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58章 吴起大于孙武


“李鸿章……”,我看李鸿章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叫了他一声道:“朕前些日子让你找人从美国买些海军专著回来,此事办了没有?”

李鸿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我问话才从忪怔中醒转过来,欠身笑了一笑道:“回皇上话,已然让张荫桓全力采购了。大约月内尽可邮来。”

“嗯。”,李鸿章平时挺精明的啊,不会是因为我调动丁汝昌没跟他商量,下午又对他说了几句重话而不高兴吧?不管他了,等下再与他交交心便是。于是点了点头道:“海军诸将听旨。”

众人齐刷刷的下跪,我背着手宣布了新的海军组成:刘步蟾任海军提督,为海军最高统帅,林泰曾,邓世昌实授总兵,授提督衔。设参谋处,上述三人均在其内,琅威利任总参谋长。设作训处,琅威利任总作训长,各舰管带及帮带都受其节制。设纪查处,林泰曾任总纪查长,专职负责军纪执行,可先斩后奏。(林的资历很老,在闽系势力中不怎么出风头,但地位很高。他本人的爷爷是林则徐的弟弟。以前福建船政的沈葆桢,是林则徐的女婿。)

宣布完新的任命,我给了他们几分钟缓冲时间,趁着他们互相交换眼色的当口,我对林泰曾道:“各类纪律,均以琅威利所制定的条例为准,日后要是朕发现你循私枉法,必不轻饶。”,站起声来,放大声音道:“诸位爱卿,朕的海军都在你们手里了,不管过去有什么磕磕绊绊,都给朕放过了去,诸位都是军人,哪来的那些个小鸡肚肠?琅威利是古板了些,但是人家一个外国人,来帮助咱们练好海军,咱们就不能虚心些?”

刘步蟾上前一步,躬身道:“请皇上放心,臣等今后一定痛改前非,向洋人虚心求教。”

“嗯。”,我点了点头,是时候点点李鸿章了,于是换了个语调道:“这样很好嘛,朕来威海之前,京里有些个言官说海军是李鸿章的私人海军,不是朕的海军,国家的海军,朕绝不相信,朕也给李中堂一个定心丸,朕绝不会相信这些无聊话语,李中堂跟随故醇贤亲王——”,说到奕譞,我面上一暗,一旁的载沣也是容色一变,肃容听我说道:“练海军,如果说海军是李中堂私人的,那便也是故醇贤亲王私人的,那还是国家的嘛。”

听我说了个俏皮话,众人面上神色一松,我又道:“不过这个话朕虽然不信,但是——”,冷眼扫了扫海军几个管带道:“朕还听说,这里福建人太多了,抱团排外,这个事情有没有啊?”,不待回答,挥了挥手道:“不管有没有,总之,朕今后不想再听到海军里面搞这种勾连结党的事情!好好给朕,给国家做个职业军人吧!”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我摇了摇手道:“朕还有最后一条,那就是朕想问问你们,我中华自古以来,兵家以谁为圣?”

“孙子~”,“关羽”,“关二爷!”,“孙膑”,“吴起~”

纷纷杂杂的声音不一而足,直到听到吴起二字,我才展眉微笑起来道:“对了,以前都说是孙武孙子,不过这个人呢,到底史上有没有,那还是两说,朕今儿个在这里向诸位钦封一个兵圣,这事回头李中堂去办一下,去给吴起修个庙,上个折子来请个封号。”

“臣领旨——”,李鸿章恭声应道,抬起头来看着我。我心想要给这家伙一点甜头了,可别真的惹恼了他。于是展颜笑了笑道:“李中堂今年年齿几何了啊?”

“回皇上话,臣今年六十有七了。”

我点了点头道:“你身体还行啊,恭王爷才五十九,身子骨便不行了,唉,六爷可是我大清之宝啊,这次与英人谈完了,朕也不忍再累着他了,外务上的事情,你准备着理起来吧。军机处正好翁师傅也有退意……唉,李中堂,朕今后倚重你的日子还多着呐。你可要为朕,为我大清好好爱惜身子啊。”

李鸿章点头谢恩。

说了几句闲话,我话锋一转道:“接下来朕要说的,一来是说给李中堂这将来的外交指导方针,二来呢,也是要跟你们这些海军栋梁打打气。朕为什么要封祀吴起呢?因为他是法家的代表人物,中华虽是儒家传承数千年,但朕,更为欣赏法家。当前海军,纪律松弛,正要仗着这个法字,从海军做起!更推广至全军!军人无法无天,那还叫什么军人?还有一个要你们知道要你们记住的,便是孙膑所说的‘必攻’二字,你们身为军人,兵书战策朕就不说了你们一定懂,不懂的也还可以向洋人学。但是这个军人的风骨,海军的风骨,诸位记住了,便是这‘必攻’二字!什么叫必攻?刘步蟾你不要胡思乱想,你那个不叫必攻,叫乱攻。必攻是攻敌人的,有谁知道必攻下面两个字是什么?”

海军诸将都说不上来,李鸿章在一旁躬身道:“回皇上话,必攻不守,这下面,乃是不守二字。”

“说得好,朕希望诸位好好领会这四个字的意思,必攻是攻什么,不守是不守什么?各位都是领兵打仗的行家,朕也不多说了。或许诸位还不明白朕今日何以突然说起这个来……”,顿了顿道:“血性!朕以为海军过去的表现,没有军人的血性!”(“必攻不守”原意是指必定攻击敌人防守空虚的地方,感谢“楚之囚”读者提出的意见。)

看着面前一张张青筋都快勒出来的脸,我知道他们心中都很气愤,是啊,年轻人,骄傲的海军,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嘲笑过?

“你们不服是不是?”,我冷笑了笑道:“嗯,不服就好,不服就说明你们还有血性!谁能告诉朕,长崎事件怎么弄得?”

一群人脸上怒意更浓,特别是刘步蟾,胖乎乎的脸上黝黑一片,手也捏成了拳头。

只有李鸿章尴尬的解释了来龙去脉。(长崎事件始末我将发到作品相关里面。)

我冷笑道:“为什么当时不炮击长崎?不管我们的水兵有没有错,有错咱们回来好好治他的罪,但是我大清子民,不容日人欺辱!”

刘步蟾毕竟心直口快,一拳砸在桌子上道:“皇上说的对,当时就该干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这毕竟是在皇帝驾前,脏字没敢出口。但意思已经极其明显了,下面的叶祖圭,萨镇冰等人纷纷附和。

“放肆!皇上面前你好生无礼!”,李鸿章训斥道。

“对啊,刘提督说的对,就该干他娘的!”,载沣气盛,见李鸿章把刘步蟾训哑了声,出言代刘步蟾出头道。

我摇了摇手止住,平息了情绪道:“刘步蟾,听琅威利提督说他当时要求你们开炮,你们为什么不开?”

“回皇上话。”,刘步蟾缓了缓情绪道:“奉了丁军门将令不许开炮,臣不敢奉命。”

我看向丁汝昌,丁汝昌分辩道:“回皇上话,臣是为着事后考虑,恐怕万一开炮,外交上咱们就被动了。”,眼睛瞄了一下李鸿章,又看着我道:“这事情李中堂也是十分震怒,中堂大人直斥日人之非,但我大清自不必和那蕞尔小国计较。”

“嗯,李中堂斥骂的好。不过中堂大人啊,你以后是要为朕专管外交的,海军是朕踢人的腿,外交便是朕斥责人的嘴,要记住,外交是服务于军事的,而不是倒过来!”,转过头来训示刘步蟾等人道:“你们也都记住了,你们是大清帝国海军,拿出点傲气来,在外面受了欺负,不在外面找回来就别回来见朕!”

“臣等领旨!”,刘步蟾等人仰头挺胸同时一声吼了出来。

我满意地笑了笑,总算把这帮家伙的傲气调上来了,不过也要掌握好度,于是面色一沉道:“都给朕记住了,要是朕以后听说你们把这傲气用在自己人身上,朕不管你们,朕唯你们林泰曾军门是问!”

话不多的林泰曾一脸苦笑,看着一脸坏笑的同袍们。

“好了,都回去吧。明天上午阅兵取消,好好休息,下午给朕打起精神来,咱们来会会英国人的舰队!”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