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光绪中华》第68章 杀!


若不是我亲在现场,我还真不知道北京城的浪人居然有如此之多,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只见双方人数越来越多,总署衙门门前的东堂子胡同内很快便聚集了一百多个日本浪人及数百位顺天府差役,顺天府尹也及时赶到,同时步军统领衙门也接获奏报,派了数营人马过来,由于不知道我在这里,都没过来觐见。

日本人都是清一色的武士服,长刀拖在地下,与手持铁尺的差役们推搡着,又不住吵吵着些什么,动静越来越大,转眼间这胡同里已被双方的数百人挤得水泄不通。而步军统领衙门的人和刑部赶到的人已经将这片区域包围了起来。眼见事态越发的不可控制。

这时候洋人也渐渐出现了一些,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着些什么。我一见,这事情可闹大了。于是问载洸道:“聂士诚那边去了多久了?”

载洸探头张望着,磨着拳头道:“已去了有一个时辰了,差不多也该到了,奴才让快马去的。”,脸上露出喜色道:“来了来了1

我转过头去,只见巷口一队骑兵飞驰而至,当先的一乘马上,身着一身新式军服的骑者手擎一杆大旗,红色的底子上,一条金色的巨龙长牙五爪,睥睨着这小小的胡同。

“奉上谕,龙旗军骑军营入城勘乱,无关人等退开了,刀枪无眼,死伤自负!”,骑者我不认识,只见他瘦瘦的马脸,下巴长着一堆凌乱的大胡子,身形虽有些偏瘦,但迎风挥舞大旗时可以看得出他的孔武有力。

“此人是谁?”,我问伍廷芳道:“叫顺天府的人退开了去吧。差役应付起来容易吃亏。”

伍廷芳自然也是不知这大胡子是谁,道了罪转身去调开顺天府差役,将那大胡子放了进来。趁着这当口,那一批浪人迅速的冲了进来,与原先的那一拨合流。

我转眼向载滢望去,只见他却丝毫不慌,兀自躺在椅子上晒太阳,左腿跷了起来,悠闲的哼着小调。我不禁微微一笑,心中不禁佩服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亲贵子弟。

便收回目光的时候,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个洋人已经走进圈子,径直向总署衙门门前那个对峙的圈子走去。

“站住!”,这时候那大胡子已经指挥手下数十骑不住在原先那个圈子外围绕着圈子,马鞭挥扬着,不时抽在马臀上,而步军更在外围架起了枪,抢拴哗啦的声音响个不停。

那大胡子伸出马鞭,对那几个洋人道:“奉上谕在此戡乱,无关人等不得擅入,违禁者立斩!”

当中那洋人朝左右一笑,耸了耸肩用蹩脚的汉语道:“瞧,这个猪头还不认识咱们呢。”

我皱了皱眉头,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恰好伍廷芳赶了回来禀报道:“皇上,俄国公使卡西尼来了。《泰晤士报》记者宓吉也早就在此了,臣这会子才发现。”

我扬了扬手不说话,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不管有没有记者,再去后悔毫无意义,转过头去看着那大胡子,只见他听了喀西尼的辱骂也不生气,只冷冷一笑道:“奉上谕,违禁立斩!你尽可以试试!”,说完扬起马鞭,刷的一声将喀西尼的帽子削去。

喀西尼吓得面如土色,气愤地拔出枪来咆哮道:“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群猪!”,却不料刚刚抬起手臂,突然发现面前已经有数杆长枪转过了枪口。

大胡子冷冷一笑,哼了一声,向前走去。

我点了点头,这家伙处理的很是得体,问伍廷芳道:“此人是谁?”

“回皇上话,他回说是龙旗军骑军营统带冯国璋。是淮军出身。”,伍廷芳躬身回道:“臣擅专,已经告知他圣驾在此,不可轻举妄动。”

“嗯……”,原来是他,我点点头道:“没关系,你去跟他说,除开那个大鸟小老鼠,其余人杀多少也无所谓。另外,叫总署出人去应付喀西尼,最好让他滚蛋。”

伍廷芳去了,我则继续摇着纸扇看着眼前这一切,一边转头吩咐载洸去找那个宓吉来见我,不一阵载洸捂着嘴笑着拉了一个洋人来。

我一见有些眼熟,载洸笑道:“爷您知道这是谁吗?可巧了,奴才在威海见过的,这回来北京给神机营送机器来的。他住天津,兼给怡和洋行做点中介生意。”

“哦?幸会幸会。”,我笑了起来,朝宓吉点了点头,制止住他想说话的欲望,朝那团人群努了努嘴。

只见伍廷芳与冯国璋耳语了几句,冯国璋点了点头,右手一台,奔驰的马队立时停了下来,冯国璋背手走了进去,载滢见了他哈哈一笑,坐起身来,竖起拇指道:“好样的,你那一手鞭子甩得还真是厉害!你叫什么啊?回头爷赏你。”

冯国璋谢了赏回了话,便一招手,马队向后退去,又恭敬的请载滢和他的随从离去,又招了一招手,让原先的清兵退防,马队在浪人身边不住穿行,雪亮的马刀在阳光下分外刺眼。反射的阳光往那些日人的眼睛射去,不少浪人纷纷抬手遮挡,原先的杀气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面相觑的表情。我心中暗笑,估计是在犹豫到底是死撑下去,还是继续赌下去?

载滢悠闲的伸了个懒腰,朝我看了一眼,点了个头,笑了笑道:“让丫的耗吧。爷累了,冯国璋,你给爷陪着丫的耗!”

冯国璋点了点头,见载滢进了衙门,命令道:“倭人听好了!我数到十,若是再不退去,格杀勿论!长枪队,担任外围警戒!马队!准备冲刺!”

“砰!”,总理衙门的大门重重的关上,此时的这块空地上,数十骑正对浪人,后排是一队步兵持长枪警戒,那群浪人有些懵了,愣愣的看着冯国璋数数:“一!二!……”

喀西尼那一伙见势不妙,也扫了锐气,抬眼向我这边看来,虽然他不知道我是谁,但是见伍廷芳不住跑这边请示,自然知道我身份非凡。

喀西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群日本人,听到冯国璋已然数到七,再也忍不住了,大叫道:“慢着!慢着……”,边说着边跑到我面前,结结巴巴的道:“那些都是外交使臣,你们,你们不能这样!”

我冷笑了一声,止住要说话的伍廷芳道:“那些人的作为不像外交官,老实不客气的说,阁下也不像个外交官!在这里侮辱中国人,都要付出代价!”,边说着边朝顿下声音来的冯国璋点了点头。

“九!十!杀!”

伴随着冯国璋冷酷的声音,马队的第一次冲锋开始了,马上的勇士们探出身子,闪亮的马刀轻易的突破细细的武士刀无力的阻拦,开始收获下一排惨呼和丑陋的头颅。

顿时一片静寂,连马儿的嘶鸣也没有一声,马队拖着大刀缓缓而回,调转了马头,准备第二轮冲锋。

“去叫冯国璋停了,让顺天府衙门收尸,剩下来那两个大鸟小老鼠的,也押了起来,回头叫载滢递解出去,严加斥责!”,我对伍廷芳说道:“今后在各衙门前滋事的任何人,均照此办理,着为永例,去办吧。”

说完招呼了载洸,让那个宓吉也一同离去。


分类:清朝历史 书名:光绪中华 作者:妖熊