:“陛下的心愿,我一定向国内转达。”

搞定了这一头,我便将汉纳根交给了李秉衡,自行与其他洋员说话。马吉芬此人十分活跃,不停与我扯东扯西,仿佛对我这个年轻皇帝很感兴趣,我性格上本不排斥,但有许多事情要做,哪能被他缠住,于是召来同样活跃的载沣,让他通过译员与马吉芬攀谈起来。

尼格路士是个憨厚的长者,带了他美丽的女儿安吉芬来,父女俩自顾说话,不时拒绝身边对他女儿不怀好意的纠缠,一边不时吃些东西。我温言与他俩说了几句,说实话,这家伙给我的吸引力可比他那看上去十分明艳的金发女孩要小得多了。

安吉芬不像我印象中的西方女孩,看上去十分的文静害羞,看了我,红着脸也不说话,只低下头去。

闲聊了几句便召了李鸿章一起来说话,李鸿章为我介绍了一个叫做金达的英国人,此人却不是海军的,而是铁路公司的,李鸿章介绍是他为大清制造了第一辆机车,也是可以与外国机车相媲美的国产机车,命名为“龙”号,为海军的用煤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也与他喝了一杯,多多闲聊了几句。也许是因为是铁路公司的关系,他特别提起了计划中的京伊铁路的事情,金达说的很复杂,但是意思我大概听了出来,好像是北京到伊犁要是想修建铁路的话,十分困难,不如修到迪化府(今乌鲁木齐)即可,我心中一动,这样说来的话,既然安排丁汝昌去了库伦,那干吗不在西安修一条向北的分路通到库伦,这样对于蒙古新疆的控制都能有保证。当下跟金达说了,他想了想表示可行,说这条分路要容易得多。但是还是要经过考察才好,估计要用时三年左右,资金充足的情况下才能完成。

我当然知道这个年代修建铁路的难处,时间嘛,自然要花,钱也要花,但是这条铁路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

与那个泰莱嘛,我可提不起与他敷衍的兴趣,让李鸿章去应付了几句,晚宴也就差不多了。我回到主位,倒满了杯中酒,起身朗声道:“诸位!让我们再一次举杯,感谢各位外国朋友的光临!”

众洋员谢了饮了。我又说道:“最后,祝贺你们的丁提督吧!丁汝昌接旨!”,丁汝昌跪地静听。

“丁汝昌,管带海军有功,擢为驻蒙大臣,署乌里雅苏台将军,加太子太保。克日赴库伦任上,钦此。”

丁汝昌微笑着接受众人的恭喜,洋人们闹了一阵也纷纷告辞。海军各官员似乎都知道我还有话说,一个个都留了下来,我命人撤去了桌椅,数十人便站在厅中,等待着我的指示。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