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59章 黄海谍影


大英帝国海军中国舰队在次日己时如约而至威海卫,海军的海上欢迎分列式敞开了欢迎的怀抱,这一刻的刘公岛,正云集着亚洲最大规模的海上力量。

其实中国舰队的实力比起大清皇家海军来说,要差上许多,更加比不上俄国和法国的远东舰队,但是中英两支舰队的联合,代表了地球上一半以上人口的意志的联合,谁也不可小觑。

随着二十一响礼炮的轰鸣,中国舰队在旗舰Audacious号铁甲舰的率领下,十艘军舰缓缓驶入军港,充任引航的是邓世昌充任管带的致远号,这也是我与李鸿章,丁汝昌,刘步蟾及琅威利商量的结果,如果用镇远定远两艘去引航的话,一来这是德国造的船,是对英国人的布尊重,二来这两艘船的火力比任何一艘中国舰队的军舰都要强上许多,给客人的感觉也不好,要是太差的话,被英国人比了下去,会对我的皇家威严有损。于是选来选去,选定了英国造的穹甲巡洋舰来充任引水。(引水即引航,这个在前面要恭亲王与英国人谈判时也是要争取的一项权利,在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没有自己的海岸引水权,基本全掌握在英国人手里。有人要说,这个算什么?嗯,如果没有概念的话,可以参考一下明末郑王爷他老爹,他老爹靠给老外引水,每年赚的钱不比大明皇帝赚的少。这项权利也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是一定要争取回来的。)

隆重的海上分列式结束后,远远望见英国人的舰队后面,居然吊了一个小小的黑点,远处看不清楚,一时也没在意。直到与舰队司令沙尔曼中将会面时,那个黑点居然还在,远远的停在了那里。

“我谨代表大英帝国皇家海军,向大清大皇帝陛下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和最崇高的敬意!敬礼!”,随着沙尔曼中将的一声口令,骄傲的大英帝国海军军官门纷纷举起手来像我敬礼致意。我也抬起右手,向他们行礼。

自从北京开练新军以来,全国的军队都接到了剪辫子行新式礼节的要求,此时大清皇家海军的数千名官兵也一同跟随我举起右手向远方到来的客人敬礼。

剪了辫子的军人,自然有一股清新向上的感觉,与以往印象中的那些辫子兵给人的懒散兵痞形象完全不同,可是跟英国海军一比,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妥。随即反应过来,是军服的缘故,当下心中决定,给海军换装,门面上的功夫也要做,也算是给海军的一点犒赏。

“大清国皇帝欢迎阁下的来访,同时敬祝贵国女王身体健康,记得朕大婚的时候,贵国女王送给朕一座自鸣钟,上面的对联朕还记得:日月同明,报十二时吉祥如意;天地合德,庆亿万年富贵康宁。这是良好的祝愿,朕非常感谢。”,笑了一笑,开了个玩笑道:“不过贵国女王可能不知道,在我们中国话里,种有个同音字,很不吉利呢。不过,这并不会有损于中英两国的友谊,请阁下代朕向女王问候。”

沙尔曼中将也是个幽默的人,笑了笑道:“能够觐见陛下,乃是我的心愿,我能够在有生之年见到世界上一半人口的两位领袖,是我的荣幸,诚挚的祝福陛下能够与女王一起见证两国的友谊,见证我们的海军实现两位领袖的意志。”

我点了点头,招呼入内,同时向他说起那个黑点。只见他笑了一笑也不在意,随口说起这黑点自从进入山东进内就发现了,开始以为是渔船没有理会,到了济州岛附近时曾经消失过一阵,不料到了这里又发现了。介绍完情况还神秘的一笑道:“陛下不妨猜猜那会是哪个友好邻邦的渔船呢?”,说话时,沙尔曼特地将“FishBoat”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我哈哈一笑,指着东方道:“也许是东方那个不安份的邻居吧。”,说着向李鸿章刘步蟾看了一眼,虽是说笑,心中却打了个问号,难道真是日本人?他们来干什么呢?中英两国海军汇聚于此,难道他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于是笑了笑问沙尔曼道:“中将先生觉得朕的邻居他想干什么呢?”

“陛下,也许您的邻居知道您将会与您的客人有一番较量,想来看看陛下的实力吧。”,沙尔曼一笑,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将我让到他的身前。

我摇了摇头,日本人又不知道我要和英国人举行对抗演练,为什么会派间谍船来呢?没道理啊,难道……是俄国人?

不去管他,当下与李鸿章等中方将领及沙尔曼的英方各舰舰长一同进入会客室。准备商讨次日的实兵对抗演习的预案,这些事情自然不用我操心,自然有琅威利,刘步蟾等人与英方协商,我放心不下那条所谓的渔船,与一身轻松的丁汝昌信步走出屋子来到坡顶炮台旁,看着那个黑点,好像居然又近了些。我不禁怒上心头,脸也涨红了起来。一旁的载沣赶紧喝斥丁汝昌道:“丁军门,这海上关防是谁负责的?”

“回王爷话,臣先前是让方伯谦管带负责的,不知道刘提督变动过没有。”,丁汝昌躬身回答道。

我摇了摇手制止了载沣道:“不管了,丁汝昌,这炮台能打到那船吗?朕看着烦。”

“回皇上话。”,丁汝昌迟疑片刻道:“大概打不到,要是再近上一百码,就能打到了。”

“废话!”,我恼怒道:“叫人把他打了,看看是谁家的!”

“是!臣领旨!臣告退!”,丁汝昌也激动起来,赶紧回去安排,不一阵,只见一条军舰昂然出列,向那黑点直扑过去。载沣这几日早已浑的精熟,在旁介绍道:“这是致远号呢,邓世昌亲自去了。”

胡闹,这正开着司令部演习呢,这家伙跑出去干吗。刘步蟾这家伙怎么安排的?

正想着,却只见那黑点又缓缓退远,仿佛挑衅一样,邓世昌停他也停,致远刚迫近,最奇怪的是,这家伙的船速一点也不慢,机动力好像一点不比致远号差。他又退远一点,让人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看了一阵,致远号始终拿他没有办法。双方就那么耗着,极度丢人。我生气已极,这在英国舰队面前出这么个事情,不是丢面子嘛。

这时候里面的人也三三两两的出来了,站在我的身后看着,风声呼呼的吹过,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异常。

我心想这也不是办法,便强自微笑了一下转过头来道:“算了吧,沙尔曼将军,您远来辛苦,不如先休息一阵,晚间请出席在朕的行宫举办的晚宴。届时我们一定要为了中英友谊喝一杯。”

沙尔曼也笑了笑,安慰我道:“陛下不用生气,事实上在途中我们也是这样被他弄得没有办法,我倒是对这家伙非常的有兴趣。”,说着用手捋起胡须微笑着,却霎那间听到一声炮响,随即沙尔曼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突然兴奋的指着海面叫道:“打中了!天哪!他打中了!”

我回过头一看,只见远方波光嶙峋的海面上,一缕黑烟直升而起,而我们的致远舰正全速向前驶去,同时后面的各舰也纷纷启动向前追去,我兴奋的大叫道:“抓活的!抓活的!”

岸上的信号兵赶紧打出旗语。

所有的人都长舒了一口郁闷之气,喜悦的看着海面。猜测着那到底会是哪国的船呢?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