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61章 擒纵之道


“东乡君……”,在行宫晚宴之后,我一时心血来潮,命刘步蟾带了已经苏醒的东乡平八郎过来,便在行宫之中御审。

我面前案上放着他的被缴获的随身物品,一柄锋利的匕首,一枚小小的印章,一柄手枪,除此便别无他物了。

我拈起那枚印章,扫了一眼东乡,只见他跪在地下,双手反绑,身子却并未摊倒在双膝上,而是直挺挺的竖着,偏瘦的长脸上一双眼睛没有半点疲累之感,不屈的盯着我看。

“陛下,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我们是大日本帝国海军小鹰号,因训练迷航误入贵国海域,还请陛下宽宥。”,东乡低沉的说出这番话来。

早有译员翻译了过来,我冷冷一笑道:“东乡君是个硬汉子,不过您的部下可未必啊,到这个时候,你还想欺瞒于朕吗!”,我将印章往案上一拍,站起身来。

东乡本来身子就矮,此刻的他又一味狡辩,让我无端的生出一种厌恶感来。挥了挥手道:“一生伏首拜阳明!你当朕不知道你东乡平八郎吗?哼!”

“陛下……”,东乡听了翻译后,身子一震,无力的看着我道:“既然如此,请陛下赐死。”

“哼。你一生拜服王守仁,阳明先生一生坎坷,顺境不过十之一二,若是都像你这样,十条命都丢了。”

东乡疑惑的看着我道:“陛下圣明,既然不杀东乡,那便请放了东乡。东乡乃是帝国军人,不能受到屈辱。”,说完怒视刘步蟾。

我冷哼一声道:“放了你,也不是不行。”,我心中琢磨起来,此人才华的确是有,可惜,却是个日本人。自从长崎事件以来,现在日本国内反华声浪日增,怎么才能利用好这次事件的机会呢?

我让已经快控制不住怒气的刘步蟾先行出去,室内便只剩下我和译员,东乡以及几名侍卫。

我招了招手,让侍卫将他身后的绑索解开。东乡讶异的看着我道:“陛下真的开恩放过东乡?”,伸出右手道:“东乡不敢向陛下讨要武器,只求陛下赐还印章。”

我哈哈一笑道:“东乡你崇拜阳明先生,却又为何与阳明先生的国家为敌?”

“陛下明鉴,东乡适才已经说过,我乃是帝国军人,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东乡不敢起身,跪在地下,振振有词。

“嗯,说得好。既然如此,这便是贵国的国家行为,那便让你的国家来承受这次事件的后果吧!”,我咬了咬牙狞声道。

一片沉默,东乡愣了片刻,咬牙道:“陛下误会了。东乡此次乃是个人行为。”

我坐了下去,赏玩起那枚印章来,等了片刻,抬起头道:“继续说下去,你从何而来,为何而来。”,说完又低下头去,等着他说话。

“陛下,东乡从长崎而来,因迷航而来。”

哼,这小子嘴巴还真硬。

“掌嘴!”,我一拍桌子。两个侍卫上来,劈啪劈啪左右刷了几下耳光。用力甚重,东乡的嘴角立时沁出血滴来。

“还要说谎吗?”,我探出身子道:“你以为朕是可欺之主,大清是可欺之国!?”

“东乡不敢。”,东乡抹去血丝,便不再说话。我见他如此,也不好再加刑于他,便冷笑了笑道:“东乡,你是硬汉子,朕敬重于你,不过,你的部下未必都跟你一样,呵呵。”

东乡仍是不说话。我笑了笑将印章起身送到他面前道:“拿回去吧,朕知道你东乡是个有才华有操守的人。朕会让他们不加刑于你,你好好想想吧,是不是要贵国现在就对大清开战,一切由你决定。带他下去吧。”,我转头对侍卫道。

“且慢!”,东乡双手接过印章,跪地磕头道:“请陛下开恩,东乡愿意认罪。”

呵呵,这才是明智的选择。我知道他是个忠于天皇忠于日本的职业军人,他知道我既然能够从他的下属那里问出他的名字来,自然也可以问出我要知道的一切,而一旦这一切将会给日本带来损害的话,他一定会向我妥协。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长崎到威海之间,日本有他的补给处,趁着朝鲜太后新丧,国王昏聩,闵妃大权和被中国送回国内的大院君争权的混乱时刻,时任吴镇守府参谋长的东乡知道这是一个冒险的好时机,派出五百人的海军,占领了济州岛以东不远处的一座无名小岛,居然也无人发现,东乡便在彼处善加经营,并取名叫竹岛。(这里纯属附会了,真正的竹岛上可住不下那支部队。别太认真哦。呵呵,不过前段时间日韩独竹岛之争时,韩国拿出的证据是光绪皇帝于光绪十六年的一道圣旨,任命某某人管理独岛。而日本人拿出的证据是明朝时候的日本人绘制的日本地图,上面标有竹岛二字。)

当得知英国中国舰队要参加中国皇帝检阅海军的消息后,同时也自北京外交官那里得知中英之间正进行着一项神秘的谈判的消息的东乡,敏锐的感觉到中国舰队和清国海军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大日本帝国的对手,所以便调用了日本海军航速最快的小鹰号鱼雷艇,卸除一切可以卸除的装备,充任侦查船,亲自赴险来侦查中英海军的动向和实力。小鹰号航速为十八点五节,被东乡这一弄,居然最快能够达到十九节多,难怪航速十八节的致远还是很侥幸的击沉了他,而老旧的中国舰队根本拿他没办法。

听到这里,我不禁庆幸那一炮打的还真准。要不是那一发击中,有了经验的东乡肯定会抽身而退,还真是拿他没办法。

呵呵,天还真的保佑我这个假天子呢。

当下下定决心,还要好好赏赐这个炮手。(谁要做这个炮手,给我报名字我编进去。)

东乡招供完了,一时难决的我,让侍卫将他押了下去,召来刘步蟾。有心磨磨他那个性子,不说东乡的事情,问起他的准备情况。刘步蟾向我解释了演习的准备情况。

中国舰队明天凌晨全部撤出刘公岛,在明日午时向刘公岛发动模拟袭击,以考验清国海军的母港守备能力。而中国舰队也借此来锻炼自己的突防能力。我一听这倒也不错,不过实弹不可能,那么怎么去计算成绩呢?当下疑惑的问了起来。

刘步蟾耐心的解释了是以命中率和发射频率来计算双方的火力杀伤能力,每条舰有相应的防御强度,被火力消耗光了便撤出战场。而清国海军也可以出港迎敌,只要进入射程便开始计算杀伤。

原来如此,我原本希望的舰队海上对撼的场面是不会出现了。略略有些失望的提了一下。

刘步蟾颇有些得意的笑了笑道:“皇上圣明,这也是英国人的意思,因为我方的实力要强于英方,故而他们自认为在海上对决一定失败,所以便提了这么个方案来,双方的技术数字由琅提督。臣也觉得闷得慌。”

也罢,这样也能让海军这些人练练手,明天便这么干吧。当下对刘步蟾道:“子香啊,如此的话,倒也无须你这个提督多耗什么心力,朕的意思是胜固欣然败亦喜,这演习嘛,又不是真打仗,不要贪慕那些个虚名,记住了,演习失败一百次都不嫌多,真正到了实战,一次失败都嫌多。”

“臣恭领圣训。”,刘步蟾躬身道:“若是皇上没有其他吩咐,臣不敢打扰皇上休息,臣告退。”

“子香别急,朕还有几句体己话跟你说……”,我拉起他的手望着他,神飞后世,甲午的那一曲悲歌,又在我脑中扬起。我激动地说道:“朕可是对你深寄厚望,瞧在朕的面子上,以后可要好好向琅提督学着些,你做了提督了,也要严格管起来,下面的那些陋习朕也知道,你给朕好好管起来,海军是朕的希望所在,朕,把希望全交在你手里了。”

刘步蟾湿润着眼睛看着我,哽咽道:“臣若是还不知道好歹,那便不是人了,皇上千万放心,臣必将殚精竭虑,把海军带好。”

“嗯,朕相信你。”,我叹了口气,背手向前走去,边走边说道:“子香,朕还有一事要劝你,朕马上就要禁绝鸦片,你也别抽了吧,若是朕的海军提督被衙门拿了,朕的脸往哪搁啊?”,转头看着他笑了笑道:“朕知道那东西要戒很难,不过是汉子的话,真要戒也不难。”,解开身边从北京带来的乾隆年御制天字佩刀递了给他道:“这柄刀是高宗皇帝留下来的,便给了你吧,往后你要实在想抽的时候,便拿这柄刀出来,也许能想起朕今天跟你说的这番话。”

刘步蟾扑通跪地,泪流满面,却不敢伸手去接那刀,我知道他是怕在君前持凶器是大罪,便将刀塞到了他手里道:“子香,记着朕的话,这便跪安吧。”

说完我便抽身而去,只听身后的刘步蟾痛哭流涕的泣诉道:“皇上放心,臣一定戒决了,为皇上好好练兵!”

我挥了挥手让他去了,背身喘了好几大口气,这才平缓下来。拿起桌上从北京快马送过来的一些京中难决的折子看了起来。其中荣禄的一份折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